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五十七章 夺舍

掠天记 第四百五十七章 夺舍

    废园之中,众修也着实又震惊了一下,尤其是刚才真的出手要对付方行的瑶婆婆与洛木桑,更是脸色惊疑不定。他们本来已经准备要斩杀方行换取活命的一线生机了,谁又想到这小鬼竟然还有这一手?事态脱离想象的局面让他们心里有些发寒,隐隐感觉恐慌……

    只不过,在看到了方行与朱雀正面相对的时候,他们却又微微放心了。

    也不知为何,这时候他们竟然隐隐希望朱雀能赶紧撕碎这个小王八蛋……

    毕竟朱雀是金丹修为,而且绝非普通金丹可比,那小鬼却是筑基修为,就算再古灵精怪,境界上的差距却是无法弥补的,朱雀不说对其手到擒来,也差不多了……任这小鬼底牌再多,能够抵挡鸿蒙死气又如何?难不成他还真以为靠几件法宝,便可以挑战金丹级的朱雀?

    “我早就应该想明白的,对付你这样的家伙,用什么计谋?直接撕掉才是最好的方法!”

    朱雀显然也这么想,身周火意弥漫,向着方行逼了过来。

    然而他们预想中的方行以筑基之身搏杀金丹朱雀的场景却没有发生,方行并没有试图挑战朱雀,他甚至没有丝毫战意,便连手中的黑色巨剑也放了下来,随着朱雀靠近,他却笑嘻嘻的往后飘出了十来丈,有些得意的道:“谁说我要在你手下翻盘了?”

    “那你就死吧!”

    朱雀不欲与他废话,眼中凶性一闪,便要扑击而出。

    身周火云渐盛,他已经在蕴酿最强一击。一举将那个小王八蛋撕成碎片。

    对于别人,它或许还有心思聊两句,但对方行,一刻它都不想多留。

    “谁说死的是小爷了?”

    也就在这时,方行忽然笑了起来。他低头看了一眼黑色巨剑,上面剑尖上有些许血迹,然后他便忽然看向了朱雀,笑嘻嘻的道:“老邪,送你进去了,剩下的全靠你了!”

    “老邪是谁?”

    朱雀心里隐隐一动。感觉有些不对劲。

    刚才方行那句话明显是对着自己说的,但偏偏自己竟然完全不解其意。

    “这小鬼在搞什么玄虚?”

    朱雀瞳孔忽然间缩紧了,身形一动,便要出手,击杀方行。

    它在方行手底下吃的亏实在是太多了。一发现有自己不明白的异变生出,便心生杀念。

    “好嘞……”

    忽然间,又有一个声音响起,似乎是在回答方行那句话。

    但让朱雀有些吃惊的是,那句话赫然是从自己口中说出来的……

    “这是怎么回事?”

    朱雀心底,忽然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又或是一种莫名的恐慌感。

    神识一动,扫视全身。而后它忽然间一怔,而后像是发觉了什么,眼中凶光大盛……

    “你……你竟敢对我……对我做这等事……”

    怒喝声中。他直接凶狂的扑了过来,宛若一朵火云。

    然而方行对冲过来的它,根本不加理会,笑嘻嘻的看着它,动也不动。

    朱雀一掠而至,凶气滔天。但就在爪子快要抓到方行脸上时,动作忽然凝滞了下来。

    本是一副杀意冲天的它。忽然间诡异的向方行一笑,露出了一抹感激的神情。

    再之后。腾空的朱雀便轰然落地,身体像是撕裂般不停的颤抖了起来。

    在他身上,赫然有两种气息升腾了起来,不停的变化,一时暴戾凶狠,一时邪意凛然。

    “哈哈哈哈,小鬼,竟然为本座找到这等上好的躯壳,这好处本座记你一辈子!”

    “小王八蛋,竟然使这等阴毒手段,我要杀了你……”

    又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在朱雀口中响起,就好像它正在两个神魂之间切换。

    被困在废园之中的众修,亦是脸色惊疑不定,这一切变化太快,一是方行竟然身怀异宝,可以抵御鸿蒙死气,这已经让他们震惊到难以言喻,不过那时候,还有些担心筑基境的方行不是朱雀的对手,但却又不曾想到,只交手一个回合,朱雀便直接成了这鬼样子……

    “夺舍!”

    他们一看朱雀的模样,便知道他在经历夺舍。

    只是,见过夺舍的,却有谁见过这种把夺壳当作攻击手段的?

    难不成还有谁,专程把能够夺舍的真灵养在识海之内,就等着送入对手体内夺舍不成?

    而且,真灵离体越久,力量越弱,又哪里去寻这等厉害的真灵,来夺一只四凶血脉的舍?

    他们自然不知道,这其实对方行,也是一种巧合了。

    大鹏邪王在他识海里呆的非常滋润,换作别的真灵,都会越来越弱,而大鹏邪王在方行三昧真火的洗礼下,却变得越来越强,经受了三昧真火洗礼之后,它的真灵之上,甚至有了渡劫之修的真蕴,因为三昧真火,本就是渡完九劫之后才会诞生的真焰,相当于神火。

    也正因此,虽然从境界上讲,大鹏邪王与朱雀少尊同属一境,而且毕竟是大鹏邪王夺少尊的舍,会吃一些亏,但大鹏邪王的真灵却比朱雀强横了许多,使得这一次夺舍有了更大的可能,更重要的是,朱雀为了引方行等人入瓮,不惜承受血祭之苦,受十八破凶钉刺身钉魂之苦,因此他的神魂本来就处于最弱的时候,虽然吞噬了那仙石桥上那朱雀先租的一部分神魂,但毕竟也未曾完全融合,自身的神魂仍是很虚弱,大鹏邪王这个便宜无疑占大了。

    对于方行来说,考虑的只是如何将大鹏邪王的神魂,送进朱雀体内而已。

    这在夺壳的环节之中,亦是最凶险的一步。

    在这个鬼地方,本身就布满鸿蒙死气,袭卷神魂,大鹏邪王的神魂若是曝露在了这种天地里,恐怕立刻就会被卷走,而朱雀的躯壳,也没这么容易入侵,它身周一直燃着可怖的南明离火护身真炎,若是大鹏邪王强行夺壳,就算不被真炎烧死,也会消耗太多神魂之力。

    基于这个想法,方行就决定,送大鹏邪王一程。

    在废园中时,他见朱雀的威逼利诱下,已有人对自己起了杀意,便索性决定阴上朱雀一把,暗中通知金丹七仆向自己出手,借他们这一掌之力,冲出了废园,然后以五行宝镜引开朱雀的注意力,自己则借着这一丝良机,翻身抽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出……

    在别人看来,以为他是想偷袭杀死朱雀,结果偷袭未成而已。

    却不知,方行只是想将剑刺入朱雀体内,给大鹏邪王搭起一座桥梁而已。

    若是别的兵器,做这个桥梁不容易,但他的黑色巨剑,本就是剑胎的寄身法器,相当于剑匣,大鹏邪王从他的识海进入黑色巨剑,再从剑内进入朱雀体内……

    一切,水到渠成!

    当然,方行肯将这个好机会给大鹏邪王的原因,却也在于,当自己引莲宝入体之时,乃是自己真灵最脆弱的时候,他当然也在想,如果大鹏邪王想趁那个机会,再次夺自己的舍,就一把火烧死他,若他不会夺自己的舍,便说明这个老头是真信得过了,可以还他自由。

    而结果,他很满意,大鹏邪王不仅没有打他的主意,反而守护了他。

    虽然借机吃了人家皇甫道子的神魂,但毕竟也是好心嘛,谁让皇甫道子不老实来着?

    这是个好老头,自己的诺言便也兑现了吧!

    一头血脉纯正的朱雀躯壳,可不比他当年的大鹏血脉弱多少!

    任由大鹏邪王夺壳,方行则缓步向废园之中走去,连回头看一眼都懒得看。而废园之中,众修看向方行的眼神,亦是震惊之中夹杂着无尽的提防,那是一种对人看不懂,心下忌惮到了极点之后的心情,经历了这一逆转,他们忽然发现,这个小王八蛋,似乎比赤龙还要难缠。未完待续

    ps:抱歉,又一觉睡到了现在,我的生物钟,实在是乱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