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九十七章 不识抬举

掠天记 第四百九十七章 不识抬举

    方行的表情太惊愕了,看在狐女眼里,倒像是有些惊喜一般,再加上狐女先入为主,总觉得方行不会拒绝自己的提议,便又轻笑一声,眼波盈盈,笑道:“呵呵,或许青丘山地方不大,但总归也是个落脚之处,却不比道友做散修,终日风里来雨里去的强?”

    听了她这番话,席间众修已是眼放异彩,心想这人族修士走了何等的大运,被妖族第一美人儿亲口邀请入驻青丘山,这岂不是有了与狐女朝夕相处的机会?

    再者,人族修士落在了妖族手里,往往下场凄惨,要么沦为傀儡,要么杀人取丹,这家伙却一跃而成为身份尊贵的青丘山长老,这份殊荣也就不用说了。

    自然,也有一些头脑清楚的想的更深一些,明白狐女此举深意。

    妖族接纳人族修士做长老的不少,毕竟三千年休战,局势早就在缓和之中了。

    甚至如今都有许多人族世家在妖庭一带扎根,沿续几千年,与妖族几大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在如今这种局势之下,请来人族修士做长老,用处更是多多,毕竟到时候万一真是再拉开了人族修士与妖族的大战,这些人族修士,借助身份之便,能够派上大用场……

    众人各有各的想法,皆停止了交谈,向方行看了过来。

    狐女小一更是抱住了方行的胳膊,眼神里满是期盼之色。似乎非常想让他答应下来。

    众人目光里,方行却有些无奈,叹了口气。道:“狐仙子抬爱,在下感激不尽,不过我平日里浪荡惯了,实在不愿留在哪个地方,这份好意我心领了!”

    众修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似乎没想到这家伙会拒绝。

    而狐族公主亦是微微一怔。轻声道:“刑道友可是有什么恩怨仇家,以致担心给我们青丘山带来了麻烦?请道友放心。我青丘山护一个人还是没问题的!”

    “仇家?哈哈,没有没有,我这么老实的人……”

    方行急忙笑了起来,心里却想。小爷的仇家一说出来吓死你!

    “那道友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无论是修行所需的异宝,又或是功诀,我青丘山……”

    狐女还要再说,目意清柔,略显失望,显得诚意满满,似乎真想让方行留下来。

    一般人见了狐女这模样,估计早就顶不住了,但方行却是有点恼了。心想这娘们怎么没个完了啊,便直接道:“都不是,我就是没打算留下。仙子要谢我,换个方法吧!”

    这么直接的拒绝却让场间稍显尴尬,狐女轻轻叹了口气,也不好再提了,微微一顿,才轻声道:“是月姬唐突了。却不知道友修行中可有所需,但我青丘山所有。皆可……”她这番放说的已经有些意兴阑珊,估计心里也以为方行会直接拒绝,扬长而去了。

    却没想到,方行等了半天,等的就是她这番话,闻言大喜道:“有啊,其实我最想要的,就是这种火种,可以助我参悟火意,若是青丘山有,便给我十几二十颗的吧,若是没有……那少几颗也成,实在不行给点灵精神矿或是灵丹宝药的我也凑合了,不挑!”

    一边说,一边将那粒已经失去了神性的火种拿出来给狐女看,却把个众人都搞呆了。

    还能这样?

    这世上怎么会有人当面拒绝狐女这样的美人儿,还毫无廉耻的索要报酬?

    一时间道台之上安静了下来,无数双目光齐唰唰的看着方行。

    方行则若无其事,满面诚意的看着狐仙姬,还轻轻晃了晃指间的火种晶粒。

    狐仙姬面色有些迟疑,良久才道:“刑道友既已开口,仙姬不该拒绝,只是……唉,刑道友可能还不了解,你口中的这神性火种,我们称其为仙精,乃是当年的妖祖殒落后,其神魂残片所化,价值难以估量,我们整个青丘山,如今也只有三枚而已……”

    方行呆了一呆,而后大方的道:“给我两枚就好啦!”

    狐仙姬登时又说不出话来了。

    “嘭……”

    台间宾客中,忽然有一个瘦如竹竿也似的男子拍案而起,此妖却唤作竹青子,乃是一条竹叶青儿蛇修炼成精,天赋不弱,不到四百年修为便达到了如今这金丹境界,只不过它没什么背景,似乎一直都想投靠狐族效力,因而对狐女是最为维护的,此时见狐仙姬为难,便一拍玉案,森然望了过来:“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修,殿下主动揽你,你竟给脸不要脸?”

    随着此人一声大喝,其他宾客也皆拍案而起,瞬间撕破了先前的友善面孔,怒目直视。

    方行无语,朝他们翻个白眼:“关你们屁事?”

    众妖修皆是在妖族身份不凡之辈,不然也没这资格坐到狐女的宴会上,本来就对方行这人族之修的身份有些敌意,先前不过是看在狐女面上,才对他假以辞色罢了,如今见他竟然拂了狐女的面子,面对着自己这些人又如此骄狂,顿时便有数人起了杀意……

    “还想讨要仙精,真当你是拯救了我们妖族的大英雄么?”

    “竟敢拒绝了狐女的好意,自视甚高啊,不若就让我掂量掂量你的份两吧!”

    “刚才这小人便贼眼兮兮偷看着公主殿下,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让我来一口吞了他!”

    “在我妖族地界,宴请你是给你脸,如此不识抬举,还是拿下做成人宴吧!”

    这一下子,便似捅了马蜂窝一般,众妖或是对人修报有敌意,或是想在狐女面前好好表现一般。几乎所有人都喧嚣起来,目光凶残的看着方行,森森杀气几乎交织成网。若不是此时毕竟是在狐女宴上,他们直接动手显得对狐女不敬,此时想必早已集体冲上来了。

    这一幕把个狐女小一吓的脸色都青了,小身体颤抖着挡在了方行身前。

    而方行则浑不将这些妖怪放在眼里,笑嘻嘻的看向了上首的狐女。

    狐女秀眉微蹙,便似一副伤感的水墨画,手掌轻轻一压。开口道:“众位道友不必如此焦躁,刑道友无论如何也是对我狐族有大恩之人。切莫伤了和气……”

    众妖听她如此说,反倒更为群情激奋,一个个嚷着要拿下方行,非逼着他向狐女道歉一般。“嘭”的一声,吵嚷之中,竟然有一个脑袋大的琉璃酒壶砸了过来,擦着方行的脑袋飞了过去,在道台上摔的粉碎,方行顿时心下一寒,目光森然的向酒壶飞来之处看了过去。

    在那个方向,一个浑身甲胄的犀牛精挑衅的向他倒竖了大拇指,满眼凶悍。

    这群妖怪。显然是想逼的方行先来动手,这样才好顺势将他拿下。

    而狐女面上,也露出了一些愁容。叹了口气,正要再说话,忽然间远处有一个侍女御剑飞来,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些什么,狐女顿时面色微怔,抬眼望去。便见道台西面,一丛大树的树梢之上。站着一个身穿淡金衫儿的漂亮女子,正孤孤凄凄的向这个方向望来。

    狐女犹豫了片刻,还是轻轻点了点头,那边的金衫女子大喜,急急飞掠了过来,落在了道台上之后,倒让道台上的众妖微微一静,目光冷眼看向了她,而这女子,面颊羞红红,面上堆起笑容,向着狐女施了一礼,道:“仙姬姐姐,好久没见你,小妹真是太想你啦!”

    狐女微微一笑,道:“桑儿妹妹,好久不见,平时你也不来瞧瞧我!”

    那金衫女子眼眶微红,强笑道:“我哪里是不想姐姐呢,你也知道我们族内最近的那些事……”听她说到了这里,忽然间有人冷笑了一声,却是那犀族的妖修,正冷眼瞧着这个女子,金衫女子登时有些怯懦,装作没有听到,继续笑道:“以前我想姐姐了,直接就飞过去了呢,现在却不好随便出门的,这一次我出来,还是求了根伯伯好长时间呢,你也知道,根伯伯身体不好,说一句话儿就得歇半天,我从早上求他求到了第二天早上,又趁他不注意才溜了出来的,他还想追我回去,不过没有我飞的快,我现在还担心,回去得挨它的骂……”

    这女子叽叽喳喳,声音又清又脆又快,一下子把众修的声音都压了下来。

    狐女几番想插嘴,竟然插不上,只好强行打断了她的话,笑道:“桑儿妹妹不急着说,既然来了,先入座吧,我正好还有一位人族的好友介绍给你认识……”

    那金衫女子看了方行一眼,叹了口气,道:“人族修士,唉,我表兄说也认识一个人族修士……唉,说这个有什么用呢,仙姬姐姐,我之前给你传了那么多信,你没回我,我心里焦急呢,我一直在担心,你不会不理我吧,不过我又想姐姐你怎么会这样呢,所以我就亲自来了,我觉得姐姐你一定会帮我呢,你会帮我的是吧……那谁,给我取个凳子呢……”

    狐女仙姬被她说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了,想让她闭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幽幽起身,道:“桑儿妹妹,我们还是去后山说话吧!”说罢了,也不容那金衫的女子再说什么,身形轻轻飘落,携了她的手,拉着她向山峰后面飞去,这女子还絮叨着让人给她加凳子。

    直到这两位女子离开了,众妖修还没反应过来,半晌都无人说话。

    倒是方行,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睛微微一亮,眉头皱了起来。

    便在此时,忽然间“嗖”的一声,又有某个圆圆的东西向着方行砸了过来,方行陡然间回身,探手将那个东西抓在了手里,却是一颗灵果,凑到嘴边咬了一口,目光冷冷的向果子飞来之处看了过去,却见那只身材粗壮的犀牛精正指着方行呵呵大笑,一副挑衅模样。

    “嘿嘿,人族的傻子,狐公主不在了,咱们要不要切磋一下?”(未完待续)

    ps:抱歉大家,一个瞌睡睡的过了,不过好在睡了一个超过五个小时的觉,这说明老鬼失眠程度没想象中那么严重,对我来说是个大好事,已经连续三天没睡超过三个小时的觉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