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出题

掠天记 第三百六十八章 出题

    四女坐定,便似四朵娇艳艳的桃花,把个殿内众修都开的心痒难捺。

    坐在方行身边的那个修士兴奋的额头都渗出了一层细汗,摇头晃脑的道:“这等绝色,各具奇蕴,若得一夕相伴,当真是修行大道都可抛到一旁啊,这一次的红红入榻令,我周芦苇便是把命豁出去都得抢上一枚,不过要抢哪一枚呢?龙族王女的那枚,怕是不好抢……”

    听他紊紊叨叨,方行也有些好奇,探头问道:“什么是红红入榻令?”

    那周芦苇看了方行一眼,嗤的轻笑了一声,道:“这都不知道?问别人去!”

    刚刚他才被方行刺挠了一句,加上心里也有些看不上方行,自然没什么好气。

    方行一听却瞪了眼,低声道:“你大爷的,想找死不成?”

    说着捏起了拳头,一副凶状,却把个周芦苇吓了一跳,心想自己若动手,可不是这野小子的对手,急忙威胁道:“这里可是龙女琉璃宫,你敢在此处动手不成?”

    方行嘿嘿一笑,眼珠子一转,道:“行,我不在这里揍你,不过你总不能天天在琉璃宫住着吧,嘿嘿,等红红之会结束了,天天堵着你,弄不死你不算完!”

    这亮明车马的威胁,却让周芦苇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只是筑基前期的修为,宗门背景亦上不得台面,不然也不可能坐在这最靠近殿门的下首位置。此次来红红之会,也只是想通过这入幕之宾好谋个好机会罢了,如今床榻还未上去,却树了个强敌岂不是亏大了?

    心间已有诲意,深觉不该招惹这个小王八蛋。

    方行看出他有点害怕。嘿嘿一笑,道:“怕了吧?嘴还硬不?”

    周芦苇见状,急忙讪讪笑道:“道友真是好大的火气,一句顽笑话也能惹得你如此当真,你想问什么,我自然不会隐瞒,那红红入榻令。便等若是王女及北神山多情道三位仙子抛出来的绣球了。四人各有一枚,只要拿到了此令,便可享受三天的鱼水之欢……”

    “原来就是上床的凭证啊……”

    方行琢磨了一下,又道:“怎么抢这令牌?出手干一架吗?”

    周芦苇笑道:“若是斗法夺这红红入榻令,又何必这么麻烦?直接谁修为高邀请谁不就完了?况且王女及北神山多情道的三位仙子也不是那凡俗间的粉头,由得人争来夺去,因此这红红入榻令。实际上是由王女及三位仙子划出题目,然后咱们凭本事争锋的,斗法也好,论道也罢,甚或是吟诗或是脱了裤子比大小有都可能,却皆随四位仙子的心意了……”

    “比大小?”

    方行呆了一呆,低头看了看,笑道:“那你们还比个屁?”

    “咳咳!”

    旁边装木鸡的金乌忽然轻轻咳了一声,爪子抓起了几上的酒杯,神情傲然。一饮而尽。

    方行登时一脑袋黑线,叱道:“我们人族比大小,你一只破鸟跟着凑什么热闹?”

    “嘿嘿……”

    金乌相当鄙视的看了方行以及那呆呆的周芦苇一眼,一副不屑跟你辩的模样。

    方行实在懒得理他,继续向那周芦苇打听,倒把个红红之会的规则打听的差不多了,却是知道。这红红之会,共有十天时间,每三天每一位仙子,会发布一枚红红入榻令,由人争夺,抢得入榻令者,则可侍寢三天,最后一天时,则是所有人一起痛饮,欢尽散场。

    自己来的倒也赶时候,正是红红之会的第一天,也就是说,四位仙子的第一枚红红入榻令,都会在这一天发出来,而这第一枚,也正是大家最为重视的一枚,毕竟后面的那几枚,不免有些穿人旧鞋的感觉,第一枚就不一样了,不但最受瞩目,且可以让别人穿旧鞋。

    而且第一个拿到了入榻令的人,也不乏有那种把龙女伺侯舒服了,一连十天不换人的例子,再有就是,抢得了第一枚入榻令后,只要自己顶得住,后面的一样可以抢。

    问清楚了规矩,方行便琢磨起来,按照莲女对他说的方法,他却是尽量多拿几枚红红入榻令的好,只是不知道呆会四个妖精会划下什么道道来,万一不是脱了裤子比大小,恐怕自己就没有必胜的把握了,偏偏大小姐说的那个法门,还真不好用强,只能随其自然。

    便在方行各种打听红红之会规则之时,坐于上首王座上的龙女盈盈站了起来,嫣然一笑,顿时满堂皆静,所有人都扬起脸来,目光瞬也不瞬的看着龙女,知道红红之会要正式开始了。

    “诸位赏脸,来我这红红之会,熬银珠倒是脸上有光了,不过今年的红红之会,却有些不同,我有三位北神山多情道的好姐妹来访,按待客之道来说,我这主人却不好与她们抢,这红红入榻令,便先由她们来发吧,待她们挑选过后,我再来寻摸我的三日良婿吧!”

    龙女说完,便举起了手里的酒樽,下方的修士登时齐声欢呼。

    方行爱极了这个场景,也举起了酒杯跟着大喊:“好……”

    龙女说罢之后,美目流盼,看向了北神山三个妖精里面的大师姐,低低的一笑,道:“红颜妹妹,下面就给你了,看你挑了这么半天,不知有衷意的没有?”

    那大师姐红颜仙子微微一笑,道:“倒是有几个合意的,还是姐姐这里好呀,请笺一放,诸边修士皆来捧场,哪里像我们北神山,周围的门派都视我们如毒蛇猛兽一般,勒令门下弟子绝不可与我们走动,过份些的,都说我们乃是魔门,要将我们赶往西贺牛州呢!”

    龙女吃吃笑了起来,道:“你们多情宗的法门实在太过霸道了些,不仅人取人阳精,还要夺人修为,自然被人仇视了,这一次在我这红红会上,你们可要把持着点,取些阳精,夺些修为倒也没什么,若是搞出了人命,姐姐我的红红之会招牌也算就砸了!”

    红颜仙子笑道:“姐姐放心,妹妹晓得!”

    说罢了,转头看了一眼两个师妹,在扫到了垂着头不说话的三师妹青颜时,却似乎想到了什么,便向龙女道:“银珠姐姐,虽说长幼有序,不过我这青颜小师妹,却刚刚修成了多情诀不久,还是个完璧的身子,不如这一次便将头彩给了她,让她先挑吧?”

    龙女自然不会不允,含笑答应,便都等着小妖精出题。

    那小妖精却似乎有些不乐意,咬着嘴唇,也不知在想什么。

    多情宗的二师姐碧颜见了,便握住了她的手掌,低声劝了些什么,青颜终于还是抬起了头来,在殿下众修举高彩烈的目光里,一咬嘴唇,取出了八道阵旗,一一投向大殿之中的空地上,不多时阵旗插满,紫雾缭绕,竟尔化作了一座法阵,让人看不出深浅。

    青颜仙子道:“想碰我,至少也得过了这法阵才行!”

    殿下众修闻言,皆是一怔,之前在这红红会上,当真是听说过各种不同的题目,连脱裤子比大小都算平常了,却还未见过较量这种破阵之法的,毕竟大家过来都是玩的,你挑那些文采风流的也好,精悍强壮的也好,俊美潇洒的也好,却挑个精研阵法的人做什么?

    青颜也不说话,咬着嘴唇,望着下方诧异的修士,只是不开口。

    一时间,倒显得气氛有些尴尬。

    龙女见状,便微微一笑,轻声道:“碧颜妹妹可还是完璧之身,便宜你们这帮畜牲了,她脸皮薄,划下来的题目难些也是有的,你们也都是各方杰出人物,就没有人能破得了这法阵么?我敖银珠倒没想过,请来了参加红红之会的人,竟会是这样一帮子废物!”

    这一番话,半激半劝,倒也立时引动了不少人响应,一个自忖难以夺得龙女的红红入榻令,又在法阵方面有几分造诣的修士站了起来,清清朗朗走到了法阵前,向着龙女身边的青颜仙子露出了一个自诩风流潇洒的笑容,微微躬身一礼,然后大步走进了法阵之中。

    在他冲自己笑时,小妖精碧颜仍然是一副不高兴的冷漠面孔,半点回应也无。

    红颜与碧颜见状,都觉得有些尴尬,低声向龙女解释:“小师妹虽是我们师尊所看重的传人,学得了多情诀的真谛,但之前因为法门未成,却一赶养在山门里,虽是多情宗门人,却到现在连男人也没见过几个,之前与她说起这些事来,还不怎么抵触,如今好事临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大概是脸皮薄吧,迈出了第一步,定然就好了,还望长公主恕罪……”

    龙女微微一笑,不置可否,道:“终是得看她自己的意思,不然也没滋味!”

    正说话间,忽然那法阵之中,骤然响起了一阵惨叫,却见那闯法阵之人,并未法阵另一端走出来,却是从入口处挣扎着闯了出来,脸色发黑,惨叫不已,竟然是中毒之兆,这一下兔起鹘落,大出众修意料,便是红颜仙子,也是大吃一惊,飞身下台,喂其解药。

    面对着众修士或惊疑或恼怒的目光,青颜仙子若无其事的道:“我们多情宗最出名的便是多情诀与使毒之法,你们不会不知道吧,我在法阵里面放了毒烟,也是正常的,你们若想对我有什么想法,那就别怕毒呀,解毒之后闯过法阵,再惦记我那块红红入榻令吧!”

    不说还好,这一句话出口,众修更是恼怒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