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一十章 筑基斩金丹

掠天记 第四百一十章 筑基斩金丹

    一时间,方行身上肆虐的杀意,便连黄供奉这堂堂金丹亦是一惊。

    他直觉得感到,此时的这个在族内见到之后,大方豪爽,似乎完全不懂得记仇的刑供奉忽然间变了,凶狠暴戾,威风道霸,哪里还有之前的半分敦厚老实的模样?再加上他口中说的话,也让黄供奉大是心惊,身为氏族供奉,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也是能说的?

    “刑供奉,你屡放逆言,休怪老夫无情了,且擒下你,去族长面前说话!”

    黄供奉到了此时,也不再多言,厉喝一声,便向方行抓去,金丹修为,在此时展露无疑,看似只是随手一抓,身上淡黄色袍服竟尔罡风鼓动,笼罩四方,连方行身周十丈方圆都笼罩在了其中,想必是适才在空中的失手,使得他这一次认真起来,动了真力。

    金丹境界毕竟与筑基不同,出手之际,神念到处,竟隐隐然有了锁定空间之势。

    看似抓你一人,实则抓向了那一片空间,只要你在那里,便不容你逃走。

    这就是金丹之威,与筑基神识锁定相比,一种境界上的提升。

    然而面对黄供奉这一抓,方行赫然不躲不闪,“嗖”的一声,手里已然多了一道黄金长矛,却是当初在玄域,击杀楚煌太子之时,从他手里夺来的以龙血秘养的血矛,一直被他放在贮物袋里,却在此时取了出来。双手持矛,一身灵力鼓荡,如戟刺天,迎空而击。

    “轰!”

    这一矛承载了方行紫色道基圆满的巨力,上面竟然呈现出了道道紫气。挟着一股绝决而破灭一切的巨力,向着黄供奉那迎空扣了下来的手掌刺去,黄供奉那幻化出来的手掌,对于方行小小的身子来说,就好像是天空一般,而方行这一矛,则已拥有了破天之势。

    天塌下来。就把天刺个洞。这就是方行此时意念的写照。

    “黄供奉,不要杀他……”

    恨天清在此时忍不住大叫了起来,以她的修为看去,只见黄供奉一掌拍出,动了真力,丹光闪烁,竟然将方行所在的方圆十丈都罩在了里面。一掌拍落的劲风,便已将周围山石激得四下飞舞,三十丈外的巨岩都被这劲风吹出了深深的裂缝,更遑论掌下的方行?

    她虽然恨极了方行,却不是想要他的命,此时大惊之下,便失声叫喊。

    只是她的声音,却被方行与黄供奉交手激发的巨响给淹没了,无论是黄供奉还是方行,都未听到她这声响。甚至在她这一句话喊出来时,方行与黄供奉这一招接触,便已分出了胜负,轰隆巨响中,硝烟四溢,狂飙的劲风卷卷了方圆三十丈之内所有的区域。

    恨天清也被这威势惊的后掠飞出,躲到了五十丈之外。这才敢睁开眼向前看来。

    预想中的场景没有出现,硝烟散去之后,她赫然发现,方行与黄供奉双方的位置竟然都没有变,方行也没有被拍成肉泥,倒是黄供奉闷哼一声,死死握住了自己的右掌,下垂的指尖上,赫然有滴滴鲜血流落,滴在了他脚下的碎石上,溅开,散成了一朵小小的血花。

    而方行,手持黄金长矛,背负黑色巨剑,一动未动,面无表情。

    黄金长矛上有血,适才那一招,赫然便是以黄供奉的手掌被刺穿而结束。

    “竟然能挡我全力一击,还伤了我……你……你究竟是何修为?”

    黄供奉心惊不已,失声大叫,满面的难以置信。

    “筑基大圆满,不过筑基与筑基却是不同的……”

    方行轻轻开口,随手便将那杆扔在外界,不知会引发多少宗门争夺的黄金长矛扔到了地上,像是扔掉一件垃圾,原因则是那黄金长矛在硬抵了金丹修士一击之后,已经有些扭曲,上面也出现了一些裂隙,在后面的战斗中很有可能会崩毁,造成不好的变故。

    “你家小爷修的是战修之道,最擅以弱击强不说,消耗的资源,怕是连金丹中期修士也比不上,修炼的神通法术,便是一方老祖也会眼馋,身上携带的异宝,便是扔到神州去都会引发无数人争抢……若是对付不了你这样一个玩意儿,这十八年,真算是白活了……”

    他冷淡开口,戏谑的看着黄供奉,筑基之修,身上气势竟比黄供奉这样一个金丹还盛。

    “筑基小辈,也敢轻易我?老夫今日便让你知道天高地厚!”

    黄供奉忽然间大吼了起来,似乎要以这吼声,驱散自己心间的恐怖之意,吼声之中,他也冲了出去,轰隆一声,袍袖之中,飞出了一道金剪,却化作两道流光,向着方行绞杀了过去,与此同时,他神念激荡,锁定方行所在的位置,一抹丹光,呼啸而出。

    此时他已经不再认为方行是筑基,而是将他当作平时大敌对待,毫无丝毫留手。

    然而他压箱底的手段都施展了出来,向着方行袭去之时,却忽然间心底一颤,那已牢牢被他锁定的方行,身周竟然诡异的散开了一道青色的雾气,旋及,金剪及丹光便从方行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惊人的是,攻击所向,金剪与丹光,竟然没接触到任何存在。

    那淡淡的青雾散去之后,方行已然消失在了原地,似乎从未出现过。

    “怎么可能?”

    黄供奉几乎吓出了一出冷汗,斗法之中,没有比忽然间不知道对手去了哪里更为恐怖的了,尤其是以他金丹境的修为来说,神识强大,笼罩战局轻而易举,不论对手腾挪闪躲,到了什么位置,都会被他第一时间锁定,法宝与丹光的攻击,更没有失去目标的道理……

    可在此时,在他的神识感应里,却完全失去了方行的影子,似乎那人竟已不在这方天地。

    “嗖……”

    也就在他一身冷汗之时,忽然间左后方,一道犀利之气的剑气逼来,黄供奉大吼一声,身形急闪,瞬间飞掠出去了近百丈,低头看时,赫然发现自己左臂上已然挨了一剑,一道深及骨骼的伤口突兀出现,若不是自己反应灵敏,此时定然已经失掉了一条臂膀。

    而在他刚才所站的位置,方行手持黑色巨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小畜牲,老夫必杀你……”

    黄供奉咆哮声声,飞速掐印,身周无数巨石碎岩,应声飞了起来,随着他向前一指,立刻铺天盖地的向前压落了过去,大地震颤,硝烟滚滚,宛若地震,那无尽巨石碎岩如雨点般落了下来,竟然瞬间之间,便将方行所在的方位填满了,形成了一座小山的模样。

    “怎么……怎么会这样……不用这样拼命的啊……”

    恨天清看着这场让她心惊胆颤的斗法,嘴唇轻颤,心底被寒意所填满。

    一切的事情发展,都与她想象的不同,让她的内心受到了难以言喻的撼动。

    “小畜牲,你在哪里?”

    黄供奉大叫,全神警惕,心内竟然有些惊恐。

    他知道方行没有被小山压在下面,因为他刚才看到了,在碎石如雨般向着方行压下去的时候,那个小鬼身周又飘过了一道青色的雾气,旋及他的身形已然不见。

    这种在当面斗法中被敌人躲在暗中窥伺的感觉几乎要让他发疯。

    他宁愿被方行当面砍死,也不愿继续这种仿佛被毒蛇盯上了一样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不是要以筑基之身斩我吗?”

    “你不是要灭恨天一脉,拿老夫祭剑吗?”

    “给我出来!”

    周围寂静一片,只有黄供奉愤怒的吼声在周围响起,回音激荡。

    “我在这里……”

    就在黄供奉心神恐惧到了极点之时,忽然一个声音在他右方响起,黄供奉心惊大惊,一声怒吼,便连续向着右方打出了四五道法术,混乱的攻击几乎将那个方向的所有存在都撕碎了,然而他刚刚打出攻击之时,却在他左侧,忽然间又有一道森然剑光袭了过来。

    “啊……”

    黄供奉大吼,拼命抵挡,却仿佛仿不了那黑色巨黑自他肋间划过。

    方行的影子,仿佛像是幽灵一般,自他左侧出现,挥剑劈斩。

    “嗖嗖嗖嗖……”

    这一次方行出现,抓住了机会,竟然接连不停,黑色巨剑连绵不断,向着黄供奉袭来。

    黄供奉怒吼连连,咆哮不已,身上的法衣不断碎裂,无数伤口凭空出现。

    鲜血淋漓洒落,随着黄供奉后退的动作,在地上汇成了一道血路。

    而方行,身形时隐时现,诡异莫名,手持黑色巨剑,慢慢去收割黄供奉的命……

    无名功诀!

    黑色剑胎所传的无名功诀,此时在方行手中,真正绽放了它原有的威力。(未完待续。)

    ps:老鬼在努力码字,昨晚到四点,今天又早早起来准备了,也求兄弟们支持一下,多给老鬼点动力,今天一样冲刺三更!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