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二百九十章 凶威谁敢挡?

掠天记 第二百九十章 凶威谁敢挡?

    那个西漠四杰之一的韩家子冲过去没人拦,北神山的三个妖精冲过去也没人拦,偏偏小爷刚刚亮出了招牌,就有人来拦我了,这是在鄙视我吗?方行心里这个气就不用说了,连问对方的道号都懒得问,直接就下令让大鹏邪王撞过去,敢阻止方大爷摆谱的人都得死……

    这拦路的蓝剑修士,身披麻衣,头戴斗笠,筑基三重修为,却是来的比较早,被一众门人护佑着,坐在盆地之前等候,看起来非常的低调,只在西漠四杰之一的韩家子来时转头看了一眼,方行与北神山的三个妖精嘻戏,他也只是淡淡一瞥,并未放在心上。︽,

    然而在方行打出了旗号之后,他却陡然目光一凛,身形一闪,便跨越了近百丈的距离,便似一道灰色的影子,于众修头顶掠过,拦在方行马车前,剑指车厢。

    本来他还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准备与方行说,只是却没想到,方行竟然问也不问,直接便催促马车冲了过来,五条凶残的螭龙张牙舞爪,挥爪拍来,浑似将他当作了一只小苍蝇,却也把他吓了一跳,手中蓝剑一动,分出一道剑影托在足底,飞上了半空。

    “某家在与你说话,你聋了不成?”

    蓝剑修士冷喝,手中剑光一抖,霎那间,一道蓝虹直刺向方行面门。

    只是一道蓝虹,但似是骤然进入了寒冬,剑光过处,竟然有一道冰霜轨迹出现。

    “剑出如霜,一剑严寒。那是竟然是西漠四杰之一的寒龙子。他何时来的?”

    “据传寒龙子与原生莲乃是至挚交。难怪他要拦这方小九的去路,是要为好友复仇吗?”

    “西漠四杰竟然来了两个,这大雪山方小九危矣,据传西漠修士,对他颇具敌意!”

    众修士中,也有反应快的,认出了那蓝剑修士的身份,窃窃议论。

    而不远处的冷子炎。则更是一笑,看向了诸万罗院弟子一眼。

    那眼神似乎是在说,我说的没错吧,这弃子一出现,便引来大敌,跟着他又怎么会有好?

    而端坐在马车上的方行,也是冷冷一笑,不躲不闪,却潜运玄法,背后两道金翅浮现。层层交叠,却在身前裹起了一道道金色的屏障。那寒龙子刺出的这一道蓝色剑光,皆被他身前的剑影所拦下,然后悄然崩碎于无形,竟尔完全没有奏效,显得虎头蛇尾。

    “原兄虽然生性风流了些,却是个仁善敦厚之辈,竟尔被你杀害,某家要问你……”

    寒龙子一剑无功,却也未继续递出,而是寒声喝问,看样子真是要替原生莲讨个公道。

    然而方行拦下了这一剑后,却双翅一振,陡向着冲他冲了过去,手中已经取了那独脚铜人槊在手,双臂抡圆,狠狠砸下,口中大喝:“问你大爷……”

    寒龙子脸色一变,下半句话被生生憋回了肚子里,闷吼一声,手中蓝色长剑运转如轮,画出了道道圆圈,每一个圆圈,却都化作了一道冰轮,一霎那间,几十面冰轮在身前出现,层层叠叠,便似一朵巨大的冰莲一般,拦在了抡动独脚铜人槊砸过来的方行身前。

    “老邪帮忙……”

    方行冷喝,暗暗传音。

    而他手中的独脚铜人槊,则一往无前的狠狠砸了下去。

    “嘭……”

    这一棒子,却砸在了布满一方天空的冰轮之中,令人牙酸的“喀喀”之声响起,漫天冰轮竟然现出了密密麻麻的冰纹,然后接连不断的破碎,晶莹的就像是半空之中飘起了层层冰霜雨一般,与此同时,两道黑烟悄然自地面袭了上来,龙卷风一般扑向寒龙子身后。

    寒龙子察觉到了背后的危险,大吼一声,回身便刺,剑光化作了一道森然的寒弧,逼向了自身后袭来的那两条螭龙,需知这螭龙却是金光老祖的成名法器封内的螭龙之魂显化,威力无穷,寒龙子是个有些见识的,自然晓得厉害,惊诧之下,全神防御。

    只是他却未料到,那两条螭龙,只是一闪即退,正面的方行却坏笑着一棒子击了下来。

    “轰隆”一声,他这一棒之力,落下,瞬间穿透了层层叠叠的冰轮,无形劲气直袭寒龙子身后,寒龙子一咬钢牙,苍促之间回剑格挡,顿时身形暴退。

    这种种变化,只在电光石火之间,看在众人眼里,却是寒龙子刺出一剑之后,厉声喝问大雪山弟子方小九为何手狠手辣,下狠手杀害了他的好友原生莲,结果那方小九一声暴喝“问你大爷”,飞身反击,一棒子砸了下来,寒龙子御剑阻拦,结果被一棒子砸退了几十丈。

    至于大鹏邪王暗中出手,催动两条螭龙偷袭寒龙子的举动,却少有人发现。

    “噔噔噔噔”

    寒龙子落地之后,又连续退了十几丈,面色苍白,胸膛起伏不定,似已受伤。

    方行转身掠回了马车上,单手持着独脚铜人槊,拄在车辕上坐下,面带冷笑:“你问我为什么杀他?那厮敦厚与否小爷不知,嘴贱却是真的,小爷不认为杀他杀得冤了!”

    寒龙子咬紧牙关,未曾开口,他刚吃了一个暗亏,气血逆行,一开口便压制不住了,而且他分明感觉到,方行的气机还牢牢锁定着他,说不定自己一开口,那小鬼便会向自己出手,自己这个大亏可就吃定了,因此一时之间,竟然只能紧紧的闭着嘴,死瞪着方行。

    “有话说吗?没话说就滚开!”

    方行冷喝,暗暗通知大鹏邪王,再撞他一次。

    大鹏邪王嘿嘿一笑,马车再行,轰隆隆。五条螭龙张牙舞爪。向着寒龙子撞了过去。

    寒龙子大怒。只好闪身避到一旁,看向方行的目光,已是杀意滔天。

    “竟然随随便便,一招就打的那西漠四杰之一的寒龙子不敢还口,这大雪山弟子好凶!”

    “人皆传他一人绝四脉,且斩了西漠四杰之一的原生莲与金光一脉的筑基天骄金芙,凶风无两,如今一看竟然真的。只是奇怪,为何他这等实力,却不排在大雪山五子之中?”

    “许是大雪山秘藏的一柄利剑也说不定,他这等实力,绝不低于大雪山五子……”

    一时间,见识了方行的凶风,众修胆寒,窃窃私语。

    而隐在众修之间的冷子炎,则脸色难看之极,愤愤的转开了头。

    他刚刚还在为自己的英明决定而倍感自得。如今却像是被重重抽了一巴掌。

    纵然一号出旗号,便引来了强敌又如何?

    方行一棒打的西漠四杰之一的寒龙子连话也不敢说。却更加显得凶气滔天,威风凛凛。

    此时,他却忍不住寄希望于西漠四杰中的另一人了,若那韩家子与寒龙子联手,或许他们二人可以压制住这百兽宗的下人,只是也不知怎的,这一厢里,寒龙子与方行之战,引动了无数人的关注,但那个韩家子,却定定的骑乘在龙马背上,连看也未看这边一眼。

    “看什么看?眼珠子给你们挖出来!”

    马车直直向前,来到了盆地边缘停下,方行蛮横的四下里一扫,向众修大喝。

    周围的修士顿时侧开了眼睛,不敢看他,只是心里暗骂:这小鬼当真横的很!

    见众修侧目,方行心里便乐开了花,这正是他想要的效果。

    在修行界里混,有时候就指望一个谱,他今天这个谱,摆的那是相当成功。

    其实以他的实力来说,若对付那寒龙子,也不必动用万灵旗的力量,只是他也知道,这周围众修,对自己心存觊觎的恐怕不止一人,若是自己被寒龙子缠上了,难保不会有其他要捡便宜的人出手把自己当落水狗打,因此要对付寒龙子的话,一定要一招制敌,先声夺人。

    只是自己若想一招便将寒龙子拿下的话,惟有阴阳大磨盘可以做到。

    但若是施展了阴阳大磨盘,自己灵力枯竭,却难以应付后面的突发事件,因此便暗暗通知大鹏邪王,操控两条螭龙与自己前后夹击,反正对他来说,只要能达到震慑盆地周围群修的效果便好,什么英雄好汉单打独斗的理念在他看来就是犯傻,二傻子才会那么干。

    如今,效果完全达到。

    周围众修不下数百,筑基也有四五十人,其中想要擒下他,去向皇甫家示好的修士能占到三分之一,之前被他打劫过的也有七八人,看他不顺眼的更几乎个个都是,但偏偏被他刚才那一招逼退寒龙子的举动给震慑住了,数百灵动,半百筑基,却无一人敢直面自己。

    “原来他就是那个一人绝了四脉的大雪山弟子,难怪敢出言调戏咱们姐妹……”

    距离方行百丈远的盆地边缘,北神山来的三个妖精亦是眼睛发亮,轻声商议。

    “怎么?芙蓉妹妹,你想睡了他?”

    一身绿裙的大师姐调侃的看着花裙的二师妹。

    那花裙女子微微一笑,道:“这样的男人自然想睡了他,只是让给小师妹开荦比较好!”

    那年龄最小的妖精脸色微红,踢下脚下的石子,害羞道:“我打不过他,不好用强呀……”

    “嘻嘻,没事,我们两个做师姐的帮你……”

    绿裙与花裙的女子吃吃笑了起来,准备好好商量一下怎么把方行掳走的问题。

    “唉,你快看你快看,她们在冲小爷笑呢,我就说我长的很俊,人见人爱吧?”

    占定了边缘一处地域的方行,见北神山来的三个妖精那盈盈眼波不停的向自己,也兴冲冲的向她们抛着媚眼,然后乐滋滋的向楚慈与青面劫匪炫耀。

    “哼,三个不自重的妖精,九哥你看他们干什么!”

    楚慈目光里掩饰不住对北神山那三个妖精的厌恶之色。

    而青面劫匪则是无声叹了口气,道:“你若是知道她们心里在想什么,恐怕就不会这么开心了……也不对,或许是更开心才对……”说到了这里,他忽然微微一怔,举目向西方望了过去,目光微蹙,低声道:“又来了一个厉害的,看样子这场机缘不好取啊……”(未完待续……)

    ps:今天的第三更,嘿嘿,谢谢大家!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