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全他妈收了

掠天记 第三百二十三章 全他妈收了

    玄铁长剑,斜斜插在坟墓之中,只有尺许长短露在地面之外,剑柄已生满黑色铁绣,剑刃亦多处磕锅,甚至还有裂纹遍布,似是经过了一番征战,只是,饶是如此,这剑身之上,依然蕴含着一种让人不可小觑的煞气,就仿佛是一个百战归来的老兵,目光已黯淡,遍身鳞伤,身材佝偻,像是随时会摔倒,但在他身上,那内敛的杀气,依然让人不敢小觑。

    在望向这柄玄铁长剑时,方行甚至都感觉到了这剑身之中蕴含着惊人的力量,日夜哀嚎,那种感觉,便像是一个无主的幽魂,日日夜夜,等待有新的主人来将它带走,重返战场。

    “玄铁剑匣,精铁百炼,火煅通灵……剑灵寄身……无主之魂……”

    在方行将注意力放到了这玄铁长剑上时,一道信息进入了他的脑海,仔细明悟之后,他心里已有些许了解,这玄铁长剑,实际上并非是真正的剑,而是剑匣,真正的剑,寄身于这玄铁长剑之中,那是一种剑灵,此时尚是无主之魂,那剑灵,才是真正的剑胎。

    可被修士温养在体内,随修为增涨而提升力量,化作上古飞剑术的剑胎!

    “这就是别人传的沸沸洋洋的剑胎?”

    金乌也凑了上来,打量了几眼,道:“看着不怎么结实啊……”

    方行鄙视它,道:“这等宝贝,跟结不结实又有什么关系?”顿了一顿,还是把自己从阴阳神魔鉴上得来的了解与金乌说了一遍,免得它毛手毛爪坏了大事。

    金乌闻言。登时来了兴致:“快取剑灵啊……”

    方行道:“不可擅动。这种剑胎牵系神识。应该每个人只可取一道!”

    金乌呆了一呆,道:“那我们进来这么早有个屁用?”

    方行叹了口气,道:“我也是刚刚才发现的,这玩意儿以前又没见过!”

    金乌琢磨了一下,道:“要不咱们找两道最好的,其他的全给砸了?”

    方行鄙视的看了它一眼,道:“败家子……”

    说着不理会金乌,试探性的将那玄铁长剑拔了出来。仔细感应,立刻发现随着这玄铁长剑离开墓丘,内中便似有无形的灵力在缓缓散溢,方行立即醒悟,难怪皇甫家在发现了这一处剑冢之后,没有立刻将全部剑胎收走,却是因为这一方域,可以温养剑胎。

    他们若是将剑胎拔了下来,剑胎灵气便会缓缓散溢,估计着。若是不尽快找到温养剑胎的人,其中的灵性便会散溢的越来越厉害。直至灵性全失,剑胎消散了。

    这种剑胎,本质上原本就类似于灵体,只能在特殊环境下存在,而这长剑,则有些类似于万灵旗一般,可以让妖灵存身,只是剑身破损,已经无法长久的保护剑胎灵性不失,留在这被玄域环境选定的墓丘之中,尚可维持剑胎灵气不散,但一旦离土,灵性便会散溢。

    “嗯,看样子在我们手中,只留停留三天的时间,然后便会消散了,不过也够了!”

    方行感应了一会,打定了主意,大手一挥,道:“收了,全他妈收了!”

    金乌却是最喜欢听这句话了,眼睛都亮了,直接翅膀一扇,便飞了起来,向着远处飞去,方行亦展开了行动,这一人一乌却像是拔萝卜一般,看哪里有残兵存在,皆给拔了出来,不多时,这一片墓园之中,稀稀落落插在外围的近百道剑胎,几乎大部分都收进了贮物袋里。

    还有一小部分,却因为靠近那正在恶战的东南面山谷,没有去收,怕打草惊蛇。

    “外围的先收这么多好了,还有里面那大殿的……”

    方行叫住了美滋滋的几乎大失方寸的金乌,瞄向了那座位于剑冢深处的黑色大殿,那却是一种看起来非常奇怪的殿堂,通体黑色,似是一种材料雕就,歪歪斜斜座落于剑冢之内,外表已经残损不堪,看起来极为破败,但大殿本身,却散布着让人心寒的气息。

    在这墓园之中,也稀稀落落的,可以见到一些皇甫家布下的法阵,而在那大殿周围,却全然看不到任何法阵的存在,似乎就连皇甫家之能,也无法将法阵布到那大阵周围,联系厉婴等人之前说过的信息,那座大殿之中,存放的无疑就是最上品的剑胎了。

    这大殿之内的剑胎,也是他们那个结盟的目的所在,其实以厉婴那鬼国太子的身份,已经获得了皇甫道子发放下来的一道手谕,允许他进入剑冢选择一道剑胎,只是那道手谕却被他的姐姐提前领走了,而厉婴之所以不去找他姐姐抢回手谕,却要与方行结盟,冒着危险闯进剑冢来夺取手谕,却是因为他知道那手谕允许他选择的,只是这大殿之外的普通剑胎。

    而这厮看上了的,却是位于剑冢最深处大殿之内的最上等剑胎。

    在皇甫家将这剑冢封锁之前,便已经有进来的早的修士探查过这片剑冢,最终于发现,剑冢外围的剑胎,与最深处黑色大殿内的剑胎,品质相差极远,不可同日而语。

    只不过,也不知什么原因,那最早进来的一批修士并未能取得大殿最深处的剑胎,遗憾之下,他只取了外围的一道剑胎离去,而这剑胎优劣的消息也自他口中传了出来。

    方行既然来到了这个地方,普通的剑胎自然是看不上的,要取就取最好的。

    当然,普通的也不能放过,这玩意儿可值钱!

    “吱呀……”

    掠至黑色大殿前,方行打量了一下,见无危险,便大着胆子上前推开了殿门。

    殿内的事物在他面前显露了出来,却显得无比黑暗,空气之中一片冰凉。

    这种凉,却并未是温度低,而像是某种存在,将阳光排斥到了殿外。

    待到方行的眼睛适应了大殿之内的黑暗,才看到了大殿之内的五座祭坛。

    五座祭坛,共分青、赤、白、金、紫五色,成五星状排列于大殿之中,每一座皆有三丈左右高度,每一座祭坛上面,却都插着一柄残破的神剑,形貌各异,其光芒亦隐隐分为青、赤、白、金、紫五色,无一例外的,则是神剑上那古老而深蕴的古铜颜色。

    这五柄剑,赫然都是铜质。

    “不对劲呀,外面的剑都是玄铁材质,为何这大殿之内的五柄剑,倒成了铜质?”

    金乌也看清了这大殿之内的场景,有些疑惑的嘟嚷道。

    是人都知道铁比铜坚,而玄铁的材质又比普通铁质更凝炼了百倍,也正因此,修行界的法器宝贝,多是由玄铁铸就,除了一些有特殊应用的材料之外,很少有用铜质的,毕竟铜质并不坚韧,以及锻造出来的兵器难以支撑与敌手的拼杀,容易破损,且亦生铜绣。

    因而,如今修行界里锻造法器的通用特质,便是玄铁,铜器已经很少见了。

    但在这剑冢之内,却似乎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外围那些劣等的剑胎,反而是玄铁铸就,大殿之内的五道五色剑胎,却是被一种古怪的青铜铸就了。

    “管他呢,反正越里面的东西越值钱,这是铁律,一并收着……”

    方行琢磨了一下,也有些不解,但很快就做下了正确的决定。

    “好嘞……”

    金乌往爪子上吐了口唾沫,直向着距离它最近的青色祭坛飞去,黑色的爪子宛若神兵,硬生生抓向了那祭坛上的青铜剑,要像在外面拔萝卜一样将它拔下来,却没想到,黑色的爪子尚未触碰到那青铜剑,祭坛之上,便骤然闪起了一道青光,如波纹般泛起涟漪……

    “我的妈呀……”

    金乌一声怪叫,炮弹一般被反弹了回来。

    方行正站在金乌身后,一见金乌反弹了回来,登时吓了一跳,金乌吱吱呱呱,还以为方行会接住它,没想到方行呆了一呆之后,直接跳到了一边,金乌在眼前飞过。

    “嘭……”

    金乌飞出了大殿,良久之后,才传来一声哀嚎:“王八蛋,你不讲义气……”

    方行松了口气,回骂道:“谁让你这般心急来着?”

    只要金乌没死就好,也不再理它,转头仔细打量着这五座祭坛,脑海中的阴阳神魔鉴转动了起来,很幸运,只消耗了三分之一不到的灵力,阴阳神魔鉴便鉴定出了这五座祭坛的名目与作用,赫然便是一种玄奥的养灵坛,乃是一种温养剑胎的所在,可锁住剑胎灵力。

    与此同时,它又是一种古怪的禁制,阻止外力获取剑胎,只能由内而外开启。

    换句话说,这五色剑胎,只能自动从祭坛之中出来,却无法被人以外力获得……

    “研究出来了么?”

    大金乌揉着老腰从大殿外又爬了进来,见方行正在沉思,开口问道。

    “研究出来了……”

    方行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五色剑胎。

    大金乌如今对方行可谓是盲目信赖,闻言大喜,忙道:“怎么搞它们?”

    方行又长长叹了口气,道:“我们得拍它们的马屁……”未完待续……i1292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