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五十二章 献祭朱雀

掠天记 第四百五十二章 献祭朱雀

    通往太上道宫遗址的玉石桥前,五部之人皆已齐备。

    随着九月升空,围绕了太上道宫遗址的深渊大阵,变得更为森严了,不露半点破绽。

    而这通往遗址的玉石桥,则成为了惟一一条通道。

    一座通往未知迷雾之中的桥,不知是通往死域,还是通往仙境。

    “还是由麻仙子动手献祭吧!”

    奉天道首领紫斑老修目光深沉,望向了仙石桥。

    其余几部的首领亦无意见,目光看向了方行。

    这几日,他们一直没有放弃参悟这仙石桥的秘密。但很可惜,近乎半个月的时间,他们甚至连仙石桥上的符文也没有参悟明白,这已经是超出了他们认知的禁制,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有所领悟。而献祭的话,虽然有多种普通的献祭方法可以尝试,但他们在有选择的情况下,却也不敢冒险,毕竟由麻姑主持献祭的话,出什么漏洞的可能性会少一些。

    方行也很配合,乖乖将麻姑交了出来,揭去了她额头上的定神符。

    这段时间,方行探查遗址的事情,可不敢让她知道,因此就基本上没有让她清醒过。

    清醒过来的麻姑,抬头看到了天上的九月,然后微微低头,便看到了被五花大绑的少尊。

    她嘴唇轻轻颤了一下,然后目光便移不开了。

    少尊却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她,微微闭着双目。面无表情。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好。我亲自来!”

    听紫斑老修说了请她主持献祭的要求之后,麻姑轻轻点头,开口回应。

    “仙石桥,便是四凶之门,桥两端,四道玉柱,便是四凶煞灵寄身之所,若不平息这四凶煞灵的力量。我们便不可能通过玉石桥,除非有谁修为盖世,可以硬生生打过去!”麻姑的声音非常平淡:“若非如此,便只有以四凶血脉献祭,扰乱这四凶煞灵的怨气……”

    缓缓说过了自己献祭的原理,麻姑看向了紫斑老修:“前辈,晚辈告诉你具体做法,还是由你来动手吧!献祭四凶门其实非常简单,只需以破凶钉刺破它的躯壳、引出神魂,与玉石桥相连即可。只是却需要注意,不可直接取了它的性命。这个过程要慢,在献祭开始之后,我们便可在玉石桥上安全往来,它的血一刻未尽,我们便有一刻时间。但在他的血液流尽之时,便是玉石桥禁制恢复的时候,我们必须在那之前离开遗址,不然就永远困在里面了!”

    听麻姑说完,几位氏部首领对视了一眼,暗暗点了点头。

    麻姑所说的献祭方法,倒是最普通的一种,也正因为普通,所以全无破绽。

    至于献祭的过程,几位老修同时动手,倒也让人不担心会有什么猫腻。

    仅用了一柱香功夫,朱雀少尊便已经被钉在了仙石桥上,十八根锋利之极的破凶钉,从他身体的十八个不同的位置刺入,穿过了经脉,甚至钉住了神魂。本命精血受到牵引,化作一道赤红色燃烧着淡淡火意的血线,缓缓流到了玉石桥上,而朱雀少尊,依然一言不发。

    在接触到了从朱雀少尊身上流下来的本命精血时,这座死气沉沉的玉石桥,忽然间散发出了四道惊人的光芒,分别有一青、一赤、一白、一黑四道光华从四根玉柱上飞了出来,光华之中,甚至隐约可以看到四头凶兽生前的模样,极尽凶残,于虚空之中嘶吼。

    但随着朱雀少尊的血液流淌,那赤色的光华却力量大增,本来趋于平衡的四道光华,在此时变成了一家独大的局面,竟然将另外三道压制了下来,这种平衡被打破的结果,却是封禁森严的玉石桥上,忽然出现了一道本来没有裂隙,便似大门打开了一条缝隙。

    “就是这个机会了,诸位前辈,请吧!”

    麻姑开口,目光冷淡的扫过了诸修,尤其是在方行脸上停了下来。

    “麻仙子先请!”

    让人意外的,太上道宫便在眼前,几位老修却都显得非常克制,无人争抢着渡这石桥,那小氏部联盟的洛木桑甚至彬彬有礼的请麻姑先行过桥,显得极有长辈风范。

    “呵,还是信不过我!”

    麻姑心里淡淡自嘲了一声,也不客气,转身便向桥上走去。

    “方正,你可留在此桥,看着这头朱雀,也为我等接应,以防不测!”

    奉天氏的紫斑老修在踏上石桥之前,嘱咐奉天氏的方正大长老,目光沉寂。

    “我明白!”

    方正点了点头,虽然面上有些不舍,但为了大局,还是决定留下。

    其他几个氏部,也同样留下了修为不弱的自己人在这里防守,就连方行也让一个金丹仆人留了下来,他们却是都知道,进入太上道宫之后,凶险重重,谁也说不准会有什么异变发生,带着所有人深入遗址,实在太不可取,在外面留下了人,真有问题,也好接应。

    而与此同时,带着众人踏上了仙石桥的麻姑,也被几位氏部的老修盯上了。

    到了这种关头,他们谁也信不过,一切只能凭自己的小心行事。

    “竟然真的献祭了,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直到踏上了玉石桥,方行都一直冷眼旁观着,一句话也不说,权当自己是哑巴。

    他本以为朱雀与麻姑,会在献祭之时搞些什么花样,没想到麻姑直接没有亲自动手,而是让几氏部的首领动手献祭,结结实实的十八根破凶钉钉在了身上,朱雀不仅是血脉,甚至连神魂都被钉住了,已经不可能再凭自己的力量逼出破凶钉,而且各氏部都留下了高手监视,也就不可能有外人来强行救它,难道说,这朱雀当真是认命了,甘心被献祭不成?

    他直觉朱雀不是这么老实的人,但一时也发现不了什么破绽,只能加倍的小心。

    第一次从这玉石桥进入遗址,他也提着小心,赤龙始终不离身侧,准备随时有问题,便立刻跳上龙头逃走,而那面在进入了归墟之后便会光华大作,自动飞出引路的铜镜,亦被他用了几道品阶极高的宝符,强行封印了起来,以免众修注意力会忽然集中到他的身上。

    “轰!”

    在踏下仙石桥的最后一阶时,忽然间所有进入了遗址内的老修,都面露痛苦之色,神情发蒙,方行却是明白,这是初次进入遗址之人受到那遗亦内的残念冲击的表现,就算是他,也是因为之前已经经历过两回,有了心理准备,这才忍受了下来,这些人却是第一次。

    这残念冲击来的毫无征兆,力量又强,哪怕几位老修都是金丹大乘境界,亦是同时色变,坚守本心,却放松了对麻姑的警惕,而麻姑,也立刻趁着这个功夫,忽然间身形如烟,飞速向遗址之内掠去,对于她的动作,方行皆看在了眼里,却没有出手阻止,冷眼旁观。

    “不好,那妮子逃了,追她!”

    毕竟修为深厚,几位老修只是用了两三息的功夫,便已镇定了下来,瑶婆婆第一个喝道,身化流光向前掠而出,向着已经逃出了近百丈的麻姑疾追,其他几位老修见状,亦是紧紧跟上,而且对镇守在桥头的人吩咐了一声,一定要严加看管朱雀,以防意外发生……

    方行是因为早就知道了麻姑与朱雀的关系,这才一直提防着这俩人,而这几位老修,却是活的年岁久了,都足够狡猾,办事滴水不漏,任何一个环节上面,都不想出现失误。

    “是直接离开他们去找宝贝,还是看看那麻姑玩什么花样?”

    方行心里快速闪过了这个念头,最终做下了决定,跳上龙头,也向着麻姑逃走之处追去。

    也就在方行跟了过去的时候,那被钉在桥头,看起来已经认命了一般的朱雀,忽然间抬头向遗址之内看了过来,眼中闪过了一抹凶光,而后,它被十八根破凶钉钉住的身体,慢慢抽动了起来,那正从它体内滴落的血线,竟然渐渐变得越流越快,渐渐燃起惊人火焰。

    “嗖!”

    忽然间,一柄长剑出鞘,远远指住了他的眉心。

    奉天氏方正长老目意森然,落在他的脸上,冷喝道:“不要想着玩什么花样!”

    朱雀忽然嘿嘿笑了起来,眼睛里凶光闪亮,第一次在众修面前开口:“杀了我,他们永远出不来,你们永远进不去,你倒试试敢不敢将这一剑刺在我身上?哈哈……”

    大笑声中,体内灵力鼓动更为厉害,身周渐渐燃起明晃晃的赤焰,无比耀眼。未完待续。。

    ps:今天的第三更,不多说,月底了,求票!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