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零七章 聘礼

掠天记 第四百零七章 聘礼

    将恨天清扔回了她的小院,由得她去胡思乱想,方行则回头飞回了自己和庭院,

    心情倒是不错,觉得方大爷一出手,才让人知道有没有!

    那什么少尊名声听起来响的很,整个恨天氏一提起他来,无不竖起大拇指,甚至说,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与女公子,皆道少尊一回来,自己这个仗着赤龙才成为了上等供奉的人就会原形毕露,却又谁想到了,反倒是这个叫少尊的家伙与自己打了一个照面,便露了原形。

    当然了,方行也忍不住想,亏得他是个鸟人,飞走了,不然的话,下场更惨……

    至于恨天清,方行早就将这看的一清二楚,既娇惯又执拗,不可一世却又胆小,自诩聪明却奇蠢无比,就像她分明是个女人却爱穿男装一样,天生自己的各种脾气就犯冲,方行根本就不将她放在眼里,若不是她有个恨天氏大小姐的身份,对付她根本不必这么麻烦!

    如今似乎已经大势已定,只等着坐收成效便是了。

    方行细细想来,觉得自己从一入氏族时,便献出的灵精与山宝,再到这一次误打误撞,拆穿了那只不知抱了什么目的潜伏在恨天氏族内的少尊,在这恨天氏族内,假假也是个有功之人了,再加上平日里大把撒钱,很是结交了一大批族内的“好朋友”,地位也该稳定了。

    剩下的,似乎便只是时间问题,待到恨天氏族相信了自己。估计亲事也就指下来了。

    只不过。方行心里却偏偏隐隐感觉有点不舒服。他想起了那个叫少尊的家伙临走时看向自己的眼神,又想到了恨天氏的这一群老家伙莫名其妙的感觉,便心里有些疑惑,打小在江湖上混起来的,他对危险,有种特殊的敏感,这时候便已经嗅到了难以言喻的危险气息。

    “不会那只红毛鸟临走前坑了我一把吧?”方行暗想。

    又隐隐觉得,自己似乎也没什么可坑的。平时表现的比较老实且不说,就算露点什么破绽,也不足以造成什么坏的后果,再说,自己一来便等若是把自己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献出去了,身上所留的灵石与丹药,恐怕恨天氏的这几个老家伙也看不上。

    至于自己藏起来的小宝藏,谁了自己,又有谁会知道?

    这么想着,心里又安稳了些。只是还是觉得:要不要提前做点准备才好?

    又是两三个月时间过去了,方行在恨天氏的前途看起来十分之好。没有了竞争对手,众人皆认为恨天氏族长的乘龙快婿已是他囊中之物,毕竟在如今的恨天氏族内,论年龄与修为,无论是外来的供奉还是土生土长的恨天氏族人,就没有一个强过他的,更何况他还有条龙?

    简单说来,恨天氏族人甚至已经将他视作恨天清的未婚夫了。

    当然,这只是表现上的局面,实际上,方行心里的不安感已经越来越严重了。

    他隐隐感觉,恨天氏对自己的监视越来越紧密了,表面上看,他可以任意走动,到处结朋交友,今天跟这个长老称兄道弟,明天跟那个供奉饮酒作乐,但实际上,时时刻刻,都有几道气息防范着他,或说是监视着他,每当他要离天氏族聚集地,也立刻会有人阻拦。

    如今他已经加入了猎兽队,偶尔也会跟族人一起外出,猎杀一些低阶凶兽,只不过,初时几次,是不让走远,后来几回,却有人与方行讲,说赤龙凶威太盛,若是带出去猎兽,很有可能会惊动一些厉害的凶兽,反而有可能惹祸,劝着方行不要再带赤龙外出猎兽。

    经过了这一次,方行算是明白了些什么,心中大定。

    自此之后,他便每次都与猎兽队外出猎兽,却留赤龙在恨天氏族内,只不过,他每次都回来的很早,出去之后,至多一天便回,有时候甚至是自己出去,也不知在谋算什么,不过恨天氏却不在意,对方行的监视反而弱了些,只是盯着不让赤龙离开恨天氏也就是了。

    如此心照不宣,三个月后,大供奉却亲自来到了方行居住的这个小院里。

    “刑小友,这段时间在族内过的如何?”

    大供奉笑呵呵的,非常和善。

    方行也站了起来,笑嘻嘻的迎了上来:“大供奉竟然亲自来了,稀客稀客……”

    他心里隐隐明白,自己担心了这么久的事情终于来了。

    大供奉却未急着说什么,问了几句话方行如今在族内过的如何,说了些归墟之内的闲事,这才笑道:“自那心藏祸胎的少尊化作朱雀遁走,刑小友便是我们恨天氏供奉乃是族人之中最出色的人了,你之未来,老夫十分看好,怕是在整个归墟,亦会大放光彩!”

    “连这老东西都过来拍小爷的马屁,这群人究竟想干什么?”

    方行心里腹诽,面上却笑道:“老前辈这样夸我,我可是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大供奉道:“你若无比天份,我自然也不会这样说,放眼整个恨天氏,数十供奉里面,比你修为高者,又有哪个年龄不是比你大了近百岁?与你年龄相仿者,又有哪个不是修为差了你十万八千里?呵呵,就算没有赤龙,以你的天资与实力,亦足在恨天氏立足了!”

    方行笑道:“大供奉实在太客气了,小子只是在墟外时,有所机缘,侥幸如此!”

    虚言假语了半晌,大供奉才道:“刑小友,实不相瞒,老夫今日是来与你道喜来着,你对清丫头的心事,在这恨天氏内,不是一个秘密,老夫也就不绕弯子了,我与族长并几位长老相商,皆觉得以你才质,与清丫头乃是天作之合,欲将她许配给你,你意下如何?”

    方行装作吃了一惊,起身道:“大供奉,此言当真?”

    大供奉微微一笑,道:“老夫活了快一千岁了,还会来与你开这个玩笑不成?”

    方行似是惊喜过望,又迟疑道:“但是大小姐她……”

    大供奉道:“有父母之命,又有老夫这媒妁之言,清丫头自己那点小性子,又何须理会?况且老夫平日里观察,自那朱雀走后,清丫头对你也不是那般抵触了,恐怕也已心有所属,这亲事她不会拒绝的,只要你愿意,老夫便回禀族长,将此事定下来吧!”

    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又道:“刑小友一直想进秘阁一观吧,不必否认,每个墟外之人进入了这里,没有不对秘阁感兴趣的,老夫当年亦是如此,实不相瞒,你与清丫头订亲之后,便算真正融入了恨天氏了,老夫介时会亲自带你往秘阁走上一遭,圆你心愿!”

    方行似是惊喜无限,连连搓手,连声道:“太好了,太好了……”

    心里却想:“他妈的,完蛋了……”

    大供奉看着他的模样,满面笑容,似觉大事已成,但忽然间,似是不经意般说道:“只不过,既与清丫头订亲,礼不可废,老夫却也想与你商量一下聘礼之事,若以往日,照氏族的规矩,都需要男儿独自进入山林,猎取一头凶兽,以正自己勇武,但你却不必了!”

    方行大笑道:“要的要的,别人都这么做,我又怎么能例外,大供奉你且宽坐,我这就带大狗子出去猎杀一头厉害的凶兽回来,你等我,最多半个时辰我就回来了!”

    说着,都不与大供奉多说,起身便向门外走去。

    大供奉苦笑了一声,如何看不穿方地的心思?手掌轻轻一搭,按在了方行肩头,道:“刑小友,看你这模样,倒像是猜到了些什么,老夫也不啰嗦了,此番老夫却是个说客,清丫头与你亲事,随时可定,但这份聘礼,便由你这头赤龙来充数如何?”

    怔了一下,方行装作有些惊讶的样子道:“老前辈这话是什么意思啊,自打小子做了这恨天氏的供奉时起,赤龙不就已经算是恨天氏的了么?若是猎兽,小子自然带它一起出去猎兽,它比我猎获的猎物都多,若是有强敌来袭,这条大狗也一定会冲在前面,毫无畏惧……”

    大供奉开口,打断了他的话,轻声道:“小友不肯答应么?”

    方行哑然,沉默了下来,目光复杂,不知该如何回答。(未完待续……)

    ps:完蛋了,老鬼的生物钟完全颠倒了,我今天一定要在一点之前睡,明天九点之前起!

    第四百零七章聘礼: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