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六十八章 造化雷池

掠天记 第四百六十八章 造化雷池

    元婴就是元婴,更何况这恨天老祖,乃是渡过了三次雷劫的元婴?

    哪怕他千算万算,算漏了方行,没想到这小鬼底牌这么多,硬生生耗死了他的元婴,也没想到,竟然会有龙族的强横存在,完全不顾惜自己魂飞魄散的下场,冲进方行的识海来与他同归于尽,但这临死之前,元婴炸裂,所产生的混乱神魂之力,依然可怖无比……

    几乎一瞬间,便将距离它最近的金龙神魂震的近乎烟消云散,且在不停的向外冲击。

    这样下去,就连方行的识海都有崩碎的可能。

    而方行在这一刻,也惊到神魂战栗。

    看到赤龙的神魂正在崩碎,使他心脏都感觉狠狠的抽了起来。

    几乎想也不想,他一声大吼,便将护着自己真灵的那道几将破碎的莲花宝印送了出去,化作一道晶莹剔透的光芒,飞进了金龙那即将消散的神魂额心,莲花宝印神异无比,哪怕即将破碎,其守护神魂不灭之能还在,霎那间便定住了金龙那即将破灭消散的神魂。

    再之后,方行那以魔灵形态显现的三头六臂魔灵,在全无防护的状态下,仰天大吼,四面八方,登时滔天怒焰燃烧了起来,皆是已经补全了三昧的真火,便似有灵之焰一般,从识海底部翻腾腾的燃烧了起来,将恨天老祖那狂暴无比的神魂之力裹在了里面,生生炼化。

    “恨啊……恨!”

    “老夫枯守几千年,换来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吗?”

    “贼老天,老夫之败。非战之力。惟劫数使然尔……”

    纵然元婴已经破灭。但恨天老祖还有残余的灵性碎片,皆在三昧真火炼化之下,拼命怒吼着,一腔怒火,一腔怨愤,惊人的狂暴,滚滚来去,袭卷识海。

    但他最恨的。竟然不是方行,而是老天。

    本是天赋惊人之辈,不足千岁,便踏足渡劫之境,即便在神州,亦是惊才绝艳。

    偏偏受人算计,偌大天地却无他一席立足之地,被迫遁入了可入不可出的南海归墟,这也罢了,恨天老祖依然不肯服输。硬生生凭借自己一身才学,接续通天古路。连闯通天七关,但却被困十绝棋局,但他仍然未放弃,使一分身执宝镜遁出遗址,设下脱身之局。

    然而他没想到,分身竟然遭到了奉天氏先祖吕奉天的追杀,要将他当作祭炼奉天法剑的最后一名老魔,结果分身与吕奉天大战了一场,竟尔两败俱伤,那一具分身,仓促之间,为了保住宝镜,惟有自封于画像之内,留言当时的恨天老祖仆从,铜镜乃离开归墟的惟一希望,若恨天血脉之中,有天资过人者,便焚毁画像,取出宝镜,前往太上道宫,迎老祖回归。

    宝镜再出世时,恨天老祖留在太上道宫之内的布置,自然会生出感应,九月升天,大阵关闭,再加上宝镜内蕴含恨天老祖的一缕残念,当可顺利通往通天第八关。

    可谁也没想到,归墟之乱因为外界天降九棺而启,诸部为争夺离开归墟的机会,展开混乱,恨天老祖的仆从亦在那一役内重伤,留下来的信息已然残缺不全……

    这种种因由下,恨天老祖这个局,一设便是几千年,时间久远到让他发狂。

    好容易机缘巧合,竟真的来了人,有了脱困的希望。

    但他又怎能想到,自己堂堂渡劫之修,夺舍一筑基小辈,竟然会功败垂成?

    这最后的灵性,恨天老祖当真是欲哭无泪,惟有恨天!

    “……老天爷……你他妈说不是在玩我,谁信啊……”

    方行如今自然管不了一个堪称史上最悲催的渡劫之修正在告别这个世界,炼化了恨天老祖的狂暴神魂力量之时,赤龙那近乎崩碎的神魂也已经回到了它原来的躯壳之内,方行也急急忙忙的退出识海,一睁开眼,看到了一双大眼睛,与自己近在咫尺,静静的看着他。

    赤龙此时还保持着与他额头相抵的样子,文丝不动。

    “大狗子,你他娘的不会玩完了吧?”

    方行颤声叫了起来,双手托着赤龙的大脑袋。

    赤龙此时大眼睛里灵性已近趋消散,惟有一丝亲近之意,还留恋在方行身上。

    “它受创太重,身外之伤不说,神魂也处于崩碎边缘,虽然被你用那异宝护住了最后的神魂,但也只是延缓了魂飞魄散的速度而已,回天无力……”在赤龙后颈,插着一枝赤红色的羽毛,正是大鹏邪王的部分神魂寄居之处,它在此时散发神识波动,向方行传音。

    方行不答,深深吸了一口凉气,然后看着赤龙的躯体。

    在龙躯上,则是处处伤痕,伤势之重,简直让人不忍直视,四只龙爪断了三条,便是身上的龙鳞,亦近乎一半被掀掉,露出了血肉模糊的伤口,几可见骨。

    甚至在它有要胁之间,还有一条险些将它断成了两截的伤口,似是虚空闪电劈出来的。

    可以说,它身上至少有四处处伤痕甚至已足以致命!

    方行都想不明白,赤龙是如何从太上遗址,闯入通天古路,赶到自己身边来的。

    然而身躯重伤,神魂亦将消散,赤龙的眼神却是非常的平静,甚至还略有兴奋之意。

    它缓缓的张开大嘴,似要伸出舌头来,舔方行一下。

    平时它舔方行,总把方行恶心的不行,一巴掌就抽了过来,因此只能搞偷袭,趁着方行不备,“嗖”一声舔上一口,然后赶紧收回舌头,闭着眼睛等着方行抽到脑袋上的那一巴掌,这一次,它也是想搞偷袭的,只是伤势实在太重。动作却无比的缓慢。半晌都没伸出来。

    “舔舔舔。舔你大爷!”

    方行一巴掌就抽到了它脑袋上,眼睛都红了,骂道:“舔完了小爷最后一下,你就想死是吗?故事里都这么说的,但小爷不许你死,你就不能死,跟我走……”

    他咬着牙,狠狠喘了两口气。往地上“呸”了一口,然后双手抬起赤龙的大脑袋,闷吼一声,直接将赤龙的脑袋抗在了肩上,然后腾起,在他离地三十多丈之后,那赤龙的尾巴尖儿才堪堪离开了地面,方行便这么抗着赤龙,摇摇晃晃,向前腾飞而去……

    “唉……”

    便连大鹏邪王的那一缕神魂。见到了这一幕,亦不知该劝些什么。

    周围那连天布落的棋盘。正在化作飞烟,连绵消失,就连恨天老祖也没想到的是,这第八关十绝棋局,便是破死之局,毫无生机的情况下,破开一道生机,棋局自解,而方行在这棋局之内,于恨天老祖布了几千年的局中生还,便应已了棋局之理,无意中解了此局。

    棋局消散,方行与赤龙身前,便又回到了那一片荒原之前,再往前,看不到任何景物,只有一座字迹隐然的青色石碑,石碑后面,赫然便是隔断的虚空,此外别无一物,方行搭眼一扫,赫然见到石碑上以记载的两行字:“通天路断无接续,一线仙机赠缘人……”

    大鹏邪王分化出了神念的赤羽在扫视着这石碑上面的字,登时吃了一惊,神念波动道:“看这碑上的意思,莫非通天路从第八关便断去了?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神通,把通天路从第八关斩断?这前面几关,可不是白闯了?碑上说留了一线仙机,一线仙机又是什么?”

    方行没有回答,闭上眼睛,细细感应了一下,忽然间向左前方飞去。

    “嗯?你在找什么?”

    赤羽散发着波动,但方行并不理会,仍是直直向前飞去,很快,大鹏邪王便知道他要找什么了,在前方,已经出现了一个闪烁着雷光的岩坑,约十丈余方圆,闪烁着幽幽亮光,池水上空,竟然不时有雷蛇显化,显得神圣至极,距离百丈,便能感觉到丰沛的生机。

    “咦?这池子里……这池子里……”

    大鹏邪王寄存于赤羽上面的神魂,忽然间惊诧的颤抖起来,神魂不住波动。

    “这是造化雷池,那个老怪,能在棋盘中撑了几千年,便是靠这雷池的气息!”

    方行抗着赤龙,一步一步往雷池尽头走去,声音低沉,给大鹏邪王解释。

    “造化雷池……”

    “竟然是造化雷池……碑上说的一线仙机原来是指它……造化,真是造化啊……”

    大鹏邪王的那一缕神魂激动起来,连神念波动都混乱了,不但如此,就连在通天古路之外,隔着一片无尽云海虚空的大鹏邪王本身,都感觉到一阵心血来潮,不接触到残魂,它也不知道自己的残魂看到了什么,但通过这冥冥感应,却知道自己一定错过了大机缘。

    “小鬼,快进去,快进去,有了这造化雷池,前面的八关就算没有白闯……可以说太值了,太值了……你刚刚被那夺舍的老怪打伤,一身修为皆已崩坏,本来不知要修炼多少年才有希望复原,但有这造化雷池在,一切皆不成问题,你不需做别的,只需进入雷池沉睡,或百年,或千年,或万年,谁管它,时间愈久愈好,你醒来时,甚至有可能直接成仙……”

    大鹏邪王的那根赤羽,甚至已经激动的飞了飞了起来,在空中飘摇。

    “朱雀记忆里有句话说,十绝冥土蕴仙机,竟然是真的!”

    “通天路虽然斩断,但这一缕仙机,抵得所有……”

    一根羽毛激动的在空中飘飞,模样也颇有些诡异。

    “快进去,这就是仙机啊,这简直就是天地的漏洞,睡入雷池,不需修行,不需感悟,只需要睡在里面,醒来之时,自然便有大造化在身,甚至直接成仙……你要不睡,我这就自燃化灰,想办法通知本体赶来,这造化不可放过啊,这是惟一的一个机会……”

    “睡自然是要睡进去的,不过要睡进去的不是我……”

    方行叹了口气,轻轻将赤龙放了下来,拍着它的龙头。

    那赤羽忽然激动了:“你……你想干什么?……你要把这惟一的仙机,给这条龙?”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