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二百九十四章 疯的傻的怕横的!

掠天记 第二百九十四章 疯的傻的怕横的!

    厉婴给人的印象一直都是又疯又傻,一身邪气,最为难缠。

    但实际上,他既不是傻子,也不是个疯子。

    他从刚出生开始,便与自己的八个兄弟勾心斗角,无所不用其极,最终只有他一人活了下来,成为鬼国太子,所以他实际上是个极聪明的人,也是一个非常冷静的人,当然暴戾之气是有,只是他从一出生开始便学着如何去控制这暴戾之气,又怎会被其影响心志?

    只不过,他们鬼国传承奇特,匪夷所思,再加上那别树一格的处事方式,才教人看着像是聚集了一群疯子一般,当然了,他自己特别不愿承认的一点就是,自己长的也真像傻子。

    再一点就是,聪明的厉婴早就发现,自己扮成一个又傻又疯的人,对自己极为有利,任何人都会退让三分,便是那自号为隐皇的皇甫家道子,见了自己,都隐隐有些容忍的意思在里面,别人在皇甫家道子面前,可不敢嘻嘻哈哈的掏耳朵,摸侍妾的奶子,他就可以。

    只不过,又疯又傻的厉婴,这时候却被方行打回了原形。

    因为这个下人出身的大雪山弟子,实在太凶悍,太霸道了,那股子凌利绝然的劲儿,使得厉婴不得不考虑自己该怎么做才是正确的,毕竟这个大雪山的家伙,当真是摆出了一副要和自己一分高下的劲头,但厉婴却不敢真的和他一分高下,因为太过不值了。

    他们这些杰出的小辈修士,往往都掌握了一些超出他们这个年龄段的力量,施展出了那些力量来。哪怕他们只是筑基前期,可以暴发出让筑基后期都忌惮的实力,只不过,施展那些力量往往都是需要代价的,相比起来。灵力枯竭甚至算是一种代价最小的后果。

    厉婴已经感觉到方行的实力极其凶悍,哪怕自己施展了鬼国的秘法,恐怕也只有一半对一半的机率拿下他,但自己恐怕却会立刻脱力,两三天内,不好与人斗法了。偏偏自己也是仇敌满满,远的不说,刚刚在这盆地周围,便不知有多少人被他得罪了。

    若是一旦脱力,不知会有多少人把他当成落水狗来打。

    心里有了忌惮。厉婴便也没有真与方行一决生死的打算,只是方行当着他的面,杀他的鬼奴也倒罢了,竟然还杀了他的鬼将,他却不得不出手泄一泄怒火了,但也仅仅是泄一泄怒火而已,正常情况下,不是应该过上几招。见无法轻易拿下对方,就留两句狠话罢手吗?

    明明是这个王八蛋欺负到了自己头上来,怎么他反倒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

    用句时髦的话说。厉婴此时真是日了狗了。

    “你给小爷说清楚,你的小鬼为什么冲我扮鬼脸?快说!”

    方行身周金、黑两道气息缓转,凶威不减,森气愈盛,不依不侥的向着厉婴大喝。

    那模样,分明就是厉婴不给一个交待。便要施展最强神通打过来的模样。

    厉婴心里再不情愿,面上也不愿露出下风。森然道:“人都被你杀了,还说清楚什么?”

    “死了……哼。那我就放他一马!”

    方行脸色一沉,又道:“不过还有你的鬼将,他为什么向我出手?也得说清楚!”

    厉婴咬着牙:“他不也死了么?”

    “放屁!”

    方行大喝:“死了就算了?”

    厉婴几乎快要疯掉了,牙齿咬的咯崩作响:“那你究竟要怎样?”

    方行冷笑了起来:“小爷就是要你记住,你已经得罪我了!”

    厉婴微微一怔,心里一股怪异的感觉升了起来。

    还真是新鲜啊,长这么大,似乎还是第一次有人提醒自己和自己结下了仇怨之事的,而换了别人,却是巴不得自己立刻将这仇恨忘得干干净净才好,但他反应极快,意识到这是一个暂且罢手的好机会,脸上没有表情,却立刻接道:“好,此间事了,咱们算个清楚!”

    “有种你别逃,不然我追到鬼国,也要送你再投一次胎!”

    方行指了指厉婴,嚣张无比的说道。

    厉婴气的一哆嗦,几乎想再出手跟他拼了,这辈子都没人敢这样侮辱自己。

    但一想起对方那不死不休的劲儿,厉婴便死死咬牙,忍了下来。

    拼命这种事,本来就是越聪明的人越吃亏的,跟别人斗时,都是厉婴装疯扮傻,逼得别人退让,但碰到了这大雪山弟子,厉婴却不得不暂时退让了。

    只是心里已经暗暗发誓,找着机会,定要让这家伙生不如死!

    “嗖……”

    一道金光,一道血芒,各自飞身回了自己所在的区域,这个结果,让众修诧异无比。

    看这两人的势头,众修士都以为他们会在机缘出现之前便分个你死我活出来,这也是众修士最乐意看到的结果,毕竟这两个人拼个两败俱伤,才好让众人捡便宜,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也会中途罢手了,登时让很多人心里不爽,当然脸上是绝对不敢表现出来就是了。

    隐隐的,方行马车周围的空间更大了,无人敢近。

    若是刚才的方行还是那个一棒打的西漠二杰之一的寒龙子说不出话来的大雪山秘藏之剑的话,现在的方行便已经是可以与鬼国太子对拼而不落下风的怪胎了,谁人敢惹?

    “方师兄,多谢方师兄……”

    众万罗院弟子见到方行归来,齐齐聚了上来行礼,奉若天神。

    而在他们眼里,方行此时也确实如天神一般。

    相比起被厉婴座下的一个鬼将逼得狼狈不堪的冷子炎来说,追着厉婴打的方九爷是何其的威风啊?若是早早就跟了这样一位筑基的师兄,大概万罗院弟子也不会这么早便被楚煌太子抛弃,而是可以随着他们进去,谋图那传说中在玄域最深处的至高灵动境机缘了。

    如今,这群本来打算争了此地的机缘,无论收获如何,都寻路离开的万罗院弟子,已经在琢磨着要不要跟随方行,再调头杀进玄域深处,谋图更多的机缘了。

    “嘿嘿,别急着行礼,万罗老王八蛋那个师尊我是认的,但你们这群师弟我可不认!”

    方行嘿嘿一笑,伸手止住了这群向自己行礼的万罗院弟子。

    众人登时呆了一呆,面面相觑,不知方行这话是什么意思。

    “方师兄,你莫非是气我们刚才不来拜见?又或是还气我们以前不懂事,开罪了你?您大人有大量,便原谅我们这一遭吧,在万罗院时,我们实在是不知道您……不知道您如何英明神武,而在刚才,则是那冷师兄……冷子炎阻着我们,不让我们上来拜见啊……”

    有人头脑活络,苦着脸向方行哀求了起来。

    他一带头,其他人立刻跟着说道:“是啊,方师兄,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这一次吧!”

    “师弟如今才算认清了局面,以后愿以方师兄马首是瞻……”

    “在此玄域之中,师弟取来了资源,愿交由方师兄分配……”

    一时间,七嘴八舌,身前身后,皆是谄媚的脸。

    方行听得不耐烦,冷笑了起来:“你们确定,皇甫家的道子可是下了檄文要擒杀我啊……”

    只这么一句话,众万罗院弟子便顿时沉默了下来,面面相觑,无人应口。

    他们可不傻,用大脚趾都分得清楚,皇甫家的道子和鬼国太子哪个更可怕,这位方师兄虽然与鬼国太子拼了几个回合,不落下风,但碰到了皇甫家的道子……

    这副反应,却早在方行意料之中,冷笑了一声,便道:“明人不说暗话,我才懒得救你们这群王八蛋,刚才动手,也只是因为那鬼国的小鬼冲我扮鬼脸,惹恼了小爷而已,不过看在万罗一脉的面上,你们想求小爷的庇佑,倒也不是不可以,但需要付出代价!”

    “什……什么代价?”

    有人结结巴巴的问道,似是非常忐忑。

    “三成!”

    方行伸出了手指,弯下两根手指,却竖着三个,目光扫视了众万罗院弟子一眼,冷笑道:“我保你们在进入这机缘之地前,无人招惹,也确保会将你们以最快的速度送入这片机缘之地,但条件就是,我要你们从里面取得的所有机缘的三成,这可不算过份吧?”

    众万罗院弟子面面相觑,沉默了下来,似乎有些犹豫。

    方行见状,心里却更烦了起来,直接冷笑道:“说句实话,要你们三成,已经是小爷这辈子开出来的最低价了,你们以为就凭你们这群王八蛋,便有这么大的面子在小爷面前留七成么?那七成,是我通过你们的手,报答万罗那个老王八蛋的,算你们走了大运了!”

    众万罗院弟子闻言,面色皆有些尴尬,低头不语。

    方行则慢悠悠取出了葫芦,灌了一口灵酒,冷笑道:“再加一句,那鬼娃子设下的血婴之咒,对小爷来说也算不得什么,我可是有办法解掉此咒的哟……”

    方行嘿嘿笑了起来,手里捏着一枚暗红色的丹丸,在众万罗院弟子面前晃动。

    一时间,别说万罗院弟子,周围中了血婴之咒的修士也纷纷将目光投了过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