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三百七十八章 神龙逐月

掠天记 第三百七十八章 神龙逐月

    那座依墙而放的山宝,其实就是一座大山,自然也就导致,几乎不可能有人能移开它,除非是那个在山宝上布下了法术的主人亲自出手解开,而大概那在山宝上布下法阵的人,也没想到,方行手里拥有那些与龙族息息相关的珠子,解去山宝上面的法术,易如反掌。↗,

    而在那重逾泰山的山宝下面,赫然镇压着一个机关,只要将山宝移开,机关便会触动,打开玄石墙壁上隐藏的一个门户,门户后面,却是一间水族洞府,里面布置简单,丹炉、清池、法典架子等等,此外空无一物,便像是经年苦修之士那再简单不过的居室。

    方行下意识往这洞府之中瞅了一眼,便看到他正一心寻找的第二件异宝。

    雷击扶桑木,便凭空悬于洞府中间的清池之上,池水结成了白朦朦的寒冰。

    “得来全不废功夫啊……”

    方行心里骤喜,在这洞府之中打量了一圈,见无甚陷阱与禁制,松了口气,抬手将雷击扶桑木摄了过来,对于他来说,这件异宝可比山宝还要值钱,山宝毕竟只是一件法器,而且使用麻烦,而这雷击扶桑木却乃阳极阴生之宝,对于修炼诸多功诀有着特殊效果。

    得此二宝,方行也算心满意足了,便可放心离开琉璃宫了。

    只不过,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随着那雷击扶桑木被他摄到手中,那雷击木下的一潭结冰清池,忽然间冰纹四布。喀喀作响。似乎是随着雷击木取下。那一池结了冰的水,正在快速的消融,很快便裂隙满满,而后蒸腾不已,雾气缭绕,似乎下方有一炙烈之物。

    方行吓了一跳,抱着扶桑木,跳到了三丈开外。探头瞅着这异象发生。

    很快,雾气飘散,露出了池中一片黑糊糊的影子,那是一头绣发。

    随着池水化开,方行赫然发现,那寒冰之中,赫然封着一个人,盘膝坐在清潭之中。

    琉璃宫第三件异宝……

    龙女!

    方行万万没想到,龙女赫然便在这清潭之中,盘坐于冰中。且不着一缕,双目紧闭。额头渗出一层细汗,面色潮红,身体正不住的颤抖,将清潭之水震得微微发烫。

    “啊约,长公主你还没睡呐?”

    方行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可是一直担心自己在敛宝过程中惊动龙女,却没想到会在大功告成之际碰到了她,下意识就笑嘻嘻的打了声招呼,跟在大街上遇到的一样。

    龙女的呼吸忽然重了一些,显然已经察觉到了方行的存在,却没有说话。

    “哈哈,哈哈,长夜漫漫,我睡不着,出来溜哒溜哒,你继续……”

    方行讪笑着,打了声招呼,一边说话一边慢慢退到了三丈外,扛着山宝,忽然转头就跑。

    但也就在此时,忽听得背后的龙女愤怒的一声急叱:“臭小鬼……”

    轰隆隆!

    方行背后的石室之中,忽有一道阴冷至极、狂暴至极的力量疯狂涌了出来,宛若铺海盖地的海啸,霎那间淹没了方行,也充斥了整座宝库,又如一头狂暴之极的巨龙一般,摇头摆尾,竟尔直向着琉璃宫冲去,半晌之后,精光暴射,宛若狼烟一般,直直投射入了虚空。

    虚空之中,本有无数邪淫之气密布,遮蔽清朗风月,但后来方行遍采众修欲?火,已使得那一片虚空再次回复澄净,明月银星,直若星盘,而随着这道精气投入虚空之中,云顶之中,却骤然幻化出了一头摇头摆尾,身材百丈、通体银白的巨龙,绕着明月游走。

    这种异象,委实难言其威,无数海中生灵乃是妖类,见此异象,同时拜伏。

    月朗星稀之夜,这异象几乎万里之外都可以看得到,自然也惊动了周围仙岛洞府上面的修行之人,纷纷被这难以形容的浩大龙威所惊动,离开闭关之地,远观这异象。

    “神龙逐月之相,怎会在此地出现神龙逐月之相?”

    有些见识的修士,皆远观此异象,眉头紧皱。

    “师尊,何为神龙逐月之相?”

    某位距离琉璃宫六千里的一座仙岛之上,追随于麻衣老修身侧的童子好奇发问。

    麻衣老修轻叹了一声,道:“神龙逐月之相,乃龙族异相,与人族女子初潮类似,雌龙三十三岁成年之后,每三年一次,元阴之气冲霄而起,印作赤龙,逐月而飞,这便是神龙逐月相,古藉称为赤龙逐月,人族修士引用此典,也曾将人族女子赤潮称之为赤龙!”

    小童子闻言呆了一呆,自语道:“那不就是龙女的月事?”

    麻衣修士随手就往其脑袋上拍了一掌:“好事不学,女子月事倒都知道了!”

    小童子挨了一巴掌,委曲道:“不过是一个龙族月事异象,你一个老头子又看什么?”

    麻衣修士轻叹道:“只是类似月事而已,实则为雌龙招婿之象,此象乃龙族元阴之气冲霄而显化,也即是说,惟有元阴龙身才会引发此象,元阴之身破去,这异象便不会出现了!上古龙族,乃至当今的龙宫,都会在此异象出现之前,为龙女择婿,并于初次异象到来之际圆房,另外,这异象,也是检测龙女血脉是否纯正,以及是否守身如玉之象,在沧澜海内,有此异象的龙女,代表了元阴之身未失,以及血脉纯正,甚至有资格成为下一任龙主!”

    对麻衣修士的解释,这龙女血统很正而且还是个无瑕身子呗……我擦,她竟会是元阴之身?”

    就连小童子都反应过来了,麻衣修士也就不作隐瞒了,低低一叹,道:“这龙女被逐出沧澜海后,居于千流海,一年举办一次红红之会,每到此会之期,淫秽之气冲霄而起,遮蔽星辰,我还道她心性不正,祸乱南海,却未没想到,她竟是在隐瞒此事,所图非小啊……”

    小童子仍然不依不饶:“师尊啊,龙女便是那红红之会的女主人么?她怎么可能……”

    麻衣修士淡淡一笑,道:“还能有什么原因,无非便是名利相争罢了,沧澜海龙族重人伦礼义,**之人是不可能图谋龙族大宝的,她一个被逐出了沧澜海的人,却费尽心思自污其名,又以这红红之会隐藏她的元阴之身,自然便是想着再找机会回沧澜海了!”

    话犹未尽,远处有详云飞掠而来,却是临岛一个隐世的老修,见到了麻衣老者,便远远一拱手,道:“清遥道友,神龙逐月之相一出,看样子这南海多事了啊!”

    麻衣修士低声一叹,道:“我前不久曾听人言,沧澜海老龙王病重,恐时日不久矣,他座下八个子女为夺老龙王之位,正斗的厉害,甚至沧澜海都快要封海了,在这要紧关头,神龙逐月之相一出,便等若又出现了一个争夺龙王宝座的对手,偏偏根脚还在我们南海,欲不多事又待怎地?只是……这龙女既已隐瞒此事多年,不惜自污名声,显然有所忌惮,都已忍到了这一步,何不等待老龙王去世之后再作打算,偏要在此时显此玄机?”

    那来访的隐世老修道:“许是她另有图谋吧!唉,先是玄域出世,再是南瞻大乱,如今沧澜海也要祸乱再起,西贺魔种一直图谋不轨,如今北俱妖族也蠢蠢欲动,看样子,天元四州平稳多年,如今已现大乱之兆,我们这些隐世之人,也不知何去何从了!”

    麻衣老修道:“且不理会,先封岛静修吧,此兆既显,沧澜海恐怕要来人了!”

    那空中的神龙逐月之相,并未显化多时,便已隐去,南海众修,只当龙女发现异象外泄,用秘法遮挡,也并未留意,只是纷纷低议,皆胡乱猜测这位被逐出了沧澜海的龙宫长公主,如此苦心孤诣,不惜自污名声,甚至借这红红之会来遮弊天象,到底图谋何事。

    只是,谁也不知道,此时的琉璃宫内,龙女正陷入了癫狂之中……

    惊惶逃走的方行,被盛之下的龙女,一口气吸回了洞府清潭之内,在金丹修为的龙女压制之下,丝毫反抗不得,而龙女则是满面的痛楚与颠狂,双手摁着方行,瞳仁本为金色的她,此时双眼竟然隐现血意,似乎竭力的压制着什么,半晌之后,终于压制不住了……

    “小王八蛋……“

    龙女的声音里,夹杂着无尽的恨意与酸楚……

    “六十四年苦守,一朝毁于你手……”

    这一刻,两行清泪从龙女那完美无瑕的面庞上流落了下来。

    “喂喂,大不了还给你啊,别激动别激动,咱们坐下来泡杯茶慢慢谈……”

    方行给吓毛了,有心想施展莲女的法门制住龙女,又或是反击,却全无抵抗之力。

    张口大呼的一句话,却中途止住。

    因为龙女忽然满脸愤恨的低下了头来……

    “好好说话,别咬人啊……”

    方行大叫,但忽然间声音被堵住了,口中呜呜作响。

    龙女没咬他,更是狠狠吻到了他的嘴巴上,把个方行吓的眼睛都直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