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三百一十二章 谁敢欺负我的鸟?

掠天记 第三百一十二章 谁敢欺负我的鸟?

    许灵云的这一式剑光,自然是抵挡不住漫天强术的攻击的。

    甚至是这些法术波及出来的一些力量,便足以对她造成很大的威胁,力量这东西,却不会随着一个人抱有何等的心志,而变得强大或是弱小,在修行界里,力量一向是最公平的东西,只不过,许灵云也并没有如她想象的那般被这漫天的法术撕成碎片,异变陡生……

    众修皆想抢入的法阵,在此时竟然自己打开了。

    道道金光卷着无尽的狂风扫了出来,肆虐到几乎可以撕碎挡在前面的一切。

    从法阵里面冲出来的存在,力量之强横难以形容,耀眼的便像一颗小太阳,迅息之间,将许灵云裹住了,而后力量便像是潮水一般,向着四周横扫了过去,便仿佛一道烈火,肆虐开来之后,却将漫天的法术都烧得干干净净,所有冲了上来的修士皆被逼退了。

    “我的妈呀,你受伤了没有?那小王八蛋如果知道我害你受伤了,非炖了我不可……”

    一个焦躁的声音在许灵云耳边响着。

    许灵云头脑出现了一丝空白,然后才意识到,自己此时竟然是被一只巨大的金乌驼着飞在空中,这只巨大的金乌,翅膀展开,少说也有三四丈大小,通体生着金光闪耀的羽毛,仿佛有流金在羽上流转,体内自然而然,生出了道道神力波动,恐怖到让人心惊。

    最让许灵云惊恐的是,她听到的声音竟然是从这只金乌嘴巴处传来的。

    这不是一只妖兽吗?

    妖兽怎么会说话?

    而且,这声音怎么听起来如此耳熟?

    “你……你是方师弟的那只坐骑……”

    许灵云骤然认了出来。这金乌虽然比以前大了不小。但明显便是方行的坐骑模样。

    金乌听了。却着恼了起来,骂道:“什么坐骑?会不会说话,我是他把兄弟!”

    许灵云呆了一呆之后,来不及细问,急道:“方师弟呢?”

    金乌叹了口气,道:“我他妈哪知道他在哪……”

    许灵云:“……”

    且不说许灵云满腹疑团,根本来不及问个明白,却说守在了这雾沼之前的修士。也各是一惊,目光炯炯的盯着那只从法阵里面冲出来的金乌,已经有人发现了,那金乌便是那个小魔头的坐骑,当初那小魔头便是骑着这只金乌,裹着金云,杀了皇甫家四路使者。

    下方的叶孤音看到了金乌之后,目光也骤然一寒。

    当初她就是看到了金乌,又隔着一朵金云与那个小魔头对骂了一场,对被方当众揭穿了她肚兜被人偷走的事情。才确定了方行的身份,不惜一切。追杀至今。

    “这只金乌独自出来了,那小魔头一定就在法阵中!”

    有人大叫起来,看到金乌反而心中一喜。

    他们越发确定那小魔头一定就在法阵之中,因为之前也是如此,那小魔头与这只贼鸟孟不离焦,焦不离孟,被金云裹挟,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倒是这只金乌,因为躯体太庞大,金云遮挡不住,若隐若现,见到了金乌,小魔头必定就在左近,这是可以确定的。

    那金乌却也贼,见有人如此猜测,立刻顺水推舟的向法阵内叫道:“小魔头,你得罪了皇甫家的人,大爷不跟你混了,你自己解决吧,我要和你一刀两断……”

    说罢驼着许灵云,便向远处掠去,一副大义灭亲的模样。

    “嘿嘿,这小魔头可谓是山穷水尽,连坐骑都背叛了他……”

    有修士大笑了起来,祭起法器,仍要冲向法阵之中,擒那小魔头。

    而金乌则大喜过望,贼头贼脑的就要飞掠远去,心中大乐:“这人族修士啊,除了那个贼精贼精的小王八蛋,其他人都是又蠢又笨……”

    这念头还未落下,身前金影一闪,却有一个气宇昂轩的青年男子拦住了去路。

    此人剑眉星目,一身金袍,自然便是楚煌太子了,他眼神有些古怪,似笑非笑的看着金乌,道:“这位妖兄,却不知你是何等修为?”

    金乌心下暗暗叫苦,此时已经有修士进入法阵去查看,自己的谎话马上就要穿帮,偏偏被人拦住了去路,只急的大叫道:“管你家爷爷什么修为,还不快让路?”

    楚煌太子冷笑了起来:“我看你只有灵动修为吧,只是好奇……灵动修为怎么会说话?”

    金乌呆了一呆,这才发现自己已经露馅了,破口大骂道:“我去你大爷的金色王八蛋,你闲着没事管会不会说话干什么?你家大爷已经与那个小王八蛋恩断义绝啦,你们快去找他吧,杀了皇甫家使者的人就是他,可不关我的事,当时我也就负责望个风……”

    说着,双翅一振,凶风凛凛的向着楚煌太子撞了过去。

    “待寻到了那小魔头,你再走不迟!”

    楚煌太子厉喝一声,五指虚按,虚空之中,金火浮动,便似一道金色的龙旋风一般,向着金乌卷了过去,要逼它后退,金乌见状,却也是心一横,妖身一震,身上几十道金色的羽毛飘了起来,却将许灵云罩在了其中,然后它则直接硬生生的向空中的金火冲去。

    “轰!”

    妖躯直撞,挟起惊人的妖风,竟然将楚煌太子施展的金炎摧得七零八落,便有一些落在了它的身上,却只顺着金羽滑落,赫然没有对它造成任何伤害。

    楚煌太子心里骤然吃了一惊,暗想:“这妖鸦好强横的肉身!”

    来不及细想,闪身让在一边,他有预感,被这妖鸦撞上一下,定然不会好受。

    “金乌便是小魔头,小魔头便是金乌……”

    斜斜闪开到一旁,楚煌太子厉声大喝,同时双掌幻化金龙,将金乌缠住。

    他却是早就发现了端倪,当初楚太尚与他传音,告诉了他方小九便是方行的事情,而在后来他们大雪山一脉与这个冒牌的方行见面,隔着一座山头与叶孤音对骂之时,他也发现了问题,只听到有人说话,却不见那个传说中的小魔头露面,倒是这只大金乌若隐若现。

    当时叶孤音被揭穿了肚兜被人偷去的糗事,盛怒之下,认定了那个小魔头便隐身于金雾之中,却也无意中为别人证实了这冒牌方行的身份,但楚煌太子却不会犯这个错误,他一开始就知道这个方行是假的,因此一直在留意,冒充方行的这个人到底是谁?

    如今他已经从声音里判断了出来,冒充那方行的,便是这只大金乌。

    虽然不知道这只怪鸟为何会说话,但只需稍稍留心它说话的语调,便可以确定之前便是这厮假腔假调,冒充着那小魔头说话的声音,贱声贱语的,倒也相似。

    如今,他发现这金乌很是强悍,便不愿靠自己与他硬碰硬了,打算引来众修士的围攻,将这厮的力量消耗的差不多了之后,自己再上前捡便宜就是了。

    无论如何,这金乌还是很值钱的,毕竟是它杀了皇甫家的四路使者,将它擒住之后,交由了九曲部,也必能换来一道进入剑冢的手谕,然后再处理了那个真正的方行,自己便可以挟剑胎之威,再闯神桥,去往玄域深处在那最为神秘的榜上留下自己的名字了。

    “什么?金乌便是小魔头?”

    下方众修,齐齐一怔,有些不解楚煌太子的话。

    也有一些反应快的人,已经预料到了什么,齐齐飞身上来,拦住了金乌的去路。

    “那小魔头,便是这金乌冒充的,罪魁祸头就是它……”

    楚煌太子背负了双手,冷冷笑道,他不准备现在就出手,要等别人与这金乌大战一场之后,再坐收渔翁之利,毕竟他自忖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一举将这金乌夺到手。

    毕竟他事后还有那个方行的本尊要收拾,这时候消耗太多力量,不是件好事。

    “金乌是那小魔头冒充的?这不是个笑话吧?”

    “是真是假,进入法阵之中看一看里面还有没有人不就完了?”

    众修士大喝,有人相信楚煌太子,飞身上来拦阻金乌,也有人向法阵闯去。

    那法阵通道口上,金乌还剩最后一道阵旗未曾破解,众修若要从外面冲进去,却需破掉那道阵旗才行,只不过一道阵旗又能坚持多久?不过只几息之事而已。

    “完蛋了,完蛋了,这下玩完了……”

    金乌叫起苦来,望着四面八方的修士,感觉有些绝望。

    众修进去一看之后,自然会发现法阵里面已经什么人也没有了,到时候它肯定就穿了帮,偏偏这个身穿金袍的家伙眼这么贼,死死盯住了自己,想逃都逃不掉……

    轰!

    众修中,有许多人皆向着法阵冲了过去,然而就在他们接近那通道之际,忽然间嗡的一声,一道恐怖的黑色雾气笼了过来,赫然成了一片恐怖之极的妖云,而在妖云之中,隐约有无数的妖灵若隐若现,仿佛一只妖怪部队一般,向四面八方散布了开来。

    法阵周围,已经完全看不到人影,而在黑雾之中,则有一个张狂的声音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方行在此,谁敢欺负我的鸟儿……和我灵云师姐!”未完待续。。

    ps:今天的第三更,是因为昨天月票突破了三百五加更的,若是能破四百,加两更!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