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七十章 太上道经

掠天记 第四百七十章 太上道经

    方行无意中将赤龙放进了造化雷池,倒暗合了太上道统要求。

    远处,一座高九十九丈的黑色祭坛浮现在天地尽头,一条小径,直通坛顶。

    祭坛两侧,皆是九丈九尺高的黑色雕像,俯视着小径上面的人,共有九座,左四座,右四座,第九座,却在祭坛顶端,石台之侧,虽然只是雕像,且已过去了无数年,但雕像上面竟然还隐隐有着可怖的威严,漠无表情的石质瞳孔,冷幽幽注视着走在小径上面的方行。

    “这感觉,怎么跟他娘的选女婿似的?”

    方行被这些石像看的心里发毛,忍不住打量,想试试能不能祭坛后面爬上去。

    不过这念头也就是想了一想,便被打消了,太上道统实在诡异,而如今自己已经没有了所有的倚仗,且已闯到了第九关尽头,所以还是老实一点,按人家的规矩来吧,反正这太上道统,重重考验,总不能最后选出来的弟子,是准备一刀宰了的吧?

    好在,一直到登临坛顶,也确实没有诡异的事情发生。

    “传吾道典,承吾气运,接吾法剑……”

    在方行踏上了最后一个台阶之时,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在方行耳边响了起来,在祭台中间的石台上,却放置着一画、一经、一册,随着这声音响起,那石台最中间的一卷金色的经文亦缓缓飞了起来,便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托着一样,悬于空中,缓缓来到方行身前。

    “额……那我就不客气了?”

    方行觉得有些诡异,像是正有无数的目光正在盯着自己看一样。

    但宝贝就在面前。不接也不行,他提心吊胆,缓缓伸手,向着那卷经文伸了过去。

    轰!

    就在方行的手指接触到那卷经文之时,忽然间。天地大变。

    脚下这片独立于天地之外的大地,在这一刻,竟然在崩碎,破裂,地动山摇。

    仿佛时光在逆流,周围的景色皆在褪去。这一片绝地冥土,瞬息间变得生机丰饶,仙气氤氲,而在这祭台之上,九座雕像也似在这一刻复活了过来。化作了栩栩如生的真人,一个个仙风道骨,大袖飘飘,面色嘉许的看着方行,唇齿微动,叙说着什么悠久的往事……

    仿佛是一瞬,又仿佛过了几千年,方行的脑海轰的一声。陷入了一片死寂。

    良久之后,他才慢慢睁开了眼来,再看时。祭台还是祭台,雕像还是雕像,恍若一梦。

    而他的脑海里,则像是一瞬间多出来了许多东西。

    那似乎是回忆,又似乎是一些感悟,带着莫名的伤感。甚至一丝丝的绝望之意。

    方行呆了半晌,忽然间盘膝而坐。调理思绪。

    他体内并没有太上道统在第七关时欲给他种下的种子,因而对太上道统没有半分的归属感。在他看来,那些庞杂而伤感的回忆,都是没用的东西,他可不想让自己的神魂受到这些东西的影响,从这些庞杂的回忆里,挑选出对自己有用的东西来,这才是正事……

    “太上道经……原来是太上道经……”

    良久之后,方行慢慢睁开了眼睛,低头看去,便似乎在自己的丹田内,看到了一道经卷。

    这经卷,正是适才放在石台上的那一卷经文,如今已经融合进了他的身体。

    经卷名为《太上道经》,赫然便是太上道统传承之基石。

    简单来说,这也正是莲女当初让他进入归墟寻找的东西,亦是他的第一大造化。

    经文至朴至简,寥寥数百字,诠释大道,但却不是一时半会便能领悟的,方行也只草草扫了一遍内容,便暂且丢在了一边,而后举目四望,祭台中间的石台上,那最中间的金色经文已经不见,却还有一副画,一道玉册静静的放置在那里,等待着他伸手去取。

    伸手取了过来,方行翻看了稍许,低声自语:“三大造化,原来是指这三大造化……”

    良久之后,他跳了起来,将画卷与玉册全都塞进了贮物袋,然后向着诸雕像拱手一揖。

    背后化成两道金翅,方行瞬息之间飞遁走远。

    “难道说,这一切都在那个莲大丫头的算计之中了吗?”

    离开前的一瞬间,方行心里想着,凭空生出了一种幽森恐惧的感觉。

    直方行背后金翅扑闪扑闪的飞走,在祭台之上,才缓缓出现了一道黑烟,这一缕黑烟在空中缠绕了半晌,却慢慢化作了一个黑袍的中年男子,看起来模样并不衰老,但眼底却满是岁月留下的沧桑痕迹,身形也如真似幻,介于真实与虚幻之间,轻轻坐在了祭台上。

    “他其实不是我们要找的人,差得太远,从内而外都不是!”

    这男子轻轻开口,有些失落的说道。

    在他背后,那立于祭台顶端的雕像笑了一声,道:“但他确实到了这里!”

    黑衣男子无奈的一笑,道:“所以我一开始就不同意在通天路上留下那些破绽!”

    他背后的雕像道:“就算找到了可以真正通过九关的弟子,你认为他能做到那件事吗?”

    黑衣男子微怔,半晌之后,轻轻摇了摇头。

    那雕像里,有某缕神魂笑了起来:“既然如此,何不随他去呢?”

    身形如电,向着太上遗址方向掠去,石桥已经架起,方行也没费什么功夫,便踏着石桥,回到了太上遗址地面,而此时大鹏邪王仍在这一岸等着消息,它知道方行遇到了危险,见他竟然安全归来,自然也有些欣喜,并肩向太上遗址外赶去,路上问起所获如何时……

    方行只是嘿嘿一笑,道:“很不错!”

    大鹏邪王微怔之后,也呵呵大笑了起来。知道这小王八蛋果然没让自己失望,得手了。

    对于赤龙的事情,方行只是简单交待了一声,将中间过程皆省略了,只是简单交待说。赤龙自有造化,已在造化雷池之中深睡,待到醒来之日,世间很有可能会出现一条成仙之龙了,大鹏邪王却懊悔的几乎一个跟头从空中栽了下来,自己刚才怎么就不真身去相救呢?

    那可是造化雷池啊。别说让自己睡在里面,闻闻味也是好处多多啊……

    捶胸顿足了一通,也知后悔无用,只好与方行暂且出去再说。

    而在此时,太上遗址之外。几部首领正森然而坐,目光冷冷瞅着遗址。

    “诸位,那条赤龙适才忽然疯了一般,冲进了归墟,莫非是那小鬼遇了险?”

    小氏部联盟的首领洛木桑皱着眉头说道。

    “胆敢在归墟之内乱闯,也只有那条赤龙的疯魔性子才干得出来了,我想就算是那小鬼遇到了危险,它也不见得能够成功归来。倒有可能折在里面,需要我们小心的,倒是那夺舍了朱雀之人。朱雀生前,也只有金丹中期的修为而已,可那厮夺舍了朱雀之后,身上的气息竟然连老夫都感觉有些心惊,想来不好对付,恐怕便是老朽一人。都不见得能拿下他!”

    小氏部联盟的首领洛木桑沉吟着说道,目光幽火闪动。

    瑶婆婆森然道:“无防。此人刚刚夺舍,神魂未固。便有通天本领,现在能发挥出五成威力便算不错,我等四人,再加上方正、玲珑以及御兽氏的鱼龙道友,足七位金丹大乘,分出二人来对付那夺舍了朱雀的妖物,再有四人防备赤龙,老妪一人对付那小鬼足矣!”

    “唉,大家小心便是了!”

    洛木桑轻声叹道:“我们这套螳螂捕蝉之计可谓直接了当,凭那小鬼的伶俐,定然已经猜到了此着了,而且恨天氏族人与那夺舍了朱雀之辈也明显对我们起了提防之心,想要突施杀手是不可能了,呆会恐怕要硬碰硬,希望诸位道友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

    瑶婆婆冷声笑道:“便是起了提防之心又如何?诸位道友,其实咱们早就该联手将那小鬼拿下了,只是皆忌惮那条赤龙,这才将事情拖延到了这个地步,如今却是我们最后的机会,若不想空手而归,便擒下那个小鬼吧,不论他拿到了什么,皆由咱们几部平分!”

    此时九月升空异象,已随着恨天老祖魂飞魄散而消失,太上遗址内层层禁制也已重新出现,但有方行有阴阳神魔鉴与大鹏邪王的老道见识在,却也无惊无险的赶到了深渊边缘,正准备穿越大阵出去,大鹏邪王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身形一顿,道:“小鬼,咱们就这么出去么?先前你和寻龙氏的人虽然把那几个氏部的首领玩的团团转,但这主要是因为他们对太上遗址所知太少的原因,这才被你们步步抢得先机,但话说回来,能够修炼到金丹大乘境界的人,又有几个是简单的,那群老家伙此时定然在外界守株待兔,准备夺你的造化了……”

    方行听了,头也不抬,道:“我知道啊!”

    大鹏邪王噎了一下,道:“你知道还不做些准备?”

    方行道:“小爷我三大造化都取到手了,想着如何结丹呢,哪还有功夫跟他们斗机心?再说了,这不是有你么,你也是在这世上呆了快一千岁的老妖怪,小爷也给你找了这么一个好的躯壳,若是你连这几个老家伙都斗不过,还好意思称什么大鹏邪王?”

    大鹏邪王有些无语,半晌才道:“好歹也让本座知道咱有什么底牌可以拿捏他们的吧?”

    方行笑道:“这却简单!”

    说着将自己在通天古路祭坛尽头所得的造化与大鹏邪王一说,却把个大鹏邪王听的一怔一愣的,忽然间便放声大笑了起来:“好,好,好,既然有这等底牌,那便包在老夫身上吧,拿捏到了这等命脉,若是不能借机将这几氏部统一收服,那本座这么多年算白活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