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劫火

掠天记 第三百七十六章 劫火

    方行心里异常恼火,有种买了假货的感觉。

    自从一开始,他便发现这卧房之中,暗香幽浮,初时只以为是普通的熏香,后来却发现,其中香间有些可以对修士起作用的*作用,只不过用量很轻,似是被人发觉,也就他这种修炼过太上化灵经的人才能够感应到些许微妙了,但一初时,只以为平常布置,也未多想。

    当年在凡间时,他可没少钻过春来楼妓子们的床底,当然,那时候还不懂人事,只是天性顽劣,暗中给他那个色中恶魔四叔使坏去的,闻过类似的味道,只当时催情之用。

    只不过到了后来,那龙女出现时,却渐渐让他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对他来说,察言观色那是人生基本功,平日里遇到的人哪个好欺负,哪个需要准备一下再欺负,总得有个心理准备吧?因此他一见龙女,便发现虽然模样变化的维妙维肖,但模样气质却有些不同。

    待到这“龙女”一掌按上他的胸口,方行就立马反应过来了。

    龙女乃纯血龙族,而龙族在得人间大道教化之后,便已有一半成为了人,因而龙一生来,便天生具备人相与龙相,而不必像其他的妖类一样,需要修炼才能化作人相,这也就是说,在化作人相时,龙类在各方面,其实与人类都是一模一样的,包括了体温与身体构造。

    而那只手掌,却太过冰冷,绝不像是正常人应有的体温。

    仔细一想,方行便已经意识到了。也惟有海蛇一类的冷血动物,才会有这样的体温。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抽丝剥茧,方行再发现真相便已易如反掌,他很快就意识到。房内暗香是能够对修士起到一定*作用的迷香,让人神智微乱,然后化作了龙女模样的海蛇精来到自己房间,各种发浪,同时施展媚术,撩人心弦。便是让人意乱神迷,难辨真假。

    当然了,最厉害的,便是那躲在暗中轻吟浅唱的蚌精了,这根本就是一种厉害的幻术。可以说,那海蛇精变化的如此维妙维肖,倒有一半是她的功劳,连自己都差点着了道。

    发现了这一真象的方行当真是气的够呛,心里这怒火真是蹭蹭的冒。

    太过份了,自己明明已经凭真本事抢来了红红入榻令,她竟然还搞个冒牌货来骗自己,是觉得方大爷长的不够俊吗?难道说非得外面那些小白脸才能睡她?

    而海蛇精在被方行强行逼出了真容之后。也是一脸怒意,不停大叫:“放开我……”

    “放开你?”

    方行骑在她身上,怒火比她还大:“小爷吃了你信不信?敢弄个假货骗我?”

    海蛇精天性是个喜欢俊俏人儿的。本就看不上方行,此时被他一脸轻蔑的骂作假货,心里更是怒意大炙,脸上表情忽然一变,阴森非常,寒声道:“小畜牲。你若是装个糊涂也倒罢了,偏要自作聪明。我只问你,可听曾听说过入得王女之榻之人。只有两个下场?”

    方行微一回想,便已明白了她说的是什么。

    龙女好淫之事,早已传遍周边各海域仙岛,甚至连凡间都有人耳闻,传言中被龙女选中之人,往往只会有两个下场,要么便是事后赠以珠宝,好生送走,要么便是被龙女一口吞了。

    果不其然,海蛇精森然威胁:“被吞了的,都是你这等自作聪明之人!”

    “说小爷自作聪明?他妈给我一个冒牌的,还不让人说了?”

    方行更是生气,愤愤想道:“我找那个骚娘们评礼去!”

    说着取出一颗龟息丹,强行塞进了海蛇精嘴里,又逼那个歪在地上,闭着两只大壳,躲在里面不敢露头的蚌精也吃了一颗,然后两个妖精一起塞进了贮物袋里,这便要愤愤不平的带着两个人证去找龙女评礼,那模样,活像是醉后被**偷换了妓子准备闹事的窑客。

    不过刚一出门,却又有些清醒了过来,暗想:“不行啊,我打不过她……”

    被那迷香搞得脑袋有点晕,但方行最基本的辩识能力却还是有的,打不过的人可不惹。

    这时候已经离开了龙女的卧榻,幽暗之中,也不知有了多久,走廊大殿之内,倒多有禁制,只是无人把守,不过这些禁制却还难不倒方行,一个也没有触动,在他清醒了过来的这当口,却已经到了一条两侧都是偏殿的走廊里,长长的走廊之中,满是低细的低笑与娇喘。

    “他娘的,别人都玩的痛快,便小爷碰到个冒牌货,这龙女欺人太甚!”

    方行朝两边偏殿里看了一眼,心里更是恼恨,却见那偏殿之中,却尽是一些来赴红红之会的宾客,此时各自选了一处偏殿,怀里或抱着一只海妖,或抱着一名侍女,欢度*,相比之下,法衣不整,提着一只贮物袋要找人算帐的自己可谓是形单影只,可怜无比了。

    “不行,小爷不痛快,也不能让你们痛快啊……”

    方行本来就憋了一肚子气无处发泄,此时更是坏心大起。

    他干脆又退到了走廊尽头,向最尾端一个装饰比较堂皇的偏殿里一瞅,却登时发现里面娇喘辗转的不是旁人,竟然北神山的碧颜二妖精,正与一俊俏男修欢情正浓,心里坏水便随着恼恨骨嘟嘟冒了起来,再加上之前便有莲女传授给自己的法门,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暗暗施展了黑色剑胎所传的无名功诀里的掩息术,避开门口禁制,悄然无声闯了进去。

    却说那北神山的二妖精碧颜,正与一男修如胶似漆,享那鱼水之欢,阴阳颠倒,死去活来之际,却忽然察觉床前多了一人,登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叫道:“是谁?”

    黑影里,一个声音闷声闷气的道:“打劫!”

    ……

    ……

    “打……”

    碧颜妖精此时只想破口大骂:打你妹的劫,哪有跑这地方来打劫的?

    但来人出手竟然出奇的快,还不待碧颜有所反应,便陡然一道庞大灵力压来,被镇压得动弹不得,与此同时,来人飞快的掐起了一种玄奥莫测的法印,印法在三分之一息内,便已结成,然后手掌飞快的在碧颜妖精与那正酣战之中未缓过神来的男修额头拍了一掌。

    “啪”“啪”两声,手掌缩回,碧颜与那男修,同时感觉自己体内好像少了一点什么。

    那适才如*一般的炙烈之气,竟尔在此时像当头浇了一盆凉水一般,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她们两人皆懒懒的,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在睡着之前,碧颜仙子隐隐约约,看到那床前的人影取出了一个小巧的碧绿灯盏,将两簇火苗打入了灯盏之中,然后发出了一声她极为耳熟的“嘿嘿”坏笑,转身离开。

    手持碧绿灯盏,方行悄悄离开了这间偏殿,又向第二处偏殿摸了过去。

    他所手持的灯盏,乃是一种容器,却是从玄域之中别人兑换剑胎时送到了他手上的,这种容器品阶不低,可以盛放虚无力量,某种程度上来说,它的作用却与修士识海类似,一些无法在现实之中显化的力量,却可以被暂时性的盛放在灯盏之中,稍作贮存。

    而他从碧颜妖精和那男修体内抽走了的,则是三昧真火的最后一道火“欲?火”。

    这种玄奥手法,却是莲女传他的不二法门,据她说这是一种相当高明而阴损的法门。

    高明之处在于,这个法门可以将人体内的原始之火抽离出来,当然,需要特定时机,一般都是在情浓之际,此火才会显化,也才可以被抽取。

    原计划中,方行本来打算牺牲自己的色相,勾搭了龙女或是三个妖精之后再伺机取火的,而如今,自己被龙女耍了,没办法,只好冒点危险,四处打劫一下了。

    好在他的无名功诀已经修炼的颇有几分火候,掩息术施展出来,便如一道鬼影一般,难以被人察觉,再加上众修又都处于最难分神的关头,就更方便他做事了。

    琉璃宫内,自然也布置了不少法阵与禁制,不过考虑到众修士自由往来与偏殿与大殿之中的缘故,便没有开启,因而倒便宜了方行,在他眼里,这简直就是不设防的城市了。

    如此一来,方行便从走廊头,一路打劫到走廊尾,手里的灯盏越来越亮。

    但他身后,那本来充满了狎声笑语的座座偏殿,却顿时变得死气沉沉,再无半点声息,更严重的事情还在后面,所有被他抽离了欲火之人,醒来之后都会发现,自己赫然对男女之事提不起半点兴趣了,而这也正是那法门的阴损之处,取人欲?火,断人狎思。

    无论男女,欲?火被盗,都至少会三年之内,清心寡欲了。

    直到三年之后,体魄慢慢调理,才会渐渐恢复正常。

    这种情况,对女修来说,外表倒看不出什么来,只是欲?火恢复正常之前,对房事没有半点兴趣而已,而对男修来说,事情就大条了,至少三年之内,都丧失了那能力。

    简单一点来形容的话,就是小强盗过处……阳?萎一片!(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