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有枣没枣打一竿子

掠天记 第四百三十九章 有枣没枣打一竿子

    “那只贼鸟,究竟与寻龙氏有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方行却是想不明白,但他却是明白,麻姑不惜以身犯险,引众修进入了黑沼之中来,十有便是要趁乱搞一些事,方行不知道她们两个想搞什么,不过他却是深知铜镜与麻姑对朱雀非常重要,因此就临时来了这么一手,用铜镜和麻姑,强行引朱雀出来。

    不管朱雀究竟是想借机搞什么,方行有把握,这厮看到了铜镜和麻姑,一定会现身。

    当然,就算不现身也没关系,自己又不损失什么,至多被人笑话一场而已。

    有人智计如妖,有人谋算深远,他估计两边都沾不上。

    他虽然不傻,也颇有几分滑头,但比起那种算无遗策的高人来差得还远,但他有个好处,那就是狗胆包天,天生不知道个怕字,想到了什么事,只要有三分把握便敢去戮叽一下,每做一件事之前,他往往都是先确定了自己要做什么,再考虑怎么把这件做的好看点。

    这一次便是如此,他猜到了朱雀有可能一直在暗中盯着他们这一行探墟之人,甚至有可能是在耍他们,远远的将众修引进归墟深处来,又或是引到某些凶险的地方,冷笑着看众修拼命挣扎,同时眼色不善的看着自己,等着自己或早或晚的与众修因为赤龙的事拼起来。

    这种感觉不是很好,让人觉得像一直被条毒蛇盯着一般。

    因此在发现了进入黑沼之后,朱雀有可能与麻姑谋划了什么时,方行虽然还不知道这俩人具体的谋划是什么,便准备出自己的招了,先是麻姑再是铜镜,然后再把自己和赤龙都丢的远一点,就不信这个王八蛋会不上当……这一人一镜,可是归墟之内最宝贵的。

    他甚至已经计划好了,若是在铜镜和麻姑扔出去了之后,少尊不现身的话。自己就再躺在地上装上半天的死……只不过,他也没想到这么顺利,少尊竟然真的就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一见到铜镜和麻姑。立马就像是闻到了肉味的狗一样撒着欢儿就跳出来了……

    当然,因为这事毕竟是临时想出来的,方行也不敢真个把肉扔出去,准备的诱饵都是假货,那镜子却是他之前拍卖剑胎时得来的一面铜镜。却是当初大金乌走眼收进来的一件破玩意儿,倒与铜境有几分相似,于是便早早挑了出来,留着某个关键时候鱼目混珠……

    这种时候,自然是很关键的了,因此他当然就故意用铜镜化去那道虚空裂隙的一击,也是为了给人营造一种“真正的铜镜”就在他手中,失手飞出去了的印象……

    至于恨天宁,这丫头又不会洗衣做饭,也不会端茶倒水。自己也不想睡她……

    总得给人家找点事情做吧!

    这一出来,他就完蛋了,金丹八仆虽然个人本事都不如它,但八人分执阵旗,却足以将他困住至少一盏茶时间了,而这一盏时间,足以定住大局,敲砖定角不容有失。

    计划就是如此儿戏,不过大概也正因为儿戏,少尊真的上当了。

    对于他来说。仍然是有种不知道自己输在了哪里的感觉……

    这小鬼是怎么发现了奎木妖的?

    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就在附近的?

    他又是什么时候制定出了这套坑自己的计划的?

    要知道,就连自己准备出手夺人,也是在看到麻姑将这些人带进了黑沼之后的事情啊!

    因为这些疑问,所以此时他不管脸色再冷。神情再肃穆,问的话却还是很认真的!

    “你怎么做到的?”

    现在的他,是真想知道方行是怎么做到的,也好知道自己是怎么输的。

    对于这个问题,方行大笑了三声,然后道:“不告诉你!”

    “那小鬼逃了吗?”

    远处。有人怒喝,一道紫色剑光在远处道道触手包围之中闪现,不时有迸溅着绿色汁水的触手一段一段的飞起,赫然是那奉天氏的紫斑老修带着一群族人,硬生生从奎木妖触手的包围之中杀出来了,他口中大喝,执剑而行,这奎木妖的触手在他剑下竟然不堪一击。

    “老身适才见他逃到了空中,应是逃了,快追他回来……”

    一个苍老的声音大喝,另一个方向,月华如水,赫然是拜月氏的瑶婆婆与玲珑长老等人,联手撑起了一个月华包裹的包球,从奎木妖疯狂的攻击下冲了出来,那可怖的旋风以及力量惊人的触手和触手上的倒刺,狠狠击打到了光球之上,“嘭嘭”作响,却伤不得她们分毫。

    “已经到了三界山,他还能逃到哪里?难不成不想进入道宫不成?”

    一个清朗的声音大喝,却是御兽氏首领师南沙冲了出来,同样带着一群族人。

    再到最后则是小氏部联盟里面的笑面虎洛木桑,手中持着一盆拳头大小的小花,小花上同,有朦胧光华散发了出来,那可怖的触手感应到了这光芒,便纷纷抽退到一边,似乎不敢接近,而在洛木桑身后,同样跟着七八个族人,与他一起踉踉跄跄冲了出来。

    他们这几个修为高深的金丹大乘修士,倒还不至于被奎木妖伤到,虽然被攻了一个措手不及,但也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只不过他们虽然无恙,但族人却不见得能抵挡了,因此这几人同时选择了回头去救护自家氏部的族人,这才比方行慢了半盏茶时间冲了出来。

    他们最担心的,却是方行趁乱逃走,毕竟心里已经起了恶念,也没有掩饰过。

    口中大呼小叫,准备一冲到岸上来,放下族人,便要立刻去追方行。

    只不过冲了出来之后,却顿时怔住了,有些发呆的看着那抱着双臂立在龙头的方行。

    “他竟然没有逃走?”

    瑶婆婆以及紫斑老修等四部首领,看到他老神在在的等在岸边,皆感觉有些意外。

    “你们说谁要逃走啦?”

    方行抱着双臂,心意一动,赤龙便调头看向了那四个首领,目意不善。

    “呵,小王八蛋,胆量倒是不小,老身有些小瞧你了……”

    瑶婆婆森然说道,皮笑肉不笑的看了方行一眼。

    “老王八蛋,小爷可一直都没有小瞧你……”

    方行在嘴上就从来没有输过,张口就反骂了回去。

    瑶婆婆这一路上和方行吵架,就没赢过,自己爱骂人,但一挨骂就急,此时亦是如此,脸色忽然便沉了下来,阴瘆瘆道:“小王八蛋,这一路上你一直对老身出言不逊,看你年龄太小,老身让着你,不愿与你计较罢了,但你真以为我杀不了你吗?”说着上前踏出了一步,森然喝道:“我且问你,适才在黑沼之内,你分明提前察觉到了危险,为何不示警?”

    方行可不惧她,站在赤龙脑袋上,笑道:“不是邀你上来乘凉了吗?”

    “你……”

    瑶婆婆已然勃然大怒,身上煞气暴涨。

    方行翻了个白眼,骂道:“你什么你?别天天在小爷面前端长辈的架子,我又不是吃你的奶长大的,提醒一句那已经够意思了,你自己傻不啦唧发现不了危险,倒要来怪你家小爷不成?你瞪什么眼?我就是骂你了怎么地?有本事就动手,跟我的大狗子干一架试试?”

    赤龙一听就来了精神,大眼睛炯炯有神的盯上了瑶婆婆。

    瑶婆婆勃然大怒,她这一路上忍受着方行的咒骂可真是忍的辛苦,只是回头看了一眼玲珑,心里却也在犹豫,她们拜月氏如今的金丹大乘之修只剩了她们两个,另一个已经在路上丧命,凭她们二人要拿下赤龙却无甚把握,只好目光森然的盯向了紫斑老修。

    “老身觉得可以动手了,可以动手了!”

    紫斑老修挑了挑眉毛,看了赤龙一眼。

    那御兽氏的首领亦是眼中精光一闪,双手背负了起来。

    小氏部联盟的人闻言,也都稀稀落落的站了起来,有人眼露杀意,有人满目警惕。

    “动什么手啊?”

    方行像是不明白似的,笑嘻嘻的问了一句。

    瑶婆婆龙头拐在地上一顿,无形气息骤然释放了出来,森然笑道:“小鬼头,你心里明白,若想进入道宫,必然需要四凶血脉作祭,这条赤龙你早也得交,晚也得交,如今已经到了三界山,很快便到四凶之门了,你此时不交赤龙,又待何时?”

    冷喝声中,小眼睛里精光暴射,露出了森然杀意。

    此时到了三界山,寻龙氏传人的作用已经不大,她们投鼠忌器的心态也淡了许多,如今忌惮的只是如何拿下赤龙而已,而只要赤龙受降,这小鬼她又如何放在眼里?

    “四凶血脉啊……不是说了要找朱雀吗?”

    面对着瑶婆婆的威胁,方行却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问道。

    “哈哈……”

    那小氏部联盟里面的笑面虎洛木桑忽然踏前了一步,笑了起来:“刑小友啊,倒也不是我们非要逼你,只是如今这个关头,却又去哪里找那朱雀去?虽然我们有了它的翎羽,但它气息时隐时现,也不好搜寻啊,况且归墟深处凶险太多,也不好乱跑,不如你就配合一点,把赤龙给了我们吧,老夫保证,进入道宫之后,好处一定有你一份,你看好不好?”

    在这探墟之人里,他挨的骂却也不比瑶婆婆少,此时也非常上心。

    方行则微微眯眼,看了他与瑶婆婆一眼,心里记下了这仇,然后笑了起来,抬手指向了被困在阵中的少尊,眯缝着眼睛道:“你们找朱雀?那有什么难的,不就在这里么?”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