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太上不死经

掠天记 第三百三十二章 太上不死经

    剑胎拍卖完比,大金乌便先让那些竞价之人取走了剑胎,然后才让先前那六名低价拿到了剑胎的修士取走了他们的剑胎,到了此时,方行手里还扣着答应了给厉婴与韩英的那两道剑胎,方行却也不客气,直言自己现在有伤,要他们二人帮自己护关,出关之后才会给。

    而他们三人虽然名义上是把兄弟,实际上谁也信不过谁,对此倒也表示理解,便在万灵旗的遮掩之下离开剑冢,而此时的剑冢之外,尚有一些修士游离不去,纵然有一些拿钱买到了剑胎的人,但也自然会有更多没有拿到剑胎的人心怀不忿,况且即便是拿钱买到了剑胎的,也觉得自己付出了代价,心怀不满,游离在剑冢周围不去,分明便是心怀不轨。

    只不过,在韩英与厉婴这两人在,普通的修士,还真不敢随便上来冒犯。

    不过被这么一帮子人盯着,自然也不是件好事,方行便厉喝一声:“在这里转悠的人替小爷传个话,七日之后,我当入玄域深处,挑战皇甫家的那个王八蛋,让他等我!”

    一声厉喝,却惊的众修无言,许多人就此悄然退走。

    他们却也是被这句话提醒了,眼前这个可是胆敢与皇甫家宣战的小魔头,没几把刷子还是别招惹他的好,别最终落得狐狸没打着,倒沾上一身骚,那可得不偿失了。

    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对手,方行这一句话,倒也算是借了皇甫家的势。

    震住了诸修,方行便冷笑一声,挥动万灵旗,登时有无尽黑雾笼罩了周围四五里的地域,然后方行与众人借着黑雾遮掩,悄然翻过了一处山头,自去寻地疗伤去了。

    如此小心,却也是非常必要的事情。毕竟方行现在需要找一处地方,闭关疗伤,此事非同小可,不能被人打扰。若是前戏不做足了,万一有人到时候觊觎方行这通过拍卖剑胎换来的大量财富,前来侵犯,又或是这些人悄悄跟随的人里,有皇甫家的探子。趁方行疗伤之计,将地点告诉了皇甫家,那方行可真就算是死无葬身之地了,必须加了倍的小心。

    只不过,要在玄域之中,寻找一处隐秘之地疗伤,却也不容易,毕竟玄域之内处处机缘,而修士追寻机缘的动力却可以说是无穷的,基本上这玄域之内。每个犄角旮旯都被人探寻过了,在这时,金乌倒是提议说,它知道一个隐秘的所在,可以让方行放心的疗伤。

    这贼鸟看起来着实不怎么值得信任,不过方行倒是相信金乌,便让它带路,于是金乌都带着众人拐七扭八,翻山越谷,专挑偏僻的地方走。还绕了几个圈子,终于在三个时辰后,却到了玄域西侧的一处所在,此地灵气稀薄。看起来着实不像有机缘存在的样子。

    另外,此地有一座山峰倒塌,无数碎石落了下来,却将一座山谷掩落了,大金乌便清理出来了这山谷谷口的碎石,让厉婴与韩英在谷口把守。自己则引着方行、许灵云、青衣等人往谷里走去,看这神秘模样,便似有什么秘密不想被韩英他们看到一般。

    方行隐隐猜到了,这可能与金乌这厮在玄域之中得到的机缘有关,也来了兴致。

    话说直到如今,金乌是如何进入玄域的,又在里面得到什么机缘,以致它如今的妖躯如此强横,几可比筑基前期硬碰硬了,却都是个迷,还未听它说过。

    入谷之后,却又连续拐了几个弯,终于在一处寒潭边上发现了一棵半枯死的槐树,金乌拔掉了槐树,挖开树下的土石,里面赫然露出了一具乳白色的玄棺来,触手生凉,散发着微微的寒气,让人一看便心底生凉,方行更是惊毫升的发现,此棺竟是通明幽寒玉所制。

    与大雪山下,那道被冰音宫胡琴老人发现的太阴玉脉乃是同一种玉质。

    不过这玉棺,玉质却似乎更好,上面铭满了神异的符文,若隐若现。

    “这就是你妖躯如此强横的机缘?”

    方行绕着这玉棺转了两圈,有些诧异的问道。

    金乌贼兮兮的看了看四周,道:“你可得小心,金爷如今的修炼道路都迷茫了,这玉棺大概是我以后修炼的惟一机会了,我当你是兄弟才告诉你的,千万不要外传!”

    听它说的郑重,方行也认真起来,忙问究竟。

    大金乌叹了口气,说起了这一段时间它的经历,却也让方行感哭笑不得。

    却原来,这厮在与方行分别之后,很是在百兽宗做了一段时间的神兽,跟个大爷似的把应狮吼以及百兽宗的一派门人弟子当孙子使唤,日子过的那叫一个舒坦,不过这好日子却终于还是没有持续太久,也是这厮实在太坏,竟然把应狮吼珍藏的几颗妖丹给偷了。

    那几颗妖丹,可是应狮吼的至宝,当初方行搜刮百兽宗宝库时都没好意思拿。

    金乌这厮却不管那么多,趁着应狮吼外出,一次给他偷了个干净,把个应狮吼气的什么也不顾了,非要逮着金乌宰了它不行,金乌只好吓的连夜而逃,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恰好逃到了这一片绝妖岭地带,然后一抬头,便见星斗横移,天降乌光……

    那一片乌光,正是从天而降的玄棺机缘。

    好死不死,金乌竟然恰好被这机缘罩在了其中,还险些被这具从天而降棺材砸死。

    从这方面来说,天元四洲,无数高人,惊艳天骄,进入玄域的,却是这金乌最早……

    当时在金乌反应过来的时候,所在之处已经化作了一片血池,粘稠深邃,险些把它给淹死,逃也逃不出来,然后它挣命之际,便无意中发现了这血池中的一具冰晶棺材,就钻了进去,那满血池之水,竟然以这棺材为中心,齐向它涌来,却它金乌煎熬的死去活来。

    在这过程中,金乌屡屡感受自己血气不足,几乎要煎熬而死。

    不过好在,它身上带着三枚血莲子,正是当初方行分给他的,便被它分三次吞了下次,这种炼化过程,足足持续了三天三夜,待到金乌在浑浑噩噩中醒过来时,那一片血湖,已经变成了深坑,而它的体魄,也在无形之中,变得无比强横,便是筑基之修也难伤到它。

    到现在为止,金乌几乎可以硬抗一切攻击,惟有九曲部雷九曾经以雷力伤到过它。

    这金乌却也够贼,发现了这一切之后,知道这棺材定然是具宝贝,偏偏无法装到贮物袋里,于是它就就在挖了个坑,把棺材埋了起来,还做了许多伪装,山谷外面倒塌的山峰,其实就是它一脑袋撞倒的,它却打算着,等研究出来如何离开了,再悄悄把棺材运走。

    “一片血湖,以及三枚血莲子,皆被你炼入了体内?”

    方行听了这金乌的说法,也感觉有些震惊。

    那一片血湖,方行不曾亲眼见到,还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不过那血莲子,可是出了名的血气强横,每一粒都蕴含难以想象的庞大血气,竟然都被金乌炼化了?

    金乌道:“正是如此,我当时在血湖之中煎熬时,隐隐感觉到脑海之中,似乎有声音响起,传给我一道经文,却好像是什么太上不死经……他妈的,我也记不清这许多了,当时就是感觉非常的难受,那么多的血气都涌入我身体里,那感觉可比灌肠受罪多了……”

    “太上不死经……”

    方行却是骤然一惊,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金乌。

    以太上冠名的经文,他却也得到过两道,一道是梦中得传的太上化灵经,可助他炼化灵物,效果非凡,直到现在,他修炼之中还离不开这道经文,另一道则是自青丘坟内得到的太上感应经,那也是一篇奇文,他只是无意中修炼过一次,便感觉自身神念强大了许多。

    而金乌这贼鸟,竟然也无意中之中,得到了太上不死经?

    “还记得经文吗?快来跟我讲一下!”

    方行连疗伤都顾不上了,急急忙忙的问大金乌。

    大金乌嘿嘿一笑,道:“当然记得,你听我说……”

    说着张大了嘴巴,要将经文背诵给方行听,然而嘴巴张了半天,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怪哉,怎么越想说,脑袋里反而空空荡荡,说不出来?”

    金乌嘀咕了一声,又取出玉符,想要铭画出来,但拿着玉符,呆了半晌,还是什么都没画出来,它又急又恼,都快哭出来了,连连道:“不是我不想说啊,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他妈的,小强盗,你别这样看着我,金爷是那种连一篇经文也舍不得告诉你的人吗?”

    “放心吧,我不是怀疑你,这种经文无法传予他人,我早就知道了的!”

    方行叹了口气,劝慰金乌。

    实际上,他以前也曾经动过心思,要将太上化灵经传给白千太与小蛮,以及后来对他还不错的铁如狂,不过在那时候,他便已经发现了,太上化灵经在他心里清晰无比,偏偏当他想要说出来,若是付诸于文字时,却会霎那间忘言,脑海空空荡荡,根本说不出来。

    而对于太上感应经来说,亦是如此,此经他是自青丘坟的玉册上得来,那玉册已毁,经文只存在于他的脑海里,也是可以通悟,可以意会,却无法传达给他人。

    想必金乌得传的这太上不死经,也是同样的道理,不是不想传,而是无法传。未完待续。

    ps:月票好像不是很给劲啊,还有亲们没投的吗?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