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三百四十一章 探灵脉,食大龙

掠天记 第三百四十一章 探灵脉,食大龙

    当初,扶摇宫虽然给了青鸟长老与肖山河玄诀,指明了金丹大道,但却未留下什么资源,有一些必要的东西,还是需要她们自己去搜集的,而青鸟长老在玄域开启前不久,便有一次想将许灵云嫁给一个年过二百的老修士作妾,以换取那老修士手里的一株罕见灵药。

    后来却是玄域开启,许灵云才主动进言,想进入玄域为师尊取回机缘,青鸟长老知道,其实当时的许灵云已有死志,只不过她毕竟贪心玄域机缘,又知道以许灵云的性子,恐怕就算是死,也会拼命帮自己夺取机缘,便暂缓了那个打算,求白龙门将许灵云带入了玄域之中。

    这一件事,自然也在她们师徒之间造成了一个极大的裂隙,此时青鸟想起了那小鬼与许灵云关系一向不错,在玄域之中时,更有消息说她的宝贝徒弟许灵云,曾经不惜以身涉险,守护那个被人困住的小鬼,青鸟心里便更为惶恐了,惟恐方行会因为许灵云来报复她。

    当然了,这却也是她的小人之心,她甚至并不知道许灵云根本没有告诉方行这件事,而且在离开南瞻之前,许灵云已经准备了给她的谢礼了,只是因为青衣劫匪还未离开玄域,她也一直没有机会与青鸟传递消息而已,这一切,便只能由着青鸟一个人瞎猜了。

    “不会的,这个小鬼胆敢触怒皇甫家,一定难逃一死……”

    在被肖山河点破了侥幸心思后,青鸟声音也冷厉起来,狠狠断言,认定方行必死。

    但肖山河却冷笑了起来:“当初在我们二人面前。他亦不过是一个灵动境的蝼蚁而已,我们也认为他必死,但结果呢?这才几年时间啊,他已经成为了连我们一想起来都胆战心惊的存在了,更何况。当年他是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溜走的,如今皇甫家却连他在哪里都不知道,你又怎么这么断定他会死?万一他找一个安全所在,躲上几十年,谁又能奈何的了他?”

    青鸟眼睛里流出了两道毒火一般的目光,森然道:“你说这些事情有目的吧?”

    肖山河哈哈大笑了起来。末了笑声一收,森然道:“那小魔头这一次一定要死,他若不死,死的就会是我们,什么金丹大道。都会化作烟云消散,更何况,哼,皇甫家为了杀这小魔头,可谓是出了血本啊,那法旨内容你也看了,若得了那赏赐,何愁金丹不成?”

    青鸟听到了“赏赐”二字。眼睛也亮了,但过了半晌,却又有些沮丧。叹了一声,道:“但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吧,当年那小鬼如此之弱,我们都拿不住他,如今他已筑基成功,且是出名凶悍的战修。我们二人一个修丹法,一个修阵法。又有什么把握擒他?”

    肖山河闻言,则冷笑了起来:“谁说要亲自擒他了?只需告诉皇甫家该怎么找他就行了!”

    青鸟一怔。转头看他。

    肖山河冷笑了起来,寒声道:“那小鬼无亲无挂,若说有一个可能逼他出来的话……”

    青鸟看明白了肖山河的用意,也不由感觉身上一阵发冷。

    在青云宗上下都在议论方行时,他却正在十万大山之中探秘。

    这一段时间,他与金乌根本就没有往城镇中去,而是游走在十万大山之中,一是避祸,再就是寻找一些散布在大山之中的灵脉,天地有灵气,亦有一些特殊地域,藏风聚气,蕴含大量的灵气,而这种地域,便被称之为灵脉,灵脉之中开采出来的玉石,便是灵石。

    在修行界里,有一些修士,便是常年深入深山大川,寻找那些没有被人发现的灵脉,然后开采灵石的,而方行在这大山里溜哒,自然不是为了去挖崛那些劣等的灵石的,不过他也确实是在寻找灵脉,只是他的目的是在找到了灵脉之后,直接一口气吸光……

    说起来夸张,灵气散布于天地间,只有灵石可以将灵气贮存起来,众修士则只能通过吐息或是汲取灵石内的灵气修行,要直接将一道灵气汲取光的事情,那当真是听也没听说过,只是体内有了九九返神丹的方行,却将此事变成了可能,直接用灵脉来修行。

    只是寻找灵脉,却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需要通晓阵法至理,才能辩山河,寻灵脉,这却是因为灵脉本身,实际上就相当于是天地间自然形成的聚灵阵,这一点方行便是有阴阳神魔鉴也不顶什么用,倒是大金乌比方行强得多,这厮本来就在阵法一道造诣颇深。

    通过分辨山河走势,阴阳道理,这一段时间倒也找到了一两条杂乱的灵脉,只不过,上等的灵脉可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这两条灵脉也只是非常劣等的罢了,一条灵脉之中,倒是可以挖出一两块劣等的灵石出来,另一道灵脉则刚刚形成不久,尚无灵石形成……

    一条赤色山岩,极其隐秘的横挂在一方山壁之上,便似一龙若隐若现的龙影,挂在山壁之上,随时等待破壁飞走,而在这赤色山岩周围,则已布下了数道阵旗,皆是为了防止灵气散溢之举,方行则立在一朵黑云之上,守在赤色山岩前首,暗运心法,凝神吐息。

    在他体内,仿佛有一道恐怖的漩涡,随着他的气息吞吐,山壁上的赤龙渐渐变得黯淡,最后慢慢消逝于无形,便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而方行则收敛玄功,盘膝于地,慢慢炼化体内那整整一条灵脉的庞大灵气,将其杂质炼化,敛于经脉,化作自身修为。

    这种修炼手段,已经不是普通修行者可以想象的,非要形容的话,已可以说是仙家手段!

    “乖乖,灵脉号称为祖龙,传说中远古第一条龙便是由灵脉所幻化,因而灵脉在凡俗也被人称为龙脉,虽然这不是呈现紫色的上等龙脉,只是一道又短灵气又薄的劣等灵脉,但也是灵脉啊,竟然被这王八蛋直接给吞了?这岂不是相当于他吃了一条龙?”

    不远处,放风的大金乌愈看愈是咂舌,同时又心痛:那金丹给我一颗多好!

    不过,也正在它心里纠结不已时,却忽见到天空之中,一声清鸣,一只朱红色的雀儿飞了过来,在空中盘旋不停,金乌一见,却微微一怔,催动体内的兽王鼎,散发出了一道奇异的气息,那红色的雀儿立刻生起感应,俯身飞了下来,将一道玉简丢给金乌。

    金乌持起玉简,细细感应,目光顿时变了,担忧的看了方行一眼,不知该不该叫他。

    “完了,事大了……”

    这种朱红的雀儿,却是百兽宗驯化了出来,专门用来传递消息的妖禽,方行与金乌在这深山之中避祸,同时寻找灵脉供方行修炼,若对外界的消息一无所知,自然也不妥,于是便让百兽宗应狮吼帮他们盯着,若有要紧消息,便以朱红雀儿传递过来。

    金乌体内拥有从百兽宗盗走的兽王鼎,那却也是一件可以控制妖兽的低等玄器,本来因为它盗了这兽王鼎的事情,百兽宗与它几乎不死不休,但后来它借了方行的势,应狮吼便不敢有异议了,这兽王鼎也就顺理成章成了它的东西,可用这鼎的气息引朱雀儿前来。

    一看那玉简上面记述的消息,金乌登时色变,心知大麻烦来了。

    在这一刻,它甚至都有想法,要将玉简藏起来不给方行看到,不过沉思了良久,却终究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过了一柱香左右的时间,方行已经调息完毕,驾云飞了过来,金乌便直接将玉简给他掷了过去,道:“有麻烦了,要不要去救,就听你一句话吧!”

    方行接过了玉简,皱了皱眉头,神识探了进去。

    本来他也不怎么在意,在他看来,着实没什么麻烦称得上一个“大”字,只不过阅读了玉简里面的内容之后,他整个人却瞬间如遭雷击,怔在了当场……

    “皇甫家,你们这是要跟小爷玩到底的意思啊……”

    方行的脸上闪过一丝狠意,“啪”的一声,玉简被他捏成了粉沫。

    玉简里面的内容让他非常愤怒,一股子前所未有的怒火在他心底升腾了起来。

    他万万没想到,为了逼自己现身,皇甫家竟然做了这样的事情。(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