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三百四十六章 争名

掠天记 第三百四十六章 争名

    方行一路大哭,在金乌的帮助下远遁逃走,青云宗之中,则是一片震惊。

    那小魔头在皇甫家的毒计逼迫之下,果然现身了,只是这现身的结果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他竟然没有出手救人,而是一箭射杀了铁如狂,助他解脱,然后远遁而走,众修士几乎不敢相信这一结果,那小魔头到底有多狠,竟然做下了弑师这等人神共愤的恶事?

    修行界里,虽然弱肉强食,但因为传承为基,因而也非常遵师重道,弑师之举,根本就不是修行界里的人可以接受,哪怕方行的做法,已经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了。

    “不愧是小魔头,不愧是小魔头啊……”

    “竟然一箭弑师,看样子皇甫家还是低估了这小魔头的本领!”

    “也是皇甫家摸不清楚状况,想那小魔头,早就已经背叛了师门,又哪里有什么遵师重道的想法?皇甫家用他的师尊来威胁他,却是下错了棋,我倒觉得,这小魔头大概是故意用这种举动,来威慑那些想要要胁他的人吧,自今日起,怕是无人会用这种方法来对付他了!”

    青云宗上上下下,无数的人都在低声议论着这件事。

    众人的表情,有惊异,也有愤慨,更有人低声轻叹,自以为见证了一个真正魔头的诞生。

    “那个王八蛋,竟然杀了师尊……我……我与他此仇不共戴天!”

    青云宗锻真谷的弟子,亦是一片哀嚎,声讨着方行。

    可以预料的是,无论方行是在什么局面下做下的这等事。在青云宗,他真正成为了一个叛宗弑师的小魔头了,魔头之名已定,再也难以洗却,有可能随之一生。

    而适才还在从容对弈的肖山河与青鸟长老。此时已双双变得面无血色,手掌都在颤抖,过了很久,青鸟才一声哀吟,怒视肖山河:“都是你,都是你出的好主意……”

    肖山河沉默不吱声。过了许久,才轻叹一声:“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用?”

    青鸟长老又是惊慌,又是害怕,不住道:“怎么办?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肖山河沉默了半晌,道:“还能怎么办?祈祷皇甫家的人能追上他吧!”

    他的声音里有种不寒而栗的味道:“这一次。他若是不死,我们两个……嘿嘿!”

    肖山河虽然是在笑着,但面上却殊无笑意,反而是一片冷漠。

    而青鸟长老听了这句话,则更是一脸惶急,眼底泛出了惊恐的神色。

    而是青云宗的山间,一个灰袍的老者,正是之前一直在观察着方行与金乌的那人。他望着刑台之上,已经被一箭穿心,害了性命的铁如狂。也是低低叹了一声,取出了一张空白的画卷,手指轻点,画了一道玄奥的符咒,半晌之后,一道隐约的光华。自刑台上飞了下来。

    那光华飞到了卷轴之上,却化作了一个人的模样。正是仰面大笑的铁如狂。

    “看样子你那徒弟,倒是做了一件让你开心的事情……”

    这灰衣老者轻叹了一声。又道:“这小魔头一箭射杀了你,着实够狠,不过这一举动,也好歹保住了你神魂不失,罢了,跟我走吧,灵山寺里,有人觉得你替他承担了责任,对你有愧,正要想办法补偿你呢,这样算起来,也是你的造化到了……”

    持了这卷轴,灰袍老者一声轻叹,飘然而去。

    此时的方行,在大金乌的疾速之下,已经带着他飞入了十万大山,而那五个愤怒追来的金丹修士,则直接被他们甩的看不到人影了,方行一路哭嚎,破口大骂,几乎将世界上所有恶毒的语言都骂了出来,直到金乌感觉安全了,在一处山巅停下时,他嗓子都哑了。

    大金乌并未劝他,只是蹲到了山巅上警惕的看着远处,防止皇甫家的人追来。

    过了半晌之后,方行的哭声低了下来,他抹干了脸上的眼泪,对金乌道:“走!”

    大金乌见了他这模样,便知道有大事来了,呼了口气,道:“去哪!”

    方行咬牙道:“收点利息!”

    金乌急问究竟,在听了方行的细述之后,顿时大吃了一惊,身上的暗金色羽毛都炸了起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此时此刻,玄域里面确实还有很多修士未曾离开。

    玄域开启之后,进去的人时间不定,出来的人也时间不定,野心小的,只是想进入玄域,不拘好歹,捋一点东西出来,保住命才是最重要的,而野心大的,则在玄域之中寻找一些更好的机会,比如仙园、剑冢、法堂等等所在,野心更大的,则直接进入了玄域深处。

    不止是玄域,其实天下机缘,都无非经、诀、器、丹、草五大类,经便是修行之术,便像青云宗的青云锻气篇一般,告诉修士该如何利用天地间的灵气,提升自身的修为,不同的经文,有不同的方法,最笨的就是最慢的,自然也有一些高明的,可以快速提升。

    而诀,便是法术,往往是一些修为之力的运转,比如阴阳大磨盘,便是一道神通法诀。

    器则是指法宝武器了,剑冢其实全是是玄域之中,品质最高的法宝机缘。

    再之后,则是丹,不仅拥有种种神奇丹效,更蕴含着炼制丹药的丹理,落在丹师眼里,这里面的每一颗丹药,都代表着一种丹法传承,可以参悟出许多东西来。

    而草,便是指灵药异果了。

    算起来,玄域之中的经、诀、器、丹、草五类机缘,方行已得了器、丹、草三大类,若按剑冢的奇特性质来说,可以说功诀一类也得到了,因为剑胎之中,便蕴含上古飞剑术的修炼方法,也算是功诀的一种,至于最基本的经文,方行却未得到,倒是金乌得到了一篇。

    除了这些机缘之外,还有一些最绝顶的修行者,他们却是盯上了玄域深处的神碑,要在碑上留下自己的名字,按青衣劫匪的话来说,在神碑上留下了名字,便有希望获得那传说中的“真正的玄域机缘”,再者,神碑留名之后,便有希望拜入神州的大宗门去。

    也正是因此,在大部分人都渐渐离开了玄域之后,却还有一些最绝顶的人,尚在玄域深处征战,争夺神碑上面的排名,具体争战的方法,方行亦不知晓,无非是斗法斗阵,展现自己的实力种种,总而言之,这一群人却是离开玄域最晚的人,足比方行晚了二十余天。

    此时的玄域外面,处处皆是各方人马布守,龙蛇混杂。

    留在这里的势力,要么是南瞻最强大的一些人,他们却都是因为自家也有绝顶出色的弟子尚未出来,留在这里等侯的,要么便是一些好事的修士,守在这里要等一个南瞻小辈修士的排名,说白了就是想看个热闹,敢进入玄域深处都是真正的天之骄子,等闲难得出手一次,如今有了一个机会让他们聚在一处,分个高下出来,众修士自然也都当作一场盛事。

    而诸大势力中,自然以皇甫家的势力为尊,另外,南疆鬼国的人马亦未离开,因为鬼国的太子厉婴及一个在南疆也显得非常神秘,很少有人所知的鬼国公主也都没有离开,北神山一带的四五支势力也未离开,大雪山的势力亦未离开,因为萧雪在送大雪山的弟子离开了玄域之后,她也转身进入了玄域最深处,想要仗剑去神碑上留一个自己的名字。

    如此说起来,在经、诀、器、丹、草五类机缘之上,玄域又多了一类机缘,便是“名”。

    “最新从玄域里面传出来的消息,皇甫道子、北神山的道子、南疆鬼国太子厉婴、西漠四杰中的韩家子与王家女,大雪山一脉的萧雪,再加上那几个来历神秘的年青人,过了神桥,进入了玄域最深处的人恐怕不下百人,而神碑之上的名额却一共只有天罡三十六,地煞七十二,一共也只有一百零八,但东胜奇才已经占去了太多名额,也不知这些南瞻绝顶的天骄里面,有几人可以在神碑上留下自己的名字,挤身于这一百零八之数……”

    玄域外围,无数修士等待,私声议论,讨着玄域内部,神碑留名之事。

    “到底是如何在神碑留名?众奇才在玄域深处大战一场吗?”

    有人疑问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知晓内情的,便给他解释道:“玄域神碑留名之事,非常玄奥,谁也不知具体有多少种方法,只不过,在玄域深处大战,也是一个方法,现在关于玄域内部,流传出来的消息还少,并不清楚究竟,不过,若要在玄域神碑留名,方法是很多的,据传,玄域深处已无机缘,但却有种种残酷秘境,玄奥法阵、凶恶尸魔,进入玄域较早的奇才,若可以一路凭自己的能力进入玄域神处,神碑之前,便可以在神碑上留下自己的名字,这似乎便是代表了一种评定,另外,若是进入玄域深处较晚,也有机会,只需将神碑上面已经留了名的修士击败,血洒玄域,也可以将对方的名字替换掉,因此,这诸多天骄,很有可能,会在玄域深处一战!”(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