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六十三章 恨天老祖(三更)

掠天记 第四百六十三章 恨天老祖(三更)

    也不知当年的太上道统留下这道道残念的人知道了方行的反应之后是会哭还是会笑,又或是直接掐死他,总之方行天生犟种,却是让留图之人失算了。这是记录太上道统过往的刻图,却也蕴含大神通,会使所有看到了此图之中内心种下一颗种子,留待他日生根发芽。

    只不过,方行一是因为宝镜提前唤醒了他,二来也是因为他天生就是这种性子,反倒把这太上道统的往事当成了一台戏来看,倒是感动的不行,可惜那种子却未成功种下。

    至于没有种下种子,在将来会是福还是祸,现在却也谁都说不清了。

    第七关,便这么轻松过来了,实际上,这一关的要求也简单,只消神魂够强,足以承受太上道统所留残念的力量便可以了,若是神魂不足,在接触到了那一幕一幕的往事后,便会神魂受损,化作一个心甘情愿守护太上道统遗址的傀儡,而神魂不损者,则通往下一关。

    嘴里嘟嚷了几句,方行背起了黑色巨剑,大步向前走去。

    在他背后,铜镜光华闪烁,仿佛盏幽魂般悄无声息的飘浮在他身后。

    第八关,赫然是一座残破的大殿,破损处处,四面漏风,惟有两根沾满了灰尘的巨大石柱撑着不致倒塌,方行缓步上了台阶,便看到大殿左侧依然立着一座大青石,石上的内容让方行心里一阵发闷,呆了半天,才十分无奈的抬腿迈进了大殿,抱着必输的心情……

    因为这一关无比的简单。赫然便是……弈棋!

    方行简直要哭了,曾经教了自己三年的十一叔虽然是个棋道高手,但自己可不是啊!

    那白毛三年时间里有十二次动了心思,要把自己调教成棋道高手,皆被自己残忍拒绝了。

    因为他实在不清楚黑的白的破棋子有什么意思。掀了棋盘倒是挺爽!

    进入破殿之后,便发现此殿别无他物,惟在大殿尽头,盘坐着一个灰袍的老修士,看起来气息全无,身上的灰色法袍都已朽烂。垂着脑袋,没有一丝声响,而在他面前,则放着一个玄铁棋盘,上面铺了一层厚厚的尘土。几乎看不出有棋子存在,惟有些许凹凸痕迹。

    来到了棋盘之前,方行一口气吹去了棋盘上的灰尘,露出了下方的棋子。

    低头看了棋盘半晌,似乎在研究棋路。

    那铜镜在他低头观棋之时,也静悄悄的飞到了他的头顶,有光华涌现,浮向他的额心。

    乍看起来。似乎又是铜镜在帮他破解这一阵,告知他解棋之法。

    然而就在这光华快要探到方行额心之时,方行忽然间目光一翻。一把掀飞了棋盘,同时整个人也跳了起来,双手握住黑色巨剑,“咻”的一声,搅起了袭卷这整座残殿的狂飙飓风,黑色巨剑划出了半个圆。“当啷”一声劈落了空中的铜镜,又劈在了那老修颈间……

    “当……”

    黑色巨剑重重砍在了那似乎死去多年的老修脖子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

    本来无坚不催,似乎可以斩裂一切的黑色巨剑。竟然被崩的反弹了回来。

    方行也被这一道反震之力弹的向后退出了四五步,握剑的双手都在发抖……

    如此近的距离,如此锋利的黑色巨剑,如此暴烈的攻击手段,便是神铁也斩裂了。

    然而那老修,竟然没有丝毫变化!

    甚至在他干瘪的脖子上,都只留下了一道淡淡的白印,而没有破开丝毫皮肉。

    “你终于来了……”

    老修的资势也没有变,但声音却缓缓响了起来。

    不是神识残念,也不是传音,赫然是真正的开了口,说了话。

    声音虚弱无力,说是气若游丝也不为过,若不是修行之人,根本听不到这么微弱的声音。

    “额……老前辈有礼,嘿嘿,你在等我啊,估计是等错人了……”

    方行惊慌不定,如此暴烈一剑连人家一根毛都没伤到,这深不可测的老头子,实在太可怕,他嘴上胡乱回答着,身形却已经在缓缓后退,准备伺机逃走了。

    实际上,他已经猜到了自己会遇到点什么意外,只是却没想到,遇到的人这么难缠。

    在这一路轻松闯关过来的路上,他心里便已经起了疑。

    他实在是感觉,自己这闯关实在是闯的太简单了。

    距离通往九关愈来愈近,这种感觉便愈强烈,他心里的滋味也复杂。

    他本就是个多疑的性子,不太相信免费午餐这种事,若是这一路走来,难度更高一些,也就罢了,但偏偏竟然如此顺利,就不免让他心里有些不安了。

    只不过,有些路走上来了,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他既然想谋这太上道统的道藏,前面便是刀山火海,也得往里闯了,没个半途而废的道理。因此他也只能一路提着小心,慢慢往里闯,只不过,暗中却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时刻准备着应付意料之外的变化。

    也正因此,在看到了这第八关之中,那个老者之后,他心里便有些狐疑。

    因为那老者,身上的法衣都已朽烂,但皮肉却还完整,实在有些怪异。

    更关键的是,隐隐约约,方行竟然从那老者身上,感应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生气。

    太上道统,通天九关之内,怎么还会有活人?

    这一个发现,让方行心里发毛!

    故意装作没发现什么,悄然靠近,便是想给这老头来一下子。

    尤其是在感觉到,那铜镜要探入自己识海之时,他忍不住了,直接暴起出手。

    管它是什么东西,先剁了再说。

    只不过,一切行动都在自己把握之中,却没想到,竟然没能杀掉这老头。

    方行立刻发现,这老者的修为简直难以想象,嘻皮笑脸着,就要脚底抹油……

    “错?怎么会错?只要来到了这里的,就是我要等的人,更何况……”那垂着头的老修缓缓抬头,深陷的眼窝里有鬼火跳动:“……你带了我的铜镜来?”

    “你……你的铜镜?”

    饶是此时的方行一心想着逃走,闻言也顿时大吃了一惊,抬头看向了那老修。

    相若骷髅,但却不是骷髅,骨骼之上,还有一层黝黑干瘪的皮膜存在,须发皆已脱落,只剩丝丝缕缕的几根,整个人便像是在沙漠上晒了好几年的干尸,比死人还像死人,而他的模样,虽然已经脱去了人形,皮肉裹在骨骼上,但隐隐然,却也有些眼熟……

    脑海间微微一转,方行登时想到了一个可能,小心肝都忍不住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他见过这个老修,不过见到的是画像。

    “你……你是……恨……恨……”

    老修见他认了出来,轻轻一叹,便要回答说:“没错,我就是恨天老祖!”

    不过还未开口,方行便已经将后面的半句话喊了出来:“恨天老王八蛋?”

    老修登时无语了,久久沉默,没有回答。

    方行也没说话,眼珠子滴溜溜转。

    “现在外面……怎么样了?老夫当年留下的恨天一脉还有传承在么?”

    老修忽然又一次开口,似乎有些迷茫的叹息起来:“唉,若是还在,老夫脱困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要灭了这群不肖子孙,他妈的……明明让他们利用我分身带出去的铜镜,选择合适的躯壳进来助老夫脱困,可几千年都过去了,怎么就连连个鬼影子都没见到呢?这群不肖子孙,是真想让我老夫老死在这里吗?唉,也快了,没准再过两年,老夫就真的……”

    “我操,真是这老王八蛋……”

    方行吓的背后汗毛都竖起来了,他不怕鬼,却怕人。

    尤其是这人竟然是归墟传说之中,坐化了已经不知多少年的老怪……恨天老祖!

    “嘿嘿,前辈啊,原来是你,看样子我能顺利通过前面七关,也是你的功劳吧……”

    方行心下惊恐,面上却嘿嘿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向前踏出了一步,看那样子,似乎是想走近了,说点什么话,但忽然之间,他身形在向前一晃后,又闪电般向后冲出。

    哗啦啦……

    几乎是同一瞬间,方行背后显化了十万八千剑,化身一道金光,向远处疾遁。

    “呵呵,还是只小狐狸,不过,你再怎么油滑,却如何在老夫这布了几千年的局里脱困?”

    似乎只剩了一口气的恨天老祖声音低沉沉的笑了起来,枯瘦的爪子费力的抬头,轻轻向着虚空之中一勾,一霎间,天地色变,所有的大殿,黑土皆已不见,整片天地,竟然化作了一方遥遥无边的棋秤,无数的黑白小山包星星点点座落,一个玄奥复杂的棋局布了下来。(未完待续)

    ps:今天的第三章,求票,后续很精彩!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