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九十六章 长老之邀

掠天记 第四百九十六章 长老之邀

    “道友往这边请,老身已传音腾州城,安排好了歇宿之地了……”

    留下来陪着方行的青丘山黑袍老者上前,引着方行往东方赶来,路上自然不动声色的盘问着方行的底细,方行只自称名为刑方,是一名四处游走的散修,各种谎话随口就来,却也足以打消这黑袍老者的顾虑了,一番话未说完,便已经到了一片云海掩映之处。

    “这里就是腾州城?”

    方行见了,倒也有些惊讶,赫然发现,这腾州城竟然完全不是人族大城的样子,而是整个便是一片大山,有浓厚的云气掩映其中,入城之后,也少见各式鳞次栉比的巨大建筑,几乎所有的建筑都是依山而建,起伏不定,而这老者,则直接带方行到了一处驿馆。

    这驿馆,却名唤“千峰苑”,赫然便是一处妖庭直接下设的分院,专用来招待妖族贵宾,却是因为人族与妖族休战三千年,其间也有不少往来,人族一些有身份的修士来了此地,便大多安置在这千峰苑内,不过如今战局紧张,人族修士倒少了很多,等闲难见一人。

    这千峰苑,也实如其名,赫然便是一片山峰林立的山谷,每一座山峰之上,都修建有洞府或是宫殿,甚至还有灵花异草乃是讲经参道的祭台,可说专为修士设置,青丘山倒也大手笔,直接帮方行定下了一座堪称这千峰苑最奢豪的山峰,有专属聚灵阵,价格不菲。

    不过方行心里却是明白。他以前听大金乌说起过很多次。对妖族来说。将贵客邀入祖地,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诚意接待,这青丘山前前后后都没有说过一句要邀请方行进入祖地的话,很明显便是对他心怀戒心了,再者,也有可能是感觉方行修为太低,不怎么看重的原因。

    “这段时间道友可放心在此修行,待我族公主殿下得空。自会前来与道友当面道谢……”

    老狐妖说的非常客气,让方行安心住下。

    方行却有些不满,道:“我还有事呢,不能跟你家公主说快点吗?”

    老狐妖顿时语塞,没想到方行这么直接,顿了一下,才道:“公主事务繁忙,再加上九公主一脉刚刚回到了青丘山,一应安排也需要时间,还请道友见谅。另外,恕老夫直言。北俱妖地对人族修士一向有些偏见,道友最好还是少出门去,若有急事,老夫可以代劳!”

    “那还是算了!”

    方行摆摆手,没说自己要找扶桑山金乌一族的事情。

    他听大金乌说过,妖庭八脉名义上为一体,实际上彼此间的纷争亦是不断,恩怨恨仇的一时也说不清楚,情况不明之下,能少点事就少点事,免得横生枝节。

    在这千峰苑,一住便是三天,生活倒是清闲,青丘山拔了两个小童儿供方行使唤,一应所需,皆吩咐他们去千峰苑总殿处取来便是,也不用他花钱,自有青丘山结账,而那青丘山的长老亦留在了方行这一峰上,一日一宴,谈风月,论道经,术,甚是逍遥。

    只不过,那说好了很快就来的青丘山公主,却一直没见踪影,若不是为了找个机会开口讨那神性火种,方行真就等的不耐烦,想要转身走人了。

    好在三天之后,彩云飘飘,那青丘山公主丘仙姬终于在一群丫鬟侍卫的簇拥下到了。

    远远便见凤辇彩驾,仙风道气环绕,倒真如九天仙子下凡一般,方行立于峰顶,远远瞧去,只见仙姬一路走来,两侧山峰上,不时有光华飞出,远远在凤辇旁边长揖施礼,仙姬则或点头示意,或驻足闲聊几句,或直邀同行,倒显得道缘极佳,一副仙风道骨做派。

    来到了山峰前,仙姬向方行欠身示意:“刑道友有礼了,仙姬本该提前过来,只因山间事务繁忙,倒是今日才得了空儿向义士道谢,还望恕罪,仙姬已命人备下仙酿灵果,稀奇珍肴,又邀了几位妖族俊杰作陪,特设青台宴感谢道友万里护孤之举,还望道友且莫推辞!”

    见这女人客气,方行也只好拱拱手,笑道:“这里吃的好,住的好,等几天也无防!”

    又看向了狐仙姬身侧,笑道:“小一丫头,变俊了不少呀!”

    在狐仙姬身侧,却是换了一身打扮的狐女小一,如今白裙如雪,满身琳琅,真比之前与方行在一起时灰头土脸的模样大不相同了,从打扮上倒也能看得出来,这一群小狐狸确实是青丘山王族血脉,一回到青丘山,便彻底告别了以前的生活,摇身一变成为了小公主了。

    狐女小一被方行这一句话戏弄的有点脸红,转头看向了狐仙姬,狐仙姬轻轻点了点头,她才羞涩的笑了起来,便从云上跃下,来到方行的身边,轻轻拉着他的衣角。

    “走吧!”

    狐仙姬笑了笑,便邀方行上来,方行笑眯眯的,准备爬到狐女的辇驾上去,结果被旁边的侍女死活让到了后面的法驾上去了,心里顿时有些不满,好在狐女小一陪着他坐在了后面,那个在此处陪了方行三天的青丘山长老青藤也大袖飘飘,腾起云驾,陪在方行身侧。

    一行人云驾飘飘,却来到了千峰苑最中间的一处白玉道台,此地符文隐隐,灵气逼人,旁边瀑布流水,古松怪岩,岩间随处可见灵草异花生长,周围则不时有灵禽飞过,却是当年一位妖族古仙经常论道之地,如今古仙已逝,此地却成为了妖庭的一处圣景。

    妖族子弟,经常有人在这里设宴论道,一为感悟古仙意境,二来也是凭吊先贤。

    当然了,在方行看来,这就是附庸风雅来着,人古仙认识你是谁啊……

    来到白玉道台上时,却见侍女如织,力士往来,一张一张的小几已经布置完好,果是美酒佳肴,果香扑鼻,已有几位俊彥在座,见到狐女法驾,便齐齐起身相迎,狐女便等了方行,一起入座,言笑偃偃,为他们相互介绍,这位是犀族的天骄,那位是鳄族的俊杰……

    提到方行时,便说:“这位道友便是不辞万里,护送我狐族遗孤返的人族义士刑方刑道友,此恩难言,我狐族已牢记此恩,刑道友将永远是我狐族的朋友!”

    方行哈哈一笑,向众人一抱拳:“客气客气……”

    众妖族俊彥见他是人族修士,神情颇有些玩昧,毕竟如今锋烟将起,人族与妖族之间颇多闲隙,不过狐女已经着重点明,这是她们狐族的恩人,众妖也不便多说,一个个友善问训,论起这等表面功夫,方行也是极擅长的,嘻嘻哈哈与众妖结识,分别落下座来。

    狐女见诸修落座,便再次举杯谢过方行,与众妖共饮,倒也显得其乐融融。

    方行一边喝酒,一边瞄着狐女那张娇美绝伦的脸,目光闪烁,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而狐女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却目不斜视,与旁人谈笑风生,神情没有半分不自然的感觉,对于她这样美名在外又天赋横绝的奇才,对这种目光却是已经习惯了。

    倒是座下的其他妖修见了,则心下冷笑,心想这人族的家伙果然心怀不轨,不过别说你单单这身份便注定在北俱立不住脚,单单看你只是金丹初境的修为,金丹之内,更是法意淡然,可说是废丹一枚了,竟然也敢奢望我们妖族第一美人,这可不是笑话么?

    只不过,各人心里都有想法,却不知方行琢磨的是:这娘们怎么还不提报酬的事?

    这里还等着要神火呢,你赶紧提出来啊!

    你不提,小爷我也不好意思说啊,方大爷是个要脸的人,怎么能办出这种事呢……

    酒过三巡之后,狐女终于还是开了口,面带微笑的看向了方行道:“刑道友不辞艰辛,送我狐族血脉归乡,仙姬再敬你一杯……”说着盈盈端起了玉杯,向方行遥遥示意,又道:“另外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道友义气深重,虽不为财,但仙姬我……”

    方行急忙举起了酒杯,眼睛发亮,心想:“小爷就是为了财,你赶紧说啊……”

    一个念头还没落下,狐女已经轻笑着说了下去:“仙姬无以为报,却愿虚位以待,请刑道友做我青丘山外族长老,不知道友意下如何?呵呵,且不说道友护孤之恩,便是道友年纪轻轻,便有金丹修为,我青丘山也不敢怠慢,一应供奉,皆与我狐族金丹长老相等……”

    这话一说出来,方行却是直接呆了:什么情况?说好的报酬呢?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