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四十六章 破阵

掠天记 第四百四十六章 破阵

    太上道宫对岸山崖西侧,荒林间一处较为平整的地面上,座落着一座奢华行宫,那行宫,便是方行在此处的营寨了,七八天时间里,各氏部众修对这个恨天氏的筑基氏主,已经轻视到了极点,人人都借着九月升空前的这一点时间,参研四凶之门,以期多点保障,又或是聚在一处,分享各氏部对于太上道宫之内的分析,以备不测,除了那个恨天氏氏主。,

    那厮竟然真当这是来踏青了,来到了太上道宫门前后,竟然一直就没有露面,偶尔派个金丹仆人过来,了解一番众人的进展,表现一下自己还是关心的,其他的……就没有了。

    这种态度,简直让众修鄙弃之极,就连洛木桑与瑶婆婆,都觉得自己竟然会和这样一个痴蠢愚钝的小王八蛋搞出了恩怨,实在是可笑之极……有这样的敌人丢脸啊!

    只是,大概谁也没想到,在众修的鄙弃声音里,方行从未清闲过,此时的他,便盘坐在一块大青石上,遥遥望着深渊对面的太上道宫大阵,眼睛甚至在发亮,瞳孔里有诡异的符文显化,不停的说出一些方位以及法阵八门符号,然后由在一边的恨天宁记录下来。

    每记下了一份完整的大阵运转符号之后,恨天宁便会回到行宫里面,这里,八个金丹仆人简直成了老学究,有人拔弄算筹,有人掐着手指头摇头晃脑,也有人在沙盘上写写画画,甚至还有人拿着方行给他们的八道阵旗不停的推洐。然后推算出一些玄奥莫测的轨迹来。

    “快算出结果来啦……”

    恨天宁拿到了一份记录着最新推洐结果的的卷轴。兴奋的跑出去给了方行。

    方行接到了手里。却是叹了口气:“八个老头子,都不如那只死鸟一人算的快……唉!”

    恨天宁有些不满,小声道:“只需七天推算出太上道宫大阵运行轨迹,已经不慢了!”

    方行嗤之以鼻,道:“你懂个屁!”

    他却是有些怀念起那个推算法阵能力强悍到了极点的金乌来,当时他们两人配合,那真是出入各种大阵视如无物,很多时候都是自己临时说出大阵八门方位。然后由金乌现场推算,一样能够死里逃生,破解诸般大阵,而如今,八个老头算了三天,还没算出来。

    世间大阵,无论是简单的只有八门的阵眼,还是各种反复叠加法门玄奥的禁忌大阵,想要破解,都只需两种条件。一是确定八门位置,并且记录八门运转的基础轨迹。再就是通过卜算能力,将这大阵后面的运转路径或是整体运转规律推算出来,有了这些,大阵破矣。

    如今便是如此,方行以阴阳神魔鉴勘破八门,金丹八仆全心推算。

    这太上道统的禁忌法阵,确实玄奥异常,几非人力可以推算,但如今正值几千年难逢的九月升空之际,这禁忌大阵的威力实际上一直在减弱,空中每多一盏红灯,大阵的威力便减弱一分,如今空中已有红灯六盏,大阵的威力也已削弱了六次,却已经有破解的可能了。

    待到大阵破解之时,方行根本不需要等待九月升空,献祭四凶门,便可以提前进入道宫。

    金丹八仆也是因为发现了这一点,心中的震惊难以言喻。

    初时他们其实对方行并不如何放在眼里,但经过了后面方行诱擒朱雀、黄泉海救人之后,倒也渐渐觉得这小鬼其实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直到如今方行竟然给了他们完整的太上道宫大阵运转转迹之后,他们心里的震惊便提升到了极点,对方行完全看不透了。

    众修一起努力之下,终于在七天之后,也就是第七盏红灯升空之时,大阵推洐有了一个结果,恨天宁郑而重之的双手捧着那副记录着推洐结果的卷轴,奉到了方行面前,在她身后,金丹八仆一字排开,面色虽然疲惫,却都带着微笑,意态轻松,颇有自得之意。

    看样子,他们能够推洐出太上道统的阵理,心里也很有成就感。

    方行取过了那副卷轴,扫了两眼,眼睛也是一亮。

    推洐的结果很不错,阴阳阵理、生死门运转幻化道理皆蕴含其中,虽然还不至于让方行视此护法大阵如无物,但小心一些的话,却也可以和串门子一样自如来回了。

    “不错,辛苦你们了,看赏!”

    方行点了点头,笑嘻嘻的取出了一个贮物袋。

    让人办了事,就得给赏,这也是规矩,方行在这方面一向大方。

    “呵呵,能为氏主效力,是我等荣幸,赏赐便不必了……”

    那名修为最高的金丹老仆呵呵一笑,矜持说道,隐约有种仙风道骨般的感觉。

    他实际上却也是不认为方行能够拿出什么了不得的赏赐来,毕竟当初方行在初入恨天氏时,值钱的东西都已经献了出来,身上能留的,也只是一些不怎么重要的东西而已,却不知道,方行献上去的东西,早就被他拿了回来,甚至还有藏起来的小宝库。

    而且婉拒方行赏赐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自己这八人虽然名义上是他的仆人,但实际上也只是为了氏族命运暂时牺牲而已,谁也不真的打算做一辈子仆人,此时受了这小鬼的赏赐,岂不是真把自己当下人了?即使现在为为方行效力,也只当是还他救命的恩情而已。

    其余金丹仆人也这样想,纷纷婉言谢绝。

    “呵呵,氏主不必这么客气!”

    “推洐这等玄奥大阵,对我等阵法造诣也颇有益处,已算是得了赏赐了……”

    “氏主你的资源自己留着修行吧,我们倒是用不着……”

    一番话还没说完,几位距离方行较近的金丹忽然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眼睛瞬也不瞬的看着方行从贮物袋里取出来的东西,其中一个反应慢些的金丹还在自傲的说着不需要赏赐的话,却忽然间被旁边的人捂住了嘴巴,也立刻反应过来,睁大了眼睛向方行看去。

    方行取出来的东西不多,三件法器,一个丹瓶,四株灵药,一块灵精……

    “唏……”

    几位金丹老修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睛瞪得溜圆,再无半分仙风道骨之态。

    “你们都不要啊,那我再收起来……”

    方行瞅了他们一眼,又一件一件的开始往贮物袋里放。

    “这个……氏主如此大方,我们……”

    那金丹中期的老修忽然间开口说道,满脸期待,老脸竟然不见红。

    “嘁,拿着吧,小爷这些东西,放在外面都是不得了的,别说归墟了!”

    方行不屑的瞅了他们一眼,将东西扔给了他们,金丹八仆并恨天宁一人得了一件,都是欢喜的抓耳挠腮,这些东西还真不错,须知道方行贮物袋里的大多数东西,都是当时在玄域之内众修用来换他手里的剑胎的,大部分他都用不着,但落在行家里,可都是好东西。

    “谢氏主……”

    八位金丹老仆一起躬身行礼,便是恨天宁也似模似样的在旁边跟着福了一福。

    这一拜之下,他们可真是把自己的位置摆到方行下面了。

    “你们几个看好行宫,不要让人随便打扰,若有人找我,便传讯给我!”

    方行做下了安排,然后随手将那副卷轴塞进了怀里。

    “氏主你这是?”

    那金丹老仆迟疑问道。

    “嘿嘿,既然已经推算出来了太上道宫的法阵运转轨迹,小爷当然要去瞧瞧了!”

    方行眼中闪过一抹异意,又做了一番安排,然后在金丹八仆惊诧的眼光里,领着赤龙出了行宫,他所在的位置非常隐秘,倒也不至于被人发现踪迹,先是细细感应了一会,见没有神念盯着自己,这才跳到了龙头上,指着太上道宫方向叫了一声:“大狗子,发财去也!”

    赤龙可不知道方行要做的事情是有多大胆,见他兴奋,它也跟着兴奋,打个喷嚏,便摇着尾巴向那处将太上道宫与外围地面分开的深渊飞了过去,过了深渊,便是遗址。

    整座太上道宫遗址都被禁忌大阵所笼罩,灵力交织,千百年来生生不息,便像一个巨大的荆棘丛,而且荆棘还在不停的运转,任何靠近的人都会被绞杀,而方行手中有了这卷轴,却等于是掌握了这荆棘的运转规律,便可以通过荆棘的笼罩,进入到遗址里面。

    “大狗子,提点神,走错一步咱俩的小命可都没了!”

    一人一龙在深渊这一头,做好了冲进大阵的准备,方行沉声嘱咐。

    赤龙打了个喷嚏,完全不当回事,摇头摆尾的很是兴奋,有些迫不及待的感觉。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