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一十七章 红月升空

掠天记 第四百一十七章 红月升空

    铜镜之中光芒陡射,也把方行吓了一跳,挥手就把铜镜扔了出去。

    铜镜脱手而出,没有落地,而是这么自动悬在了空中,光芒直印虚空,并无甚杀伤害,只是其中却有难以言喻的庞大气息释放了出来,便像是修士平时释放自身的气息来威慑对手或是与相熟之人取得感应一般,但在铜镜里出现这种气息,却也让人觉得诡异。

    一时兽恐人惊,天地间仿佛安静了这么两息,只有铜镜光芒印照虚空。

    两息之后,轰然一声,凶禽恶虎、暴鳄怪蝎,齐齐低吼,缓缓退出了恨天氏族地。

    看它们的模样,便像是遇到了什么恐怖的存在一般,无比警惕。

    而方行也反应了过来,一把将铜镜抓在了手里,低头看了一下,却见铜镜上面,正有一组封印符文变得黯淡,铜镜镜面处的光芒也在消失,他一时之间也不知这异状为何会出现,冷冷的向适才恨天氏族长拿法弓指向他的方向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狠意。

    “他妈的,到了这时候还想着弄死我,看样子小爷不做绝一点都不行……”

    方行眼中闪过一抹戾色,本来见恨天氏族长不见了,以为他躲去了哪里,这一时半会的也没地找他去,再加上今天把恨天氏祸祸的也差不多了,便想留下这笔旧账后面再慢慢算,倒没想这个家伙竟然想躲在暗中暗算自己,这岂不是主动把位置曝露在自己面前了?

    “王八蛋,给小爷纳命来……”

    方行大吼,骑在龙头之上。挥舞手中黑色巨剑,威风凛凛朝恨天氏族长杀来。

    十里距离,便是对如今的方行来说,也不过是几息的功夫,放在赤龙这里。更是眨眼间的事儿,挟着无尽凶风,几乎转瞬间便冲到了恨天氏族所在的山峰前,锋利的爪子直接抓了下去,那恨天氏族长在这种关头,连弓也不敢拉了。不然一箭射出,自己便被撕成了两半。

    惊慌之下,他随手扔开法弓,惊慌逃走。

    而方行如何肯放他,大呼小叫。拍着龙头,催促赤龙快快追他。

    “住手,老祖宝镜你是从何处得来?”

    眼睁睁就要将恨天氏一爪子摁在空中,龙头前面,却忽然间有两道身影飞遁了出来,其中一个,身穿麻衣,须发皆白。正是大供奉,另一个却是一个穿着黑袍的光头老者,方行亦识得。乃是恨天氏大长老,这二人陡然出现,面目凶狠的向着方行扑了过来。

    他们二人皆已身受重伤,甚至能看到身上的血迹以及脸上的灰败气息,以他们这时候的状态,厮杀起来绝对不是赤龙的对手。但在此时,竟然皆是一脸疯狂的表情。仿佛不要命一般向方行抓了过来,又或者说。他们抓向的是方行手里的铜镜,为此镜而疯狂。

    “我操,大狗子快逃……”

    方行一见也吓毛了,毫不犹豫转身就逃。

    他可不傻,赤龙的实力对上这两个老头也不见得会输,只不过这俩老头要对付他却也费不了什么事,不说抬手就捏死,也废不了太大的功夫,若是赤龙与这两个老头对上了,他被夹在战团之间,只是战斗余波便足以将他绞碎了,赤龙虽然对他亲昵,也听他的话,但毕竟脑袋不是很清楚,恶战起来,根本分不开心来专门护着他。

    因此一见这场景,立刻就决定要逃,自己先到了安全地方再让赤龙回头来厮杀。

    赤龙也被方行这一嗓子吓了一跳,怔了一下,很顺从的转头就跑。

    也不知道是不是方行话里的那个“逃”字让它理解的太深了,本是凶风四溢,威风凛凛的一条龙,这么一转身,硬生生现出了一种贼头贼脑灰溜溜的感觉来……

    他们两个逃得利索,那大供奉与秃头长老却拼了老命一般赶了上来。

    “将老祖宝镜留下……”

    二老大喝,疯了一般在后面追来,甚至灵力运转太急,已经口吐鲜血。

    “什么老祖宝镜,是小爷的,小爷宝镜……”

    方行头也不回,将宝镜抱得更结实了。

    从这两个老头的表现来看,傻子都知道这宝镜定然是了不得的宝贝。

    赤龙的速度却不是盖的,这一甩开尾巴御空而逃,那真如风驰电掣一般,而大供奉与秃头长老又都受了伤,眼睁睁看着方行与赤龙越逃越远,渐渐消失在空中那如房屋一般的月圆之中了,气喘吁吁停了下来,已经欲哭无泪:“怎么会……宝镜怎么在他手里?

    “老祖传下来的秘宝……离开归墟的惟一希望……不是已经遗失了吗?”

    在两个老头绝望而疯狂的嘶吼声中,方行已经逃得连个影子也不见了。

    这一夜,归墟相传,恨天氏族地受兽潮冲击,损失惨重,在至少六只五阶凶兽的冲击下,整片恨天氏族地都变成了废墟,族人及供奉皆死伤惨重,便是族内修为最强的五位大长老和供奉,亦多数身受重伤,三位大长老当场身死,另外两人也身受重伤,据传生命垂危。

    这一夜,恨天一族,根基被毁,大修被夺命,堪称族灭。

    只是少有人知的是,这一夜,恨天氏失去了更为重要的一个东西……

    却说方行,本来威风凛凛要去取了那准备偷袭他的恨天氏族长的性命,却被两个发了狂的老头吓毛了,催着赤龙一阵疯逃,自己都不知逃出了多远,直到将两个疯老头甩得远远的,连影子也看不见了,这才停了下来,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寻了一处安全山谷落下。

    “他妈的,老头发疯真可怕……”

    方行心有余悸,蹲在一丛树梢上拍着胸口。

    他也打定主意,个人实力还是得赶紧提起来啊!

    像这种情况下,就算有赤龙他也不是安全,赤龙再强,也算不得个人的实力!

    就像刚才,若是只有赤龙一个,完全可以回头厮杀个痛快,但他跟在一边,就不敢这么干,实在是金丹大乘境的修士太厉害了,被卷入了其中,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自己小命要是没了,就算赤龙把那俩老头宰了又有啥用?

    “不过这镜子到底是啥?”

    方行喘息了一会,低头端详起铜镜来。

    能够让两个金丹大乘期修士发疯的宝贝,绝对不会简单,尤其是,方行隐隐感觉,那两个老头似乎是知道这宝镜的存在,却不知道宝镜就在秘阁那副画像之中,所以才会表现的又惊又怒,又愤又狂,隐隐表现出了一种无奈而荒唐的感觉来,就算被人耍了一样……

    这时候就用得着阴阳神魔鉴了,方行休息了一会,便兴冲冲的来到了石壁前,找了一处比较隐秘的地方,用飞剑做工具,绞了一个石洞出来,又照老规矩,让赤龙在门口守着,自己则进入了石洞,抱着铜镜,全力运转了阴阳神魔鉴,非要看看铜镜的根脚不可。

    “太息镜……”

    看了半晌之后,方行确实鉴定出了这铜镜的名称与作用,但整个人却是一怔。

    他整个人忽然间陷入了迷茫之中。

    这面镜子着实不凡,以阴阳神魔鉴鉴定的结果,发现这镜子确实不凡,赫然是一个神器,灌入灵力,可释放太息异光,其威力甚至可以诛灭元婴高手,当然,那也需要持镜之人修为达到一定境界,否则力量等阶不够,根本发挥不出这太息镜的威力来。

    只不过,若仅仅如此,足以让两个金丹大乘的修士疯狂成那种样子么?

    足以让恨天老祖这样的渡劫之修苦心孤诣,施展秘法将此镜藏于画像之中么?

    那朱雀伪装潜入恨天氏族地,是不是也是为了这面铜镜?

    方行当真是琢磨不出来了……

    他所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的归墟最深处,虚空乱流与灭绝雷力团团包裹的一座巨大道宫之中,在铜镜现世之后,却隐隐约约有某种存在苏醒了部分意识,再之后,那座巨大的道宫轰然间开启,露出了一线可以进入的缝隙。

    在那一线缝隙里,有一盏红彤彤的灯笼升了起来,愈升愈高,几与明月持平。

    一轮明月,一盏红灯,交相辉映,那灯笼的光芒,竟不输于明月。

    看起来,就好像明月旁边,又升起了一轮明月……

    “吼……”

    一时间,无数强大的凶兽被惊动,向着那轮红色明月引劲长嗷,既像恐惧,又像愤怒。

    而归墟之中,众多氏族之中的强者也心生感应,纷纷遁出了居所,悬于虚空,向着那轮空中的红色明月看了过去,面上的表情既有震惊,又有一丝难以掩饰的欣喜,也有人是带着深深的惊恐,只是心里的念头却是一样的:“九月升空之时又到了么?有希望……出去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