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零九章 金丹祭剑

掠天记 第四百零九章 金丹祭剑

    几乎是急急逃走的方行,驾云而飞,头也不肯回一下。

    仿佛是不忍再听到赤龙的痛嚎,又仿佛心里有着什么着急的事情,他几乎什么也顾不上了,一心只想着快些飞出恨天氏的聚集区,然而就在他即将从恨天氏聚集地门口的大门飞出之时,忽然间下方有一朵腾云飞速升上了半空,云上立着一个人,面容黯然,正是恨天清。

    “刑方,你停下,我有话跟你说!”

    恨天清此时没有初见时的狂傲,也没有后来对方行痛恨,脸色黯然,有些憔悴。

    她已经换上了一身女装,静静立在云上,等着方行回头。

    在她心里,亦是无比的复杂,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说起,只是等着方行回头。

    但出乎她意料的,对她的话,方行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云驾如电,转瞬已飞出四五里地。

    “竟然不睬我?”

    恨天清发现这一点之后,仿佛大受委曲,忽然间恨恨的驾云赶了上来。

    “王八蛋,我在叫你,你给我停下!”

    一边疾追,一边叫喊,只是方行云驾何其之快,转瞬间已经连影子也没有了。

    “大公子,出了什么事情?”

    斜刺里有人赶了上来,身穿黄衫,金丹修为,正是氏族中等供奉黄岩真人,他却是自幼看着恨天清长大,相当于恨天清的护道者了,当初方行与恨天清初见时,他便也在其身边,此时本来奉了命。在氏族聚集地十余里的地方守卫,防止意外,却恰见到了这一幕。

    “黄供奉,你快来帮我,追上那个王八蛋!”

    恨天清一见黄供奉。立时焦急叫道,自己追不上那家伙,黄供奉金丹修为,却一定可以。

    黄供奉刚才也看到了方行驾云而走,见恨天清要自己追他,顿时有些为难。他却是听说过恨天清与方行的事情的,面露难色道:“大公子,莫怪老夫多嘴,这位刑供奉为族内贡献颇多,又曾识破朱雀伪装。立下大功,倍受大供奉看重,公子你最不要和他……争执了吧!”

    恨天清顿足道:“谁说我要和他争执了,我是要追上这个王八蛋问问,我主动来找他说话,他怎么反倒摆起了架子,竟然敢不睬我,你快带我追他!”

    黄供奉微微一怔。倒从这话里听出了一点不一样的意思来,急忙点头道:“老夫明白!”

    说罢,大袖一展。一朵腾云自空中凝聚,载了恨天清,向着方行遁走的方向疾速追来。

    却说方行满腹心事,驾云急飞,却忽然心间一凛,回身看去。赫然见到远空有一朵飞云,而迅疾无比的朝自己追来。云间却立着两人,一人是族内的金丹供奉黄岩真人。另外一人却是那穿起了女装的大小姐恨天清,向着向自己飞速赶了过来,距离自己已只有十余里。

    “刑供奉,你且留步,大公子有话要对你说!”

    云间,那名金丹修士扬声开口,声传十里,唤方行停下。

    方行一见,却眉目一冷,腾云却飞的更快了,冷冷道:“小爷有事,没时间听你们说话!”

    见他竟然不停,恨天清登时忍不住了,厉声叫道:“王八蛋,你给我停下,你平时你不是很威风吗?不是敢让我爹爹来逼我嫁给你吗?如今怎么连跟我说句话的勇气都没有,难道你身边没了赤龙,就连我的面也不敢见了吗?黄供奉,你帮我抓住他,我有话要问他!”

    从她气急败坏又情绪复杂的话里,黄供奉已然听出了些什么,便不拒绝,飞身扑出。

    “刑供奉,得罪了,都是年青人,你与大公子的事情,还是说开了比较好!”

    那黄供奉口中说着,身形一闪,竟尔穿越了虚空,直追到了方行身后,手掌一挥,空中已经幻化出了一只大手,几乎遮天蔽日一般向着方行抓了过来,方行那小小的云架,在他这掌下几乎逃无可逃,不过他这一抓,却也全无杀意,只是单纯的要将方行拉回来。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可说的……”

    方行面临他的擒拿,却丝毫不惧,身形一晃,背后已现出两道各有十余丈长的金翅,在空中一振,整个人已如流光般向前冲去,却比腾云要快了十倍不止,那黄供奉一把抓来,却只抓到了一团虚无缥缈的云气,而方行身形一闪,却已经窜到了他身前四五里外。

    “咦?刑供奉好快的速度,他施展的,又是什么飞行秘法?”

    黄供奉微微一怔,倒是有些心惊,急忙腾云追来。

    “刑方,你有本事就别逃,我有话要问你!”

    恨天清见状,亦是心中大急,拼命叫了起来。

    “刑供奉怎么有些古怪,难道是小两口闹别扭了?”

    那黄姓供奉亦是脸色古怪,回身接应了恨天清,再次提速追了上来。

    他只是金丹初期,乃是族中实力较低的金丹供奉,若非如此,也不会以堂堂金丹修为,却听恨天清的号令,只是金丹毕竟是金丹,相比筑基,已是超然存在,在自己全力追赶下,若是还会被方行这样一个筑基从掌间溜走,岂非是天大的笑话?

    眼见得前方方行没有再腾云,而是鼓动两道金翅,向远处急飞,也忙赶了上来。

    疾追了小半个时辰,两方速度竟然没有拉近,反而越来越远,黄供奉也有些心惊。

    不过也就在此时,前方那道金色流光,速度忽然慢了下来,向云下落去。

    “刑供奉虽然速度惊人,但毕竟是筑基,灵力不足了……”

    这黄姓供奉松了口气,高声道:“刑供奉,有话好好说便是,何必要逃走?”

    说着,亦按落云驾,向着方行下落的方向飞去。

    此时的方行,已然飞落到了山间的石壁旁,却见此地有一清潭,潭水清幽,清澈见底,却正是当时他遇到恨天清一行人的地方,来到了此处,他便直接向着一块房屋大小的青石落去,猛然抬起手来,挥掌击下,只听喀嚓一声,那块巨岩已然裂成了碎片,硝烟四溢。

    硝烟里,方行凌空一抓,一连串几个袋子被他抓到了手中,而后转过身来。

    “嗯?在这里藏了东西?”

    黄供奉远远瞥见,以法眼术一观,登时认出了方行手里的袋子,赫然皆是贮物袋,顿时心下一惊,这刑方身家不菲在恨天氏是出了名的,本来他所拿出来的东西,便够让人心惊了,却没想到,他竟然还在这里藏了七八个贮物袋,难不成说里面还有什么宝贝不成?

    这顿时让黄供奉一阵心惊,氏族规矩,凡入了氏族的供奉,都需要将自己从外界带来的资源依例上缴,暗自隐瞒资源数量的,可是会受到严惩,从不例外。

    他倒没想到,自己无意间,竟然发现了刑供奉的这个秘密。

    只是让他有些想不通的是,刑供奉为何全不避诲他,直接就取了出来?

    “刑方,你竟然在这里还藏了东西,你……你就不怕长老们罚你吗?”

    恨天清看到了这一幕,亦是心间一惊,厉声训道。

    “长老们算什么东西,你们恨天氏又算什么东西,竟然敢抢小爷的东西?”

    方行取到了贮物袋之后,便飞身而起,掠到了七八丈外的一块圆石上,盘膝坐了下来,低下了头,开始打开贮物袋翻找,似乎在找些什么东西,此时却也终于对恨天清的话有了回应,只是声音冷漠,殊无暖意,话里所说出来的内容,更是大逆不道,让人心惊。

    “你……你大胆,黄供奉,你去掌嘴,让他知道有些话不能说!”

    恨天清亦是惊愕,惊愕之后,却有怒气升了上来,连自己最初要追上方行说的话都忘了。

    黄供奉亦是有些心惊,而且隐隐感觉这位刑供奉情绪似乎不对,沉着一张脸,缓缓上前,道:“刑供奉,休怪老夫多嘴,暗藏资源,乃是归墟大忌,便是你身份特殊,也不该如此做法,听我一言,速与我同回氏族,将你暗藏资源上缴氏族,或许惩罚还不会太重……”

    方行头也不抬,道:“我若是不回呢?”

    黄供奉面色一冷,道:“那就休怪老夫得罪了!”

    方行自贮物袋里,取出了一道比普通长剑长三倍、也宽三倍、厚三倍的黑色巨剑,背在了身上,这才抬头看着黄供奉,似笑非笑道:“你有什么本事得罪我?”

    这份轻蔑,让黄供奉心下微怒,冷声道:“刑供奉,老夫念你受族长看重,对你好话说尽,你也莫要太过猖獗,逼得老夫出手,适才观你身法,似乎乃是妖族法门,确实神鬼莫测,变化多端,只不过老夫毕竟是金丹修为,若要出手,凭你的实力也不可能抵挡得住!”

    “哈哈……”

    方行听了,却是一阵狂笑,慢慢自圆石上站了起来,七八个贮物袋,一并塞进了怀里,目光戏谑的看着黄供奉,道:“小爷行的是战修之道,最擅以弱击强,灵动七重时,便曾斩灵动九重,筑基中期时,便曾刺杀筑基后期,并一举坑杀十数金丹……如今,小爷我已经筑基修为大圆满,力量提升不知几倍,凭你这一个区区杂品金丹,也敢到我面前来耍威风?”

    说到最后,忽然间身形暴闪,杀气肆虐:“今日,小爷要灭恨天氏,先拿你这金丹祭剑!”未完待续

    ps:不加更,哪有脸求票?加一更,求票,求支持!另外加一句,谁敢抢方行的东西?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