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九十章 这艘法舟归我了

掠天记 第四百九十章 这艘法舟归我了

    无论是兴冲冲向法舟迎了过去的崔少庭,还是正在竭力压制神性火种的三位贵客,又或是守在一边作忠心护持状的三家小祖,却都没有留意到,在这紧张时刻,那空中一枚不起眼的弯月形古玉在这时悄然收敛了淡淡的光芒,如流烟一般悄无声息飞走了。

    “他妈的,到这时候,还想打小狐狸的主意?小爷我今天就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而此时,端坐在法舟船舱之中的方行,冷冷睁开了双眼,阴险一笑。

    他长长呼了口气,眼中闪过了一抹毅色。

    “虽然有点冒险,但是小爷我……干了!”

    起身,叮嘱一串小狐狸,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能出来,然后他便直接拉开了船舱的门,来到了走廊上,此时的舱门外,赫然有两位灰袍老仆束手而立,却是那御舟的佟长老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在得到了传音之后,恐怕方行会趁机逃走,便让两位老仆盯着他。

    “回去,不要出来乱跑!”

    那两位灰衣老仆怪眼森然向方行看了过来,冷声沉喝。

    “我就乱跑你能咋地?”

    方行歪着脑袋斜瞅向这两人。

    “找死!”

    两名灰衣老仆得了严令,如何还跟他客气,立刻便出手镇压。

    “轰!”

    那两名灰老仆一名是金丹二转的修为,一名是金丹三转的修为,并不将方行放在眼里,怒喝之下,便直接出手,要将他斩杀,但却没想到,几乎就在他们掐诀的瞬间,方行手中已经现出了一柄黑色的巨剑,而后身形直向前欺来,如清烟般从他们中间掠了过去。

    “嗤……”

    方行一掠十丈。而后身形立起,扛着巨剑继续向前走去。

    在他身后,那两名灰衣老仆怔怔站在当场,过了半晌。才扑的倒地,鲜血汩汩流了出来。

    在他们手上,还掐着僵硬的法诀……

    “现在,就是要快……”

    “这船上灰衣老仆共有十二人,修为金丹一转至五转不等。但丹品都一般,至多不过是丹成两法,此外还有一个御舟的佟长老,乃是金丹中期的机会,肉身强横,我若想斩杀他们,并不困难,只是不能给他们联手的机会,若是被他们拖住了,那但大势去矣……”

    心头想着。方行神识完全催动了开来,神魂强大之处完全体现,这法舟之上布下的防止神识探查的禁制便如催枯拉朽一般被他冲破,几息功夫之后,整艘法舟的情景都已经在他神识之中显化了出来,对这法舟之上的一切布置以及修士,方行立刻了然于胸。

    而他自己,则将黑色巨剑所传的掩息术催动了极致,身形被清烟包裹,在众修的神识感应里。便像个不存的鬼魅一般,身形如风般游走,几乎每一个修士,都在他靠近了三丈之后才会察觉到他的存在。但这般距离下,方行攻势已经展开,又有谁能躲得过他刺杀?

    其实对于金丹境界的高手来说,杀人不难,境界高的修士想灭杀境界低的修士不过举手之力,但双方毕竟都掌握了强大的力量。想要杀人方寸间,悄无声息,却不容易了,毕竟就算对手比自己弱,但在金丹之力下,哪怕只是临死前的些许反抗,都会闹出好大的动静。

    之前崔少庭不敢对方行下手,便是因为这一点。

    他自忖杀的了方行,却没把握方行在被他杀掉之前不会把事情闹的很大。

    当然,他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方行做不到。

    无名功诀,专为厮杀而生,不华丽,不大气,但会将每一分力量都用的恰如其分。

    杀人方寸间,瞬息御生死。

    以神识提前确定了诸位灰衣老仆的位置,再以无名功诀里面的掩息术近身,而后以强横肉身催动黑色巨剑,爆发出强大而犀利的杀招,种种压倒性的优势前面,这群灰老仆在方行手下,直如绵羊一般脆弱,他们的法术、他们的法宝乃至他们的丹光,都没有机会施展。

    一路杀人,方行已干掉了这法舟上的诸多灰衣老仆,如今剩下的,便只剩下御舟的佟长老了,他此时正在法舟最上面一层的最左首在他面前,拥有一个巨大的控制法盘,只消神识注入,便可掌御的这道法舟的行进歇止,甚至还能掌控法舟上的防御及攻击大阵。

    此时的佟长老,正急速催动法舟,赶向凌家小祖说明的位置,但是忽然间,他心头闪过了一阵阴影,顿时心生警觉,鼻端若有若闻,却闻到了些许血腥气,这顿时让他一惊,陡然之间转过了身来,赫然看到,在月光下,一道人影半边身子被青烟包裹,向着自己欺来。

    “竟然是你!”

    乍看到那人的形貌,佟长老大吼一声,满面怒容。

    对方来的极快,在这一刻,黑色巨剑已近乎临身。

    而在这一刻,佟长老勃然大怒,竟然不躲不闪,任由黑色巨剑斩落。

    “戗……”

    在这一霎,佟长老暗中催动了丹法,随着一道褐黄色的气息闪过,他的全身竟然皆在一时之间起了变化,皮肤颜色变得黯淡凝实,几如土石,乍一看去,似乎给人了一种无比厚重的感觉,在他身周,灵力影响虚空,甚至出现了道道山脉与古松的幻影,悠远空灵。

    方行那全力斩出的一剑,正正斩在了佟长老额心,诡异的事情出现了,那佟长老额前分明没有任何防御,但这一剑斩上,竟然火星四溅,黑色巨剑被便弹了出来,便如斩在了无比坚硬的怪岩之上,回头看时,只见佟长老额头出现了淡淡的斩痕,竟然没有丝毫血迹。

    “贼心祸心,竟然想刺杀老夫,但你……斩得了一座山么?”

    佟长老硬抗了方行一击,森然冷喝,缓缓起身,如形如山岳一般,给人无尽威压。

    “嘿……这老王八蛋,怪结实啊……”

    方行提起黑色巨剑看了看,又看了看佟长老,感觉有些诧异。

    虽然自己肉身受伤,力量不足,但这一剑,竟然被他硬抗了下来,也有些意外。

    他感觉,不是黑色巨剑不够锋利,而是对方在适才的一霎,竟尔化作了一座大山。

    “此人修的是山法?”

    方行心头闪过了一丝明悟,眼睛贼兮兮的打量着佟长老。

    “老头,你挺结实的哈……”

    方行笑了一声,将黑色巨剑收了起来。

    佟长老面色森然,见自己适才一声怒吼之后,按理上法舟这之的侍卫与那几位灰衣老仆,应该都已经听见了才对,但却没有一人上来查看,再加上鼻端那若隐若现的血腥味,便立刻意识到,恐怕那些由四大世家合力谴来的灰衣老仆,此时已经遇难了,心间顿时一沉。

    “分明只是一个金丹初境的散修,是如何杀掉的那些灰衣老仆?就连我亲自出手,也绝难在悄无声息间做到这一步啊……难不成这法舟之上,还有他隐藏的同伴不成?不对,这法舟完全在我掌御之中,任何人上下法舟,都需我的同意,根本不可能偷偷潜入……”

    一时间,佟长老心念急转,却愈想愈觉得这散修古怪的厉害。

    “给老夫躺下!”

    那佟长老想了一圈,便决定要先拿下方行再说。

    丹成一法,也将这一辈子绝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这一道上面的他,并不畏惧方行。

    尤其是在方行距离自己如此之近的情况下,佟长老更是自忖手到擒来。

    他的山法,已经修炼到了一定火侯,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化作一座大山去镇压对手,或是防御,刚才抵御方行那黑色巨剑,他便是借用了自己修行之法中的“化山之意”,身化一座大山,亘古不动,除非方行破了他的法,或是有着劈山之力,根本就伤不了他。

    轰隆!

    一抓之力,竟然释放出了惊人的雷音,可见力量之巨。

    而在佟长老这一抓之下,方行眼睛里幽光一闪,竟然不动不摇,也是一拳撞来。

    “找死!”

    佟长老心下冷笑。

    在他看来,这名金丹初境之修,要与自己强拼肉身之力,这是找死!

    须知道,他虽然丹成一法,却是修士中的异类,将这一法修炼到了极致,在逐妖盟之内,甚至有着金丹中境肉身无敌之称,其力量之强,甚至可以撼动普通的金丹后期。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二人爪指相交,只听轰的一声,力量四溢,竟然胶着,不分上下。

    “你……”

    佟长老眼睛一下子变直了,满面惊恐。

    而方行则嘿嘿笑了起来:“老头,你有山法,便以为小爷没有么?”

    “他分明丹内只有淡淡的火意,怎么也会有专炼肉身的山法存在?”

    这一霎,佟长老满心讶异,对方以金丹初境,抵住了自己这金丹中境的一抓之力,只能说明,对方的山法甚至比自己还强,不过也很快,佟长老便发现对方力量虽强,但后劲不足,尤其是对方的身上,有着很浓的血腥味散发出来,他心间一凛,旋及大喜,滔天巨力源源不断的压制了过来,口中大喝:“你力量虽然不错,但肉身明显受损,又能发挥出多少力道?如今距离如此之近,老夫要压制你,易如反掌,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说话间,背后竟然显化出了一座大山虚影,乌云盖顶一般,向着方行压落了下来。

    而方行则勉强笑了笑,全力抵御下,笑道:“还有一句!”

    佟长老目光一冷:“什么话?”

    方行忽然脸一绷,严肃道:“小爷现在正式宣布,这艘法舟……归我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