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三十五章 探墟难,难于上青天

掠天记 第四百三十五章 探墟难,难于上青天

    探墟难,难于上青天!

    对于方行来说,这从升仙台来到归墟深处的两个月时间,不过是喝喝酒,睡睡觉,打打牌牌再骂骂架而已,但对于奉天、御兽、拜月、联盟五部来说,却堪称一场灾劫,一场事后谁也不愿再回忆起来的痛苦回忆,一场随时可能丧命,难于上青天的旅途。

    两个月时间,这条归墟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探墟队伍,便只剩了百人左右,几乎有一半的人丧命在了各式各样的凶险下,而这些丧命的修士中,却不仅仅是修为较弱的修士,甚至有四名金丹后期修士以及十名金丹中期修士丧命,其中很多人死的根本就是不明不白。

    启程第三日,一名奉天氏的族人取水之时,被林中恶蟒拖走,尸骨全无。

    启程第七日,一道虚空裂隙从空中出现,拜月氏两名好好御空飞行的族人却迎头碰了个正着,被裂隙撕裂,死的没有点半余地,连近在咫尺的瑶婆婆都来不及施救。

    启程第二十一日,按照安全路线前进的众修,遇到了一群被新晋七阶的凶兽气息惊动,而疯狂逃命的凶兽群,两相正面遇到,众修虽然急忙躲避,但路狭道险,高空之中,又布满虚空乱流,谁也不敢驾云升天,只能在地上抢占有限的安全位置,又如何容得下这么多人?

    一时间,人仰马翻,待凶兽群过去,重新修整队伍,赫然发现一次损员三十六人。

    启程第三十日,众修飞掠一处宽逾百丈的黑暗狭谷,本是分批而飞。前三拔人好好的,第四拔人飞掠之时,却不知怎地,忽然引动了狭谷下面的某种禁制,霎那之间。数十道黑色闪电倒击上天,正从上空飞掠的一拔修士被雷劈个正着,纷纷化作焦骨坠落。

    仅此一次,又是损员二十七名修士。

    ……

    ……

    死人,不停的死人,众修初时的兴奋劲儿已经消散。只剩了满腹惶恐。

    归墟之中,凶险太多,平日里众修躲在归墟外围,倒也足以在凶兽丛生的林间小心翼翼的生存,但如今要往归墟内部去。却等于是在挑战归墟的凶险,虽然他们这一行人,有了麻姑指引路径,但麻姑所指的路径,因为时日久远,也只有一个大体的安全方向,这条路上,路径变化。灵脉游移,乃至凶兽的迁徒,都有可能成为探墟路上的变数。带来意外的凶险。

    皆有人员损伤,但行程还得继续,死亡也在继续。

    这似乎,便是进入归墟深处的代价。

    惟一情况特殊的,自然就是方行这边的人马,因为他控制着麻姑的原因。他所在的赤龙被众修牢牢护在了人群中间,倒是很难遇到危险。又或者,就算是遇到了危险。几位金丹大乘之修也不敢让他陷入险境,连带着他身边的九位金丹仆人都占了大光,未曾折损一人。

    不过还好,方行身边的人本来就少,倒也不太引人忌惮。

    眼睁睁就要进入归墟深处时,又有一道难题,摆在了众修士面前,一片望去似乎遥遥无际的黑沼潭出现在了他们预定的道路上,这黑沼潭,在麻姑的描述中却是不存在的,而这种沼地,又是最容易滋生妖魔之所,各氏部人马皆不敢妄动,只好暂停行程,回身询问麻姑。

    麻姑此时却正盘坐在赤龙背上照着镜子,一根捆仙索一头绑在她的脚腕上,一头系在方行胳膊上,此时的她新的皮肤已经生出,娇嫩白晰,吹弹可破,五官比例完美,活脱脱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只可惜,便像是一副画作未曾完成什么,隐隐看去,总有一些瑕疵存在。

    恨天宁得到了外人的禀告,便却未直接找麻姑,而是来找正躺在龙头上大睡方行,晃了两下晃醒了,把事情与他一说,方行这迷迷糊糊的来到了麻姑身前,伸了个懒腰道:“那群老家伙说前面出现了一条路线上不存在的黑沼湖,这是怎么回事?”

    麻姑微微怔了一下,便扯一条纱巾蒙在了面上,道:“带我出去看看!”

    方行无奈,便扯起了她的胳膊,将她提了起来。

    此时麻姑已伤愈大半,却仍然手无缚鸡之力,与凡人无异。

    却也是被方行阴了一把,她在自己服下了第三颗画仙丸时,便发觉自己骨骼疲软,经脉无力,曾经问过方行,而方行回答的也十分干脆:“画仙丸嘛,需要塑肌画骨,在完成之前,骨骼未定,经脉亦未归位,自然动不得灵力施不得神通了,且好好呆着吧!”

    麻姑这才明白,这小鬼给自己服用的画仙丸,固然能助自己拥有一副仙子容貌,但同时却也是一种制住了自己的毒药,现在的她,除非停用画仙丸,不然便动不得灵力。

    对此,她却也认命了,只当是自己必须付出的代价。

    方行提了麻姑,飞出行宫,向前飞去,赤龙与金丹九仆,自然也跟在了他身后,所过之处,众修尽皆让开一条路来,很快便到了队伍最前方,却见眼前赫然是一座黑压压的巨大黑沼,几乎望不见边际,上空百丈之处,空中游走着道道黑蛇,看起来尤为可怖。

    那空中的黑蛇,时隐时现,便是归墟之中所特有的虚空裂隙了,却是归墟之中最为凶险的东西,不仅力量恐怖,更是若隐若现,有时候本来一片清朗的天空,也会忽然出现这种裂隙,众修士里,已至少有六人是丧命在这种虚空裂隙之下,以致现在无人敢腾云升空。

    “麻仙子,按照你先前所说,我们应该很快就要达到三界山了,届时便也算是真正的进入了归墟深处,可以望向道宫,只不过,为何路上忽然出现了一片诡异的黑沼潭?按照你之前的描述,此地该是一片平原才对,莫非是我们走错了道路?”

    见到麻姑与方行赶上前来,紫斑老修拱了拱手,沉声问道。

    麻姑不答,凝神看向周边的山岳,又让人探测了一下周边的灵脉走向,一番思虑之后,她却抬起了头来,凝神道:“从周围地形与灵脉走向来看,我们的道路没错,其实出现这等怪沼,倒也无甚奇异,我脑海中所记得的地形山岳,已是多年以前的,几十年来地形翻覆变化,也是应有之理,归墟之内天象怪异,一场地震,一场瀑雨,便有可能形成这样一座黑沼,里面是否有凶险我便不知了,不如试探一下,若无危险,便腾云飞掠过去便是,不然便要绕路了,据我所知,绕路的话却至少要多花十天时间才能到三界山,你们斟酌一下吧!”

    几位老修听了,沉吟不语,半晌之后,拜月氏瑶婆婆沉声道:“我等在路上已经花费了两个月时间,再加上最初的十天,已经用去了七十天时间了,空中红灯也升起了七盏,只剩二十天时间便到了九月升空之日,虽然道宫遗址已经不远,但十天时间,也耗费不起啊……”

    其他几人也同她一样的想法,相互点了点头,并不打算绕路,一番商议之后,便命人擒来了活着的低阶凶兽地,却是在路上捕捉了用来探路的,紫斑老修与瑶婆婆各自用灵力摄起了几只,施法远远掷进了黑沼潭里,只见凶兽挣扎着陷没,却无别的凶险出现。

    这样的试探,进行了三次,三次之后,已几可确定黑沼潭内没有别的凶险了,几位金丹大乘之修,各施法眼窥探,也没有发现里面有妖魔凶兽存活的迹象,再加上这黑沼潭确实像是形成不久,有凶兽生存的可能性较低,便低声商议了一番,准备直接飞掠。

    “喂,咱们要不还是绕一下路吧!”

    在几位老修用各种方法试探之时,方行亦在潭边蹲着往里瞅了半天,沉吟开口。

    “呵呵,刑氏主莫非发现了什么?”

    小氏部联盟的首领笑面老者洛木桑向方行看了一眼,笑眯眯的说道。

    如今他们倒也知道了方行已成为恨天氏主的消息,开始改口称他为“刑氏主”,只不过话语里却殊无敬意,毕竟恨天氏如今已经没落,覆灭在即,而方行亦是靠着绑架了麻姑以及身边这条赤龙,才以尴尬的身份混到了这探墟之行的核心,自然得不到什么尊敬。

    愈是深入归墟,方行手里的麻姑价值便越小,众修对他的忌惮之意便也越弱。

    虽然没有说明,但人人都知道,在达到四凶之门前,麻姑失去了所有指路的价值时,便是众修对方行露出爪牙的时候了,那只朱雀,气息若隐若现,虽然也显示它就在这归墟深处,但众修还真没有多少心思去擒它,反倒是一个个都将赤龙当作了献祭的祭品。

    “也没啥,就是感觉这么大的一块黑沼潭,心里有点没底……”

    方行笑了笑,便站了起来,没有多作解释。

    拜月氏瑶婆婆森然笑了起来,道:“小鬼且放宽心,我们活了近千年,又岂会不知小心行事四个字?自然会多作防范,不会让你的小命丢在这黑沼潭里的,婆婆我也舍不得!”她昏花的老眼,在说这话时显得非常的和气慈善,但却让人感觉颇不舒服。

    方行听了,也只好很无奈的说道:“那随便,我没意见!”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