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四百九十九章 大金乌之冤

掠天记 第四百九十九章 大金乌之冤

    方行这一从天而降的举动却把金衫女子吓了一跳,险些叫出声来,吓得后退了半步,身前隐隐有金色火意流转,两鬃旁的秀发都竖了起来,然后她便听到了方行的话,顿时耳朵一竖,叫道:“话唠?你说谁是话唠?你才是话唠,本小姐才不话唠,本小姐说话一直简洁明了,怎么可能是话唠?你这人是谁?我都不认识你你又怎么知道我是话唠?”

    直说到这里,才忽然一惊,狐疑道:“金六子?你怎么会知道我表哥的小名?”

    方行无奈的揉了一下额头,叹声道:“就是你了,金乌表妹乌桑儿……”

    金衫女子眼睛顿时瞪得更圆了:“你竟然还知道本姑娘的名字,这怎么可能,我又不……”

    眼见得这丫头又不知要叙叨多久,方行直接来了个利索的,旁边不远处便栽住着灵果异树,上面结了一串一串的果子,沉甸甸的挂在枝头,他一伸手,便凌空抓了一枝过来,顺手摘下两颗塞进了乌桑儿嘴巴里,然后看着她的眼睛笑道:“我是你表哥的朋友,我叫方行!”

    “呜呜呜呜呜呜……”

    乌桑儿嘴巴里响起了一阵模糊的声音表示不满,然后眼睛才忽然之间瞪圆了,她嘴巴忽然动了起来,把两枚熟透的果子都咽了下去,然后不可思议的看着方行:“你是哪个方行?”

    方行无语道:“方行有很多吗?你表哥没有向你提起过小爷?”

    乌桑儿眼睛里现出一阵惊喜的光芒,忽然叫道:“你是不是那个又无耻又大胆又自恋,最喜欢打劫曾经一口气打劫了八千八百八十八个修士而且还正在不断的刷新这个记录。走哪哪乱。见谁坑谁。被人称为南瞻第一小魔头人见人怕鬼见鬼愁号称超级祸胎?”

    方行大怒:“那只死乌鸦就这样说我?”

    乌桑儿面上还挂着笑容,但却忽然涌出了泪花,模样非常之怪。

    方行吸了口气:“怎么还哭上了?”

    乌桑儿道:“表哥一直说有你这样一位朋友,还说只要你会到妖地来找它,它就有救了,可是我怎么一见你感觉你比我想象中弱的多呢,明明就是金丹初境的修为而且丹品看起来也很普通,恐怕遇到了那些黑木岭的人直接就被人捏死了怎么可能救它啊……”

    方行强忍着一把捏死她的冲动。又摘下两颗果子塞进了她嘴巴里,趁着她说不话来的空档,道:“我就是为了那个王八蛋才来妖地的,你不要在这里夹缠不清,我问什么你说什么好了,听你这口气,莫非金六子那个王八蛋出事了?以你们金乌一族的势力救不出他来吗?”

    乌桑儿又不满的呜咽了几声,然后费力的把果子吃了下去,才道:“表哥被关进了妖庭黑渊大狱里了,我们扶桑山一脉虽然是八大妖脉之一。但在老祖坐化之后,势力已不如以前。在妖庭没有说得上话儿的人,我这一次来就是想求仙姬姐姐帮忙的,可是她又不肯……”

    方行皱了皱眉,又塞了两颗果子到她嘴里,然后道:“关进大狱了?犯什么事了?”

    乌桑儿吃完了果子,道:“被黑木岭的王八蛋陷害的,那群王八蛋可讨厌了……”

    方行又塞了两颗果子在她嘴巴里,道:“不好搭救吗?能不能把它劫出来?”

    乌桑儿吃完了道:“劫不了的,黑渊大狱是妖庭最森严的大狱,一向关罪大恶极之人……”

    就这么一边喂一边问,方行终于搞明白了金乌如今的处境,顿时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倒也没有想到,在自己进入了南海归墟之后,大金乌这个王八蛋经历了这么多苦难,却原来,对扶桑山来说,大金乌也算是王族了,是那种有希望继承一族大统的高贵血脉。

    不过它的天赋一般,一直未能表现出其他拥有王族血脉的妖精那种超绝天赋,再加上如今的扶桑山脉随着元婴老祖的坐化,影响力一日不如一日,族人的日子也可谓过的艰难,修行资源并不算充足,因而在族内子弟的资源分配问题上,自然有了偏颇,厚此薄彼。

    大金乌这一脉,有他父亲,一位筑基巅峰的金乌护佑,本也勉强过得去,但谁也没料到,他的父亲在十年前采集一块可以明悟火意的仙精之时,却与黑木岭的九目真人结怨,双方斗起法来,金乌父亲自然不敌金丹境界的九目真人,被斩杀当场,当时扶桑山可谓一片震惊,但偏偏族内竟然无人提及要为金乌的父亲复仇,反倒说确实是金乌的父亲捞过了界,并不占理,再加上黑木岭势力也不弱,与日渐势微的扶桑山相比怕是不相伯仲,不值得大动干戈。

    金六子察觉了族人的冷漠,一怒之下,便离开了扶桑山,甚至还偷偷动用了妖庭的古祭坛,逃到了南瞻大陆,想去传说中的妖族古地,寻找变强的机缘,后来它在南瞻大陆的经历自然不用多提,总而言之,在方行进入南海归墟之后,大金乌一心复仇,便又回了扶桑山。

    如今的它,已天赋异禀,走出了自己的不死之道,又在玉棺内闭关一年,炼化莲女给它的所有莲子,实力直抵金丹,自忖拥有了复仇的实力,因而在回到了扶桑山后,也不依靠族人的力量,而是寻了一个机会,直接挑战了那个当初杀掉了他父亲的黑木岭九目真人,并在决斗之中,一不做二不休,血溅擂台,一脑袋撞死了那个妖怪,不仅干脆利落的复了仇,也一举洗涮了自己当年那个“废物”的名头,算是扬眉吐气,被人视作扶桑山有后了。

    只是谁也没想到,时间还未过一个月,事情突又急转之下,大金乌不到三十岁妖龄,便拥有了不输于金丹的实力,也算是妖族八脉小一辈儿里的佼佼者了,很快便融入了他们的那个圈子,时有法会请笺过来,大金乌也会选一些合适的宴会参加,但事情就出在一次宴会上,大金乌酒醉不醒,醒来时赫然被人发现搂着当日那宴会主人黑风洞赤蝎妖王的第八房小妾躺在床上,那小妾已被吸干了血液,大金乌却嘴边带血,睡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这一来闯了大麻烦,赤蝎妖王当场就发飙了,睡了自己的小妾也就罢了,竟然还吸成了人干?这他妈的也太欺负蝎子了,大怒之下,便凭借金丹巅峰的修为,将大金乌打了个半死,然后扭送了妖庭,告他修炼邪功,汲取妖族精血修行,偏偏大金乌还真无法交待出自己修炼的法门来由,便被妖庭里面的一位与黑木岭关系密切的长老下令,关进了深渊大狱。

    扶桑山一脉也算慌了神,没少四下奔走,想营救大金乌出来,但此事已经做成了死案,除非大金乌交待了自己的功法来由,否则实难翻案,再加上,黑木沼一脉的势力隐隐作崇,甚至扶桑山内部也有一部分声音反对营救大金乌出来,却导致大金乌如今便像个没人理没人问的孤家寡人一般,任它在黑渊大狱等死了,也就它这个同为一脉的表妹还在一心为它奔走。

    只可惜,连扶桑山的山主都放弃了这件事了,乌桑儿一个筑基境的小乌鸦又能有多大本事?六神无主下,却偷跑了出来,想求曾经的好友,如今已经在青丘山掌御大权的狐族公主仙姬相助,借助青丘山在妖庭的影响力救出自己的表哥来,只是结果却不尽如人意,狐仙姬一直在推托,后来更是接到了一枚玉简传信后,便直接端茶送客了,把个乌桑儿伤的不行……

    “这么回事啊,算这王八蛋幸运,小爷晚出来几天,估计就见不着它了……”

    方行自语,一听大金乌现在还没死,倒是放下了心,只要没死就好办。

    “可是你孤身一人,可怎么救啊……”

    乌桑儿有些伤心的说着,下意识的又张开了嘴巴。

    等了半晌,见方行没动静,便开口道:“那果子呢,你再给我两个……”

    方行无语,看了一眼手上光秃秃的枝桠:“没啦!”

    乌桑儿道:“哦,我三天没吃饭了,还有些饿呢!”

    方行直接无语了,想了想,才问道:“那狐女有办法解救金六子出来?”

    乌桑儿点了点头,道:“仙姬姐姐已经开始执掌青丘山大权了,影响力很大的,她们青丘山有元婴老祖坐镇,甚至听说还有一位渡劫境的老祖宗在闭死关,在妖庭内的影响力非常之大,妖庭十大长老里面,便有两位是青丘山一脉的,说句话儿很有帮助的,我本来想着她会帮我,毕竟我们以前的关系那么好,但没想到她却一直不肯答应,我好伤心……”

    方行无奈的把手里的果子枝塞进了她嘴里,才让她闭上了嘴,道:“若是这样,那我去找她说一说,这娘们反正还欠我一个人情呢,本来想着找她讨要仙精火种,不过看她那小气模样,却不想给,如今只是不费力气的帮着说句话儿,总不能再拒绝了吧?”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