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四十五章 太上遗迹

掠天记 第四百四十五章 太上遗迹

    “小王八蛋好狠……”

    洛木桑吓的脸都变色了,本以为那小鬼一刀斩断了自己和瑶婆婆所乘傀儡兽与令旗之间的联系就够狠了,若不是自己连施了两道宝符,现在已经全军覆灭,没想到这小鬼竟然又斩了一次,现在可没有宝符了啊,再来这么一回,难不成真个要丧命在这黄泉海中不成?

    不过还好,适才是因为阵眼崩坏,傀儡兽前冲之势甚急,这才在方行斩断了傀儡兽与令旗间的联系之后,一下子被拉下了很远的距离,但如今众修的前进速度已经被师南沙压制了下来,因此他们也没有被甩开,师南沙飞快舞动了几下令旗,便已重新连系到一起。

    “还未到山门前,便开始内斗了么?”

    紫斑老修回身大喝,面上怒容密布。

    若不是此时他双手捧着奉天正气剑,镇慑周围的阴灵,想必此时已经一剑斩了回来。

    师南沙亦高声道:“即将抵达彼岸,切莫多生事端!”

    “哼!”

    方行兀自气咻咻的,眼睛盯着洛木桑与瑶婆婆看个不停。

    洛木桑与瑶婆婆自然也心里恨意大起,只是如今关头,却也不敢妄动了。

    一众修士继续前行,终于抵达到了彼岸,一个个魂不守舍,从傀儡兽上跳了下来,这一行虽然不远,但可谓心惊胆颤,尤其是那几个家伙,竟然还敢在黄泉海上斗海,这是真不将自己的小命当回事么?须知道一旦跌入黄泉海,便是元婴之修也难抵挡啊……

    “看什么看,眼珠子给你挖出来!”

    见洛木桑与瑶婆婆看向自己的眼神不善。方行狠狠骂道。

    “妈的,区区筑基,竟敢如此欺我?”

    洛木桑与瑶婆婆心里的郁闷就不用提了,堂堂金丹大乘之修,在这归墟之内。几可说是人族无敌般的存在,却没想到被这个小鬼险些害死在了黄泉海不说,如今上了岸,自己还没说什么,他倒威胁起自己来了,心里的怒气不用多提。已经达到了!

    “吼……”

    还不等他们两人说什么,赤龙又跟着一嗓子吼了起来,大眼睛森然盯在了他们脸上。

    一人一龙,看起来都是凶得狠。

    这却让洛木桑与瑶婆婆心间一凛,生起了深深的忌惮。

    瑶婆婆之前损耗三十年生机施展拜月秘术。如今修为尚未完全恢复,洛木桑也已经被迫使掉了自己压箱底的三道神州宝符,如今他们的力量可以说正处于最弱的时候,还真不敢轻易招惹这条赤龙,毕竟道宫便在眼前,谁也不想在这个关头出什么意外……

    “哼!”

    二人对视一眼,面色森然,似是记下了这笔账。但竟然没有回答什么。

    而另一厢,金丹八仆亦过来向方行道谢,他们八人自然明白当时在黄泉海上的危险。真可谓生死一线,若非方行相救,现在这他们八人便有十条命也死了,这种实打实的劫后余生之感,但也让他们心底产生了几分真的感激之情,冲淡了之前方行逼他们做险事的怨气。

    “不管你们信不信。听小爷的,我可让你们吃不了亏!”

    方行得意洋洋的显摆了一下自己作为老大的派头。便挥手让他们一起,探查这周围的地势环境。此时奉天氏紫斑老修及御兽氏师南沙等人,在登岸的第一时间,便已经开始探查起来了,他们所在的位置,却是在一座难言其势的巍峨高山山崖,眼前是一座幽古玉石桥。

    而在此崖对岸,则是一座不知其有多高的大山,隐隐然,正是在黄泉海彼岸时方行与众老修看到的那座山,只不过如今来到了山脚,却愈发觉得这座高山比想象中还要大,几乎像是一座贯穿了大地与虚空的顶天柱一般,往上看去,白云悠悠,不见山顶。

    那座山,给人一种感觉,似乎可以顺着这座大山,一路攀爬,直升仙界。

    一崖一山之间,乃是一道不知有多深的深渊,看不见底,幽森诡异。

    而在众人眼前,则是一道长达九十九丈的玉石桥,石桥这头有两道石柱,高有九十九丈,那头同样有两道石柱,也是九十九丈,前后四道丈余粗细的石柱,分为青、赤、白、玄四种颜色,分别雕刻着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四种凶兽,似镇守在石桥前后两端。

    此桥也不知多少万年过去了,那雕像却仍然栩栩如生,冷冷注视着山外来人。

    “这里就是四凶之门吗?”

    方行心里暗思,然后施展法眼向山门内看去,却发现似有禁忌法阵阻挡,看不真切。

    在三界山时,他们还能隐隐看到对面这座山上的道宫、仙景,如今离得近了,反而只能看到一片蒙蒙灰雾,他们在这边崖上,所能看到的,便是对岸的大山皆被一片玄奥恐怖的巨阵笼罩,想要飞越深渊前往那座大山,便一定会一头撞在那大阵上,跌落深渊。

    惟一能够通往对岸的,便只有这座通往对岸的玉石桥,此桥现在无法通过,因为桥头同样有威力恐怖的大阵拦路。桥身倒是不凡,整体由蕴含灵气的羊脂玉雕就的玉板铺就,倒也奢华之极,只是如今岁月流逝,这不沾纤尘的玉板也已黯淡灰败,倒显得有种灰蒙蒙的死气。

    一番打量之后,那紫斑老修,便唤了几部首领议事,方行自然也在其中,一番商议,倒也没什么新鲜说法,不过是分配一下任务,五部约定,便在这山崖暂歇,五部各出人手,于山崖四周布防,以免突遭意外,与此同时,趁这段时间,参研四凶门的真伪及祭祀之法。

    这祭祀四凶门的法门,麻姑之前却是说过,只不过众修已经来到了这山门前,又有朱雀在手,自然便不会把自己的小命全部交到一个女人身上了,因此打算自己参研一番,若是能够破解出四凶门的祭祀之法,便可以不必假手于麻姑,自己动手,更放心一些。

    再之后,似乎是为了杜绝方行与瑶婆婆、洛木桑之前的怨隙,还特意定下了一条盟约,那便是在等侯九月升空异象到来之际,五部皆在山崖等待,相安无事,井不水犯河水,若有人起了冲突,其余三部可共同阻止,就算有仇怨,也要等离开了道宫再去解决。

    对于这个盟约方行倒也没什么别的好说,随口就答应了下来。

    实际上他现在也没功夫琢磨着怎么弄死瑶婆婆和洛木桑,道宫在眼前,得分轻重嘛!

    后面这段时间里,奉天、拜月、御兽及小氏部联盟皆派了精通祭祀之法的修士探查四凶之门的根底,得出来的结论却是此门之上,却实有厉害煞气,只不过太上道统的法门太高明,以他们的修为与见识,根本无法参透这禁制,只能等待九月异象升空之时献祭了。

    而方行则根本没有掺与这一块,他瞄准的是另外一个方向。

    当天晚上,他就把金丹八仆唤进了行宫,兴冲冲的问:“你们谁懂卜算大阵之法?”

    哪怕不是专修阵法一道的,但混到了金丹境界,谁还能不懂一些阵法卜算?

    于是身前的这八个金丹仆人,倒有五六个都站了出来。

    就连恨天宁也弱弱的在背后推了方行一下,声音低低的道:“我也会!”

    方行这一下子可开心了,立刻起身道:“走,咱们破阵去!”

    其他几个氏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四凶之门上,但方行却直接看上了深渊对岸,那座笼罩了整座太上道宫遗址的禁忌大阵,关于此阵,所有人都有这么一个共识,那便是大阵玄奥难明,堪称仙阵,大阵不开,根本不可能有人硬闯进去,只能静静的等待九月升空之时到来。

    可方行偏不信这个邪,他有阴阳神魔鉴,却要试一下能否提前破开这大阵。

    这一打算说出来之后,却把这金丹八仆并恨天宁都惊的呆了。

    太上道宫守护大阵是何等禁忌?

    寻龙氏几千年来,也不知多少回都来到了这道宫之前,却一直拿这座大阵毫无办法,他们这么几个人,想一时半会的就去闯这座大阵,这与找死有什么分别?只不过,方行蛮横无礼,却完全不像是个能劝得动的人,这金丹八仆也只能捏着鼻子跟他往火海里跳了。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又让金丹八仆大感震惊。

    方行并没有不知死活的要他们拿着小命往大阵里面冲,而是很认真的卜算起来。

    当他们拿到第一道记载着大阵八门运转诡迹的玉简时,心里的那份震惊,便不必说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