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不世天骄

掠天记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不世天骄

    在玄域外面,皇甫家占据了玄域出口外最近的一座山头,将其修建成了皇甫家的行宫,皇甫道子的护道者,金丹后期的皇甫蓝河便亲自在此处坐镇,当初是皇甫家主亲自护送皇甫道子过来玄域的,只不过,皇甫家主不可能亲自坐镇此处,已经离开了,由他负责接引。

    除他之外,还有皇甫家本家的筑基以及八部妖众的诸多金丹、筑基之修,这份实力,放在一起,真可以说横扫一域了,但如今却全都是负责接引皇甫道子出来的人,此外,还有近千名仆人,以及几百个娇俏绝色的女侍、舞姬、老嬷嬷等人,也是各具修为在身。

    这么多的人,只占据一座山头,其实并不轻松,还显得挤了。

    山头周围,都布下了禁制,严禁任何修士靠近百丈,否则格杀勿论。

    方行来到这一片区域的时候,正是凌晨时分,他蹲在百丈之外的树丛里,沉默的野兽一般盯着,等到了旭日初升前的半个时辰左右,便听得那防守严密的皇甫家行宫里面,山道之上,禁制放开,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传来,十余个娇丽的侍姬抱着天青色的瓷瓶走了出来。

    经过了七八天时间的观察,方行早已发现了皇甫家行宫里众人的一些习惯了,他知道这些娇美的侍姬是去十里外的河里取水的,因为皇甫家的老祖从来不用死水,只习惯用最清溪的山溅里面的活水,而且不允许男人去取水,一定要最年轻貌美的处子去取水。

    这一队娇丽的侍姬嘻笑着往山溪位置走去。两个筑基中期的家将跟在她身边防御。

    方行远远的在山林中缀着。一路看着这群侍姬取水完毙。将水瓶顶在头顶云髻之上,娉娉婷婷的往回走,而那两个筑基修士则默默的跟在她们身后十余丈处,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着话,在走在前面的一队侍妾拐过了一处山角的时候,便已经脱离那两个修士的视线。

    也就在这时,早就埋伏在拐角后面的道旁深沟里的方行出手,屈指弹向三丈外的草丛。一只野兔被惊动,哧棱一声跳了出来,逃向山林,一群修为不高的女侍都吃了一惊,转头看去,而趁这个功夫,方行已经将倒数第三位的一个女侍捂住嘴巴拧断了脖子,并以最快的速度将其收进了贮物袋,自己则早已使用万罗鬼面扮成了她的模样,将水瓶接在手里。

    “呸。啐气,咱们也是有修为的。却被一只野兔吓了一跳……”

    一众女侍皆松了口气,吃吃笑道。

    那两个筑基修为的侍卫也听到了异状,飞身赶上前来,见无事,才松了口气。

    方行背后的女侍望着方行刚刚站直的身子,却是他刚刚从道旁的沟里跃上来,看起来倒像是险些摔进了沟里,刚刚站直了一般,笑道:“乔儿,你这胆子可越来越小了,一只野兔倒险些把你吓的掉进了沟子里,可得仔细,小心打碎了水瓶,老嬷嬷又要打你……”

    “嗯!”

    方行低低答应了一声,将水瓶学着她们的模样,顶着了发髻上,继续前行。

    一队女侍继续说笑着前行,却无人知道自己队伍里已经多了一个异类,来到了行宫前,领队的女侍与看守山道的家将说笑了几句,禁制便已打开,众女侍鱼贯而入,来到后厨,皆将新取的山溪倒进了一个乳白色的大缸里,然后一众女修便来到她的小院里收拾衣物。

    不多时,有奴仆提着朱红色的食盒,送来了早膳,众女侍嘻闹着用完了早膳,还有一个圆脸的女孩嘻闹的抢了方行那碗银耳莲子羹里的一颗莲子,方行随手在她胸口摸了两把报仇,嘻闹中用完了早膳,便有两个神情严肃阴冷的嬷嬷来到了小院,训示规矩。

    “道子已定下了,会在巳时一刻从玄域出来,你们该奉花的奉花,该奉酒的奉酒,每一个行动皆要听规矩,耳朵支起来,听礼官的调谴,这等庄严场合,谁要是敢坏了规矩,你们的小命也就别想要了,杖毙都是轻的,到时候后悔就晚了,别怪嬷嬷没提醒你们!”

    一众女侍皆道不敢,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

    两个嬷嬷训毙了,便又将规矩讲了一遍,然后让众女侍重新演练。

    方行在一旁,冷眼旁观,以求最快的速度将所有规矩记清,一番演练,竟也无差。

    巳时前一刻钟,众女侍皆随着嬷嬷从小院里走了出来,前往玄域前面等候,此时的皇甫行宫,已经忙乱了起来了,一队一队的家将,一拔一拔的家丁,在管家的调谴下跑来跑去,仪帐、鼓乐等人各司其职,一队女侍也各取了鲜果、异果、美酒,在嬷嬷带领下鱼贯而出。

    玄域前面,已经搭起了百余丈高的礼台,一条宽十丈,长三百丈的大红绸布从礼台上面,顺着台阶搭了下来,直通往玄域出口前面,介时,皇甫道子离开玄域,便要在这条绸布上面,一步一步踏上礼台,向家族长老回禀自己在玄域内取得的成就,以示尊荣。

    烈日下等侯了半个时辰,终于,玄域之内,有浓雾涌出,一个身穿碎蓝法衣的年青男子出现在了玄域门口,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身红甲的贴身侍卫,而在他们身后,则还有四个形容各异的强大修士,有人半人半妖,有人则是纯妖模样,正是八部妖众少部首。

    “道子归来,天佑皇甫……”

    随着礼官一声清喝,玄域周围,礼乐齐鸣,声传百里。

    行宫周围,无数的修士都围了过来,敬畏而艳羡的看着皇甫道子出关的这一幕。

    “此人便是皇甫道子么?南瞻惟一一个闯入了天罡之数的修士,老夫已不知听过多少次他的名字,只是皇甫家太过低调,几千年来一直隐居于黑水湖畔,未曾得见真容……”

    “从这一次玄域开启开始,皇甫家恐怕不会再那么低调了,隐皇或许会走上台前!”

    “哼,皇甫家也不见得怎么样,还不是被人杀了无数手下,抢了剑冢?”

    众修士议论纷纷,围绕在百丈之外,各种不同情绪层出不穷。

    有人艳羡,有人敬畏,自然也有人不满,冷嘲热讽。

    而皇甫家坐镇此地的第三老祖,皇甫伽蓝冷眼向周围一扫,旁边围观的不知多少修士,都齐齐低下了声来,在皇甫家的三号人物面前,无人敢随便开口说话。

    一个眼神,慑住了众修士,皇甫伽蓝便不再理会,脸上现出了一丝笑意,看向了玄域出口处的皇甫道子,微笑道:“神儿,我已听闻你在玄域之中的征战,做的不错,挑战神州天骄,一举而胜,名列神碑天罡之数,这等骄人战绩,也惟有我皇甫家的儿孙可以做得到……”

    这一番话,可谓是掷地有声,豪情万丈,故意让众修士都听在了耳朵里。

    只不过众修士听了,却也有一些人不服气,皇甫道子固然是南瞻诸天骄里,进入了天罡之数的惟一一人,但却不见得是第一个敢于挑战神州修士的人,真正说起来,第一个挑战神州修士的人应该是西漠四杰之一的韩家子韩英,当然,韩英排名却要低了一些。

    皇甫道子面色淡然,道:“若非时间有限,排名还可以再高一些!”

    众修听了,顿时又吸了一口凉气。

    皇甫道子能够挑战一位神州的修士,夺到天罡之数的排名,已是很了不起了,他说还可以再提高一些,岂不是说排在他前面的一些修士,他也有资格战而胜之?这样一番话,别的修士说了,不见得会信,但在皇甫家的道子口中说了出来,却无人怀疑。

    而皇甫伽蓝听了,更是呵呵大笑,道:“甚佳,皇甫家儿孙,便敢有此等豪情!”

    说着,便一拍手掌,笑道:“神儿,卸甲上台,与我同回家族去吧,有件事你不可不知,神州离恨天的恨天老祖已寄书来了,欲召你前往神州修行,一入离恨天,便可步入离恨天真传弟子之列,待到你回黑水湖拜过老祖,便可收拾行囊,前往神州了!”

    听到了这句话,便是面色淡然的皇甫道子,亦是眼睛微微一亮,面上升起了一丝笑容。

    而周围的修士则更是羡慕的眼珠子都快蹦了出来。

    那可是神州的离恨天啊,便在神州,亦是一等大宗,其老祖竟然亲邀皇甫道子前往……

    看样子传言非虚,能在神碑上面留名,果然便有拜入神州大宗门的机会。

    “道子请卸甲……”

    有娇美女侍上前,将皇甫道子身上染血的乌血战甲卸下,换上了轻柔倜傥的衣袍,然后皇甫道子便在一众女侍的簇拥下,举步往神台上走来,而在他身后,那红甲战将以及四部妖众的少部首也皆停下了脚步,这登上皇甫家神台的机会是一个份荣耀,他们没有资格。

    随着皇甫道子迈步走上神台,两侧的女侍纷纷捧着鲜花、异果、美酒走上了前来,半跪于台间,垂首等待着皇甫道子走过,而方行正在其中,手里捧着一串葡萄。未完待续。。

    ps:到大了,求票!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