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三百五十七章 莲女苏醒

掠天记 第三百五十七章 莲女苏醒

    短短三天,南瞻之劫,已不可避免。

    从哄抢了皇甫家的修士开始,再到引发南瞻部州修士小范围的厮杀混乱,再到神州部分修士的加入与暗中的推动,这一场小小的厮杀,很快便从渤海国青丘坟一带蔓延了开来,将在玄域周围所有未曾离开的修士都卷了进来,竟逐渐从楚域开始,隐有烧遍南瞻之势。

    南瞻修士,在获得了机缘之后,有一些直接便已离去,也有一些留在玄域之中,直到最后这几天才从玄域离开,因而在这一带,着急聚集了不少身携机缘之人,他们无疑便属于最早倒楣的一群人,而从他们开始,一些宗门与大势力也遭到了洗劫,一时间,人人自危。

    不过好在,动手的大都是一些神州的小宗门势力,神州虽然占据了玄域四分之三的地域,但大宗门林立,这些小宗门自然很难从中分一杯羹,所获机缘甚少,便将视线放在了南瞻修士身上,在他们心里,有一个统一的想法,那便是野蛮之地,不配拥有玄域机缘……

    除他们之后,也有一些神秘的势力加入了洗劫之中,有人猜测,他们应该是没有得到进入玄域机会的北俱妖族与西贺牛州的魔种,他们不敢招惹东胜神州的宗门世家,便也将注意力放在了南瞻修士的身上,将已经混乱的南瞻水搅得更浑,以便获得自己那一份机缘。

    在这种局势下,有能力制止此劫的南瞻势力,惟有灵山寺与皇甫家。但偏偏皇甫家在发现自己在此次玄域之争的过程中。竟然葬送了十名金丹。一个道子,且最终一无所获之后,根本就没有制止的打算,而是又加了一把火,将这场乱局推向了极致,再难遏止。

    南瞻之劫,已非人力可免,便是灵山寺。亦在一番努力徒劳无功之后,退守自保。

    而这一切祸乱的源头,归根溯源,却与方行有关,皆是从他刺杀皇甫道子开始所引发,也正因此,南瞻修士,痛恨之余,又给方行安插了另一个名头……祸胎!

    小魔头到处,祸乱无数。几乎成了修行界里的金科玉律。

    在这场祸乱袭卷南瞻之时,真正的神州大宗门势力却并未参与其中。亦或是,他们虽然也派出了门人洗劫机缘,但最主要的注意力,还是放在了青丘坟上,神州的一些大宗门修士,掌握了很多异域之修所不了解的秘辛,对青丘坟异常的看重,甚至超过了玄域机缘。

    “雾瘴可解,炼制解毒秘药即可,大阵亦可寻来精通法阵之人,逐步破之,惟有阴禁鬼奴难缠,便是金丹,亦非其敌,难道要闯仙殿的话,需要请动元婴老祖吗?”

    “元婴老祖气息洪大,威慑天地,一旦靠近,会引发仙殿的反击或是遁走,甚至连玄域都会因为他们的靠近而关闭,是以这种种机缘,最高也只能由金丹来谋取!”

    聚集在青丘坟附近的神州大宗门势,正一心参研闯仙殿之事。

    有人非常头疼,寻不到一个安全进入石洞仙殿的方法。

    “此等机缘在前,又岂能一点风险也没有?”

    亦有人较为心急,急于进入玄域,狠心做下了决定:“若是提了小心,未必不能躲避那阴禁鬼奴,据传只要进入了仙殿深处,便有可能获得仙殿传承,不能再等了,待到各大势力皆至,不见得还有我们的机会,立刻寻人冒死进入仙殿,哪怕是死,也要快些进去!”

    种种念头,使得有的宗门势力,决定要冒死进入仙殿。

    修行者虽然都惜命,但在面对机缘在前时,也不乏拼命的勇气,很快,便已经有很多宗门,都派出了全副武装的金丹修士,决意抱着必死之念一探仙殿……

    在第一个金丹修士闯了进去之后,便似打开了闸门,金丹之修如潮水般闯入。

    无数的人被大阵撕裂,无数的人被阴禁鬼奴污灭丹光杀死……

    青丘坟内,此时宛若真的变成了一片荒坟,埋葬金丹修士之坟。

    “哈哈哈哈,好大的胆子,都不怕死吗?”

    仙殿之中,那被方行唤醒了的石龟感应到越来越多的人闯了进来,大怒之下,复又冷笑不已:“既然你们要拼命,那老子就全给你们收了,反正死在这里的修士越多,大阵力量便愈强,我倒要看你们送死的念头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反正对老子来多多益善……”

    冷厉吼声中,推动大阵,浩大力量碾过,大磨一般磨灭一茌一茌的修士。

    “死伤惨重,不能再硬闯了!”

    神州一带的修士,也肉痛不已,派进去的人竟然无一生还,很多修士连逃都没有从石洞里面逃出来,痛迫之下,他们也已经意识到了硬闯石洞,着实困难,那玄奥大阵再加上无处不在的阴禁鬼奴,已经使得这石洞之内成为了一片死地,一片埋葬金丹之坟。

    “硬闯不可,却也不见得完全没有办法,抓人,掳人过来,喂下安息丹,藏于贮物袋内,待到阴禁鬼奴近身,便将人掷出,可给自己争取一点时间,逃过死动!”

    有活着逃了出来的修士,也想到阴狠的方法,冷厉大喝。

    事已至此,各种遮羞布皆已撕掉,众修士露出了疯狂的本来面目。

    那就是不择手段。

    弱肉强食的修行界里那赤果果的血腥本质!

    立刻便有人出手,去劫掳那些弱小的修士,甚至有人直接劫掳了凡人的一个座城池,将人催眠,定住神魂,装进贮物袋里,然后再向石洞之中闯去。

    从机缘之争,如今终于上升到了掳人之争。

    从青丘坟开始,一场灾劫已经上升到了极点,难以形容其残暴与疯狂。

    “想用这种方法来闯进仙殿?”

    仙殿之中,石龟亦急红了眼,露出了猩红杀意:“既然执迷不悟,那就全部磨灭吧!”

    轰隆隆!

    偌大青丘坟,四通八达的通道,无尽修士被磨灭,直若修罗地狱……

    怨气冲天,幽魂点点,血气浩然,汇聚成了一种凶暴而肆虐的力量,皆被仙殿所收取,在一种无形的力量引导下,皆向那仙殿之中的莲池汇去,然后被那一池血莲汲取,一霎那间,竟有三朵血莲盛开,然后调谢,化作了成熟的莲蓬摇摇欲坠,气血逆冲,反哺血莲池底。

    在这种特异的环境下,骤然响起了一声低低的叹息,似是一个女子在大梦中幽幽醒来。

    “哈哈,看老子弄不死你……”

    仙殿之中,石龟正在推动大阵杀人杀的不亦乐乎,骤然听到了这一声叹息,它猛得一惊,惊恐的看向了莲池方向,甚至都忘记了推动大阵的运转,便似见了鬼。

    “醒了吗……那个存在……竟然醒了……”

    在石龟惊恐的目光里,血莲池内,探出了一条玉藕一样的手臂,白洁无瑕,一副慵懒模样,看到了这条手臂时,石龟简直惊吓到难以言喻了,那眼神像是做贼却看到了主人醒来一般,无比恐慌,如果这厮有心的话,想必那颗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了,几乎回头就要逃……

    然而这手臂搭在池边半晌,一个声音幽幽自语:“再睡一会……”

    然后……那手臂又慢慢收了回去……

    石龟呼的一声松了口气,心想你再他妈睡个几百年的回笼觉吧!

    但这一口气还没喘出来,忽然间仙殿之外,惊叫声声,无数掠空声响动,竟有数人同时赶到了仙殿外面,却是那些闯入了石洞之人,原本被石龟推动的大阵所阻,死伤惨重,但莲池之人醒来之事,着实太过惊人,竟使得石龟一时忘了推动大阵,却被这群人抓到了机会。

    敢闯石洞之人,皆是惊才绝艳的神州金丹,无一弱者,抓住这机会冲到了仙殿外面。

    “这是……怎么会有这么多跪尸?”

    “难道,他们就是当年强夺仙殿传承而失踪的大人物们吗?”

    “这果然就是七百年前那座仙殿,我听人描述过它的模样!”

    无数惊慌的声音响了起来,甚至还有人下跪膜拜,也有人急急从殿外闯了进来。

    “嗯?”

    这许多嘈杂的声音,却又使得莲池少女微微一怔,那朦朦胧胧似乎要再次睡过去的意识,竟尔又渐渐清晰了起来,可以感到,莲池中的存在,正在真正的醒来,那气息愈发的清晰明了,一条藕臂再次从莲池之中探了出来,旋及一个披满乌发的脑袋也渐渐升了起来。

    “谁在打扰本小姐睡觉?”

    一个非常不满意的声音响了起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