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五十九章 接引仙桥

掠天记 第四百五十九章 接引仙桥

    出乎方行的预料,本以为会大费一番手脚才能将异宝骗到手,却没想到比自己想象中顺利的多,归墟诸氏部修士在经历了一番纠结之后,便选择了将异宝交出来,配合的方行都有点感动了,身为强盗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明事理、知进退、不反抗、不生事的大肥羊!

    或者说,诸修也是真服气儿了,没办法,这个小王八蛋在他们看来,竟然比朱雀还难缠,而且他不但掌握了众修的生机与死亡,实力更是不容小觑,场间的金丹七仆与赤龙且不算,他甚至还多了一个夺舍朱雀的大鹏邪王为助力,实力比起其他几部合力亦不遑多让。

    “老邪,我要寻那通天路,能够在遗址之内自如行动的只有你我二人,你去不去?”

    方行看着朱雀说道,虽然知道这朱雀已经变成了大鹏邪王,却还有些不习惯。

    大鹏邪王凝神感悟了一下体内的状况,沉吟道:“本座刚刚夺舍,神魂未固,非得闭关九十九日,彻底融魂才好,现在却不宜妄动干戈,恐在体内留下隐患,影响日后道果,陪你闯这通天古路,是不可能了,不过送你一程倒是无防,老夫夺了这厮的舍,也吞噬了他的神魂,倒获得了它的一部分记忆,再加上我胸中的见识,也好给你些指点!”

    计议已定,方行便将手里的阵图给了恨天宁,然后让在场间的金丹七仆与赤龙护好她,免得被人趁了空子,这才拿了各氏部的秘宝,与朱雀一起展翅向遗址深处掠去。众修见了,也各各眼热,但被鸿蒙死气困在这废园之中,能捡条命便已是难得,勿论其他了。

    飞掠出了一段距离之后。便观察地势,同时往一个方向飞去。

    方行得到了寻龙氏某任圣姑的玉简,大体知道通天古路在这遗址之中的方位,而大鹏邪王则是吞噬了朱雀的神魂,获得了它的一部记忆,因此这道宫遗址虽然建筑倾塌。路径难辨,对他们两人来说却问题不大,一路躲避遗址内的禁制,直飞掠而出了近万里。

    “就是这里么?”

    大半夜功夫后,一人一雀。却是来到了一处陡峭的悬涯附近,再往前去,赫然便是茫茫云海,里面布满了虚空裂隙与黑色闪电,目光见处,也只能看到弥漫的雾气,内中有何乾坤,竟然全都看不真切。而在此地,那焦黑的地面也隔空而断,像是被人斩掉了。

    “方向应该没错。但为何大地从此而断,莫非那通天路便在云海之中?”

    大鹏邪王与方行对视了一眼,皆看出了心间的疑惑。

    无论是方行得到的寻龙氏圣女玉简,还是大鹏邪王吞噬朱雀神魂之后得到的记忆,都没有对于通天古路的详细说法,只能判断大体方向。而如今,大地已至尽头。脚下一步踏出,便是茫茫云海。且内中布满虚空裂隙与黑色闪电,连腾云过去都是不能,让人费解。

    “此地诡异,那通天古路说不定便隐藏在云海之中,只是需要特定机关布置才能开启,我们且找一下吧,时间耽误不得,我从朱雀记忆内得知,这天上的九月升空异象,确实有压制遗址内残余大阵的力量,若非如此,我们来到这里的路上,艰难会强上十倍,如今却还要考虑着你取得道藏之后如何出去的事情,时间紧迫,这就分开来寻找吧……”

    大鹏邪王头脑清晰,果断提出了意见来。

    “嘿嘿……”

    方行瞅了大鹏邪王一眼,嘿嘿一笑。

    大鹏邪王心里发毛,斥道:“办正事呢,你笑个屁?”

    方行笑的更大声了,显得舒心之极,道:“老邪,小爷也不瞒你,在我识海的时候,我随时可以制住你,倒不怕你搞鬼,不过在你夺壳了朱雀之后,我还真担心你起异心,要算计小爷我,这一路上可是一直提着小心,不过现在看看,你这老伙计还是挺讲究的……”

    大鹏邪王冷着脸,往地上啐了一口,道:“你那是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堂堂大鹏邪王,又岂是这等反复无常的小人?嘿嘿,既然你说开了,我也便交个实底给你听,最开始要夺壳你时,着实在你手下吃了不少亏,可以说比我这一辈子都多,不过后来么,你这小鬼委实本事不小,竟然以筑基之身,炼了三昧真火出来,我得到的好处可也不可限量了,再加上一起做了这么多事,说没点感情那是假的,实际上我心里已经把你当孙子看待了……”

    方行听了登时恼火,骂道:“去你大爷,占小爷便宜吗?你怎么不当我孙子?”

    大鹏邪王无语,道:“这他娘的翻脸比狗还快啊,好在本座已经习惯了……”

    两人絮叨了一阵子,便分头去找那开启通天古路的机关布置,实际上这一番话,也等于是解开一个心结。毕竟,以前的大鹏邪王确实就像方行犯人一般,如今却是得了自由,方行心里有些忌惮也是有的,不过他实际上倒也有反制之法,当初与大鹏邪王一起研究万灵旗时,为了防止大鹏邪王生出贰心,曾经签过十年魂契,那是方行克制大鹏邪王的最终手段。

    但确实如大鹏邪王所说,两人间共事不少,方行也算是大鹏邪王看着成长起来的,这份感情已经不适合和魂契来说事了,嘻笑怒骂一场,将这心结解开才是正理。

    寻了一番,却无甚头绪,主要是这一方断崖实在太长了,似乎绵延几千里,若要一点一点寻过来,却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成功,好在这时候,方行忽然想到了五行宝镜的异处,心念一动,便将五行宝镜取了出来,再次光华大作,引路灯般幽幽浮在了半空……

    在空中浮沉半晌。五行宝镜似乎在分辩着什么,而后微微一动,便自主向前飞去,方行急忙跟在后面,远处的大鹏邪王见了。也展翅飞了过来,与方行一起跟在宝镜后面,这宝镜慢悠悠飞了半晌,便似有无形力量牵引一般,竟然来到了断崖边一块黑色巨石旁边。

    悬于黑色巨石上面三尺之高,铜镜忽然间微微翻转。镜面对准了巨石下面的茫茫云海,而后所有的光华全部敛入镜面之内,三息功夫后,又骤然倾泄而出,光芒耀眼。蕴含着难以言叙的灵性,像是一道宝剑一般,直直刺入了悬崖下方的茫茫云海之中,不见落处。

    “此镜果然有异,看到了它时,我倒也想了起来,在朱雀的记忆中,这五行宝镜非常重要。似乎是寻龙氏秘卷里记载着的,若要通过通天古路,必须获得的异宝之一。其作用甚至还在奉天老祖法剑、白骨神幡、月如意等异宝之上,只是他也不明其具体作用……”

    大鹏邪王正不断的消化着朱雀的记忆,对遗迹之秘也了解的越来越多,想到了什么,便立刻告诉方行,实际上。这时候最稳妥的方法,便是等它完全消化了朱雀的记忆后。与方行深入探讨一番,再踏上通天古路。只可惜九月升空,时间紧迫,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宝镜光华照入了云海之中,却似孙猴儿的金箍棒在翻天搅海,半晌之后,那云海竟然翻滚了起来,隐隐有闷雷一般的轰隆声从云海深处传来,大地都在颤动,这等挟天地之威的变化,使得方行与大鹏邪王这等本事的人也不禁色变,后退几步,暗运灵力防护全身。

    轰隆隆!

    闷雷一般的声响愈来愈烈,下方云海也涌动不停,海水一般向着两侧流开,方行立刻明白,这是下方有什么巨大的事物正在缓缓升上来,忍不住摒住了呼吸,果不其然,九息功夫后,忽然间云海之中,一条黑黝黝宛似龙形一般的古怪石桥飞了出来,巨大到让人窒息。

    那一座石桥,赫然宽逾三十丈,长不知几许,直探往云海不知处,被无形的仙力所托,从云海中升了上来,一头竟然搭在了方行身边的黑色巨石旁边,便在方行面前,另一头却隐在云雾之中,不知通向了哪里,似乎是一座接引石桥,引人通往幽冥未知之地。

    “接引仙桥!”

    也在此时,那黑色的巨石之上,忽然慢慢显化出了几个金色的古篆,赫然是此桥之名。

    而在这名字后面,却还缀有两行联句,上一句是:“十冥绝地藏仙机,三大造化授遗徒!”

    下一句则是:“通玄九关问众生,谁为太上十一仙!”

    “就是这里了!”

    方行与大鹏邪王对视了一眼,同时心里断定,此桥,便通往寻龙氏口中的通天路。

    “小鬼,确定要去了么?”

    大鹏邪王目光闪烁,很是郑重的问方行道。

    方行没有回答,目光打量着这座石桥,轻轻点了点头。

    大鹏邪王吁了口气,道:“太上道宫毁去的时间委实太久了,许多隐秘早已湮灭,谁也不知此路上有多少凶险,多少幽异,你这么直接闯进去,祸福难料啊……”

    方行盯了这桥半晌,忽然间嘿嘿一笑,指着石桥尽头道:“你说那里有宝贝没有?”

    大鹏邪王微微一怔,苦笑道:“那定然是有的!”

    方行一附掌,道:“那不就结了,小爷去了,你就等我好消息吧,哈哈……”

    大笑声中,再不犹豫,飞身跳上了石桥,那五行宝镜,便也跟着飞了上来,正要举步迈向前方,却忽然间脚下一动,桥上却有一朵青云升了起来,托着方行,瞬速向前飞去。

    “倒是省了小爷的力气了!”

    方行狗胆包天,索性直接坐了下来,将黑色巨剑取出,平放在自己膝盖上,静待结局。(未完待续)

    ps:月初,求票……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