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六十四章 十绝棋局

掠天记 第四百六十四章 十绝棋局

    做人要诚实!

    方行此时就很诚实的承认,自己确实是钻到人的圈套里来了。虽然早就感觉到那面铜镜有异,自己通过前面诸关卡也轻松的有些过份,心里有了警惕,做好了应付意外的准备,但他依然没想到,这通天古路的第八关上,竟然会有一个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存在……

    恨天老祖啊!

    这在归墟之中都已经成为了传说中的老古董的家伙,竟然会在第八关等着自己。

    一时间,虽然满腹疑团,但他却没有丝毫探究根由的想法,赶紧逃命才是真的……

    这时候他把吃奶的劲儿都拿了出来逃命,速度已经提升到了极致……

    但不知不觉间,他周围的景象已经变了,那一片苍茫的黑色大地,竟然消失不见,周围却无声浮现了无数或白或黑的小山包,虽是小山包,却又似通天的高峰一般,拦住了他的去路,上天无路,入地无能,他被困在了一方隔绝的天地之中,成为了其中的一颗棋子。

    棋盘的另一端,盘坐着骷髅一般的恨天老祖,他此时已经捡起了那面铜镜,这铜镜被方行用尽全力劈了一剑,镜面已经被斩裂,里面的灵光也流失的差不多了,但恨天老祖显然不怎么在意,随便拈了一丝灵光,引入自己识海,便通过它了解到了诸多往事……

    “原来如此,又是那个多管闲事的家伙……”

    恨天老祖轻轻叹了一声,倒没有什么怒气,此时的他似乎连发怒的力气都没有了。

    “当年老夫被困第八阵,只化出一具分身带了铜镜离开。本欲引来闯关人,却没想到,吕奉天那厮一心要将老夫当成他坐化前斩却的最后一个魔头,祭炼他的奉天法剑,结果斩伤了老夫的那一具分身。老夫的分身为了铜镜不落入其手,只能以最后力量自我封印……”

    “可怜啊,好好的计划,一个变数,便让老夫在此地枯守了几千年……”

    “我当年执意要获取太上道统秘藏,不惜真身陷入第八关。只以一具分身逃离,布下这个看起来完美的局,却没想到,倒险些枯死了自己,这可不也是作茧自缚?”

    “……”

    恨天老祖喃喃自语。似哭似笑。

    直到良久之后,他才抬起头来,看向了那哪怕困在了棋盘之中,仍然在不要命一般疯逃的方行,轻声自语道:“好在,几千年苦守,终于等来了一线生机,不过如此大局。引来的竟然只是一个筑基的小鬼,老夫倒是没有想到,难不成现在归墟的人都如此不争气?”

    “算了。反正这小子底子倒是不错,凑合一下吧……”

    说完了这句话时,他轻轻呼出了一口微弱的气息,触动了棋局玄机。

    “轰!”

    在方行逃遁的前方,忽然间从天而降,落下了一枚巨大的棋子。这狂暴的力道,登时将他震的向后飞来。身形在棋盘上滑出了十几丈远,左右看时。赫然看到那枯瘦如骨的恨天老天祖,正在距离自己只有两三丈的地方,目光正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自己,满意的点头。

    “小鬼,逃不掉的……”

    恨天老祖轻声笑道:“这是太上道宫布下的第八阵,参照三十三天乱势,演化天地绝境,布下了这十绝棋局,不可破,不可守,无子可落,以老夫的修为,都被困在了此阵之中,几千年未曾脱困,甚至连逃脱的希望都放弃了,你这区区筑基修为,又怎么可能逃得出去?”

    方行面无表情,翻身坐到了地上,目光锋利的四下扫了几遍。

    “喂,老王八蛋,到底是怎么回事,跟你家小爷说说!”

    他忽然间像是完全不怕了,跟个街头上的青皮也似,大咧咧的问道。

    “你……你不怕我?”

    恨天老祖都似乎有些意外,迟疑开口问道。

    方行取出葫芦来喝酒,道:“你要是肯放我走,别说怕你,叫你祖宗都行,但你肯吗?”

    “有趣……有趣……”

    恨天老祖轻声笑了起来,道:“就凭这句话,若是此地多一线生机,我都会放过你了!”

    方行支棱起了耳朵,道:“一线生机,什么意思啊?”

    恨天老祖一眼就看明白了方行是想套自己的话儿,估计这小鬼直到此时脑袋里都还是一片浆糊,本来可以不说,但一来他也几千年没见过外人,二来他想要做的事情,也是需要方行越绝望越好,便轻轻咳了一声,缓缓开口道:“就是说,此局只有一人可活着出去……”

    “老夫当年以无敌修为,硬闯这太上道宫,连破七关,势如破竹,却未想到,竟然会失陷在这第八关的棋局之内,谋算九九八十一天,破不开此局,想要脱身,却已被这局棋困住了,无奈之下,只好化出一缕分身,执了铜镜离去,寻找传承人之人来代我下这局棋了……”

    “你让我替你下棋?我不会啊,只会掀棋盘!”

    方行呆了一呆,虽然说的话有点无赖,但却是实话。

    恨天老祖呵呵笑了起来,刚要再说,却忽然间轻轻咳了一声,气息飞速下降。

    “咦?这老头要死了么?”

    方行眼睛登时一亮,因为此时的恨天老祖,像极了要油尽灯枯的老人。

    不过显然他运气没好到这种程度,生机迅速的枯萎的恨天老祖,似乎早就习惯了自己这个样子,却用最后的力气,猛然吸了一口气,这一口气,却直如巨鲸吸水,竟然从他身后遥远的虚空之中,引来了一缕雷光,便如一道细细的游蛇一般涌进了他的体内。

    “呼……”

    有了这一丝雷光,恨天老祖却陡然间变得精神了些,生机也壮大了稍许。

    “咦?这是什么宝贝?老头,分我一丝儿行不行?”

    方行眼睛都亮了,看出了这缕雷光的神异。

    “呵呵,小鬼头,你眼光不错,这是造化雷池内的一缕气机,若不是老夫修炼的太息游虚诀可以帮助我从第九关引来那里的气机维持生机的话,我两千年前就会枯死在这里了……唉,动心吗?老夫也动心,那可是造化雷池,若是能够饮上一口,老夫甚至有可能超脱红尘……唉,偏偏被困在了这里,几千年来,明知它近在咫尺,却无机会接近……”

    恨天老祖眼窝里有幽火闪动,又是懊恼又是艳羡的模样。

    “造化雷池?”

    就连方行都听的眼睛发亮了。

    他还真不知这造化雷池是啥,但一听名字就是好东西啊!

    恨天老祖似乎也猜到方行不知造化雷池的底细,便轻轻一笑,解释道:“这造化雷池,便是太上道宫的三大造化之一,当年太上道统被天雷所灭,但否极泰来,那天雷毁灭了太上道统内的所有生机,却偏偏在太上道统内部,留下了一汪蕴含生机的雷池出来……”

    “怎么得到?”

    方行下意识便脱口问了出来。

    恨天老祖似乎也觉得这个小鬼死到临头,却还有心思关心太上道统的造化获取方法,十分有趣,便又耐着性子说道:“其实很简单,这造化本就是留给太上遗徒的,只要从这棋局脱身,然后破了第九关,便可以看到那造化雷池了,甚至还有其他的两大造化……”

    “又是棋局……”

    方行似乎有些失落,沉思了半晌,道:“我不会下棋,你抓了我也没用啊……”

    “呵呵,不需要你懂下棋……”

    恨天老祖愈发觉得有趣,轻声笑了起来,轻声道:“老夫当时参悟了九九八十一天,未想出破解此局的方法,却是想出了另外一个脱身之计,这通天九关固然玄奥,但当时布下此考验九阵时,却已经是太上道统即将覆灭之时,所留关口并不严谨,简单来说,每一关都有漏洞可以钻,这第八关同样如此,老夫也不必破此棋局,只需找一人来代替老夫在局中,老夫便可以遁出棋局,或往第九关,或直接离开这鬼地方,逍遥天地了……”

    方行呆了一呆,怒道:“你这不是作弊吗?”

    恨天老祖道:“你从第一关到此地,又有哪一关不是作弊?”

    方行登时有些语塞了,沉思半晌之后,他忽然眼睛微微发亮,像是想到了什么,轻声道:“如果说这棋局之中只需要留一个人的话,那岂不是说我也可以……”

    恨天老祖笑了笑,道:“不错,若你有本事脱离我的掌心,也大可以将我留在这里!”

    方行眼睛一亮,提着黑色巨剑站了起来。

    恨天老祖却似看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无声大笑了起来:“老夫进入归墟之时,便已是渡了三劫的修为,而你却也只是一个连金丹都不是的小鬼,还想与我斗法不成?”

    方行却没笑,歪着脑袋看向恨天老祖,道:“你在这里呆了几千年了?”

    恨天老祖未回答,有些好奇的看着他。

    方行低着脑袋想着,轻声道:“几千年时间里,没吃的,也没喝的,甚至连灵气也没有,只有偶尔引来的一缕造化雷池气息维系着生机……跟你说个事吧,刚入归墟时,我碰到了你的也不知哪一代的重孙女,本来她不是我的对手,搁平时,小爷我一把就能捏死她,结果那时候我刚刚饿了两年,手酸脚软,一身本事使不出来,竟然轻易被她拿下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抬头看向了恨天老祖,鬼笑道:“而你,可是饿了几千年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