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章 背恩负义

掠天记 第五百章 背恩负义

    如此想着,方行便又往道台上遁来,本以为会撞上狐女,免不了要一番解释,却没想到,来到道台上时,赫然见到倒翻的人依然倒翻,口中骂骂歪歪,各自疗伤的疗伤,吞丹的吞丹,旁边则是侍女仆人在收拾东西,而这青台宴的主人狐仙姬,竟然还没有回来。

    “那个人族的王八蛋,等爷爷抓到了他,非撕了他不可……”

    摇头晃脑的犀牛精,脑袋上裹着厚厚的一层绢布,正一手提着酒坛子,摇头晃脑的大骂。

    这厮也真不愧皮糙肉厚,被方行照脑袋拍了一石板,没多大会就又醒转过来了。

    旁边的几位妖修,也都骂骂咧咧,附和着犀牛精,但忽然间抬头一眼,心凉了半截。

    “你要撕了小爷?”

    犀牛精背后,一个笑吟吟的声音传了过来。

    正提着酒坛子往嘴里灌酒的犀牛精“噗”的一声将酒水吐了出来,口中大喝“跟你拼了”便转过了头来,结果刚转过头,便眼冒金星,却是重重抬了一脚,又昏过去了。

    “诸位道友,咱们还要继续切磋吗?”

    方行不怀好意的看向了场间还醒着的妖修,凶风无人敢摄。

    “不要了不要了……”

    众妖修皆拼着摇着头,这些人还以为刚才方行伤人之后便逃了,没想到他竟然又大摇大摆的回来了,顿时吓的心里肝颤,一个个把脑袋摇的像波浪鼓,打死不吃这眼前亏。

    “哈哈,那就继续坐下喝酒吧!”

    方行大笑了一声,也不在意,拉着乌桑儿在自己身边坐了下来。

    而道台上,受伤惨重的诸位妖族俊彥,能勉强支撑的便挺着身子坐了下来,受伤太重的便直接被扶下去了,虽然有人想着报复。倒是无人指责方行的不是,毕竟妖族奉行“强者为尊”这一理念,比人族还彻底,报复是种正常的想法。倒不怎么想着在道理上占便宜。

    当然了,方行适才也没想着把事惹大,这群妖修虽然被他揍的凄惨,但多是肉身之伤,未损本源。以妖修躯壳的强横,修养上十天半个月的,便差不多能复原了。

    “这是……怎么了?”

    又喝了几杯酒,旁边才忽然响起了一声诧异的询问,却见狐仙姬终于回来了,看到场间诸妖修人人带伤,一个个吓的跟兔子一样不敢吱声,方行自己则大模大样的在那里自斟自饮,而刚才被自己打发走的乌桑儿却坐在他旁边,顿时满脸的诧异。下意识的问道。

    “哈哈,我和这几位道友切磋了一下,以助酒兴……殿下怎么才回来?”

    方行哈哈一笑,转头看向了狐仙姬,心里想着怎么开口说那金乌的事情。

    “哦,适才有长老传信于我,耽搁了些功夫!”

    狐仙姬似乎有些心神不宁,淡淡的回答了一句,便坐回了玉座之上,命人唤过酒菜。

    一时间。场间倒有些沉闷,诸妖修憋了一肚子怨气,被方行打掉了方才的嚣张气焰,此时一个个闷闷的。半句话儿也不说,而方行也在琢磨着如何开口,才能让狐仙姬无法推脱帮助金乌脱困之事,偏偏狐仙姬也似有心事,秀眉微蹙,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这个……殿下……”

    “刑道友……”

    忽然间。方行与狐仙姬同时开口,然后同时止住了话头。

    “殿下先请吧!”

    方行觉得她似乎有话要说,心间微动,开口说道。

    狐仙姬轻轻点了点头,但又沉默下来,过了半晌,才轻声开口,道:“刑道友,适才我见道友需要仙精来修炼,但特意传讯于我青丘山在妖庭任职的狸姑长老,结果倒是听说了另外一件事……且恕仙姬冒昧,在穿越落日大漠之时,刑道友可有与某些人结怨?”

    方行心下登时微怔,万万没想到狐仙姬会说出这句话来,心间已经有了些许意料,便不动声色的笑道:“怎么会呢,我一向是与人和意生财的,哪能结什么怨?”

    狐仙姬轻轻摇了摇头,道:“狸姑长老传讯于我,说日前妖庭有神州并逐妖盟来的使者莅临,身份尊贵,且肩负重任,与妖庭有要事相商,不过来的路上,他们却遇到了一个带着一群小狐狸的人,那人假意搭船,却在路上截了他们的法舟,此人刑道友是否……”

    说话间,目光炯炯,落在了方行脸上,显然心中已有计较。

    而狐女小一,在听到了她这番话时,亦是大吃了一惊,紧张的扯住了方行的袖子。

    方行听到这里,却已有些不耐烦,冷笑道:“那他们说没说小狐狸是谁家的?”

    狐仙姬面色顿时有些尴尬,过了半晌,才轻声道:“刑道友不必动怒,仙姬初闻此讯,亦是吃了一惊,不过那些使者虽然料想此事与我青丘山有关,言下试探,却并不知晓刑道友便在我族作客,否则的话,恐怕早就派人来拿你了,倒也不容我们在此慢慢商议……”

    方行冷眼看了一下周围那几个身受重伤,此时正呆呆听着这番谈话的妖修,心下冷冷一笑,道:“之前不知道,事后恐怕很快就知道了,不知公主殿下要怎么办呐?”

    狐仙姬微微一笑,道:“刑道友不必惊慌,你劫那法舟之时,我狐族血脉亦在其中,仙姬却也不会置身事外,再者,仙姬忝为狐族圣女,自忖还有几分薄面,若是刑道友不嫌弃,仙姬愿做一个中人,替刑道友与那些使者开解了这份恩怨,你意下如何?”

    听到这里,方行已经有些怒意,心想小爷宰了对方十来条人命,哪有这么容易开解的?这妖精说的如此轻巧,究竟是想替自己开解,还是想把自己交出去了事?

    心下不快,便冷哼了一声,道:“公主殿下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劫他们的法舟?”

    狐仙姬微微一怔,没有开口,方行则冷冷瞅着他,淡漠微笑道:“要说起来,你们狐族血脉倒也真受人欢迎,无论是对方晚上睡觉,还是在镇压你们口中的仙精妖气时,都一直惦记着呢,嘿嘿,我当时要是把这一串小狐狸卖了,没准他们倒是会给我一个高价……”

    狐仙姬听到了这里,脸色便有些难看了,沉默半晌,轻笑道:“刑道友不必惊慌,仙姬已经说了我不会置身事外了,你且放宽心,呆会由我陪着你去与那几位使者相见,总不能教他们伤了你,大不了只是赔个不是,再将法舟还他们就是了,还真能要人赔命不成?”

    “公主想的倒是不错,只是……如果我不想去呢?”

    听了这话,方行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便懒得再多说废话,皮笑肉不笑的开口。

    狐仙姬亦面色微冷,轻声道:“请恕仙姬直言,刑道友是我青丘山贵客,更是仙姬衷意的长老人选,仙姬自然要为你的安全着想,这件事既已做下,我们无论是隐瞒还是否认,皆非良策,还是主动过去说清楚了比较好,此事我意已决,宴后咱们便一起动身吧!”

    此言一出,场间登时气氛肃杀,隐有杀气流转。

    方行忽然哈哈一笑,已知狐仙姬决意要将自己交给那神州使者,现在不过说的好听而已,同时他神识强大,已隐隐感觉到,峰外云气汹涌,暗中似有人手调动,想必这狐仙姬暗中已经调谴了人手围堵,防止自己逃脱了,倾刻之间,做下这么多安排,倒也算本事。

    不过他却丝毫不惧,一声大笑,便忽然间飞跳了起来,喝道:“贱人,当你家小爷好欺负?”喝骂声中,身若流光,霎那间欺近了狐仙姬身前,“轰”“轰”“轰”连击三拳,在这三拳之中,已催动识海之内的山意,身后有半边山影显化,每拳皆有一山之重。

    “刑道友太急躁了……”

    狐仙姬见状,面色也是微变,却还不至惊慌,轻叱一声,身形一闪,整个人消失不见,她坐的那方玉椅,却被方行一拳打的稀烂,再出现时,却已在后方三十丈高空之中,竟然是直接便施展了挪移之术,纤手微托,一颗火红色的内丹升起在了空中,神焰燎绕。

    “为了你的安全,我还是强行带你去与神州使者相见吧!”

    狐仙姬轻轻说着,手掌在那内丹上面一点火丹之上,竟然有七八道人腰般粗的火链显化,层层叠叠向着这一方道台落了下来,几乎在一瞬间,便已将整座道台密密麻麻封印在了其中,这些火链相互交织,形成了一张大网,而方行则像是被大网看中了的鱼儿,要一网拿下。

    “想拿我?哈哈……”

    方行非常鄙夷的一笑,事实上,在三拳逼得狐仙姬不得不以挪移之术逃脱之计,他身形便已闪电般抽而退,一把拉起了准备出手帮他的乌桑儿,然后轻轻在已经呆住的狐女小一脸上掐了一下,轻声道:“此事不怪你!”与此同时,已经施展了挪移之术,身形消失。

    “这可是在千峰苑内,守卫森严,大阵无数,你又如何能逃脱?”

    狐仙姬的声音,在背后森然响了起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