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一箭诛心

掠天记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一箭诛心

    此时的刑台之上,三道神雷罚魂已经结束,开始三剑伐身。

    铁如狂虽已苍老,但一身铁骨,神雷罚魂时,那种痛苦,他无法忍受,须以破口大骂来分心,化掉那难以忍受的痛楚,但法剑伐身时,他却是咬紧牙关,一直不吭,只是那鲜血淋漓的身上的伤口,却看起来如此触目惊心,稍有些心软的人,便侧开了目光,不忍直视。

    而在青云宗山脚下,方行沉默不语,目光阴冷的盯着山顶的剑光。

    每一道剑光亮起,他的神情便阴冷一分,杀气便重了一分,眼睛里的血丝多了一分。

    “皇甫,我方行但凡不死,便不会留下你们家的任何一条血脉……”

    良久之后,方行缓缓闭目,然后睁开,道:“金乌,动手吧!”

    大金乌目光一凛,低声道:“好,商量一下从哪里闯进去吧!”

    在刚来此处的时候,它便与方行探讨过,知道整个青云宗,虽然看起来什么异状都没有,甚至连护山大阵也关闭了,但实际上是一个巨大的陷阱,只要进去了,便会被套在里面,便是它拥有疾速,也根本无法逃脱,就算是拥有挪移法器,也会被金丹修士所禁锢。

    而方行听了它的问题之后,只是淡淡说道:“我们不用进去!”

    说完了之后,他长长吁了口气,暗中向万灵旗内的大鹏邪王传递了一道神念。

    盏茶功夫之后,青云宗北方,骤然有一道黑烟袭来。其势快如闪电。挟着无敌之威。直直冲向了那高高竖立在青云宗上空的刑台,这一下变故,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无数人抬头望去,面带诧异,皆在心想:“那个小魔头果然忍受不住,前来搭救师尊了吗?”

    与此同时,随着那道黑烟袭来。暗中隐藏在青云宗五座山峰之内的金丹修士,亦于霎那间睁开法眼,向黑雾之中看去,他们并未在不清楚事情究竟的情况下出手,而是先确定那黑烟之中有没有他们要找的小魔再说,反正进入了自己视野,便不怕他能逃了……

    但也就在此时,五位金丹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之时,青云宗南面,一朵法云悄然升上了半空。云中,方行拉弓搭箭。瞧准了紫铜柱上的铁如狂,此时的他,面无表情,只有杀意,全副杀意皆附着了手中的玄弓法箭之上,无尽的灵力灌入,箭矢之上灵光渐显……

    他手中的弓箭,名唤落神弓,乃是自玄域之中得来的残器。

    在玄域中,他拍卖剑胎,委实换来了不少好东西,除却灵草异果之外,便是一些古怪的法宝等物了,凭借阴阳神魔鉴之能,方行将这所有的收获都做了一个归整,值钱的,有用的等等各分其类,而这落神弓,却正是他找到的比较有用的一件法宝。

    说是比较有用,是因为这落神弓威力有限,并无力量上的加成,射出去的一箭,也只能发挥出相当于方行近身一击的威力而已,但其所消耗的灵力,却接近方行那近身一击的十倍,不过好在,落神弓一箭射出,剑如流星,瞬息之间击射十里,倒是让人防不胜防。

    法眼看到了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铁如狂,方行心里一抽,面无表情,松弦。

    “嗖”的一声,箭矢在弦上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出现在了铁如狂身前。

    这一箭如此之快,以致于在空中留下了淡淡的火痕,诡异之极的横亘在箭矢飞过的路上。

    “嘿嘿,你倒确实是条汉子,不过还有两个月的时间等着你受,慢慢挨吧!”

    此时的紫铜柱下,那皇甫家的药师轻声笑着,摇了摇头,便打算走下刑台,然而忽然之间,心生警兆,疾转过了头,便在他脑袋刚刚转过去了一半之后,他看到了那道突兀而来的箭光,急忙张口大叫:“有……”只叫出了一个字,便听“噗”的一声,胸口已出现血洞。

    他乃筑基中期的修为,因擅医理,便在法术一道,有所欠缺,再加上这一箭来的突兀,他甚至还未反应过来,胸口便已被射穿,而那一箭,则毫不停留,继续向着铁如狂飞去。

    也在此时,铁如狂感应到了什么,没有看向箭光,却向箭光飞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小王八蛋,还真不会让人失望……”

    因伤势过重,铁如狂根本无法看到十里之外引弓射箭的方行,但他却知道,定然是那个小王八蛋来助自己解脱了,心头轻轻松了口气,暗暗骂了一声。

    也只有这个方法,能帮到自己,且不让皇甫家趁心如意了吧!

    “嗤”的一声,箭矢穿过了那药师的胸口,又钉在了铁如狂心脏位置。

    这一刻,铁如狂没有感受到痛楚,而是一种解脱感自心底升腾了起来……

    “哈哈哈哈……”

    在神魂脱壳而飞的最后关头,铁如狂用尽了全身力气,大笑了起来:“杀的好!小王八蛋,老子在幽冥等你为我报仇的消息,若是杀的人不够多,老子在地底咒你一万年!”

    大笑声中,铁如狂生命流逝,含笑而终。

    “不好,是声东击西!”

    那自北方袭来的黑烟,极其古怪,便连隐藏在暗中的五个金丹之修,亦无法在短时间内看破,但他们毕竟都是活成了人精的老怪物,很快便已感觉不对劲,心念一动间,便感应到了自南方而来的一道若有若无的杀机,立时心生警兆,神识如潮水般向远处漫去。

    “小魔头,你终于肯现身了!”

    一声暴喝,山峰之上,皇甫家派来的金丹修士身化流光,向青云宗南面天空掠去。

    他并没有在意铁如狂的生死,毕竟他的目标只是方行。

    而方行在射出了这一箭之后,也毫不犹豫,立刻收弓,向肩头的金乌低喝:“走!”

    大金乌则早已做好了准备,投空而起,“嘶啦”一声,伪装撕裂,够出了明晃晃的暗金色妖躯,两只翅膀在空中一搅,一身强横到难以想象的怪力施展了出来,搅动风云,在它翅下,肉眼可见两道狂飙的气流向后卷去,与此同时,它已驼住方行,向远空疾掠。

    “嗖……”

    方行捏碎了十里挪移符,最后一次使用了这块铁如狂赠予他的法器。

    他与金乌的身形霎那间在空中消失,再出现时,已到了十里之外,只不过,背后五道金光闪电一般掠来,身形竟然也是一闪一顿,便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追了上来,十里挪移符这等法器,在金丹眼里几已无用,因为金丹修士本身,便掌握了挪移之术,一闪几十里。

    真正起到了作用的,是方行提前布在空中的大阵与金乌所掌控的疾速。

    万灵旗此时完全不吝惜在玄域之中积累的血气,一鼓脑儿消耗掉了一半,化作庞大的黑烟,笼罩方圆百里范围,并不是想要阻挡金丹修士,因为方行与大鹏邪王其实都知道,面对五个金丹修士,便是大鹏邪王恢复了生前的力量,恐怕也难以抵挡他们的凶威。

    布下这庞大的黑烟,却是防止金丹修士以神念锁定方行,挪移过来,同时让他们心存忌惮,不敢直接穿透黑烟追来,而借着这个功夫,金乌则直接施展了它自太上不死经中参悟得来的秘法,燃烧自身血气,暗金色的妖躯之上,竟隐有血红色的火焰出现。

    “轰……”

    分明是肉身搏击虚空,却隐有雷音出现。

    大金乌的妖躯,在此时迸发出了不输于金丹的速度,霎那间远遁百里。

    它修行的,本来就是以速度见长的大鹏族秘法,在灵动境时,其速便已不输于筑基中期之修,而如今,更是得到了玄域之内的太上不死经传承,妖躯强横到难以想象,来往青云宗的路上,又深知此行危险,将大鹏族的飞行秘法参悟得极其透彻,速度再升一筹。

    如今,它燃烧血气,以秘法催动,速度更是快到了难以想象,身形快到几乎看不见,空中只剩了一道暗红色的血线悬浮在空中,正是它燃烧妖躯血气的残光,在那五个金丹穿过了笼罩一方的黑雾,打破了方行布在空中的法阵之时,金乌与方行,已逃到几百里外了……

    “追!”

    他们不甘心,顺着这道血线向前穷追了过去。

    而此时的方行,盘坐在大金乌背上,并无逃出生天的喜悦,悲中从中,难以自持,忽然嚎啕大哭了起来,满心的愧疚、痛苦、愤怒,皆在此时泛起,声传十里,八方皆怮。

    听着背后方行的哭声,大金乌心底哀哀叹了一声,更加快了速度。

    “皇甫家啊,你们可知道已经与一个什么样的对手结下了不死不休的恶仇?”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