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零四章 原形毕露

掠天记 第四百零四章 原形毕露

    忽然听了方行最后一句,恨天宁整个人都呆住了:“啊?”

    方行坐正了身子,淳淳善诱,道:“别张这么大的嘴巴,我给你说一下啊,实际上论各种条件你都不占优势啊,别说这些什么模样、修为之类的东西,便是身份,谁让你是老二呢,估计族人也更想让那个小白脸和你姐姐成亲,好顺理成章的成为族长接班人吧?”

    恨天宁有点发呆,看着方行口若悬河。

    “所以说你现在不但关系没他们两个亲近,关键是连机会都没有,那小白脸是绝对不会考虑你的,只能由你自己来争取,从你姐姐手里,把他抢过来……”

    恨天宁目露迟疑:“但你说的那什么的……也太……”

    方行大手一挥,郑重问道:“再问一次,你喜欢那小白脸吗?”

    恨天宁翻了个白眼:“比你长的好看就叫小白脸吗?”

    方行:“……我他妈问你喜不喜欢他?”

    恨天宁气道:“当然喜欢了,非常喜欢!”

    方行道:“连他妈药都不敢下,你还说什么喜欢?”

    恨天宁顿时有点呆。

    方行趁热打铁,道:“先把他睡了,生米煮成熟饭,还怕他跑了?”

    恨天宁本身就是个性子有些古怪的,偏激的让人感觉可怕,这在族里早就传开了,方行与人饮酒之时,没少听说过,此时这丫头被方行又激又加火了,一番歪理,竟尔真说动了心,眉头皱得紧紧的,琢磨了半晌之后,才忽然间道:“他已经是金丹了,没这么容易吧?”

    方行冷冷笑了起来,道:“这药我来搞定,别说金丹。元婴都没跑儿!”

    恨天宁狠狠喘了两口气,忽然伸出了一只手来:“把药给我!”

    方行道:“等着!”

    说完便跑到屋子里去了,在贮物袋里挑选了半天,却选了一颗极品疗伤丹出来。这却是他当时在玄域拍卖剑胎时,有人拿出来低作灵精的,乃是一颗极其罕见的丹药,别说金丹初期,便是金丹中期见了也得眼红。那少尊此时又受了伤,方行不信他会不动心。

    取了这药,方行又凝神半晌,忽然间手掌一翻,将那枚伤丹握在了手中,而后潜运三昧真火,将这枚伤药炼制了起来,不多时,一缕欲火已潜入了丹药之中……

    “嘿嘿,就不信你这王八蛋不动心……”

    方行坏笑了起来。又珍而重之的放进了小瓷瓶里,拿出去给恨天宁。

    “去吧,丫头,小爷为了你,可是连血本都出了……”

    方行一副舍不得的样子,实际上他还藏有三枚血莲子,却是从金乌那里扣出来的,并不将这些伤药当回事,当然此时必须得表现的一副郑而重之的模样。

    恨天宁接了过去,翻来覆去的瞧了几眼。狐疑道:“不会有毒吧?”

    方行气的“嗖”一声就将飞剑拿了出来,朝着恨天宁屁股打量:“你欠抽是吧?”

    恨天宁吓的花容失色,一下子跳出去了三四丈远,叫道:“打女人屁股。你要不脸?”

    方行道:“要不趴光了衣服吊起来打?”

    恨天宁吓的一哆嗦,一刻也不敢在这小院里呆了,拔腿就跑。

    方行哈哈一笑,重又坐了下来,朝着恨天宁传音:“趁他伤还没好,及时送过去……”

    坐了下来之后。他轻轻一声冷笑,又眯起眼睛来养神。

    他自然知道无论是恨天宁还是少尊,都会好好把那颗伤药检查一下,只是任凭他们怎么检查,都绝会发现不了异状,因为那药里的欲火,无痕无迹,根本就不是普通手段能探测得出来的,就算恨天宁把这件事捅出去了,他也可以完全否认,任凭别人验丹。

    这种运转欲火之力的法门,却也是他这两年参悟的结果,因为怒火是从玄棺斩首图内获得,愿火是从玄域洗基丹内获得,但这欲火一道,却是方行按照莲女传授的法门,自行参悟出来的,因而三昧火中,方行反而对欲火运转的更为娴熟,可以稍稍透出体外。

    当然了,这等程度,无法伤敌,用来阴个人倒是好的。

    正是因此,方行相信就算在事后,那少尊也不一定能够发现端倪,因为丹中欲火,本就非毒,只会勾起他本身的欲火,想那少尊乃是四五十年的纯阳之身,哪怕有特殊的法门压制,欲火也一定很强烈,族内传言,少尊来到族内之后,便已对女公子表现了心意,只是其为人孤傲守礼,却一直以礼相待,从不过份亲近,方行猜测,恐怕也正是少尊这不肯过分亲近的原因,才使得女公子心里没有安全感,也让恨天宁觉得自己还有机会,一直拼了小命在争。

    只不过,方行倒是觉得,那个少尊一直与女公子以礼相待,却不见得是真的正经,而是为了保持纯阳之身,必须远离女色,亲近了女人之后,就怕他会压制不住。

    修行之人,不度九劫,毕竟还是人,人的七情六欲,非但不减,反而会更强。

    而在此时,少尊所居住的庭院之内,恨天宁也期期艾艾的走了进来,那少尊见是她,又听她说是来给自己送伤药的,便不好不见,将她放了进来,本来也不认为她能有什么好伤药,打算温言劝慰两句,便送她离去,却没想,这丫头一伸手,便拿出了这样一枚好丹。

    “宁儿妹妹,此丹你是何处得来?”

    少尊见了这丹药,微一凝神,并未推辞,反而轻声问道。

    恨天宁嘻嘻一笑,道:“是那个叫刑方的家伙送给我献殷勤的,你放心用吧!”

    少尊微微一怔,本欲拒绝的他心底却闪过了一丝冷意,这个叫刑方的家伙与自己初一见面,便让自己吃了这样一个大亏,于少尊着实难忍,一想起来便眼中精光一闪。

    恨天宁嘻嘻一笑,道:“少尊哥哥,用那个浑蛋的丹药养好了伤,再回头教训他!”

    这话却说到了少尊心坎里,微一点头,沉吟道:“我本是听说了恨天氏族内有人携真龙来投,便特意赶了回来,伺机收伏,据为己有,本不欲多生事端,徐徐图之,却没想到这厮竟然如此蛮横,说不得,我也要动些强硬手段了,待我伤好之后,此子决计难逃!”

    一番心思掠过心间,少尊便伸手接过了那枚伤药,淡淡道:“多谢宁儿妹妹了……”

    恨天宁笑道:“少尊哥哥快养好伤就好啦,我在门口为你护法!”

    说着站到了房门旁边,倚着门框看着少尊,吃吃的笑。

    少尊淡淡道:“只是疗伤,随时可以中断,倒也不必护法!”

    口中说着,神识探入伤丹之内,短时间内,便用了至少七种方法探测了丹品,却发现确实是一颗上好的丹药,并无什么异常,便微一凝思,将此丹吞了下去,徐徐运转灵力化开,不多时,药性逐渐发散,渗入少尊五脏六腑,自内而外,伤势皆在快速复原。

    “果然是一枚好丹……”

    少尊心里暗想,同时又觉得,那厮从墟外而来,身上竟然有这么多好东西,待到夺了他的赤龙之后,倒要擒下来仔细问问,看看他是否掌握了一些有用的功法等等……

    正思虑间,忽然间感觉有些不对劲,小腹之中,不知何时,腾的一团火烧将起来。

    少尊心间一惊,暗想:欲毒怎地在此时发作了?

    急忙施展秘传心法压制这道欲毒,以免在恨天宁面前现出了原形,却未想到,这一次欲毒来的如此之快,霎那之间便已经烧遍了全身,就连他的秘传心法竟也压制不住,一时间,浑身气血如决堤大江,湍流不息,霎那间涌遍了全身,连苍白的皮肤都化作了血红色。

    “少尊哥哥,你没事吧?”

    恨天宁倚在门口,探着个脑袋悄悄问道,心下未免有些惴惴不安。

    “嗖……”

    少尊忽然间睁开了眼来,目光竟然血红一遍,与此同时,脸颊竟有些变形。

    “啊……少尊哥哥……你……”

    恨天宁大吃了一惊,猛得向后跳了一步,眼神惊恐的向少尊看了过来。

    “清儿妹妹……你过来……”

    少尊忽然间沉声开口,声音嘶哑,眼神里亦透出些许邪异之色。

    “我……我才不去……我有事……先……先走了……”

    本是计划中的事情,恨天宁却忽而感觉到此时的少尊全身上下,皆透着一股子邪气,原本英俊的模样,也忽然间变得可憎起来,她本就是爱幕少尊的俊美倜傥,这时忽见了他这等丑态,心里的爱幕之意却忽而淡了,加上心里本就有些害怕,忽然大叫一声冲出了门。

    “清儿妹妹你……你回来……”

    少尊沉声叫唤,但只刚了一半,便强行压了下去,自语:“走……你快走……”

    似乎他本心亦是不想接触恨天宁,巴不得她快走。

    但这一丝理智,在熊熊欲火烧灼之下,很快便如冰雪一般消散,眼中邪意大炙。

    “死丫头,给我回来!”

    少尊忽然尖声叫道,双足在地上一登,整个人便已扑了出去。

    动作扑展,全不似人类。未完待续。

    ps:马上又要闹腾起来了,求大家给点支持,让方行更有点闹腾的劲儿……xh211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