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三百四十四章 南瞻之天皇甫家

掠天记 第三百四十四章 南瞻之天皇甫家

    “行刑时间到!”

    随着行刑之人的一声大喝,台下的五位行刑之修,便鱼列上了刑台,为首一个,乃是皇甫家派来的药师,他神识一扫,检查了铁如狂的身体状况,然后便捏开他的下颌,将一粒补充血气的灵丹塞进了他的嘴巴里,助他化开,如此一来,便可保证铁如狂受刑时不死。

    这种残忍的刑罚,一日便可要人命,又如何保证受刑之人挨过三个月?

    派谴药师在此地的目的便在这里,他的责任,就是要吊着受刑之人的命。

    “皇甫家……老夫……一世无争,你们……安可如此欺我?”

    被强行喂下了灵丹,铁如狂稍有了一丝生气,睁开双眼,目光血红,低声大吼。

    那药师闻言,冷冷一笑,道:“要怪,便怪你曾经教出了那样一个好徒儿吧,为了逼他出来,也只好委屈你了,你放心,在他现身的时候,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

    铁如狂怒发如狂,嘶声大喝:“他……他已被我们青云宗逐出师门,又还与我有什么关系?……你们……你们……想用老夫逼他出来,那是白废功夫……皇甫家枉称隐皇,却连这样一个小孩子都对付不了……束手无策,反而施此毒计,不觉得羞惭吗?”

    皇甫家的药师森然一笑,道:“逐出师门之事,倒是真的,不过若说你们全无师徒之谊,却也不见得,最起码,当初那小鬼炸了三谷。洗劫了三谷,却没动锻真谷一根寒毛倒是真的,且你当初如此庇佑他,这小鬼但凡有些良心,也不会眼睁睁看你受三个月的罪吧?”

    说到这里。微微一顿,阴笑了一声,压低了声音道:“况且,就算那小鬼不会出现又如何?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筑基之修,我皇甫家还杀得起!”

    铁如狂一时双目充血,势若疯狂。

    这皇甫家的药师所言。才是他们真正的看法。

    就算引不出方行来又如何?

    反正他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筑基,在皇甫家眼里,蝼蚁一般,不值一提,对他这样的人。杀就杀了,能够引出方行来固然是好,便是引不出来,也无甚心理负担……

    见到了铁如狂的怒状,那药师愈发觉得有趣,挥了挥手,笑道:“行刑吧!”

    “轰……”

    天空之中,八道阵旗旋转。引来了无尽乌云,半晌之后,云中有手臂粗细的雷光落下。喀喇喇劈在了捆着铁如狂的紫金柱子上,雷力如银蛇,缠着铜柱游走,然后灌进了铁如狂体内,轰鸣巨响中,铁如狂没有惨叫。而是疯狂大呼:“皇甫家,你安敢如此侮我?”

    “轰……”

    第一道闪电落下之后。紧跟着便是第二道闪电,击在了紫铜柱子上。

    铁如狂的声音。似乎比雷声还响:“老夫不过是教了一个弟子而已,传承教化,我铁如狂无愧天地,你们强加罪名,折辱于我,不怕天谴吗?”

    “哼,还有力气大叫,看样子刑罚还是轻了!”

    那药师冷笑:“下一道雷力,可以增大一点,有我看着,死不了!”

    “轰……”

    第三道雷力,几比前两道雷电粗了三倍,倒灌如雷浆一般击打在了紫铜柱上。

    “啊……”

    铁如狂便再是铮铮铁骨,亦难忍受这种神魂撕裂之痛,哀嚎起来。

    那皇甫家的药师则冷笑:“天谴?若说在南瞻有一个天,那便是我皇甫家!”

    “想用这种龌龊手段逼那小王八蛋出来,你们是做梦,你们这样只会惹怒他……”

    铁如狂痛嚎过后,便又是无尽的怒火:“他是白师叔选定之人,又岂会如此轻易被你们拿到?老夫以前不知白师叔为何选中他,但如今老夫知道了,你们对我刑罚越狠,便说明他潜力越大,你们已经犯下了大错,你们以为是他触怒了皇甫家,实际上一直都是皇甫家在触怒他,你们今日杀我一人,那小鬼成长起来,必然灭你们皇甫家满门……”

    歇斯底里的声音自刑台上传下,远播四野。

    在痛苦之中煎熬的铁如狂,并不一次是真的相信方行有灭皇甫家满门的能力,但他却必须在自己的绝境之中,给自己一丝希望,因此他将这希望放在了那个给自己带来了大祸的小鬼身上,那小鬼是来历神秘的白师叔选定之人,就必然有他的过人之处!

    就连皇甫家的人都拿他没办法,便更证明了那小鬼的本事,既然有本事,便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应该躲起来,等到小蚂蚁长成为吃人的凶兽了,再来替自己报仇。

    “师尊……”

    刑台下面的山谷里,锻真谷弟子跪倒了一片,哭嚎不已。

    只是修为只有灵动境的他们,甚至连哭声都不敢太大,更不用说救下铁如狂了。

    而在刑台周围,则有无数的修士,左一堆,右一堆,静静看着刑台之上受刑的铁如狂,这铁如狂受刑的消息传开之后,青云宗便彻底开放了护山大阵,放任各路修士进来观刑,一来是为了震慑诸修,让他们知道与皇甫家作对的下场,且借他们的口传递消息出去。

    二来,也是故意要给那个不知躲到了哪里的小鬼一个进来的机会,皇甫家相信,只要那小鬼看到了受刑的铁如狂,便一定忍不住,会主动现身出来,毕竟皇甫家底蕴深厚,不知养了多少谋士,早就有人分析过那小魔头方行的做法了,他们甚至已经确定,实际上方行便是大雪山弟子方小九,只是碍于灵山寺的参与,使得皇甫家必须接受这个事实而已。

    而方小九就是方行的话,那么就可以从他们的做法上看出一丝端倪,皇甫家的谋士认为,方小九故意斩断与大雪山的联系,实际上便是为了不替大雪山引来祸患,可见这小魔头并非无情无义之辈,既非无情无义,那便等于是有弱点,针对弱点下手便是了。

    他们已经判定,若是那方小九看到了受刑的铁如狂,至少有七成可能会现身。

    他们故意将刑期定为三个月之久,也正是这个目的,这三个月,对铁如狂来说固然是一种煎熬,但对那个躲在暗中的小魔头也一样是一种煎熬,不住他能熬得住。

    在一处山峰上,古松下面,两人正在对弈,一穿红袍,正是青鸟长老,另一人身穿麻衣,则是面色深沉的肖山河,刑台之上,铁如狂的怒吼声不断的传来,他们二人却是面无表情,交替落子,只是,那落在棋盘上的散落棋子,却表明他们的心里不见得那么平静。

    “青鸟师妹,你这一子,又落错了!”

    肖山河堵死了青鸟长老的几颗白子,不动声色的说道。

    青鸟长老长叹了一声,索性不再下了,干脆问道:“那小鬼到底会不会出现?”

    “会!”

    肖山河淡淡开口,扫了一眼外界来观刑的修士:“说不定他已经来了!”

    青鸟长老眉头紧皱,随便下了一子,轻轻启齿:“铁如狂毕竟与我们有同门之谊……”

    肖山河冷笑了起来:“同门之谊重要,还是修行机缘重要?”

    “啪”的一声,落下了一枚棋子,又道:“况且,就算这小鬼不出现,我们也因为给了皇甫家这样一条建议,而获得了不少赏赐,踏入金丹大道,也已有了足够的把握了,到时候,只要我们结成了金丹,那小鬼又能奈我们何?呵呵,无论怎么做,我们都是胜了!”

    青鸟长老听了这番话,便不再开口了,眼睛里面,也闪过了一抹戾色。

    “反正已经做了!”她心里想道。

    “要进去吗?”

    此时的青云宗山脚下,一处茶肆之中,变身成为一只黑色乌鸦蹲在方行肩头的大金乌低声问道。而此时的方行,则改变了形貌,用江湖中的易容术,化妆成为了一个中年的汉子,同时也隐匿了自己的气息,这样只要不离得很近,便是金丹之修,也难以将他找出来。

    他们所在的地方,却恰好能够看到那盘踞于青云宗山顶的乌云,每有一道闪电落下,金乌便能感到方行的身体绷紧一次,虽然他面上未有什么表情,但金乌已经感觉到了他的怒意。

    他们来到了这里,已经有三天时间,方行一直都忍着没有出手。

    从刚来到这里的第一刻起,方行便看破了这周围看似松散,但四处隐匿的大阵与伪装起来的修士,他已经判断过,自己无论用什么方法,想要去救铁如狂的话,成功的可能性都在一成以下,所以这一段时间,他一直都没有走,而是焦躁的在周围转圈子。

    在金乌看来,他们要么出手,要么就该离去,方行的这个状态,它很担心。

    只不过,它理解方行此时的心思,因此一直在等待。

    在方行与金乌所在的不远处,有一个灰袍的老头子目光淡然的看着他们,这老者看起来很是平凡,身上的气息几乎感觉不到,他已经看了方行与金乌很长时间,且一直跟随在他们不远处,但以方行和大金乌的警觉性,赫然对他的存在一无所知,恍然不觉有人跟踪。(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