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三百二十四章 被强上了

掠天记 第三百二十四章 被强上了

    拍五色剑胎的马屁,听起来滑稽,倒是方行深思熟虑的结果。

    五色剑胎只能从祭坛内部自动浮出,却无法被人在外界以外力开启,这也就导致着,愈获此五色剑胎的修士,只能引诱五色剑胎,让它们心甘情愿从祭坛内出来才行。说起来似乎有些神异,但联想到这所谓的剑胎,实际上便是自兵器之中诞的灵识,便可理解了。

    剑胎有着自己的灵性,甚至是思想,可将其看作是一种灵体。

    既是灵体,便可以沟通,可以交流。

    而这祭坛设在此地的原因,便也已很简单了,就是防止修士以外力获得五色剑胎,若想获得剑胎,便只有与剑胎神念交流,将其打动,才会自愿从祭坛之中出来。

    金乌听了方行的解释,眼睛微亮,催促道:“那还等什么,试着沟通一下啊……”

    吃了刚才那个亏,它却是不敢主动尝试了,怂恿方行先试。

    方行则眉头皱了起来,道:“试肯定是得试的,不过这剑胎一动,便引入了体内,就此就与神魂共生共长了,再也没有更换另选的机会,这里有五道剑胎,肯定有好的有差的,万一选了道差的岂不是吃了大亏?却是得好好考虑一下,选哪一道剑胎最合适!”

    金乌道:“这有什么可考虑的,青、赤、白、金、紫,以紫为尊,肯定是紫色剑胎最好!”

    方行嘿嘿一笑,道:“不是哥们说你,可真是蠢的可以,你想啊,外面那玄铁剑胎与里面的青铜剑胎,哪一个看起来更好?要知道,一斤玄铁,可是能换十万斤青铜都不止啊,但偏偏这五色剑胎皆是铜质,正好反了过来。我估计,这五色剑胎也是如此!”

    他指了指五色祭坛,道:“最强剑胎,要么是紫色的。要么是青色的,只这两种可能!”

    他这么一说,倒是连金乌都有些犹豫了起来,讷讷的说不出话,两只眼睛只是瞅。

    看了半天。金乌问道:“能判定哪道剑胎更值钱吗?”

    方行摇了摇头,叹道:“判定不了……”

    他却是已经尝试了许久,也无法以阴阳神魔鉴给这五道剑胎分个高下出来。

    金乌登时无语了,道:“那只能抓阉了!“

    方行叹了口气,道:“有道理,来吧!”

    说着,真就选了两个丹药出来,一颗青色的,一颗紫色的,拿贮物袋装了。与金乌一人摸了一颗,方行却摸了颗青色的,金乌摸了颗紫色的,这下可是确定了,两人都是痛快的性子,也不啰嗦,方行就让金乌靠边站,然后来到了青色祭坛前,双掌虚按。

    既然要拍剑胎的马屁,自然要先与其神识系连才行。方行微微凝思,便将神识释放了出来,缓缓向祭坛触去,这祭坛表面充满禁制。阻隔一切的力量加身,却不会阻止神识的侵入,方行的神识很顺利便进入了祭坛之中,然后在他引导下,慢慢向剑胎潜去……

    “轰……”

    忽然之间,异变陡生。在方行神识潜入的一霎,竟然五座祭坛同时释放出了鸿蒙华彩,便好像是方行的神识潜入青色祭坛,却引动了五座祭坛的反应,与此同时,方行的神识感觉像是被人撕裂了一般,祭坛之中,竟然有一种力量,在强行读取他的过往……

    一时间,又仿佛永远,方行的记忆,被强行阅读。

    方行一时惊恐无比,却又无法反抗,因为他感觉到,这五座祭坛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

    再者,这五座祭坛对他并无敌意,不然的话,若想杀他,也只在一念之间。

    在方行记忆被读取的一刻,隐隐约约,有诡异玄奥的波动在五座祭坛之间传递交流,似乎是那五座祭坛之内的剑胎,正在以它们所独有的语言方式,相互交流,而最终这个交流的成果,则不怎么成功,因为未过多时,青色祭坛第一个释放出了一道神念,震彻大殿。

    那只是一道简短的神念,不成文字,不成语言,却准确的传达出了一种态度。

    拒绝!

    在阅读了方行的记忆之中,青色祭坛给出了他的回答!

    拒绝成为方行的剑胎!

    与此同时,另外四座祭坛,也分别释放出了简短却强大的神念。

    拒绝!

    拒绝!

    拒绝!

    拒绝!

    在这种拒绝的态度之下,隐隐然,还有他们的一些复杂情绪蕴含在其中,以方神的强大神识,倒是可以感受一二,那青色祭坛,拒绝的原因是因为他:行事殊邪,难堪大任!

    赤色祭坛拒绝的原因是:劫难重重,前途未卜!

    白色祭坛拒绝的原因是:底蕴不足,大道路险!

    金色祭坛拒绝的原因是:记忆残缺,迷雾重重!

    紫色祭坛拒绝的原因则是:你们都拒绝,那我也拒绝……

    一时间,五座祭坛,五道剑胎,同时对方行表达了拒绝之意,祭坛之上,鸿蒙大作,就要将方行弹飞,而方行此时还沉浸在震惊之中,满心都是哭笑不得的感觉……这五道剑胎都成精了吗?竟然他妈的都拒绝跟小爷混?小爷的人品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只是拿这剑胎,他还真没有办法,正苦恼间,五道祭坛释放的排斥之力,便要将他击飞,以方行的实力,在这玄域之内倒是可以尽情撒欢,只不过面对着这五座祭坛,力量却不足自保,但也就在此时,异变陡生,五座祭坛之力外,又陡生一道奇异气息。

    五座祭坛,团团围绕,却在大殿中间,有一道裂隙。

    这裂隙也不知多深,黑洞洞的,幽寒之气,便是从这裂隙之中升腾了上来。

    在方行的记忆被强行阅读,然后遭到了五色祭坛拒绝之后,这裂隙之中的某个存在,却似乎骤然感觉到了强烈的兴趣,气息陡然释放,疯狂煞气,甚至在一时之间,压住了那五道剑胎释放的气息,使得方行并没有被弹飞,而是满脸震惊的看向祭坛后面。

    “嗡嗡……”

    随着一道充满了诡邪之气的魔意,裂隙之中,一柄剑缓缓飞了上来……

    那是一柄通体黝黑的剑,比之普通长剑,足足长了三倍,也大了三倍,剑身之上,布满了暗红色的血污,似是在杀敌之后,未曾及时清洗剑身,以致血污留在剑上,随着时间流逝,却化作了一种血锈,斑斑点点,覆盖在剑身之上,隐隐约约,却形成了一副魔山形状。

    那诡邪气息,正是从这柄剑上释放出来的,自飞出之时起,它的气息,便已锁定了方行。

    “走运,竟然还有一柄剑看中了你,还不快牵引剑胎?”

    金乌在一旁看着,也欣喜的叫了起来。

    它亦算是见多识广的,在刚才方行被五色剑台拒绝时,看出了端倪,却没想到,在这五色祭坛之内,竟然还有一道剑胎,而且观其邪异气息,似乎不在五色剑胎之下。

    此时那黑色剑胎已明显露出了与方行融合的意愿,只需方行放开戒惫,神识牵引,便可以将剑胎牵引进体内,但他也不知琢磨着什么,看看五色剑胎,又看看那黑色剑胎,再看看五色剑胎,又看看黑色剑胎……眉头皱得越来越紧,却始终没有将那黑色剑胎牵引过来。

    金乌急的不行,在旁边大叫:“还等啥呢,这可是玄域数得着的大机缘啊……”

    方行叹了口气,道:“那破剑也未免太丑了……”

    金乌闻言,顿时无语,险些一头摔倒。

    倒是那黑剑,似是能听懂方行之语,嗡嗡作响,便似勃然大怒一般,轰隆一声,镇压虚空,竟然直接从五座祭坛之中飞出,向方行冲来,却把个方行也吓了一跳,怪叫一声,便要逃走,然而那黑剑速度何其之快,几乎是眨眼间,便已冲到了方行身前,一道乌光显化。

    根本不容得方行做出反应,那一道乌光,已经没入了他的眉心,就此消息不见。

    而那黑剑,则斜斜插在了方行身前,剑身兀自颤抖不已……

    这一下兔起鹘落,却把个方行惊呆了,过了半晌,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