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结盟

掠天记 第二百八十五章 结盟

    “快走,快走……“

    眼见得这两个劫匪自己先打了起来,而且看眼前这架势,分明就是想同时以最强法术对战的节奏,神山四修的一颗心也提了起来,忽然之间,四修里的矮胖道人一声大叫,率先甩开两条短胳膊短腿,撒丫子就逃,另外的神山三修也立时反就了过来,则紧跟其后。

    “你们躲在神山之上,万万不可下来……“

    鹰目修士逃走的同时,还不忘朝着神山上面的灵动境弟子大叫,喝命他们不可下山。

    神山有法阵笼罩,与小石桥类似,上山之路,灵动可入,筑基却不可入,他们这四名筑基之修的做法,其实与金光老祖也无甚区别,都是帮自己这一脉的弟子减少竞争者罢了,而只要那群灵动境弟子不下山,这两个劫匪再凶也奈何他们不得,玄域自有规则保护。

    再者,就算这两个筑基劫匪再凶,守在山边不走,也奈不了山中的灵动境弟子,因为每座神山之中,都有一种类似于祭坛的存在,可以传送修士离开玄域。

    因此对这神山四修来说,如今最受威胁的却是他们,只要他们逃走了,便无后患。

    然而这厢与青衣劫匪大眼瞪小眼的方行见到了四修逃走的一幕,却犹豫了起来。

    虽然察觉了这青衣劫匪乃是凭生仅见的大敌,但他自忖若是施展了阴阳大磨盘的话,还是有几分把握将对方击溃的,只是阴阳大磨盘乃是神通。于他如今的修为来施展压力太大。纵然施展出来之后。威力无穷,但他自身的灵力却也剩不得多少,几与废人无异。

    若是生死大敌,这般拼一场自然没什么,但目前这种情况……

    方行见那青衣劫匪亦是玄功运转,却久久未曾释放,心里明白对方也有和自己一样的顾忌,嘿嘿笑了起来。道:“这位老兄啊,你说咱们拼这么一下,谁输谁赢?”

    青衣劫匪面具孔洞里的眼珠子也转了两下,清了清嗓子,道:“我看是两败俱伤!”

    方行笑道:“照啊,你说咱们拼个两败俱伤,却被别人捡便宜,会不会太二?”

    青衣劫匪道:“确实有些二!”

    方道:“那你算不算二?”

    青衣劫匪大怒,道:“本小……爷聪明之极,怎么会二?”

    方道:“我也不二。那咱们收了神通吧?”

    青衣劫匪道:“好!”

    两人说定了,但等了半晌。却也没见对方收回神通。

    方行有些不满了,道:“你这人不行,没诚信啊,不是说了收回神通吗?”

    青衣劫匪道:“我这不是想等你先收回神通吗?”

    方行道:“你先施展的神通,所以你先收回……”

    青衣劫匪道:“我先施展神通是因为你太凶了,我斗不过你才施展的,所以你先收回……”

    方行无语,道:“这般耗着也是消耗灵力的,再说那四个王八蛋快跑没影了,咱们还是别斗机心了,实在点吧,喊一二三同时收回神通,你看如何?”

    青衣劫匪道:“这个方法可以……”

    二人定定的对视了一眼,方行开始喊一二三,待到三时,两人同时收回神通,却也转瞬间各自逃出了百丈距离,生怕对方使诈,暗算自己,不过在发现对方都没有使诈时,心里便松了口气,方行遥遥向那四个修士逃走的方向望了一眼,叫道:“一人两个吧!”

    青衣劫匪点头道:“很好,如此才见公平!”

    两人既已约定,便各自向着逃走的神山四修追了过去,他们两人一个身负十万八千剑剑翅,一个脚踏雷鸟,皆可低空飞行,那神山四修却是倒了大楣,不多时被他们两人一人一个提了回来,彼此对视一眼,倒有些惺惺相惜之感,分别劫自己的东西去了。

    “快,把你们在玄域获得的所有灵草异果都交出来!”

    方行大声喝斥,命令被他擒到了的两个修士交出宝贝来。

    两个筑基修士对视一眼,万般无奈,落入了对方手里,那还有什么可说的,纵然他们想不交,方行也有太多手段逼他们交出来了,总而言之这两个修士落入了方行手里,就是洗剥好了的小肥羊,就等着上锅了,敲诈出所有的东西来简直都没有消耗一柱香时间。

    “把你们进入神山的弟子们都叫出来,让他们把刚才的收获拿出来我瞧瞧!”

    方行朝这两个筑基大叫。

    这两个筑基修士登时面面相觑,有苦说不出。

    “嘿?不听是吧!”

    方行来气了,转头向不远处的万灵旗叫道:“老邪,借点威风使使……”

    大鹏邪王相当的配合,嘿嘿一笑,便有一道黑烟飘了过来,黑烟之中,却幻化出了四五八只模样恐怖的妖灵,有断翅的巨雀,也有头颅分家的妖蛇,一个个便似小山一般,将这两名筑基之修围了起来,身上的凶悍之气让人心惊肉跳,似乎下一秒就要吞掉他们两个……

    “别……别杀我们……”

    这两个筑基之修士吓坏了,急向着神山内部的灵动境弟子大叫,唤他们出来。

    他们乃是筑基之修,在宗门或是世家里的地位都非同寻常,那神山上的灵动境弟子自然不敢不从,一番犹豫,还是出来了,将刚刚采到的灵药乖乖交了出来……

    方行却是大喜,不论好坏,贮物袋一张,全给收了。

    这两脉的弟子皆是满脸的无奈,有苦说不出,按理说,他们有筑基境的修士相随,本是像是护道者一般,就是为了欺负别人的,平时阻住入神山之路,或是出手劫掠其他人,都是非常有利,但如今,却偏偏因为有筑基之修,反被人挟持,本来可以保住的机缘也飞了。

    方行对他们可也不客气,这群王八蛋的做法其实与金光老祖没什么区别,都是想凭借自己的力量干扰玄域的规则,哪怕是玄域允许所有灵动境弟子进入的区域,他们却偏偏要拦住入山之路,不让别的修士进入,霸道之极,但遇到了方行,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搞完了自己这一票,方行便背着双手,到青衣劫匪那里瞧热闹。

    却见此时被青衣劫匪抓住了的两个修士,正哭丧着脸将自己这两脉所有取得的灵药摆了出来,满满的一地,任由青衣劫匪挑选,而这青衣劫匪也亦常郑重,左手持着一个泛黄的玉册,正对着上面的图文飞速的对照,每看一株,便丢到一边,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星辰草……九叶一花,色呈淡紫,茎生云纹,根若虬龙……”

    在他嘴里,还不停的喃喃念诵着什么,一边念诵,一边将筛选过的灵药放置在一边,看起来他倒是眼高,一些连方行都眼馋的东西却连看也不看,便都丢到一边了,似乎他废这么大阵仗,只是想在这诸多灵药里挑选自己想找到的那一株星辰草而已……

    “这一株……这一株……”

    忽然间,那青衣劫匪看到了一株纤弱的灵药,眼睛一亮,小心翼翼的拈了起来,凑在面前仔细打量着,这株灵药却与传说中的星辰草有些像,让他一时拿捏不定。

    “这是猪尾巴草,不是你找的那星辰草……”

    方行凑在旁边,也蹲了下来,见他犹豫不定,便插嘴道。

    那青衣劫匪吓了一跳,见自己凑自己这么近,不自然的向边上挪了挪,道:“星辰草乃是天元大陆已绝种几万年的灵药,药效神异,好几种上古丹方都用得着它,乃是修行史上所绝种的最让人觉得可惜的灵药,识得它的人整个天元大陆也寥寥无几,你又怎能辩认?”

    “我就算不认识得它,也认得猪尾巴草啊,根是甜的,你尝尝!”

    方行以一种看文盲的眼神看着青衣劫匪,满满都是鄙视之意。

    他此时却是忍俊不禁,这青衣劫匪手上拿的根本就不是灵药,那根本就是一种杂草,名唤猪尾巴草,楚域西北极为常见,漫山遍野都是,乡下的孩子经常采来嚼其根茎,当作糖吃,小时候他在鬼烟谷可也没少吃过,这时候一眼便认了出来,忍不住在旁边指手划脚。

    青衣劫匪自然不会放进嘴里尝尝,不过仔细辨识了一会,却也觉得的确与自己要找的星辰草有些区别,便放到了一旁,继续对照别的灵药,方行跟着看了一会,却不耐烦了起来,大咧咧的拍着他的肩膀,道:“你不用找啦,这里面可没有你找的星辰草,你看……”

    说着,一株一株的把剩下的灵药都拈了起来,在青衣劫匪面前一晃:“这一株是紫铃花,性甘苦,洗肌理……这一株是碧蛇藤,有剧毒,却可闭气血……这一株……”

    不到盏茶功夫,每一株灵药皆被他数了一遍,一边数一边扔在一旁,头头是道。

    青衣劫匪却顿时怔住了,过了半晌才道:“看不出来,你还是个丹法天才?”

    方行得意洋洋的一点头,道:“那是自然,天下间我不识得的灵药可不多,结盟吧?”

    青衣劫匪更是摸不着头脑了:“结盟?”(未完待续……)

    ps:攒攒稿,明后天的会有加更,大家给点力,让老鬼看看月票长啥样吧……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