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三百零五章 八部妖众

掠天记 第三百零五章 八部妖众

    厉婴无语,见其他人看自己的眼神也有些鄙夷,只好续道:“还怎么能断了?主要就是器法的没落,使得懂得祭炼剑胎的修士越来越少了,自然渐趋没落,当年的法器,皆以自身诞生灵性为高,那种灵性,便是剑胎,可以与修士共生共长,而如今的法器,却只追求威力,便是有灵,亦是封印的魔灵、妖灵,却不是法器自身的灵性,只可催动,却不可同生!”

    说完之后,颇有些得意洋洋的看着方行。

    而方行也真有些心动,若厉婴说的是真的,那种剑胎,着实威力无穷。

    不过也就在这时候,青衣劫匪忽然笑了笑,道:“你以为剑胎只有这点作用吗?”

    她一开口,方行、厉婴、韩家子与北神山的三姝皆将目光投向了她。

    青衣劫匪笑了笑,道:“你说的倒是不错,这种剑胎确实是上古飞剑术的秘传,不过对于它的作用,你还是小瞧了,其实,那道剑胎,不仅可以作为修士的一种强大的御敌手段,更是可以在踏入渡劫之境时,助修士斩天雷,灭因果,成大道,简单来说,上古时期,修有飞剑术的修士在成就元婴大乘之后,飞升渡劫,可借其斩灭天雷,成就圆满金身……”

    听了她的话,方行、厉婴、韩家子、北神山三妖等人,皆有些嘭然心跳,即便是躲在马车车厢里不露面的楚慈,乃至隐藏在万灵旗内的大鹏邪王,也都支起了耳朵听着……

    那兵魂,亦或是上古飞剑术。竟然是关乎到飞升大事的法门么?

    这件事委实惊人!

    现如今的修士,各自修行,皆有不同的目的,有的人是为了长生,有的人是为了家族利益。也有的人,是想触摸心间的永亘道理,当然,也有方行这样的奇葩,修行的原因就是因为越修越厉害,越厉害就可以打劫更多的人。打劫更多的人,就可以修行的越厉害……

    而在曾经的上古时期,修士修行,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便是飞升成仙。

    古来相传。修士只要达到了元婴大乘之境后,飞升渡九劫,便可成就真身圆满,飞升仙界,在古藉之中,也确实有很多传说中的大人物飞升成仙的记载,但是上古之后,成仙的传说却越来越少。直至最后断绝,其根本的原因,便在于无人可以真正的渡过九劫了。

    世间天骄倍出。奇才无数,三万年来,着实有不少大能修行到了元婴大乘之境,飞天渡劫,只是再天资绝艳的人,渡劫的惟一下场。也是灰飞烟灭,于是渐渐有传闻出现。说天地规则已变,世间已经不可能再有渡过九劫之人。而事实也是如此,三万年来,无人飞升。

    那上古飞剑术,若是仅仅在威力上强大也就罢了,如今骤然听青衣劫匪说,竟然与飞升大事有关,便由不得在场之人不震惊了,这可是三万年来的最为惊人之秘!

    “你……你……你说的是真的?”

    厉婴听了这事,甚至都结巴了起来。

    青衣劫匪笑了笑,道:“这又算不得什么大秘密,我何必骗你?”

    “靠,这秘密还不大?都把我吓到了……”

    厉婴结结巴巴的道,又看了一眼方行:“你这同伴究竟是谁啊,怎么知道的这么多?”

    方行白了他一眼,道:“你问我我他妈问谁去啊!”

    厉婴顿时有些无语,心想你的同伴你竟然不知道她是谁?

    方行却不考虑这件事,眼睛发亮搓着手,嘿嘿笑道:“这玄域里面有剑胎?”

    厉婴顿了一下,道:“有,只是不好取,被人占住了,闲人不可靠近!”

    方行顿时恼了,喝道:“是谁?弄他!”

    厉婴嘿嘿一笑,道:“鬼爷来找你不就是为了这事么?实话跟你说了吧,那剑冢便在玄域深处,只不过,如今已经被火云部、荡云部、黑沼部三方势力把持住了,除非得到了皇甫家手谕,根本不可进入,闲人靠近,便会被他们斩杀,这也是我们来找你的原因!”

    方行一听,冷静了下来,道:“这三方势力什么来历?哪一域的?”

    他虽然贪心,却并不傻,这鬼国太子厉婴、西漠四杰之一的韩家子以及这来自北神山的三个妖精是什么人物?可都是南瞻部州最顶尖的天骄啊,连他们都不敢直接去抢,而是要这么鬼鬼崇崇的来与自己结盟,合力谋取的机缘,那该是何等的危险?

    想来这把守住了剑冢的三方势力,一定不会太简单。

    厉婴太子答道:“他们可不属于同一域,分布于四域之中,替皇甫家监视南瞻,乃是皇甫家最忠实的走狗,这样的势力一共有八部,乃是皇甫家最早也是最忠实的追随者,被称为隐皇世家八部妖众,虽然平时不显山露水,但实力不输于南瞻任何一个宗门世家!”

    “原来是皇甫家的人……”

    方行心间了悟,沉默了下来,并未立刻答应。

    厉婴太子嘿嘿一笑,道:“抢这仙园机缘的时候,你可是威风的紧,总不会一听与皇甫家有关,便怕了吧?想必我也不用挑明,你哪怕再躲着皇甫家,他们也不会放过你的,皇甫家道子何等身份,金口一开,万法相随,他既然下了檄文要擒拿你,便没有容你躲过的道理,如今他也只是被那个叫方行的小魔头缠住,才无暇理你而已,待到他斩了那个小魔头,想必追杀你的檄令便要来了,这种情况下,你还要顾虑着会不会得罪皇甫家吗?”

    这一番话说出来,当真让方行想不同意都难了。

    就连方行也忍不住想,这个鬼国太子看起来跟个二傻子也似,实际上精明的很呐,倒是不能小瞧了他。便也认真起来,冷笑了一声,道:“你以为我是担心得罪皇甫家?哼,小爷是信不过你们这些人,蒙着个脸鬼鬼崇崇的来找我结盟。谁知道你们安了什么心?难不成是觉得小爷反正与皇甫家有怨,便想利用我,在开罪了皇甫家之后,用我来顶罪?”

    青衣劫匪亦微笑道:“我亦听闻,皇甫神机发放了一批手谕给南瞻的几位天骄,凭他的手谕便可以进入剑冢召唤剑胎。以你们三方的身份,都没有拿到手谕吗?”

    方行闻言,立刻警惕之心大盛,望向这三拔人的眼神更不善了。

    北神山的三个妖精先道:“不必怀疑我们,我们多情道在北神山是什么地位想必诸位也听说过。尤其是在皇甫家眼里,我们简直就是比之邪魔外道都不如,从来都不肯正眼瞧我们的,那手谕自然就不会给我们了,实际上,若非北神山的神子说情,我们早被逐出玄域了!”

    青衣劫匪轻轻点了点头,似是认同绿群女子说的话。

    方行便也将目光看向了鬼国太子厉婴与韩家子二人。

    厉婴叹了口气。道:“也罢,既然要结盟,我们也不瞒你。皇甫家确实发放了一批手谕,只不过我们却还真拿不到,这个哑吧……”拿手一指西漠韩家子,道:“他就不用说了,虽然是西漠四杰之一,但皇甫家的手谕是肯定不会给他的。因为他们家祖上曾有成为皇甫家八部妖众之一的机会,只是拒绝了。从那之后,韩家的日子便愈来愈不好过了!”

    听了厉婴的话。韩家子并未开口,但目光冰冷,显然默认了这一点。

    方行听了,微微一点头,道:“那你呢?”

    厉婴嘿嘿一笑,眼睛里射出了一道恨意,道:“我们鬼国本来也得到了一道手谕,可以进入剑冢范围选择一道剑胎,只可惜,本太子的那道手谕被那个臭娘们夺去了……”

    方行听了,眼睛登时一亮,叫道:“臭娘们?哪个臭娘们?”

    他心里着实感觉有些新鲜,心想哪个臭娘们能抢了鬼国太子的手谕?

    厉婴摇了摇脑袋,道:“我姐!”

    方行顿时一呆:“你姐抢了你的手谕?”

    厉婴道:“对啊,那个臭娘们从娘肚子里就跟我过不去,连出世的时候都是骑在我的脑袋上的,后来一块长大,也是什么都跟我抢,这一次进入玄域,本来父王说了要以我为尊,结果一进玄域,便抢走了我的玄器,还揍了我一顿,然后自己寻机缘去了,偏偏皇甫家发放那道手谕的时候,她却是赶在我们前面领走了,倒是害得我无缘进入剑冢……”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冷笑道:“皇甫家不肯发放第二道手谕,而那个臭娘们想做鬼国的第一个女鬼王,也已经放下了话来,只要我敢靠近剑冢一步,便会出手要了我的小命,没办法,本太子就只有想方法自己去取得剑胎了,反正皇甫家手谕所允许选择的剑胎,也皆是剑冢外剑冢之中的次品,本太子想要抢的,却是那封印在剑冢之中的上品……”

    说到这里,他眼睛发亮,似乎已经想到了自己拿到剑胎时的模样,嘿嘿笑了起来。

    而方行听了,却是颇为惊奇的与青衣劫匪对视了一眼,心想原来这鬼国太子竟然还有个同胞姐姐,只是这弟弟长的这么一副熊样,真不知道那姐姐会长成啥模样……

    “那你们为什么要找我结盟呢?难道真的不是想利用小爷来顶这个黑锅?”

    方行冷笑着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厉婴道:“你这人简直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本太子与你结盟,是看中了你们两个的实力,以及你手中那件玄器的作用,至于背黑锅的事,还真没打算让你来背,嘿嘿,咱们打入了剑冢,皇甫家自然是一定会追查的,只不过,却有个人,可以替我们顶罪……”

    方行翻个白眼看他,道:“你说的是谁?”

    厉婴得意的笑了起来,道:“你们不知道有一个人正与皇甫家斗的激烈么?便是那个叫方行的家伙,反正他与皇甫家也是不死不休了,到时候咱们闯进剑冢,取得了剑胎之后,便留下字号,称这是那个小魔头所为,只要手脚干净,皇甫家又怎么怀疑到我们头上来?”

    “嫁祸……方行?”

    方行一听这话,顿时呆了一呆,旋及一股恼意涌上心头。

    咬了咬牙,忽然提起独脚铜人槊就朝厉婴脑袋上砸了下去。

    “我让你嫁祸方行……”(未完待续)

    ps:起晚了,抱歉兄弟们,今天还是三章,向大家求票!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