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三十八章 降朱雀

掠天记 第四百三十八章 降朱雀

    大笑声中,那黑衣年青人立时便要转身逃走,他所在的方位极其讲究,无论是方行还是赤龙,都在他面前,而他身后,则是苍苍莽莽的三界山,以他的极速,可以轻易遁入三界山中,消失于丛林之间,便是赤龙,亦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反应过来扑杀他……

    而这黑衣年青人,也自认得计,得意大笑,便要离开,深藏功与名。

    只可惜,这时候,忽然间一个更大的笑声响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么一个笑声,让这黑衣年青人心里咯噔一声,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此时,赤龙距离他至少五十丈,那个怪笑的小鬼,也离他有三十丈左右,分明安全。

    但偏偏他像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妙的感觉,急欲抽身急退。

    只不过,也恰在此时,道道无形的力量笼罩了下来,便似一张大网,而他恰在网中。

    那道道力量,恰好是八道,封住了八方,结成一座大阵,而他则被困在阵中。

    黑衣年青人的笑声嘎然而止,眼色一凛,望着空中,是那八名金丹老仆。

    刚才看起来被震飞了的他们八人,赫然手里一人多了一道阵旗,镶嵌着珠宝,已经被催动,八道阵旗上皆散发出了道道灵光,互相交织,组成了一座大阵,也是直到此时黑衣年青人才发现,他们八人被震飞出去的方向,看似混乱,但赫然便是最基础的法阵位置……

    “圈套?”

    黑衣年青人面上似乎罩了一层寒霜,目光冷了下来。

    “你大爷的。盯了小爷这么久,早盯的我浑身上下不耐烦了,终于等到你出手!”

    方行大笑骂道,身形掠起,赤龙也回转了身。他落在龙头上,抱着双臂骂道。

    那黑衣年青人不答,忽然间便身形一转,竟尔化作了一道红影,赫然是一只身形足有七八丈长的红色凶禽,身周裹挟着一股一股如同火山一般的红雾。那红雾温度极高,在出现的一霎那,竟然燎得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扭曲起来,使得它看起来像是一团灵动的火焰。

    轰!

    它骤然展开极速,向着一角虚空冲去。

    身躯与八道阵旗交织的力量碰撞。一时虚空都在晃动,八名金丹老仆,脸色齐齐一沉。

    这凶禽力量强横之极,若是使发开了性子,便是他们中间的那名金丹中期老修恐怕也在它爪下撑不了几个回合,但他们八人各持阵旗,力量交织,化作大阵。却暂时有了罩住它的资本,任它冲撞,八人只是咬牙执旗。牢牢守在自己的位置岿然不动,生了根一般。

    “你大爷的,还不老实?”

    方行大怒,指使赤龙:“大狗子,你进去给我撕了它……”

    那凶禽闻言却不动了,执起手中铜镜。森然口吐人言:“你敢伤我,不怕我毁了此镜?”

    方行哈哈一笑。从贮物袋里取出了一面铜镜,在手里一扬。道:“你毁吧,我还有!”

    凶禽赫然,急急低头看去,然后心就凉了半截,它爪子里的那面铜镜,倒也是古色古香,生满铜锈,但隐隐约约,跟自己曾经在方行手中见过一面的铜镜似乎有些不同,无论是符文还是构造,乃是铜锈的程度,都有着明显的差别,更关键的是,镜上铭着几个字……

    镇煞镜!

    凶禽霍然抬起了头来,目光似欲喷火。

    方行则慢悠悠的道:“那镇煞镜也是宝贝,可以驱逐秽物,放在凡俗或是打算以斩妖除魔为己任的灵动境小修士手里,也是一件宝贝啊,这可是小爷我当初拿好东西从别人手里换来的,只不过里面符文损坏了,懒得去修,你若是喜欢便拿着吧,修好了还能用用……”

    凶禽哪里有功夫理会他的调侃,发现了铜镜是假的之后,立刻向怀里看去。

    在他怀里,一个面上蒙着纱巾的女孩,正静静的睁眼看着他,她穿着麻姑的衣服,并且隐藏了气息,因此急迫间,难以分辨她与麻姑的不同,但此时距离如此之近,细细一感应,却立时发现了她们的不同,这女孩的身上的修为赫然未至今丹,只是筑基而已……

    凶禽此时已经再次化为了人形,一把扯去了那女孩面上的纱巾,然后瞠目结舌。

    “怎么是你?”

    凶禽一把就要拍下,但立刻便感觉到了森然杀气从四面八方向自己涌来。

    他这才想到了自己的处境,放下了手掌,任由那女孩立在空中。

    恨天宁站直了身体,向朱雀轻轻施了一礼,道:“少尊哥哥,好久不见了!”

    这黑衣青年,自然便是少尊了,他意识到自己上了如此恶当之后,面上也闪过了难以言喻的愤怒表情,但他很快便压抑了下来,转头看向了方行,道:“好手段,这一段路上,我千算万算,算到了每一种可能,甚至算到了可能会失败,却没算到你会来这一手!”

    方行嘻嘻笑道:“我也是刚刚才想到的,就试了一试!”

    少尊有些愕然,过了半晌,道:“你怎么做到的?”

    方行更开心了,笑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心里那份美滋滋的感觉就不用提了。

    这个计划,他确实是刚刚才想到的,事实上,就在进入黑沼潭之前,他心里都全然没这个计划,当时的他,只是感觉这黑沼潭莫名的幽森,灵敏的神识感应里,总是觉得这鬼地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平静,因此一开始还打算劝一下众修,从别的地方绕过来。

    不过众修不听他的,他也只能跟着进来一探,反正他有赤龙护着,还有掩息术在关键时候可以蒙蔽凶兽感知保命,倒是比别人更安全了些,当然,心下的警惕却也没有放下,一直在仔细的观察着这黑沼,阴阳神魔鉴被他催动了极致,鉴定着每一种可疑的东西。

    再之后,他就看到了一条隐在黑沼之内的藤蔓微微动了一下,这让他心里一惊,立刻盯住了那藤蔓去看,却赫然鉴定出了此藤蔓主人的身份奎木妖,赫然便是罕见的妖物奎木妖,一种植物成妖,但却并未化作人形,而是介于草植与生灵之间的厉害妖物。

    这一惊让方行吃惊不小,更吃惊的则在后面。

    他以阴阳神魔鉴鉴定了出来,这奎木妖的特性。

    此妖介于植草与生灵之间,拥有灵性以及不低的神智,捕食自己所能接触到的一切动物、昆虫、凶兽、妖士……它躯体庞大,力大无穷,更是拥有天赋神通,可以搅乱狂风,只可惜,这厮却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便是它拥有根系,无法随便移动,本体一动,生机便消。

    也就是说,这种妖物,除非是借助雷击蜕去妖身,化为人形的那一天到来,否则会一直生长在同一个地方,海枯石烂也不会移动,因为一移动便死了。

    也正是这一点让方行警觉起来,妈蛋,这奎木妖如此厉害,至少也活了千八百年了啊!

    奎木妖只能生存在沼泽之中,也就是说,这片沼泽至少存在了几百年了。

    那么麻姑为什么说这黑沼只成形了几十年时间?

    这娘们赫然是在说谎!

    再联想到麻姑最近照镜子的次数越来越多了,虽然普通人看来,可能会觉得这只是女人即将生出一副佼好面孔,心下焦急的体现,不过方行这小王八蛋却一向都喜欢把人想的很坏,看到了麻姑照镜子时的表情,心里便总是不由自主的升起“这骚娘们要会小情人了”的想法。

    自己虽然在为麻姑疗伤的时候把她全身看了个遍,但自己可不是她的小情人!

    那她的情人是谁?

    很轻松的,方行便想到了当初那少掉的一个仆役身上。

    当初麻姑的仆役冲击行宫,结果被赤龙咬死咬伤,吞掉了大半,本来就让方行感觉有点狐疑,再后来,方行便检查了赤龙的呕吐物,甚至还摆弄着拼了一下,结果却是让他明白了过来,冲击行宫是假,有一个仆人瞒天过海,借着这一举动不知不觉溜走了才是真。

    当然,这一点却也是朱雀的失误,在它看来,龙族亦是凶兽,吃人不算什么,却不知在外界演化了这么多年,龙族修习人间大道,在人族大圣的帮助下,早就进化出了人相,也就是说,龙族有一半算是人族,因而龙族是不吃人的,越是纯血的龙族越不吃。

    赤龙虽然暴戾疯狂,但这份本能却还在,在厮斗的时候发起狂来,他会将人吞下,但却消化不了,过不了多久就会吐出来,否则便像毒药一般,会烧熔脏腑。

    那个溜走的仆人是谁?

    走就走呗,干么要废这么大的力气瞒着众人遁入暗中?

    联想到了麻姑第一次见到自己时,便认出了自己的事情,方行便隐隐猜到了一个答案。

    “那个逃走的家伙,十有认识我,估计我也认识他,所以他才会不惜拿那几个仆役的命做幌子,悄无声息的遁走,躲在暗中谋算些什么……这么阴险,还是我认识的,估计就是那只贼鸟了!它曾经费了这么多的事情潜入恨天氏族地盗取铜镜,还不惜犯险潜入恨天氏族地刺杀大供奉,掩盖铜镜的秘密……妈的,这鸟好贼,他究竟想干什么?”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