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劫匪对劫匪

掠天记 第二百八十四章 劫匪对劫匪

    还真是林子大了什么人都有啊,打劫还有撞车的?

    方行急急从车里钻了出来,打量着这个身穿青衣的劫匪,筑基二重的修为,脸上带着一个哭脸的戏谱面具,身材高挑瘦削,穿着件普普通通的青色道袍,看不出男女年龄,速度便是极快,自神山另一端闪身而来,近百丈的距离,也只是几息便至。

    神山四修倒是微微一怔,看这模样,还以为方行与那青衣劫匪是一伙的,其中一人冷笑了起来:“好大的胆子,两个人倒想打劫我们四个人了,难道你们不知道……”

    话还没说完,声音被打断,方行愤怒的向那个青衣劫匪叫道:“我先来的!”

    青衣劫匪微微一怔,面向了方行,道:“什么你先来的?”

    方行拿手指在周围画了个圈,理直气壮道:“这里的人我都占了,你换个地方!”

    青衣劫匪倒是微微一怔,道:“你也是打劫的?”

    方行往车厢上一指,叫道:“这么大的旗号摆着呢,你不识字吗?”

    青衣劫匪还真往车厢上瞧了一眼,却是“嗤”的一笑,道:“打劫还带打出旗号来的?你这脸皮可真够厚的,没看我都戴着面具吗?”

    方行翻了个白眼,道:“少扯这些没用的,这一片我占了,你换个地方吧!”

    青衣劫匪不屑的笑了起来,道:“凭什么?要换地方也是你换,不然连你一块劫了也行!”

    神山四修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俩劫匪根本就不是一伙的,甚至还为了谁该抢自己这些人吵起来了,四个人只觉满心怪异,也不知是该笑好还是该哭好,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鹰眼的男子便面容森冷的站了出来,喝道:“哪里来的蠢货,敢大言不惭。限你们三息时间内……”

    “他妈的,你敢抢我?”

    方行可没功夫听这鹰目修士哆嗦,拎着独脚铜人槊便向青衣劫匪抡了上去。

    那青面劫匪的最后一句话惹怒了他,心想小爷抢了这么多人。还从来没人抢过我呢,本来看在你是同行的份上,想放你一条生路,结果你倒把我也看成肥羊了,誓可忍孰不可忍啊!

    他这一击速度何其之快。几乎是抡起独脚铜人槊之时,便已经砸到了这青衣劫匪脑袋顶上,仅仅是身形掠动,灵力迸发,便凭空引动了一场飙风,呼啸四溢……

    “轰……”

    夹在方行与青衣劫匪之间的鹰目修士大吃了一惊,身形被吹的一个趔趄,满目惊疑。

    “哎呀,要动手?”

    那青衣劫匪似乎也吃了一惊,清叱一声。身形向后一倒,便似一道青影,竟杀那间消失在方行棒子下面,与此同时身形便似一阵清风一般,在场间一绕,手中已经多了一柄暗红色的长剑,随着她指诀捏起,宛若血虹向着方行后脑勺刺了过来,当真是诡异万分。

    最为吃惊的,则是神山下方四修里面的一个矮胖修士。他定睛看着那青衣劫匪手里的暗红色长剑,整个人便似见了鬼一般,怔了一怔才急忙去翻自己的贮物袋。

    一翻之下,额头冷汗便淌落了下来。

    那青衣劫匪手中驭使的。赫然便是他的惯用法器。

    此人竟不知何时,从他身边掠过,随手取了他的法器,反身斩向方行。

    “若是这一剑刺向自己……”

    矮胖修士瞠目结舌,眼睛里已经透出了恐惧之色来。

    “在我身后?”

    却说此时,方行感觉到背后锐风袭来。心里也是一惊。

    心念起处,背后两道耀眼的金翅幻化出来,绞乱虚空,同时身形向前急窜。

    这一窜之势,恰好避过了那暗红色法剑,而后他回身一棒抡了回去,恰与红剑撞在一处。

    “碎!”

    方行低喝,自忖在自己这棒子之下,对方定然是刀碎骨折的下场。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方行身具怪力,迄今还未碰到同辈之人可以硬抗。

    “当”的一声,棒刀相交,金鸣之音大作,道道飙风,扫向四野,那守在马车周围的神山四修,甚至都已站立不稳,慌忙向着远处退出,而这时的黑色马车,却早已在大鹏邪王这老油条的控制下缓缓向远处退开了,他可不想卷到方行这等小怪物的斗法中来。

    “啪!“

    随着这一撞,暗红色法器当真暴碎了开来,化作片片红色蝴蝶一样的碎片,落向四周。

    青衣劫匪一声惊呼,向后飞掠,不停甩着手,面具后面传出了“咝咝”吸凉气的声音。

    “这么厉害?”

    “这么凶?”

    方行与青衣劫匪同时吃了一惊,暗赞对方。

    对于方行是来说,不说真正的同辈无敌,最起码从碰到白千丈,修习了斩首图内的三昧真火以来,肉身强横,体魄晶莹,根基锻造的无比之稳,他这个筑基二重的修为,可以说比别的筑基中期修为消耗的资源都多,一路走来,还真没碰到过同阶的对手。

    他刚才那一声”碎“,可不仅仅是指法器破碎,而是自忖那青衣修士的胳膊也会被震断。

    却没想到,这个青衣劫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竟然能接下自己的一击,可谓是罕见了。

    而对这个青衣劫匪来说,则是更为惊诧,一击之下,显然吃了亏,已大出他的预料。

    “再来!”

    青衣劫匪怔了一怔之后,似乎颇不服气,一声大喝,反向着方行冲了过来,冲来的过程中,他手捏法印,霎那间便有点点雷光自他身前凝聚,竟然化作了一只巨大的雷电鸟形状,惟妙惟肖,张开尖尖的厉嘴,向着方向喷出了一道温度惊人的雷焰。

    “嘿呀,当小爷怕你不成?”

    方行也来了兴致,若是双方修为悬殊太大,他估计立刻就开始琢磨鬼点子了,不肯正面相斗,但偶然碰到了这样一个同等修为,实力却与自己相差不远的,他也起了好胜之心,一声大吼便冲了过来,要看看这青面劫匪,到底有何本事,能接自己一棒而不伤?

    “嗖嗖”

    二人同时向对方扑进,方行抡起大棒,便砸在了那雷电鸟身上。

    “轰……“

    空气之中,雷光散溢,气温飙升,一层一层的无形飙风卷向四周,催石扬沙。

    而神山四修则直接惊呆了,彼此对视了一眼,咕咚咽下了一大口唾沫。

    这是什么回事?

    怎么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两个劫匪竟然掐了起来,连理都不理他们几个……

    更让他们震惊的,是这两个人的实力!

    他们适才还想着要擒下那大雪山的方小九好送到皇甫公子那里换取赏赐,直到此时才发现这想法当真是荒堂的可笑,这个大雪山的小怪物真是他们四个联手能拿得下来的吗?

    须知道,他们之所以要擒拿方小九,就是因为觉得他好欺负啊!

    最初皇甫家道子指名要捉拿的,便是在初入玄域便绝了四脉的小凶人,初时以为是那方行,后来却发现这是一个误会,竟然这个大雪山的弟子故布疑阵冒名顶替人家的,那份檄文,自然就再次落到了方小九头上了,总而言之,捉了他或是方行,都能去皇甫家领赏。

    而那个名叫方行的,据说甚是凶恶,皇甫家派出了三路高手都奈何他不得,众修不敢去招惹他,便将目光放在了方小九身上,两害取其轻,这个大雪山弟子总该好对付些吧?

    毕竟此人虽有绝四脉之举,却听说是借助了玄器之利,实力有限!

    但直到此时他们才赫然发现,这个名叫方小九的大雪山弟子,不比那个方行差啊!

    四位修士一阵喉咙发干,莫名心慌了起来。

    却说此时的方行,与那青衣劫匪已经斗了几十招,竟一时谁也没奈何得了谁。

    方行是觉得对方身形身形飘飘如仙,似暗合大道玄数,乃自己前所未见的高明,在自己不施展十万八千剑的情况下,竟然一时难以捕捉到他的身形,而这青衣劫匪则是觉得,方行一身怪力,恐怖非常,自己别说跟他硬碰硬了,便是兵器刮擦一下,自己都要吃大亏。

    这种状态下,两个人的心神都紧紧的绷了起来。

    似乎谁也没想到偶尔一次打劫撞车,便会碰到这样一个厉害人物。

    “没想到楚域还有这等人物,莫非是皇甫家暗中培养出来的?“

    青衣劫匪心下震惊,不敢小觑,忽然间卖个破绽,后掠十余丈,两只纤细的手掌在空中划过,似乎一瞬之间,两手合力,连画了三道符出来,每一道符,都是在空中一闪即逝,待到三道符画完,指尖上却也出现了一滴湛蓝色的水滴,晶莹剔透,却似有无尽玄妙……

    “三生御水诀……“

    青色劫匪将那一滴水珠托在指尖,对准了方行,似欲弹出。

    方行却也是心中一凛,他已经看出来了,对方施展的,赫然也是神通,心里登时大吃了一惊,不敢小觑,随手丢了独脚铜人槊,双手一上一下,运转如推磨,身周恐怖至极的气息狂涌了起来,一金一墨绕身而转,便要施展阴阳大磨盘,以神通破对方的神通。(未完待续。)h118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