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六十六章 佛门莲宝

掠天记 第四百六十六章 佛门莲宝

    三昧真火,堪称仙焰,但赫然无法炼化恨天老祖的元婴。

    那由恨天老祖的渡劫元婴幻化的紫色剑气,一霎那间便释放出了惊人的威能,斩天灭地般向着方行的道塔斩去,此剑乃渡劫元婴神识幻化,难言其势,只此一剑,便似要斩碎方行的道塔,破灭他的真灵,然后再一口将他的真灵全部吞噬,夺走他的肉身……

    “喀嚓嚓……”

    识海之内,代表着方行自身修为的九层紫意盎然的道塔,又或者说,正常情况下守护方行真灵的第一层壁障,竟然在这元婴紫剑一斩之下,瞬间便出现了无数的裂隙,几瞬功夫后,九层道塔便忽然间全部裂开,只剩了方行的真灵,孤伶伶盘坐于莲台之上,静浮虚空。

    渡劫一剑,便斩灭了方行一身的修为。

    那一剑的余波,本来会将他的真灵一起破灭,但在他真灵盘坐的莲花道台之上,却有蒙蒙白光显化了出来,如水波一般荡漾,却挡开了所有的剑意,那方行的真灵,本像初生的婴儿一样毫无防御之力,但这莲花宝印,赫然给这个婴儿穿上了一件铁甲。

    “紫色道基……魔壳真灵……莲花道台……小王八蛋,你的潜力比老夫想象中还大啊!”

    恨天老祖的元婴见到了这一幕后,微微一怔,反而更兴奋了起来。

    “几千年枯守,没有白熬,贼老夫终于开眼,虽然迫得我不得不放弃自己的肉身,但有你这样一个底蕴无穷的肉身来作赔偿。老夫也勉勉强强满意了……哈哈……”

    恨天老祖大笑声中,元婴幻化成紫光,轰然向着方行的真灵撞去。

    轰!轰!轰!

    难以言喻的强大的力量,不停的轰击着方行的真灵,似要敲碎守护着方行真灵的莲花宝印。吞掉他的真灵,然而那莲宝花印,也在此时显化出了它的神妙,任由那强大到难以言喻的渡劫元婴巨大力量轰击,竟然死死守护,始终没有让方行的真灵受到伤害。

    在恨天老祖的攻击达到了一定强度之后。那莲花宝印甚至幻化出了一道异象,一个虚无的佛影显化在了方行识海之间,端坐虚空,似乎亘古不变,这尊大佛的虚影。护住了内里的莲花宝印,而莲花宝印,则护住了方行的真灵魔壳,魔壳,却又护住了方行的真灵。

    “佛念?这是一道佛门至宝?”

    恨天老祖的渡劫元婴看到那大佛虚影,亦是微怔,旋及冷笑:“连真佛都被屠了,你这一件残宝又还想起什么作用?敢拦老夫的路。老夫便打碎了你……”

    浪潮一般的怒吼声中,恨天老祖的渡劫元婴化作滔天剑意,硬斩大佛虚影。

    在识海之中。这恨天老祖的渡劫元婴,展现出了狂暴的力量,几乎无人可抵,而方行的真灵,也只能在莲花宝印的守护下,苦苦支撑。却做不了任何事情……

    境界的压制,便是如此的强势。如此的毫无道理!

    而在方行的识海,一处迷雾空间之中。也始有微弱的波动传了出来,似乎有灵性在苏醒。

    “要出手么……”

    有灵性在犹豫,考虑着是否出手。

    但很快便有另外的灵性打消了它的念头:“此乃这小鬼的道劫,因他欲踏太上金丹之道,冥冥之中,天道生出感应,谴下道劫断他的路,若我等出手,不但无法帮他化解劫数,反而有可能引来更强大的道劫,沉睡吧,不要因为额外的出手,断了那冥冥中的一线生机……”

    ……

    ……

    轰!

    轰!

    恨天老祖狂暴到了极点,紫色剑意挥洒,竟然连那大佛虚影都斩碎了,莲花宝印光泽已然黯淡,似乎正在飞快的失去灵性,见到了这一幕的恨天老祖自是兴奋异常,而那在莲花宝印保护之下的方行的真灵魔壳,则三只眼都睁开了,气鼓鼓的盯着恨天老祖,要吃人一般。

    “你瞅啥?”

    恨天老祖斩灭了大佛虚影,动作亦微微一顿,要一鼓作气,再斩碎莲宝。

    看到那莲花宝印之内,气鼓鼓睁着自己的方行,他亦是冷笑一声,开口喝问。

    “我瞅你大爷,他妈的老王八恨天,敢夺你家小爷的舍,早晚让你后悔十辈子……”

    方行的真灵魔壳忽然跳了起来,六条手臂同时向恨天老祖比划着侮辱的手势,同时口中污言秽语潮水一般往外冒:“不看看你这死德性,还有脸叫恨天,你他妈有本事叫日天不行啊,告诉你,你外面的子孙已经被小爷灭了一茌了,我这一出去肯定再灭一茌……”

    “还以为有什么反击,倒让老夫吃了一惊,没想到只是骂人……”

    恨天老祖怒极反笑,大喝道:“小王八蛋,没别的手段了吧?哈哈,交出这躯壳吧!”

    渡劫元婴滴溜溜一转,登时又有滔天般的紫色剑气释放了出来,斩向莲宝……

    “喀喀……”

    莲宝上面,已然出现了一道裂纹……

    “守不住了……”

    这一刻,方行也呆了一呆,表情愕然。

    “小爷真要玩完了吗?太亏了,连媳妇都没娶啊……”

    方行这一刻欲哭无泪,也忍不住恨起老天来……

    而恨天老祖,则哈哈大笑,拼命全力,施展了最后的斩击。

    实际上他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本想慢慢凝聚一身灵力,全部聚凝在元婴之中,也好有足够的力量吞噬这小鬼,却没想到,他竟然如此难缠,看出了自己身躯朽坏的弱点,竟然用一座山宝将自己压在了下面,无奈之下,只好急急催动元婴出壳,积攒的力量不太足。

    如今他也只是强撑着。要打碎守护着方行真灵的莲宝。

    莲宝先碎,则他吞噬方行真灵,夺壳成功。

    元婴力竭,则他元婴破灭,夺壳失败。

    对于他来说。这本来就是一场等待了几千年的惟一一线生机。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

    ……

    谁也想不到的是,在方行于这通天路第八关阵遇到了元婴夺舍时,在通天路之外,太上遗址之中,鸿蒙死气堪堪褪去。诸氏部首领正准备借着这短暂的时机,借助方行留在恨天宁手里的破阵图离开太上遗址,然后再做好布置,等待着闯通古路成功的方行回来。

    身为各氏部首领,他们自然没有这么容易放弃所有的野心。

    肯老老实实将族内异宝交给方行。无非是为了换取一个提前出来布置的机会而已。

    此时,他们甚至已经在犹豫着,要不要伺机出手,先将那条不具神智的赤龙拿下了。

    只是就连他们也没想到,这条最让他们忌惮的赤龙,竟然不需要他们出手了,就在众修准备趁着鸿蒙死气褪去的功夫,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时。那条赤龙忽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低低的咆哮了一声,龙头转向了遗址内部。怔怔出神,大眼睛里,隐隐藏着深深的不安。

    “赤龙,你怎么了?”

    恨天宁略有些疑惑,伸出手掌,想试着去抚摸赤龙的鳞甲。

    然而轰的一声。赤龙像是确定了什么,忽然间不要命一般飞了起来。咆哮连连,化作一道红色闪电向着遗址内部冲了进去。它飞的如此急迫,如此暴躁,甚至连路上的禁制都不懂得去躲过,任由那些禁制被触发,炸在了它的身上,龙躯鲜血淋漓,直向前方猛冲。

    在它简单的心思里,完全不在乎那些拦在身前的危险,只想着去到那个人身边。

    因为,它感应到了那个人正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

    “嗯?兀那长虫,你赶着投胎去吗?”

    半道上,却碰到了正准备回到遗迹边缘的大鹏邪王,见到赤龙不要命一般向前冲来,却是知道这条龙与方行的关系,便拦住去路发问,却未想,这赤龙直接便一脑袋撞了过来,把它也吓了一跳,身形在空中一转,已经落到了龙背上,大叫:“出了什么事情?”

    大鹏邪王的神魂在方行识海沉睡良久,却也沾染了方行的气息,赤龙并未将它当作敌人,便任由它呆在自己背上,但也不晓得回答,仍是向前疾冲,大鹏邪王却也是个聪明的,见到了赤龙这模样,立刻便猜到了一些可能,一张鸟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难道是那小鬼遇到了危险,这条疯龙准备去救他?只是……你又如何过得去?”

    心思微怔间,便见到赤龙直冲着拦在它身前的一道禁制上撞去,急忙大吼,让它避开,好在赤龙对他的话也有几分听从,及时让开了,却也让大鹏邪王出了一身冷汗,见识到了这条龙的疯状,心间更是惊恐了,心想龙族亦是天地间最具灵性的一族,这条怎么这么疯?

    “嗯?断神术?”

    他无意中一低头,便发现了赤龙头顶上的两枝珠花,心神微怔。

    “吼……”

    赤龙展开了极速,没用多少时间,便已经来到了那大地尽头,眼前已经出现了一片云海以及那云海之中若隐若现的虚空闪电,它竟然完全不惧,视这漫天的虚空闪电如无物,直接便要一头扎进去,却把个大鹏邪王吓的怪叫一声,翻身跳了下来,目眦欲裂。

    “回来,你过不去的……”

    大鹏邪王大叫,但赤龙充耳不闻,直接一头扎进了云海之中。

    “算了,那小鬼与本座亦是因果不浅,帮你一把……”

    大鹏邪王在电光石火间,做下了决定,趁着赤龙距离他还不算很远,陡然间施展了大鹏族秘术十万八千剑,同时展开了朱雀一族的护身真炎,“嗖”的一声,竟然化作了一道火光向前冲去,堪堪追到了距离赤龙只有十丈远的位置,爪子凌空一抓,无形引力释放。

    “嗤”“嗤”

    那两朵珠花,竟然被大鹏邪王凌空拔了下来,伴着两滴龙血,摄在爪中,与此同时,大鹏邪王一狠心,将自己头顶的一根赤羽拔了下来,飞快念咒,祭炼了一下,然后“嗖”的一声飞了出来,那根赤羽,便端端正正的插在了赤龙的额顶,散发出了道道神念波动。

    “我操,前面有道虚空裂隙啊,你往下面飞……”

    “前面有闪电,别硬撞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