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四域天骄

掠天记 第二百九十一章 四域天骄

    “桀桀……”

    便在众修刚刚从方行与寒龙子的对峙之中脱离了出来,低声商量那机缘出现的时机问题之时,却忽然间闻得西方天际,传来了一阵阴冷可怖的怪笑,却见远处的山巅之上,似有一朵血红色的雾气传来,雾气之中,竟有百十个披红挂绿的小鬼,簇拥着一座大轿掠来。

    那抬轿的小鬼,皆是披红挂绿,涂脂抹粉,看起来就像是在办什么喜事一般,八个强垃的小鬼,抬着中间那大如祭台的黑色轿子,前面的几十个小鬼,则是敲锣打鼓,吹着唢呐,嘀嘀嗒嗒的走的欢快,而后面却又跟了数十个身穿白麻衣的弟子,飘飘而行,足不沾尘。

    “冷师兄,不好,是那……是那恶鬼来了……”

    万罗院众弟子听到了这个笑声,顿时吓的脸色苍白,恐惧的看向了冷子炎。

    冷子炎亦是额头出了一层冷汗,想起了当初与南疆修士的一战来……

    当时那一战,他与大雪山诸子尚在一起,都没能在南疆修士手里占到便宜,最终的结果是双方各损了四五名灵动境弟子,然后退走,他也在那一战时里受到了一些伤,一直令他无颜以对的是,当时伤他的,根本就不是鬼国太子厉婴,而是其手下的一名鬼将.

    但是如今,鬼国太子亲自来了……

    这可恶的厉鬼,为何不进玄域深处去夺榜上之名,却要来这里夺这机缘?

    冷子炎已经颤抖了起来,一半是气的,更多的则是吓的。

    “咦?敲锣打鼓的,娶新娘子不成?”

    方行皱眉,向那轿子看了过去,他运上了法眼术,不多时便已经看清楚了轿子里人的模样,登时恶心的皱起了眉头,呸了一声。道:“哪来的这么丑的新娘子?”

    却原来,那轿子上坐的,赫然便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人,穿着一条红绸裤子。赤精着上身,两只眼睛周围黑漆漆的,便如鬼怪一般,头上则扎着一个滑稽的朝天小辫,咧着张嘴。笑的跟个二傻子一样,手里端着一个黑色大碗,周围则簇拥着七八个美貌女子。

    “此人可不好惹,你最好小心行事……”

    青衣劫匪轻声一笑,提醒方行。

    方行白了他一眼,道:“怎么?觉得他太恶心下不去手吗?”

    青衣劫匪捂嘴一笑,道:“听说这个人非常的难缠,你这促狭话儿,可别被他听到,免得惹来了麻烦。说实话,我此来南瞻,忌惮的年青一代天骄里,也只有这么三四个,这个人便是其中一个,他名唤厉婴,乃是南疆鬼国的太子,能不惹他,便最好不惹他!”

    “南疆鬼国?”

    方行微微一怔,沉吟起来。

    他倒也听过。南瞻共有四域,分别是楚域、西漠、南疆与北神山,四域传承,多有不同。这南疆却是走的邪异阴毒一派,就连他们的名字,便被人称为鬼国,由此可见一般。

    只是这鬼国太子究竟有多难缠,比那个金色王八蛋如何,倒是不清楚。

    青衣劫匪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轻声解释道:“我来之前,看过关于他的卷轴记载,鬼国一脉的传承,向来与别的传承不同,讲究命数与戾气,据说,鬼国王庭的传承手法,尤其邪异,每一代太子,都是由鬼王搜集天下幼童,专选那阴年阴月阴时出生,却又天资非常的孩子,用秘法将其杀死,再选定一个阴身女子,送他投胎转世,转世之后,生到了九岁九月零九天之时,便再次杀死,再送其转世,如此轮回九次,第九次却会投胎在鬼国夫人腹中,如此生了下来,便是为鬼国的皇子了,这样的孩子,却一共有九人,后来又会让这九人彼此厮杀,最终活了下来的那个,便是鬼国太子,因其命格特殊,因此资质非常,又因为其被杀九次,因此天生暴戾,一身怨气缠身,天生神识便比普通修士强了无数倍,可怕至极……”

    “杀了九次?这娃好惨呐……”

    方行听了这番话,都忍不住怔了一下,瞠目结舌的说道。

    “正因为惨,所以厉害!”

    青面劫匪轻声点头,又道:“不过鬼国也有一个传承,据说每一任的鬼王,都是被鬼国的太子亲手杀死的,因为每一代鬼国太子,都恨鬼王恨到了骨头里……”

    楚慈在一边听着,也瞪大了眼睛,轻声道:“那他们,还是会这样选择下一代太子?”

    青面劫匪点了点头,道:“不错,这个过程已经延续了几万年了!”

    “为什么不终结掉这个传承呢?”

    楚慈小脸微红,有些气愤的说道,青面劫匪说的乃是鬼国秘闻,连她亦是初次听说。

    青面劫匪笑了笑,道:“那就是他们的事了,谁又能知道?”

    说话间,那无数小鬼前后簇拥的大轿,已经到了近前,距离越近,那敲锣打鼓吹唢呐的小鬼,花花绿绿仿佛新娘子出嫁一样的阵仗愈显得诡异,楚慈隐隐感觉害怕,身子缩了缩,方行见状,便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道:“放心,他要敢惹我们,小爷送他投胎第十次!”

    “桀桀,来抢机缘的人不少嘛,看起来都很好吃的样子……”

    厉婴饮干了大黑瓷碗里的东西,将碗一丢,却见碗底鲜红一片,竟似血一般。

    他怪目四扫,桀桀怪笑,却登时吓的周围空出了好大一片地域,无人近前。

    现如今,盆地边缘却隐隐分出了几片地域,那北神山的三个妖精占了一块,方行占了一块,厉婴占了一块,皆无人敢靠近,而西漠的四杰之一韩家子也占了一块,只是他孤身一人,占的地方却是最小,再就是西漠四杰之一的寒龙子,虽有门人在身侧,占的地方也不大。

    毕竟他适才被方行压了一招,在众修心目中的地位无疑便降了一筹,威势大减。

    他们五人,分别战据了最靠近盆地的位置,隐隐划分了五个地盘,其他修士则皆排在他们身后,不敢靠近,其中方行、厉婴、北神山的三个妖精占的地域大一些,西漠二杰的地域小一些,只不过西漠二杰加起来,地盘倒也与其他三人差不多,正是四域隐隐角对之势。

    而此时,盆地上空的灵云愈集愈多,便似一片仙山一般悬浮于盆地上空,灵气之浓郁,难以言喻,似是机缘就快出世了,众修士的心神也忍不住提升了起来,心里更为关切的,则是这机缘究竟是灵动境修士可以抢夺的机缘,还是筑基境修士可以抢夺的机缘。

    若直言说,灵动境修士可以抢夺的机缘话,众修士还可以搏上一搏,但若是筑基境修士可以抢夺的机缘的话,则干脆就放弃好了,谁又有本事在方行等五人面前争夺机缘?

    “情况不妙啊……”

    方行望着盆地上空的那巨大云彩,心里也微微嘀咕了起来。

    随着那云彩越聚越多,盆地周围,已经隐隐产生了一股压抑之力,似乎有无形的力场在排斥自己,须得运转灵力,才可抵御,但打量周围的灵动境修士,却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这排斥之力,这让他心里隐隐猜想,这一次很有可能是灵动境才能抢夺的机缘了……

    若当真如此,自己恐怕有些麻烦。

    周围的众修士,大多都是筑基带着灵动在此,无论是何种机缘,他们都可以抢上一抢,但对自己来说,若是灵动境机缘,却没办法争夺了,与自己同样处境的还有那西漠四杰之一的韩家子与北神山的三个妖精,他们也是孤身前来,并未灵动境的弟子追随。

    只不过,那北神山的三个妖精周围,已经聚拢了一些北神山的修士,似是要结盟的模样,倒是方行与那个西漠四杰之一的韩家子,身周仍然空无一人。

    “若是没别的办法,就只有从别人身上抢了,找谁下手比较好呢?”

    方行心里隐隐琢磨,目光在扫到了冷子炎时,心里冷冷一笑。

    以他的神识感应,在刚到此地时,便已经发现了冷子炎以及那些万罗院弟子,只是对方既然完全没有要上来与自己相认的意思,自己便也懒得理会,当然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现在打过了招呼,那就是熟人了,呆会如果要抢的话,会不太好意思下手……

    “好极了,这一次机缘或许是灵动弹修士才可争夺的,真是天助我也!”

    冷子炎此时也隐隐感觉到了无形压力的降临,心里登时一喜。

    老实说,有方行等五人在此,若是筑基境修士争夺的机缘,他心里还真没有把握去抢,且不说方行,仅仅是那个南疆鬼国的太子便足以让他退避三舍了,但若是灵动境修士可以抢夺的机缘话,那自己就可以躲过这一劫了,凭万罗院弟子的实力,总不至于空手而归。

    自己如今需要想的办法就是,该如何避免机缘被人抢夺了,实在不行,便让万罗院弟子直接在机缘地内,寻找祭坛传送出去便是,一些大的机缘地里,往往都会有直接传送离开的祭坛存在,这盆地里即将出现的机缘,看起来却是最大的一个,应当也有。

    想到这里,他心下大定,无意无意扫了方行一眼,心里竟莫名出现了些许满足感。

    凶威无限又如何?

    大雪山五子终究是自己占了一席,这个出身卑贱的下人,还是乖乖瞧着自己夺取机缘吧!(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