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方行的檄文

掠天记 第三百一十三章 方行的檄文

    在众修士皆争破法阵的时候,方行便已经到了,一边骂着鬼国太子玩儿,一边打量场间局势,实际上,他甚至比其他的修士更为急迫,想知道法阵里面的那个自己究竟是谁,然后便有人发现了那条快速破阵的通道,争相抢夺,他也在此时看到了许灵云。

    灵云师姐,竟然会在此时跳出来,维护自己这个师弟,让方行感觉有些意外。

    所有人都在争着抢着,要杀方行!

    就算适才在乱石谷外,维护自己的萧雪与侯鬼门,他们维护也是方小九,更多的是大雪山的尊严,而这个久久未见的青云宗灵云师姐,维护的却是自己。

    是方行!

    当然了,偏偏她要保护的人,并不是真的方行。

    从那贼乌第一声开口之时,方行便已经确定了它是谁了……

    肯定是那只大贼乌,只是不知道它怎么也进来了玄域!

    不过不论如何,方行都准备恢复自己的真身了。

    一是不能坐视这贼乌被人乱刀砍死,再者,也不愿让许灵云的守护之意落空,既然别人都以为小魔头方行便在法阵之中,那自己就在法阵之中吧……

    于是他用最短的时间做下了一点安排,便催动万灵旗,遮蔽四野,恢复了真身。

    挟着一片妖云,方行直接向空中飞了上去,在他飞向高空的过程中,他的面貌开始变化,万罗鬼面产生的易容效果崩碎,真实的面目显露了出来,一张显得有些清秀的面庞。带着戏谑表情的眼睛,灰白夹杂的头发,以及那独一无二的,张狂猖獗的笑声……

    方行在此,谁敢欺负我的鸟儿?

    这一声大喝。不仅吓了周围众修一跳,便是楚煌太子,也面色大变。

    而金乌则险些哭了出来,委曲的大叫:“你个王八蛋,怎么才来?”

    “哈哈,没小爷的本事。却要冒充小爷的名号,被人追杀了,倒要怪我?”

    金乌闻言愤怒不已,大叫了起来:“小王八蛋你有没有良心,当时不是那些人说要你三天之内去什么皇甫家请罪。金爷看不过去才顶你名号干掉了他们,你不谢我,倒要怪我?”

    “哦,是这原因?”

    方行微微一怔,旋及大笑了起来,不再问这件事。

    此时他已落在了金乌背上,望着许灵云,微笑道:“灵云师姐。好久不见!”

    许灵云意外见到方行现身,表情有些错愕,过了半晌。才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方行大笑了起来,道:“我来了,就不用怕了!”

    许灵云看了一眼漫天的修士,微微笑道:“本来就没怕!”

    方行挺身直立,向四面八方的修士看了过去。微微凝神,便提了一口气。长啸一声,久久不绝。音浪在他强大的灵力催动下,宛若怒潮,向着四面八方扩散了出去,离得近些的修士,在这音浪催动下,尽皆面色苍白,有一些甚至都无法再维持在半空,纷纷落地。

    “方行在此,都有谁要杀我来着?”

    方行冷眼横扫,目如利剑。

    这一声长啸,既是在慑敌,亦是在挑战!

    他要看看,自己如今已经现身了,那么想杀方行的人,到底有多少!

    空中众修士,感受到了方行身上的凶气,也各自心惊,更是心间疑惑。

    “不是说方行是假冒的吗?真身出现了?”

    “那楚王庭的太子好阴险的心,骗我们说金乌是罪魁,实际上小魔头就在法阵之中!”

    “这片妖云,看起来有点眼熟啊……”

    “管他那么多,想必这就是小魔头真身了,擒下他再说!”

    四面八方,皆有人在低声议论,杀气森涌。

    在这议论声里,一个人缓缓上前,轻声问道:“你究竟是方行,还是大雪山弟子?”

    来人正是楚煌太子,他此时也是眉头紧皱,困惑满心,本打算先擒下这只金乌,再去对付方小九的他,没想到方小九竟然会在此时现身,直接承认了自己的身份,这却让他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原本这小魔头方行值得一道手谕,方小九也值得一道手谕,但方行站了出来,直承自己的身份,却使得两个身份成为了一个,也不知能否换来两道手谕。

    他这时候,甚至感觉自己有点不明白方行为什么做了。

    不管这被困住的妖怪是谁,与方行是什么关系,在他理解之中,方行都应该不会主动现身才对,毕竟这妖怪可是斩杀了皇甫家的四路使者,犯下了罪不容诛的死罪的,任是谁为它求情都没有用,在南瞻部洲,根本就无人可以在杀了皇甫家的人之后活下来!

    此时方行现身,坦承自己的身份,难道是想将这件事抗到自己身上?

    要知道方小九这个身份,虽然也触怒了皇甫家,但罪不至死,皇甫道子下檄令擒杀他,也只是因为他在三日之内,没有如约赶到皇甫道子面前请罪而已,如果这小鬼能聪明些,真心实意赶到皇甫道子身前,辩解自己当初为何没有赶到,甘心认罪,皇甫道子便不一定会杀他,说不定还会为了彰显皇甫家的仁慈与实力,给他一些好处也说不定……

    毕竟皇甫家自号为隐皇,要控制整个南瞻之地,他们并不会完全向着西漠,而是要玩平衡,方小九一人绝了四脉,便解触怒了西漠修士,皇甫家为了彰显自己的隐皇地位,这才借此事开刀,逼方小九向西漠认错,是要向天下证明他们有驾御所有南瞻修士的实力。

    但大雪山也不是好惹的,在达到了这个目的之后,皇甫家便会以安抚楚域为主了。

    也正因为明白这个道理,楚煌太子真有些搞不明白方行的做法……

    “难道是这小鬼太蠢了?”

    楚煌心里有了一个答案。一想这个方小九之前的种种做法,还真有可能是太蠢了。

    “有什么区别吗?”

    方行斜乜着楚煌太子,却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楚煌太子淡淡道:“自然有区别,你若是大雪山弟子,将你交由皇甫道子时。我会看在大雪山一脉的份上,为你求情,但若你是触怒了皇甫家的小魔头方行,这南瞻四域,大概再也没有人可以救你的性命……”说到这里,他神情微冷。望向方行:“想想清楚!”

    这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暗示之意明显。

    方行听了,则叹了口气,指着金乌道:“你想说它死定了?”

    楚煌太子点了点头,道:“它以你的名义。杀了皇甫家的四路使者,自然是死定了,你若硬要掺予其中,也会断了自己的一线生机!”

    方行叹了口气,望着金乌道:“你为什么要杀了人家四路使者呢?”

    而金乌听着方行的口气不对,则怪叫了起来:“他妈的,小王八蛋,金爷估计当时如果你也在。肯定会杀的,所以我才替你杀了,你现在倒想不认帐?”

    方行无语。道:“胡说八道,我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杀人家四路使者?”

    听到了这句话,楚煌太子脸上现出了一丝微笑,觉得自己的目的有可能达到了,也只有这样,才能达到自己最大的目的。方行与方小九,暂时还不能是一个人。因为他们代表了两道手谕,只有先将他们分开。然后由自己分别交给皇甫家才好……

    金乌也哇哇怪叫了起来,骂道:“王八蛋,不讲义气……”

    但方行跟上来的一句话,却让金乌住了嘴,也让楚煌太子脸色一变。

    “要是小爷的话,怎么着也得杀他十路使者!”

    音浪滚滚,扫向四野,任是谁都听到了他这番话。

    毫无疑问,这句话已经表明了方行的立场。

    他的坐骑杀了皇甫家四路使者,惹下了滔天大祸,他竟然还嫌少了,说换了自己最起码也会将十路使者全部杀光,这是亮明车马要得罪皇甫家吗?

    这是要主动绝了自己那惟一的一线生机吗?

    “看样子,我是没办法让你变得聪明些了……”

    楚煌太子目光阴冷,低低说了一句。

    “金色王八蛋,你是在说小爷蠢吗?”

    方行翻了个白眼,似笑非笑的看着楚煌太子。

    楚煌太子毫不客气的点了点头,道:“你确实很蠢,你刚才那句话已经被这附近所有的修士听到了,除非你将他们全部杀掉,不然再也无法得到皇甫家的谅解!”

    “那你就给我听清楚!”

    方行直起身来,声音朗朗,传向四野:“金光一脉想杀我,所以小爷绝了他们一脉,你杀我,我杀你,这就是天底下最公平的事情,偏偏这皇甫家闲吃萝卜淡操心,要来管小爷的闲事,更是胆大包天,十路使者传信玄域,要小爷主动到他们面前请罪……”

    “我把兄弟杀他们四路使者,那是手下留情了,换了小爷,要杀他们十路!”

    “从来都不是小爷触怒皇甫家,是皇甫家触怒了我!”

    说到最后,方行目光遍扫群修,扬手扔下了一道诏令,飘飘摇摇随风而去,而他的声音则霸道无比:“今天小爷便在此立下檄文,皇甫道子有眼无珠,触怒小爷,罪不容赦,他若是三天之内,不到小爷面前来下跪请罪,小爷就绝了他们皇甫家一脉,以儆效尤!”

    字字句句,如晴天霹雳,震彻四野。

    距离方行较近的修士,尽皆脸色大变,向后退开。

    并不是因为方行的话里蕴含了多强的灵力,而是这番话的内容实在惊人。

    要皇甫道子到他面前来下跪请罪?

    要绝皇甫家一脉?

    这小鬼是吃了龙胆不成?

    不对,沧澜海龙族都不一定敢说这样的话!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