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三百一十章 围杀小魔头

掠天记 第三百一十章 围杀小魔头

    楚煌太子心里一直都不怎么将方行放在心中,忌惮的只是萧雪而已,如今拿言语挤兑住了她,便立时伸手,向方行抓去,他却是打算着在其他人反应过来之前,就将方行擒住了,封住修为,这样萧雪等人见木已成舟,想必也不会再坚持保住这厮了,自己便可从容行事。

    然而这一掌抓去,身前人影一闪,却是楚慈拦在了他身前,伸着两只胳膊。

    身为兄妹,楚慈了解自己的哥哥,楚煌这暴起一击,别人都未反应过来,楚慈却提前意料到了,因此反倒是她提前跑了过来,张开自己的双手,拦住了楚煌太子。

    “嗖……”

    楚煌太子这一抓微微一凝,面上现出了一抹怒意:“你什么时候敢拦我的路了?”

    楚慈小小的脸上,已经满是泪痕,咬着嘴唇望着自己的皇兄,她摇了摇头,就是不让开。

    “让开!”

    楚煌太子不愿多说什么,袍袖一拂,便要将楚慈扫一旁,然而就在此时,忽然间一道迫人眉睫的杀气向自己袭来,他心间微微一凛,袍袖上提,迎着身前击来的黝黑一物拍了过去,那赫然便是方行打来的独脚铜人槊,一掌一棒相撞,“嘭”的一声巨响,震彻四周。

    楚煌太子“噔”“噔”“噔”连退了三步,面色大变。

    而方行则借楚煌太子这一拍之力,揽着楚慈退到了十余丈外,扔进了马车之中,这才转过头来,笑嘻嘻的看着楚煌太子道:“你刚才问这个问那个,怎么不问问我呢?”

    脸上笑嘻嘻的,眼神却不怎么好看。

    刚才他一直没有插嘴,只是冷眼旁观,要看这些人怎么决定。

    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若是大雪山弟子一致同意要将自己交给皇甫家,那么他也不介意血洗一番,将这群人杀个干净,不过结果倒是比他想象中好的多了。

    萧雪竟然一力维护自己,很是出乎他的意料,而侯鬼门这个二傻子,想必也承着自己当初在大雪山的赠药之情,话语之间颇多维护,至于叶孤音,这个娘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无情,刚才能替自己说句话儿,全是应巧巧那个死丫头在她背后求情的功劳……

    至于这个金色王八蛋……

    方行觉得自己打定了主意要杀他,真是一个明确的决定。

    而楚煌太子亦是脸色大变,与方行的独脚铜人槊对了一招,他已然察觉,这个名声不佳的小魔头方行真身,实力竟然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厉害了几分,似乎自己还做不到随手擒下他,甚至说,从刚才这一式碰撞中来看,这小鬼的力量竟然比自己弱不了太多……

    “楚煌,你真当自己是大雪山弟子首领了么?出手之前,可问过我?”

    萧雪在这时,也是一声厉喝,长剑拔了出来,直指楚煌太子。

    而叶孤音与侯鬼门,见要动手,面色都有些犹疑,并未上前,却后退了一步。

    而在叶孤音身后,应巧巧则直接将龙弦筝摘了下来,贼头贼脑,灵力运转,准备抚筝。

    她一直盼着方小九入玄域来,自己为他的战斗抚筝,如今倒是一个机会了。

    这一来,场间倒成了方行、萧雪与楚煌太子二对一的局面。

    楚煌太子面色微冷,这个局面却与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不过也就在场间气氛剑拔弩张之时,忽然间乱石谷内,不知有谁在大喊:“快,快,那小魔头已经被人困在雾沼之中啊,撑不了多久了,快去擒他……”

    乱石谷外,还没有进入其中的修士皆是一怔,忽然间有人发一声喊,便皆如潮水一般向乱石谷内冲了进去,之前那个乱石谷内的小魔头“方行”一向神出鬼没,虽然明知他在山谷之中,也无人可以摸到他的影子,却没想到,此时竟然被人堵住了,擒拿在即。

    要知道这个家伙便相当于一份进入剑冢的手谕啊,又是条落水狗,谁不想擒他?

    一时间局面大乱,便是守在山谷门口九曲部人马也来不及挨个发放验身命牌了。

    不过见到此幕,他们也索性就不拦了,毕竟之前是担心那个小魔头混出来,如今那小魔头却是已经被困住了,再无法逃出生天,也就不必担心他假借别人的身份逃出来,而众修争相进入乱石谷为他们九曲部效力,这无形之中,也是一种威势的养成,可震慑大雪山。

    “他被困住了?”

    叶孤音听到了那叫声,也是脸色一变,转身便向乱石谷掠去。

    真可谓是一听方行之名,便什么都顾不上了。

    便是楚煌太子等人,亦不愿放过这个机会,袍袖一拂,冷喝道:“擒那小魔头为重,大雪山内部的事情,等到事后再来解决!”说罢,冷冷瞪了方行一眼,飞身便向乱石谷内飞掠而去,在他双足之下,竟然隐有雷光闪耀,速度却如闪电一般,极快无比。

    “咱们也进去瞧瞧……”

    方行也来了兴致,兴冲冲便要往里冲。

    萧雪却一把扯住了他,面色郑重的道:“方师弟,你最好趁机离开玄域为妙……”

    方行回头看她一眼,笑嘻嘻的道:“你就不问我为何来这乱石谷么?”

    萧雪微微一怔,见面之后,屡生事端,还真没来得及问。

    方行笑了起来,向她眨眨眼,道:“我是来打劫剑冢的!”

    说完,大笑一声,伸手一招,万灵旗飞到了他手中,然后飞快的向乱石谷内冲了过去。

    在他背后,应巧巧急得大喊:“小九哥哥,小九哥哥你等等我……”

    “丫头,替我照顾另一个丫头,我有事,办完事再说……”

    方行大笑回了一句,声音落下时,他也已经一溜烟跑的没影儿了……

    应巧巧追了几十丈没追上,有些哀怨的向那辆黑色马车看了一眼,心下有些酸楚:小九哥哥与那个小公主一路赶来了这里,刚才也是一直护着她,见到了我之后,却连句亲近的话儿也没有说,还让我替她照顾这个小公主,他……他是个花心大萝卜吗?

    不行,我要问问他,到底对谁更好……带着这小公主一起去!

    乱石谷内,人潮如海,皆向着一个方向涌去,根本就不用找人打听了,很明显,这人潮所向,便是那个“方行”被困住之地,跟着大批的修士狂追就行了。

    “喂喂,打劫的,等等我……”

    狂奔之中,忽然有人追了过来,不停的叫着方行,方行转头一看,却见一个身材瘦削矮小之人飞掠着赶了上来,这人却穿了一件绸衣,浑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一时之间看不出是谁来,不过往他脑袋上一瞅,登时有了数了,那根朝天辫可不是别人能冒充的。

    “鬼娃子,你他大爷的怎么也来了?”

    来者正是鬼国太子厉婴,他加快了速度,与方行并行,传音道:“咱们的目的一样吧,他妈的,谁能想到这个叫方行的王八蛋竟然被人困住了,本太子还打算让他替咱们背个黑锅呢,我进来看看,能不能找个机会把他放走了,你是不是也是这种想法?”

    “你才王八蛋……”

    方行听着心里就不爽,提起独脚铜人槊便向厉婴脑袋上抽了过去。

    厉婴吓了一跳,闪身到了十丈之外,恨恨的传音:“你就是一个疯子,怎么动不动就想偷袭本太子?我告诉你,等我从我姐那个臭娘们手里夺回了鬼王幡,定然要你好看!”

    “嘿?你信不信小爷现在就要你好看?”

    “我警告你别乱来,咱们现在是暂时的同盟,取得了剑胎之后再来较量……”

    “但我为什么就是看你不太顺眼呢?”

    “我呸,你当本太子看你顺眼吗?”

    两人吵吵闹闹,时不时还过两招,这么随着众修向前冲去。

    也就在此时,乱石谷内的一处,却是一处笼罩着浓重雾气的沼泽之地,周围破破烂烂,皆是一些异树荒草,而笼罩着这座沼泽的,却是一个残破的大阵,据说里面本来存有一件罕见的残兵,只是已经被人破开法阵,取走了里面的残兵了,空余了这座法阵。

    而此时,那个小魔头方行便被困在了雾沼之中,借着法阵苟延残喘。

    “不过是一处残阵,为何还未破开?到底要等多久?”

    在法阵外面,已有几方人马存在,正拼命的喝命手下懂法阵的人破阵。

    “此阵本来便玄奥异常,极难破解,只是曾经被人破过,才留下了一条可通入阵心的道路,不过那小魔头狡猾的很,在躲进这雾沼之后,将这条通道补上了,如今我们正在推算如何破解他的阵旗,师兄放心,总而言之,他是逃不掉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破阵之人额头生汗,向背后催促他的人禀告。

    “快,快,要快,刚才走漏了风声,不知有多少人会来抢这小魔头,我们要抓紧时间!”

    “师兄放心,反正他想强行冲破乱石谷外围的法阵,已经被雷九大人击伤了,正是最虚弱的时候,我们只要破开了法阵,便能将他手到擒来……”

    法阵外的修士急得不行,尽了最大的努力破解法阵。

    “哈哈,你们这群王八蛋,以为这样就能抓住我啦?咳咳,你们等着,等小爷恢复了伤势,先出去把你们撕个稀巴烂,男的全杀,女的全……咳咳……全奸……”

    法阵里面,一个稍显得有些虚弱,但却非常嚣张的声音响了起来。

    而听了他这话,法阵外的修士则更着急了,喝道:“不惜一切,加快速度,传说这个小魔头拥有快速疗伤的法门,说不定晚上一会,他恢复了伤势,便又抓不到他了……”一边催促着破阵之人,一边又转头向另一边的一个女子看了过去,喝道:“雾沼之内有毒瘴,需得有解毒瘴的丹药才可保万全,灵云师妹,让你炼制的破瘴丹炼好了没有?”

    就在他身边七八丈远的地方,一个白衣的女子,盘坐在一座红色的丹炉前,她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眼神焦急如焚的向那雾沼看了过去,而丹炉甚至都没有打开……r1152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