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三百五十章 一刀斩首,提头而走

掠天记 第三百五十章 一刀斩首,提头而走

    要杀一个人有多难!

    对普通人来说这自然是极难的,因此有人与邻里吵了一辈子,咒了他一辈子早死,但他邻居仍然好端端的活到了八十岁,没准死的比自己还晚,但对一个土匪来说,这并不难,想让谁死,只需要将刀子捅在他心口里,甚至是剁到他脖子上,他自然就死的透透的了。…,

    有时候,想要一个人死的容易或是困难,只在于敢不敢砍这一刀而已。

    方行无疑便是敢砍的那一种。

    因为皇甫家害死了铁如狂,所以他恨上了皇甫家。

    因为他恨上了皇甫家,所以他就想让皇甫道子死。

    想要皇甫道子死,自然要过来砍他一刀!

    只不过,要砍皇甫道子这一刀,却并不容易,因为这并不是一个普通人,他是皇甫家的道子,公认的南瞻部州第一天骄,年三十五,修为便达到了筑基后期的绝顶人物,通晓秘法无数,身具法宝无数,身周更有无数的高手随行,任何人想杀他都不是件易事。

    甚至说,敢杀他的人在南瞻都不容易找出一个来。

    而方行敢杀他,也想杀他,便切实的计划并行动了起来,他先是借助万罗鬼面混进了皇甫家的侍女之中,这鬼面不仅可以帮助他变化成别人的模样,更可以隐匿他的修为,使他不至于在短时间内露馅,再之后,他借助无名功诀,将一身修为全部化入了一击之中。

    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做法,也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方法。

    一身修为化入一击之中。便等于没有了后路。一击不中。必受敌害。

    但这样施展出来的一击,其威力也是强大到难以形容的。

    简单来说,就连方行自己,也完全没有把握接下这样的一剑。

    种种因素,在方行的包天大胆下,被他化作了切实的行动,汇成一剑,斩向了皇甫道子。

    而这一剑。也确实起到了非常有效的效果,一剑断首。

    可怜皇甫道子,其实真正动手,并不见得会比方行弱,以他筑基后期的修为,或许方行凭借紫色中品的道基,可以在灵力的精纯度上与他一较高下,但论到玄法的掌握与运用,方行一定不是他的对手,而论到法宝的品阶与数量。方行更是难以与他相提并论……

    只可惜,没用。方行没有给他施展这所有一切的机会。

    分明是修士,但方行使用了凡俗间武者才会采用的方法,那便是刺杀。

    一剑断首,提头而走。

    这暴起的一击,甚至让任何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看着皇甫道子那昂然挺立的无首之躯,很多人还都以为自己尚在梦中。

    “道子……”

    直到三息之后,那立身于神台最下面的红甲护卫,才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

    “大胆……大胆……大胆……”

    在这一刻,皇甫伽蓝也反应了过来,不顾一切,疯狂的向着方行追了过去。

    直到扑出去时,他口中尚且连喝了三声“大胆”,因为他实在不敢相信这一幕的发生。

    几乎就在他飞掠出去的一霎那间,皇甫家的行宫之中,无数道身影飞扑而出,宛若烟花一般好看,尽皆是皇甫家派驻在此,以及八部妖众人马之中的金丹修士,足有十多人,咆哮着向方行追了过去,此时在他们脑海之中,甚至是空白的,只有一个心思,必须追上他。

    不得了了!

    天翻了!

    皇甫道子竟然在大事已成,离开玄域的这一刻被人刺杀了。

    他们甚至都不敢想象这件事的严重性,他们只是觉得满心冰凉,满心恐慌。

    道子之名,可不是白叫的。

    既称为道子,便说明在他被定为道子之后,偌大皇甫世家所有的资源与长辈心血,全都灌注在了他一个人身上,一连三十年,这所有的资源与心血,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他代表着皇甫世家的希望与名声,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代表着皇甫家的未来。

    但就这样一个重要的人物,却在最重要的时刻,被人斩杀当场。

    若是皇甫家的元婴老祖知道了这件事,他们不敢想象结果会如何……

    如今的他们,只剩了一个念头,便是将这小鬼擒住,斩杀当场!

    轰轰轰!

    众金丹修士,则不吝修为之力,同时施展了挪移之术,咆哮如龙,向方行抓去。

    他们根本就不会容方行逃掉,不杀之,难解其恨。

    也就在这一刻,一杆飘飞在空中的大旗,骤然撕裂成了碎片,大旗之中,无尽的黑烟飘散了出来,拦在了众金丹之修身前,那是万灵旗,在此时,为了帮助方行逃走,直接自爆了开来,庞大的血气以及旗中的几百妖灵,在此时发挥出了生命里的最后一击……

    这一幕,便像是浓墨渲染,抹黑了半边天际。

    方行在黑暗的一方,几欲吞噬整个天空,而皇甫家的金丹修士则在明亮的天际,挟着无尽的怒火,向着被万灵旗自爆染黑的半边天际冲了过来,要撕裂这黑暗的天际。

    万灵旗自爆,威力之巨,甚至已将扰乱了这一方天地的规则。

    金丹修士 ,要施展挪移之术,也只能在规则稳定的天地间施展,天地规则愈不稳定,施展挪移之术,风险愈大,自身承受的反噬之力也越强,而这万灵旗自爆开来,扰乱天地规则,正是要打乱他们仗以施展挪移之术的规则,好给方行争取一点儿逃走的机会!

    只不过,以万灵旗自爆一击的威力,却也只阻挡了皇甫家的修士六息不到的功夫。

    皇甫伽蓝一声怒吼,袖子里便已经飞出了一盏琉璃灯盏,在空中一照,便有映亮一方天际的光芒扫射,撕裂了所有的黑雾,也撕裂了所有疯狂的向皇甫家金丹修士冲来,并打算缠住他们自爆的妖灵,六息过后,浓墨渲染的半边天空便已经被清扫一空。

    “杀杀杀杀杀!一定要杀了那小鬼……”

    皇甫伽蓝几乎是歇斯底理的叫出了这句话,向着方行逃走的方向怒喝。

    而此时,哪怕是以万灵旗自爆,方行也只逃出了几十里的距离,小小的身影隐隐若现。

    “那小鬼速度快,祭飞行法器,无论如何都不能被他逃掉……”

    有皇甫家这一系的修士大叫,祭起了飞行法器,化作流光,直追方行与金乌。

    “老邪,害得你失去了容身之所,我会帮你找一个合适的躯壳!”

    此时的金乌背上,方行手里提着皇甫道子的头颅,冷声向自己识海里的大鹏邪王对话。

    这万灵旗,本就是当初大鹏邪王建议,然后用阴狱渊里的妖灵炼制而成的,大鹏邪王的用意,却是想用此旗为方行帮手的同时,也可以方便它寻找一个合适的宿主,以便将来夺壳,却没想到,还没等到方行放它离开的时候,万灵旗便毁了,它一番心血却落了空。

    不过大鹏邪王听了,心情却是很好:“嘿嘿,你若是让老夫自爆万灵旗,来做别的事情,老夫不见得愿意,但若是斩杀皇甫家的道子的话……老夫一万个乐意……”

    方行听了,知道妖族一直与皇甫家有着深仇,便不再言语了。

    也就在此时,皇甫道子的头颅里,忽然释放出了一道微弱的神念:“为何杀我……”

    “嗯?”

    方行低头看了下去,却见皇甫道子头颅已经被斩了下来,但生机竟然仍未完全消逝,眼睛尚在一眨一眨,而他眉心之中,那淡淡的莲花烙印亦一闪一闪,看样子,似乎是这莲花烙印,护住了他的神念,让他的神识不至于在短时间内流逝,再放回去,说不定还能活,只是他只剩了一颗脑袋,却无法再说话,只能以微弱的神念向方行传递信息。

    “为何杀你?因为我是方行,你是皇甫道子,这还不够么?”

    方行提起了皇甫道子的脑袋,直视着他的眼睛,冷笑着开口,眼底有阴火闪动。

    “我们之间……仇不至此……放我回去……前仇……一笔勾销……”

    皇甫道子眨着眼睛,费力的向方行传递着信息。

    方行笑了一声,忽然间抬起手来,噼哩啪啦扇了皇甫道子十几个耳光,咬牙道:“仇不至此?你知不知道铁老头已经死了?若在之前,当然是不至此的,小爷都他妈躲着你了,你凭什么还对小爷穷追不舍?你追我也就罢了,干嘛要去对付铁老头?”

    皇甫道子脸颊已经被方行打破了皮,飞快的眨着眼睛,向方行传递神念:“你杀了我……自己也根本逃不掉追杀……你若不杀我……皇甫家的报答会难以想象……”

    在他说话间,远空之中,无数道金光正以迅雷之势疾冲而来,快速逼近。

    皇甫家的金丹修士已经玩命一般的追来了,便是金乌的速度,也无法甩掉他们,看这模样,被追上只是迟早的事情,而此时的方行,身受重伤,万灵旗也已自爆,看起来根本就没有任何逃掉的希望了,皇甫道子虽然只剩了一颗脑袋,但看事竟然也出奇的准确。

    “哈哈哈哈……”

    方行听了,却大笑了起来,笑声牵动了胸口的伤势,引得他一阵咳嗽。

    “事到如今,你还想威胁我?”

    他狠狠的瞪着皇甫道子的眼睛:“你以为,我只杀你一人就完了?”未完待续……

    ps:这一段码的好累,求支持啦!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