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五十五章 道宫遗种

掠天记 第四百五十五章 道宫遗种

    片刻之前,众修眼睁睁看着朱雀被十八根破凶钉钉在了玉石桥上,甚至动手的还是几部首领,下手之时,可说是绝对没有留情。而这朱雀受了十八根破凶钉,既钉肉身,亦钉神魂,别说神通,恐怕是一丝儿灵力也不好提起了,在这种情况下,它却是如何脱身的?

    就算是被人救了,按照常理了,挨了十八破凶钉,神魂受创,也该昏迷不醒才对……

    可眼下这朱雀,目露凶光,暴戾逼人,神魂却似乎更强大了。

    “它……怎么会?”

    “难道是第二只朱雀?”

    “难道刚才施刑之法有误?”

    一时间,废园之内的众修尽皆大惊,被朱雀的眼神看的心底发毛。

    “哈哈……不用猜了,我只是借助十八破凶钉,汲取了玉石桥上,我们朱雀一族先祖的部分神魂而已……按照常理,吾乃他直系血脉,汲取他神魂之力,却是名正言顺的……”

    大笑声中,它的眼神却殊无笑意,反而让人感觉森冷,口气忽然间一转:“若不是我自有谋划,你们真以为这么轻轻松松就能抓到我?真以为你们这群贪图造化之人,便能将我献祭,轻轻松松渡过四凶门、染指太上道宫道统?呵,我若不被你们所擒,大概你们也不会轻松带我渡过黄泉海,我若不受苦肉之刑,大概你们也不会放心的进入太上遗址了……”

    这番话语,却顿时让众修明白了些什么,眼神闪烁,彼此对视。

    更是有人目光复杂的看了方行一眼。从这朱雀的话里已经听了出来,它根本就是故意犯到这小鬼手里的,可恨的是,这小鬼当时也上当了,而且事后众修问起他擒下朱雀的过程。他也拿着个大架子,谁也不肯细说,却不曾想,竟然从那时起,便陷入了这朱雀的计谋。

    见众修目光复杂,朱雀眼中凶光闪烁。似有些得意,冷冷扫了方行一眼,然后看向了废园外围的一块青石,那里,正是支撑着这废园法阵的一角阵眼。寒声道:“把你们手中的秘宝交出来吧,不要试图毁掉秘宝让我一无所得,也不要试图用她来要胁我,只要我现在轻轻打碎那处阵脚,这废园周围的法阵便会消失,死气侵入,你们都会死于霎那之间……”

    “你……你为何不受鸿蒙死气影响?”

    废园之中,一个修士大惊。失声叫了起来。

    这时,麻姑缓缓起身,目光柔柔的看着朱雀。开口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它本来就是从鸿蒙死气之中被带走的,当年我父亲探寻太上遗址,虽然未能通过通天九关,却在离开之时,无意中发现了一枚朱雀兽卵,那就是他了。在被我父亲带离遗址之前,它便日夜受到鸿蒙死气浸染。自然可以对鸿蒙死气免疫,不然的话。我又巴巴的设下这陷阱做什么?”

    苦心孤诣,以身为饵,设下的计策,竟然不是为了自己?

    众修一时惊愕异常,谁也说不出话来。

    他们早就发觉麻姑不对,因此无论什么时候,都紧紧盯着她,不肯放松半步。

    只是谁也没想到,麻姑竟然是为了别人设下的计策,更是将自己当作了诱饵……

    至于麻姑为什么这样做,众修无人发问,都是活了悠久岁月之人,老成了精,一看那麻姑望向朱雀的眼神,心里便已经明白的通通透透了,虽然感情上难以接受!

    不过惊愕的众修之中,惟有方行满不在乎的挖着鼻孔,他却是知道的比其他人更多一点,心里估摸着,麻姑与少尊的计划原来也不是这样,而是由麻姑故意引错路线,消耗众修的力量,然后找一个机会,由少尊将她救出去,二人再缀在众修身后,等着自己与众修因为赤龙的事情起冲突,无论谁胜谁败,胜者都会进入太上遗址,也就必然会碰到鸿蒙死气……

    然后朱雀,就可以跟着进来,等人死光了,捡取他所需要的异宝了。

    只不过,黄泉海岸,彼岸花、往生木皆已枯萎,朱雀发现自己竟然无力单独渡过黄泉海了,这才不得不现身出来,故意在黑沼潭被自己擒住,以猎物的身份随着众修渡过黄泉海,当然,这样一来,也就代表着他没有了救麻姑脱离险境的机会,难怪麻姑当时这么伤心,她与少尊心意相通,知道少尊选择了被擒之后,就是定下了要用她的性命作饵这个计划了。

    引众修入瓮之后,要么少尊直接从毁掉这废园法阵,让众修死在倾刻,然后他从容捡走自己所需要的秘宝,这样一来,麻姑自然也会跟着死于非命,要么,便是少尊以催毁法阵为要胁,逼众修交出秘宝,然后任其自灭,这样的话,麻姑落于众修之手,还是难逃死路……

    这些花花肠子绕的,简直让方行感觉头疼!

    很明显,原计划中,少尊本来就是打算直接毁掉法阵的,甚至他的手掌已经扬了起来,但在落下之前,他也忍不住抬头看了麻姑一眼,麻姑也正看着他,目光柔柔,全无悔意,只是眼睛到底还是有一丝凄然,见到少尊的目光投了过来,才略略出现了一抹笑意。

    “做你要做的事情吧,既然我已经决定要帮你了,就不会后悔!”

    麻姑见少尊有些迟疑,反而开口劝起了他来:“我母亲曾经因为探墟,历经险境,在怀了我时,更是沾染了一种毒菌,以致我下来体内便有火毒,生满一脸的毒疮,便是修为达到了金丹,都始终无法化解,连人也不敢见,但你却一直不嫌弃我,陪在我身边,谢谢你!”

    空中的朱雀定定的看着她,没有开口,只是锋利的眼神似乎有些黯淡。

    “所谓的太上道藏,我们寻龙氏已经寻了太久了,以致于最后几近灭族,但我对他却不感什么兴趣,你若是想要,便拿去吧,其实我一直想的很简单,只想在自己被治愈之后,能够好好的站在你身边,陪你走一段路而已,只可惜,现在我的脸治好了,却没有机会了……”

    看到她那柔情似乎浓的快要化不开了,方行忍不住挠了挠脑袋,凑近她身边道:“这个……你好像是要跟小情人儿见最后一面吧,不过……不过你好像忘了件事……”

    麻姑目光冷漠的看着他,没有开口。

    在她心里,还是以为是方行擒住了朱雀,这才害得自己失去了所有的生机。

    方行实在不愿看她的脸了,忍不住别开了头,叹道:“我当初给你的画仙丸可是好东西,你长的再丑都能给你画成一个小美人,只可惜啊……我告诉过你的吧,不要随便运转灵力,不然后果会很严重的,但你刚才可是跑的比兔子还快,所以现在你的模样……”

    麻姑忽然怔住了,惊恐的伸手去摸自己的脸。

    麻姑本来的模样没人见过,除了少尊……对于众修士来说,记住她的气息比看到她的脸更重要,所以也没人强行揭她那遮面的面纱……不过据她自己所说的,之前是因为体内有胎里带出来的火毒,因而生满了毒疮,无疑那会是一张一点也不好看,甚至非常丑陋的脸。

    在方行绑架她的时候,麻姑已经被烧成了焦碳一般了,那张脸更不好看,再后来,麻姑服下了画仙丸,那确实是一副奇药,她的脸在痊愈的同时,亦变得愈来愈娇美动人,宛若仙子,而且随着一枚一枚的丸药服下,那张脸还在变得愈发的完美,算是一等一的美人儿。

    只不过在她最漂亮的时候,她一直没有机会与朱雀碰面,哪怕是在玉石桥前,朱雀依然没有睁眼看她,她知道,朱雀是因为怕两人眼神对视,被人看出了端倪,是以她也强忍着,只想再寻一个机会,让他好好看一看自己的现在的俏美模样,也对他说句自己不后悔。

    一切都很完美,达到了她预想中的效果,除了一点,她的脸。

    方行确实说过,画仙丸九粒丹丸服下之前,不可妄动灵力。

    而她,如今也只服用了八枚画仙丸,还差一枚,未曾功德圆满。

    也正因此,肌骨未稳,强运灵力,便会导致灵力紊乱,肌骨变形,画仙……失败。

    麻姑惊愕的抱住了自己的脸,虽然手头没有镜子,但她掌心蕴含灵力,一自己脸上扫过,也顿时知道了自己的模样,整个人忽然变得异常的震惊,半晌之后,她忽然捂住了自己的脸,颤抖着蹲在了地上,半晌之后,忽然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嚎叫,叫声……便如厉鬼一般。

    周围的众修都冷眼看着她,同时心里快速的盘算着脱身之计。

    在她们心里,根本就懒得理会这样一个小女儿会小情郎的心思,脱身要紧。

    惟有方行对这事比较上心,蹲在麻姑身边,手掌轻轻拍着麻姑的脑袋,就像拍着一只小狗小猫一般,轻叹安慰道:“早就嘱咐过你,你偏偏不听我的话……”

    “滚!”

    麻姑歇斯底里的喊。

    “你大爷的,狗咬吕洞宾啊……”

    方行生气的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倒是未用灵力,而麻姑亦是头也不抬,宛若未觉。

    “小王八蛋,你再敢触她一根指头,我定然将你碎尸万段!”

    少尊忽然冷冷开口,眼睛望着方行,声音像是刚从冰里捞出来的。

    方行抬腿就往麻姑屁股上踢了一脚,看着朱雀道:“有本事你来啊!”

    朱雀:“……”(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