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二百九十二章 血婴咒

掠天记 第二百九十二章 血婴咒

    “桀桀,看样子这一次的机缘,不是筑基可以亲自出手抢的啊……”

    那鬼国太子厉婴九世投胎,神念强大,远超同级修士。

    他亦是最早发现这压抑之力出现的人之一,甚至比方行还早,刚刚来到了这盆地周围时,便伸手抄了一道怪风,凑到鼻子前面闻了一闻,脸上便有了些许明了之意,然后唤了身边一个身穿麻衣的鬼将过来,怪笑着嘱咐了些什么,面上阴毒之色一闪即逝。

    那鬼将得令,施展法眼术,隐隐将盆地周围的人皆打量了一遍,转身向厉婴低声禀告:“殿下,北神山的三个妖精来了,西漠四杰来了两个,大雪山五子,有一人来了……”

    厉婴张开血盆大嘴,将身边一位美人儿递过来的血葡萄吃了下去,懒洋洋的一挥手,道:“那三个妖精护着的人不要动,西漠四杰的人也不要动,其他的,全收了!”

    鬼将微微一怔:“那大雪山五子……”

    厉婴桀桀笑了起来:“大雪山五子,名声叫得响亮,实际上能被人看得上眼的也只有楚煌和萧雪,以及叶孤音的那双大长腿罢了,其他人又算个屁,这个排名最末的大雪山五子,便是前几日被鬼四打伤的那个吧?只管抢他的人,我看他打算要命不要!”

    ≈±长≈±风≈±文≈±学,⊕.≥◇t鬼将又犹豫了一下,道:“禀殿下,属于看到,在我们对面还有一辆马车,车上却有一杆大旗,看那看车上旗号。似乎那人就是一人绝了四脉的方小九……”

    厉婴微怔。怪笑道:“被皇甫神机下檄文要捉拿的方小九?”

    鬼将点头。道:“应该就是他!”

    厉婴笑了起来,道:“一人绝四脉,真是好大的威风啊,不过他既然敢在这里大摇大摆的亮出旗号来,却无人招惹他,可见也是有些本事的,你不必管他,大雪山弟子照收。我倒要看他敢不敢出手,若是不知死活,本殿不介意将他擒了,送给给皇甫神机换宝贝!”

    鬼将得令,恭身退走。

    退下了大轿子之后,鬼将却一挥手,围绕在厉婴轿子旁的众小鬼便呼一声散,悄无声息,散布开来,各占一角。竟将这盆地隐隐包围了起来,那鬼将见众小鬼包抄完毕。便神情一冷,吸一口气,缓缓飘浮上了半空,冷冷喝道:“太子殿下有法旨,诸修叩拜接旨……”

    声音凄厉,便似刮骨钢刀一般,骤然向四面八方传了开去。

    正在盆地周围议论纷纷的众修士齐齐一怔,不解的向他看了过来,却无一人叩拜。

    众修士哪个不是心高气傲之辈,又有谁会听你一声喊便跪下?

    鬼将见状,脸色一冷,阴**:“尔等不跪,欲受转世轮回之苦不成?”

    随着他话音落下,四面八方,忽然齐齐声传来凄厉的喊叫:“叩拜接旨,不跪有罪……”

    却是那早先散布开来的小鬼齐齐扯着嗓子喊叫了起来,这声音五花八门,七腔八调,却听得人心里难受,种种声音混作了一团,简直便像是一道道魔音,直钻入人的心底,让人胆颤心惊,难以忍受,众筑基之修,或许还能抵御,灵动境修士则已有不少面如土色。

    未过多时,已有不少灵动境弟子忍受不住这鬼哭狼嚎的催残,双膝一软,跪了下来。

    当然,大部分修士还是没有跪的,皆眉头紧锁,不知厉婴搞什么鬼。

    鬼将却也没有强行勒令众修完全跪下,见有一部分跪下了,大部分人心惊胆战,少部分人满心疑虑,总而言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便也达到了目的,森然一笑,继续宣布:“太子殿下有令,场间所有灵动境修士,暂召为鬼国附属,速速谢恩!”

    四面八方的小鬼们,闻言一个个喜不自胜,敲锣打鼓,聒噪起来。

    “这葫芦里是卖得什么药?”

    众修士皆眉头紧锁,似是完全难以理解厉婴的做法,也就在此时,那鬼将忽然一声冷笑,右手高高举起,然后重重往下一落,在厉婴轿子旁边的七八名鬼将立刻森然长笑,各自飞掠向了一个方向,在他们手中,则各自举起了一个黑色的布袋,向着众修将布袋解了开来。

    “哇……”

    忽然之间,有凄厉的童音哭声响起,在布袋里面,竟然各有百十道血红色的影子飞了出来,每一个影子都有拳头大小,便仿佛道道血光,向着众灵动修士冲去,这血影速度如闪电一般,扑入人群之中,难以躲避,霎那间便有数十个灵动境修士中招了。

    中了血影的灵动境修士,登时惊惶呼喝,不过很快便发起呆来,因为他们倒是发现,中了血影之后,似乎也没什么异端,既未中毒,自己的修为也未受影响。

    但身边有筑基之修守护的灵动境修士,则是纷纷大喝,欲出手阻拦,但很快便有四五名鬼将出手,施展凶悍一击,将施法阻拦血影的筑基之修击杀了,这血腥手段,却使得剩余的筑基修士为之胆寒,一时间,竟然无人再敢阻拦,眼睁睁看着血影飞散而来。

    “嘿嘿,中了血婴之咒,你们便忠心为太子殿下办事吧,待到那机缘之地开启,你们进入其中,将机缘取了出来,奉予太子殿下,自然会帮你解了血咒,但若是心怀不轨,从祭坛之中传送离开了,又或是出工不出力,取不到机缘出来,那么等待神魂朽烂吧……”

    那在空中施布命令的鬼将冷笑了起来,笑声残酷血腥。

    “他……他竟然是想控制所有的灵动境修士为他夺取机缘……”

    众修士明白了厉婴的目的,霎那间为之胆寒。

    “快逃……快逃啊……一中血婴之咒,便再无翻身之日了……”

    惊慌之中,不知谁大喊了一嗓子,盆地周围,顿时一片大乱。

    厉婴实力恐怖,众修无人敢向他出手,但逃走却还做得到,混乱之中,群修如蚁,分别向着四面八方冲去,宁可不要这机缘,也不敢被那鬼国的血婴之咒控制。

    只是这个时候,那围拢在四面八方的小鬼则怪声大笑了起来,分别嗷嗷怪叫着向逃走的众修归来,他们早开散开,却是早就料到了众修士溃逃的一幕,早早做好准备了,这一冲过来,每靠近一个灵动境的修士,便招手唤来一道血影,打入那修士体内,再寻另一个。

    盆地之中,登时一片大乱。

    道道血影,以及聚拢过来的小鬼,便似在这天地之间,布下了一道罗网。

    而这罗网未曾笼罩的区域,正是那北神山的三个妖精身边、西漠双杰的身边以及方行这黑色马车的周围,只是这些人虽然不受厉婴的骚扰,却也都没有要为众修出头对抗厉婴的打算,毕竟厉婴之难缠,乃是南瞻出了名的,谁也不愿意凭白招惹这么一个玩意儿……

    “冷师兄……冷师兄快救我们……”

    冷子炎身周,一众万罗院弟子惊惶大叫了起来。

    此时此刻,那冷子炎正一脸寒霜,脚踏天罡,手持铁笛,凑在唇前奋力的吹着,笛声便似暗合玄奥之术,引动了道道无形神力,笼罩了他身周二十丈的地面,冲进了这周围的血影,皆被笛声干扰,速度减缓了许多,未曾伤到万罗院弟子,还有一些血婴,已经被绞碎。

    众万罗院弟子惊惶之中,也有人向着厉婴大喝:“我们乃是楚域大雪山弟子,你们鬼国修士,焉敢欺侮我等,便不怕我大雪山五祖找你们讨还公道吗?”

    他们人微言轻,厉婴根本就不将他们的话放在眼里,那鬼将在半空之中,则冷笑了起来:“公道?在这玄域之中,拳头就是公道,以强凌弱,便是王道……”

    大喝声中,忽然间身形一闪,挟着一道恐怖的鬼气,直向冷子炎冲了过来,居高临下,一掌挥下,那身后的森森鬼气,竟尔化作了一只十余丈大小的巨掌,凌空向着冷子炎抓了下来,冷子炎无奈,只好笛声一振,无形神力冲天而起,对抗那只铺天盖地般的大手。

    只是如此一来,万罗院弟子却登时失了防护,有三四人中了血婴侵蚀……

    “逃啊……”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万罗院弟子也不敢留在方行身边了,四下奔逃。

    只是周围早已有那鬼国的小鬼盯着他们了,森森怪笑着向他们扑了过来。

    “方……方师兄……瞧在万罗师尊的面上,求你救我……”

    众万罗院弟子,走脱的没有几个,却偏有一个,也不知是误打误撞,还是心思聪敏,竟然直朝着方行逃了过来,恐惧之极的大声哭喊着求方行救命,而在他身后,则有一只小鬼鬼鬼怪笑着扑了上来,那森白如骨的爪子,已经凌空向这个灵动境弟子的脖子掐来……

    “唉……”

    方行扶额,叹了口气。

    那万罗院弟子见状,只以为方行不愿出手管他,登时失魂落魄。

    而那个追来的小鬼则是大喜,竟然向着方行扮了个鬼脸,然后抓向那万罗院弟子……(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