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二百八十七章 玄域道理

掠天记 第二百八十七章 玄域道理

    因为有了有了层层大阵笼罩的缘故,玄域之中哪怕看向月亮,都有一种隐约的血色之感,此地的夜更是显得静谧非常,只是偶尔,神山灵谷间,会有一声僵尸的嚎叫或是邪魅的厉笑声传来,这种叫声或许对于普通人异常恐怖,但对方行这等人来说却无异虫鸣。↖↖,

    实力决定胆量,普通的僵尸遇到了普通人,或能灭掉一村,屠掉一镇,但若是此时的方行,干掉一窝僵尸并不比摸一窝鸟蛋难多少,自然不会有任何恐怖之意出现。

    一方青岩之下,黑色马车停靠在一株古树下,此木本是绝妖岭的一株枯木,生机断绝不知多少年,但随着玄域降临,却意外的得到了些许生机,竟然抽出了几片叶子,枝端还生出了一朵淡白色的小花,却显得无比的神异,而在古树下,青衣劫匪则凝神吐纳。

    而在马车之中,楚慈刚听大鹏邪王吹了一阵子自己年轻时纵横四州的牛皮,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这一段时间,她的伤势倒也好了不少,一是方行劫到了不少疗伤的灵药,对她伤势极为有益,再就说这青衣劫匪竟然还是一个医道造诣极深的人,替她调理了一下。

    而在这静谧的环境之中,方行却正躲在一个石洞里,洞口布下了法阵,面容严肃,身前则摆放着十数种灵药,足足有好几堆,便那么胡乱堆在一起,菜叶子也似,在灵药前面,却还有三颗圆溜溜的暗红色丹药放在一个小小的石盘里。正是取自楚王庭的龙血圣丹。

    “还是抓紧时间提升修为吧。这个哭脸的王八蛋可不好对付……”

    方行心里暗暗想着。悄悄的向自己指上的一个洞天指环瞧了一眼,面带贼笑。

    却原来,他也不是个实在人,在听说了青衣劫匪要教训一下自己之后,便在合作的过程中留了神,打劫众修的时候,也在留意寻找着那青衣劫匪寻找的三昧灵药,以他阴阳神魔鉴之能。这寻找起来却比青衣劫匪快了许多,苍天不负有心人,还真被他寻到了一株。

    不过寻到之后,他却没有声张,而是悄悄藏了起来。

    目的却是简单,一是要留心观察一下,这青衣劫匪到底和自己有什么仇什么怨,若真有化解不开的大仇,那这灵药可是毁了也不能给他,再者就是。这青衣劫匪实力虽强,却也不一定听话。到了必要的时候,如果他想放自己鸽子,自己就可以拿这灵药要胁他一番。

    至于此时,则是他准备着用手头上的资源,提升一境修为,毕竟虽然到了筑基境,修为不再像灵动时那样每一重之间,都有着天堑般的实力差距,但自己与那个青面劫匪实力相仿,高也高不出太多,再提升一阶修为的话,就有很大的帮助了。

    最起码,这一阶修为提升上来,灵力便会增强很多,自己再施展阴阳大磨盘之后,便可以多保留几分灵力,也能当作一个机变来用,不至于任人宰割。

    这段时间里,他却是每天都会抽调两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吞服大量灵药,炼作修为,而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积累之后,他如今已经达到了筑基二重中阶左右了,打算用今天劫来的一部分灵药,再加上当初自楚王庭夺来的三枚龙血圣丹,一次性凝结第三重道塔。

    望着面前的灵药与三颗龙血圣丹,方行深下了心思,缓缓吐纳。

    这龙血圣丹乃是楚王庭不传丹方所炼,珍贵至极,虽然他如今从筑基二重突破到第三得的资源消耗极其惊人,有了这三枚龙血圣丹,也弥补了很大的亏空,再加上自己这几天四处劫掠来的灵药,虽然药性不高,皆在千年左右,但架不住量大啊,也应该没问题的!

    “得,小爷越来越像兔子了,这青菜萝卜的,真愁人啊……”

    方行狠了狠心,仰脖子灌了几大口灵酒,然后抄起一把灵药塞进了嘴里,咯吱咯吱嚼了起来,苦的甜的酸的涩的,可谓是百昧交杂,爽到不行,其中药性也极为多变,有化气的,有解毒的,有益寿的,方行可没管那么多,凡是能对修炼有些效果的,都挑出来了。

    灵药入腹,便运转太上化灵经炼化,滚滚精流开始充溢奇经八脉,又被他以“炼精化气”的法门纳入自身修为之中,这些过程都是做熟了的,也没什么困难可言,修炼了太上化灵经的他,自身便像是一个大丹炉,几乎可以炼化一切,这些五花八门的灵药自不在话下。

    只是他这牛嚼牡丹般的修炼方法,真不知能气死多少老丹师。

    这玄域之中的灵药,多是一些天元大陆上已经绝迹或是根本就不曾有过的奇花异草,若是被一些造诣高深的老丹师得了去,细细参研,说不定便可以研究出几个新的丹方来,更有一些灵药,若是可以移植到外界,细心培养,繁洐了开来,更是可以造福万代。

    可是方行如此狼吞虎咽的吞下,只是为了炼化灵药里的灵气,却简直就是浪费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了,好歹你也把它炼成丹再吃啊,浪费程度也能小一点不是?当然了,只是各人眼里有各自的价值,那些丹师可能觉得这些灵药珍贵异常,但到了方行这里,也就是一株株口味有些酸或有些涩的青菜罢了,若不是能提升修为,小爷还不稀得吃呢……

    一阵子生吞海塞,三堆灵药都被方行吞下了肚子里,又拿灵酒出来灌了几口,然后取起一枚龙血圣丹,屈弹一指进了嘴巴,嚼了几下,终于满意了:“这是甜的……”

    眼睛之中,精光渐渐显化,皮肤之上,似有火焰开始灼烧……

    方行长长吁了口气,开始双手交叠于小腹之前。摒息静气。运转玄功。

    ……

    ……

    两个时辰后。方行心满意足的背着手从石洞里溜哒了出来,见青衣劫匪正坐在古树下,遥望西南方向怔怔出神,便大大咧咧坐了过去,一搂他的肩膀:“干嘛呢哥们?”

    以青衣劫匪的修为,自然不会察觉不到到方行来到自己身边,只是没想到这厮竟然会如此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还很熟似的跟自己勾肩搭背。略有些不自然的向旁边挨了挨身子,转过头来,哭脸面具的两个小孔里却露出了笑盈盈的眼神,道:“你修炼结束啦?”

    这几天里,方行每到夜晚,都会闭关两个时辰,他自然是知道的,只不过也未多想,只以为方行是修炼了什么不愿被外人探知的功诀,便也很识趣的不去多问。

    “结束啦。你在看什么?天上有花不成?”

    方行顺着他所看的方向向天上瞧。

    青衣劫匪笑了笑,不理他。问道:“咱们这两天打劫的人也不少,却一直未发现那三株灵药的下落,是不是说明我们的办法有误?该想别的办法了!”

    方行一听这事,立马来了兴致,掏出葫芦来灌了一口,道:“还是得继续打劫,反正这两天被我们打劫的都是那些有护道者的王八蛋,那些护道者,明明是四十岁之下筑基成功的天骄人物,不跑去和筑基修为争夺机缘,偏偏混在灵动境修士里面作威作福,实在是浑蛋之极,活该被咱们劫个精光,就算找不到那三株灵药,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一提这事就兴奋,他却是最讨厌那些拿修为压人的护道者了,本来是灵动与灵动争夺的机缘,公平的很,偏偏被这些人插了一脚,便凭空生出了许多不公平之事,最是惹人讨厌,在他的理解里,那些带了护道者的灵动境,就和自己小时候和镇子里的那些熊孩子们打架打赢了之后,对方哭哭啼啼回家叫了他爹一块牵着狗来追自己一样,简直就是无耻……

    “人家带了护道者,那也不一定就活该被我们劫个精呀……”

    青衣劫匪倒表示这等做法无可厚非,笑着解释道:“此乃玄棺第二次降落机缘,其中规则本就是众修士慢慢摸索的,当初玄棺第一次天降,东胜神州修士无人解其规则,见金丹之修无法破开法阵进去,便有一些元婴乃至渡劫之境的修士强行打穿了外围的法阵,进入其中,结果还未来得及取到什么机缘,便受到了玄棺大阵反噬,死伤了一大批,从那之后,众修才得知玄棺机缘不可强求,又经历了诸番试探,才知晓了骨龄限制的规则,改变方法……”

    “但玄棺毕竟是死物,只有最基本的规则,它会禁制骨龄超出了四十岁的修士进入玄域,却无法禁止其他大修守在阵脉之前,不允许别的修士进入,它可以禁制筑基之修登上惟有灵动境修士才能进入的神山灵谷,却无法阻止筑基修士镇守在神山之前,不允许其他门派的灵动境修士进入其中……又或者说,这一切也是在玄棺机缘的默认之中吧,早有前贤考证过,玄棺机缘似是在寻找传人,对其的资质、年龄、修为乃至阵、丹、法、武等各方面的造诣都有所考较,或许在降下玄棺机缘的存在眼中,家族势力,亦是考较的元素之一……”

    方行听了,微微一怔,道:“啊哟,带着筑基欺负人家灵动,大人欺负小孩,还有理了?”

    青衣劫匪笑了笑,道:“只要未引发玄棺法阵的反噬,但可说是有理!”(未完待续……)

    ps:叫了电工来改一个灯的线,结果总匣关了,现在才接上电,向大家说声抱歉,今天老鬼再好好修一下稿子,明天三更,谢谢大家的支持,这一段要交待玄域的整体情况,种种规则,老鬼也在琢磨如何写的更有趣一点,最不喜欢那种平铺直叙的交待设定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