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三十一章 恨天氏现身

掠天记 第四百三十一章 恨天氏现身

    哪怕心里再不服气,少尊也感觉这个名唤刑方的家伙相当棘手了,自己布下来的大网,分明已占足了先机,便是换作自己,都想不到破局之法,却没想到,竟然被这厮蛮横无理的一次绑票,硬生生化作了朝自己撒下来的一张大网,一个逆转,便几乎要将自己逼入死角。

    “这厮……胆子太大……”

    思虑了半天自己输了此着的原由,少尊恨恨的给方行做下了这样一个评断。

    他认为自己失利,只是因为这厮实在是狗胆包天,超出了自己预料。

    只不过,心里再不服气,事情也变得对自己不利了。

    一着失手,事情的发展便已完全超脱了他的控制。

    如今,他以及寻龙氏的其他几个仆人,皆已失去了进入行宫的权力,那样一条实力惊人的赤龙,竟然像条狗一样守在行宫门口,一旦靠近,便会扑击咬人,他甚至已经失去了与麻姑暗中通个消息的机会,只能躲在暗中,扮作木讷的样子,冷眼窥探……

    “寻龙麻女性子外柔内刚,哪怕被这小鬼擒住了,也不会轻易屈服……”

    “我若是这小鬼,必然会以寻龙氏仆役为质要胁,逼她就犯!”

    “……既然你想夺得先手,那我就把先手让你好了,只可惜,任是你再油滑似鬼,也万万想不到,就算你擒了寻龙麻女也没用,在你加入探墟联盟的这一刻,就已经输给我了……便任你张狂几日吧……在进入了归墟深处之后,本尊会让你晓得我的手段……”

    思虑良久。少尊目光闪动,做下了决定来。

    当夜,似乎是麻姑的几位仆役,担忧主人安危,趁着赤龙打盹之际。忽然间同闯行宫,结果惊醒赤龙,一个一个全都吞掉了,所有寻龙氏的仆役一个不剩,死尸无存。

    听闻了这个消息的诸修尽皆大惊,现身来看。看到那凄惨模样,也皆摇头,命人收拢了一地绫乱的残尸埋葬,却是有些感叹这批仆役的忠义了,只是谁也看不出来。这一地的碎尸,便是再如何拼凑也凑不全,倒是无法发现里面已经悄无声息少了一人了。

    便是方行,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也有些意外,还特意看了麻姑一眼,却见一直在凝思疗伤,并且炼化脱肌换骨化仙丹。以便将自己的容颜变化得娇美如仙的麻姑,并没有因此而露出要与自己同归于尽的疯狂劲,反而垂下眼睑来。半晌之后,才轻轻叹了一声。

    “非得用这么狠的脱身之计吗?”

    在麻姑心底悄然浮起了这么一个念头,良久才渐渐淡去。

    她自然也明白,少尊这么做,一是脱身,二是为了让方行没有要胁自己的资本。只是,就连这个小王八蛋都只是提了一下要用仆役的性命来要胁自己。却未真个做出这等事来,倒是因为少尊的一个念头。反倒将这几个一直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仆役葬送了……

    而方行也意识到了这件事有点不对,他抱着酒葫芦,在行宫门口蹲了半晌,有些琢磨不通这些仆役为什么不在自己最初擒下麻姑的时候玩命,到了这会却要玩命闯宫呢?

    琢磨了半天,他才有些不屑的往地上“呸”了一口,便回行宫去睡大觉了。

    在此时,几大氏部联盟,亦开始了各显神通,集力寻找朱雀的下落,对于能否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找到朱雀,他们也委实没有任何把握,只是他们赌不起,掌握了麻姑的方行,便等若是掌握了这进入归墟深处的惟一希望,这小鬼坚持不启程,他们也束手无策。

    因此,虽然心里极其的不乐意,他们还是派谴出了大量的人手,用尽了手段搜寻那朱雀的下落,同时几个老家伙也日日夜夜聚在一起,企图商量一个有效的方法出来,只可惜别无良策,现在的方行终日躲在行宫之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赤龙又守在宫门前,众修便是要跟他说话,都得大声去喊,更是连他三十丈之内都接近不了,更不用说图谋什么了。

    他们甚至想过用毒,一种拜月氏瑶婆婆配制的无味无色的毒,表面却伪装成伤药的模样,用给麻姑送疗伤药物的缘由送了进去,只要方行闻到了那气味,便会被无知无觉的迷倒,只可惜那个小鬼竟然不动声色便看破了伤药里的猫腻,直接举剑杀了他们派去送药的人……

    一时间,几个老家伙都无奈了,心想这小王八蛋怎么长大的,鬼到了这种程度!

    便在此地,又耽搁了七八天时间,始终没有消息传来,这却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谁也急不得,方行对此也早就心里有数,也不着急,每天有意无意的找麻姑说话,就像一个烦人孩子那样絮絮叨叨问个不停,麻姑有心不理他,但对他手里的脱肌换骨画仙丸却有些心动,在此要胁下,也只能不厌其烦的回他几句,当然她也警惕,核心的事情从来不说。

    日子如此一天一天过去,方行却忽然遇到了一件怪事,贮物袋内,一枚金色的铭牌忽而亮了起来,这赫然便是在他初入归墟,做了恨天氏供奉之时被授予的身份铭牌,后来惹出兽潮,几灭了恨天氏,这铭牌却也忘了扔掉,一直在贮物袋里,如今倒有了异常反应。

    方行是知道这铭牌有传信之能的,诧异之下,也取了出来,探听神念。

    听过之后,方行琢磨了一会,便提了大缸,乘了赤龙,向着一个方向飞去,在他离开行宫之时,四五道神识立刻便围了过来,紧紧的盯着他,方行亦不在意,知道如今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受人监视,早就习惯了,便这么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升仙台,往百里外一处山峰飞去。

    山峰上,只有一个瘦小的身影站在最高的岩石上,身上披着一件罩头的斗篷。

    方行二话不说,扔出捆仙索将他绑了起来,然后拎回了行宫。

    他这么突兀的举动,却使得几个监视着他的老修都满腹狐疑,低低商探了一番之后,那个小氏部联盟里面的笑面虎便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在方行回行宫的路上现出身来了,笑呵呵方行打了个问训:“啊哈,天气不错啊,刑道友这是哪里去来?……手上提的却是谁?”

    方行翻个白眼:“关你屁事……”

    那笑面虎脸上的笑容登时僵住了,有种想一把捏死这小王八蛋的感觉……

    回到了行宫里,方行将那麻衣人扔了出来,在地上滚了两圈,慢慢起身,摘下了斗篷之后,却露出一张有些憔悴的小脸来,容颜清俦,明眸照人,赫然便是恨天氏的二小姐恨天宁,此时却比当初相见时瘦了两圈,脸上婴儿肥已经消了,便是大眼睛里,亦有些血丝。

    “你爹专门传信给我,让我去接你来升仙台,说你有话要说!”

    方行懒洋洋的问道。

    恨天宁没有了当初跳泼刁蛮的模样,倒显得有些文静,她立在地上,眼睛定定的看着方行,看了半晌,方行都不耐烦了,才低下了头,轻声道:“我是来替恨天氏传信的,族里的老祖们都死光了,父亲要来,又怕你忌惮,换了别人份两又不够,所以我来了!”

    “全死光了?”

    方行倒是微微一怔:“不是还有俩老头吗?”

    恨天宁低下了头,道:“二祖爷在兽潮过后的第二个大清晨便死了,死时又哭又笑,听父亲是说是乱了道心,油尽灯枯而死,大供奉本来当时没有死,但后来受到了偷袭,伤势加重,也死了,死前与父亲商量了好几天,便让我过来给你送信,要和你谈个条件!”

    “条件?”

    方行目光闪动,狐疑道:“这老头不会临死了还要坑我吧?”

    恨天宁抬起头来,看着方行道:“父亲说,让我见到你的面之后,先把一句话转告你,大供奉一直都很欣赏你,除了在我们恨天氏想收你的赤龙时没有阻止外,其他事情上他一直都在维护你,甚至当时要夺你赤龙时,别的长老都想直接将你杀掉,也是大供奉主动开口说要劝你的,所以恨天氏里若说还有一个人值得你信任的话,那个人就该是大供奉!”

    方行听了这话,倒也微微沉默了一下,然后抬头道:“那老头想说什么?”

    恨天宁取出了一块黝黑的铁符,递了过来道:“都在里面了!”

    方行搭眼一瞧,却识得这是一种可以寄存神魂的法器,心里微微一怔,旋及冷笑了一声,心想若是那大供奉想对自己进行神魂攻击的话,那却是找错了人,他识海之内有三昧真火守护,便是灵动境时,亦不怕金丹境的大鹏邪王夺壳,更何况现在三昧真火已补全?

    冷笑一声,便接了过来,正欲查探里面的内容,恨天宁忽然轻轻抽泣了起来,方行看了她一眼,却见恨天宁忽然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低声道:“你救救我们好不好?”(未完待续)

    ps:不说虚的,说过要加更,所以今天三更,求票!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