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五百零一章 大杀四方

掠天记 第五百零一章 大杀四方

    见方行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遁入虚空,狐仙姬却并不惊慌,挥手打出了一道青玉色令牌,直飞到了空中,发出湛湛碧光,同时有道道神念传送了出来,却是要求千峰苑内的诸位妖修道友,各路人马,齐齐出手,帮青丘山捉拿叛逆,另外封锁千峰苑,以免他逃脱出去。

    此事她早有布置,青丘山一方的人马乃是千峰苑内的防御力量,都被她借了过来,足有数百名修士,分成三十六只小队,每队九名筑基境的侍卫,再加一名金丹境界的长老率领,便如战场厮杀的标准制式一般,将这道台周围层层包围住了,诸般大阵,也已开启。

    虽然方行见机得快,暴起遁逃,在诸般包围还未成形之前便已遁入虚空,但她仍然不担心,几道命令发布了下去,千峰苑内,各处山峰之间,都有云朵萦绕,云间穿着森严的甲胄丘士以及宽袍大袖的金丹长老,一个个冷目如炬,寻找方行挪移之后出现的地点。

    在这种局势下,便是元婴修士,也得硬打出去,更何况那散修只是金丹初境?

    见大局已定,狐仙姬便轻盈落下,双手持于腹前,目光淡淡,看向了狐女小一。

    此时狐女小一已是满面泪痕,抬头看着狐仙姬,眼底似有恨意。

    “你莫怪我!”

    狐仙姬美目流盼,轻轻开口:“我也是刚刚才得到了长老传讯,妖庭对这些神州神者特别看重,而且他们来到这里,与一件大事有关,长老已暗中点拔给我,让我无论如何都要与这几位使者交好关系,此事不但关系到我青丘山一脉的兴衰,更与妖族未来大运相关……”

    “方大爷是好人……”

    狐女小一忽然开口,声音颤抖,却不容置疑。

    狐仙姬淡淡道:“他若肯为我所用。我还有心保他,只可惜他太过桀骜,既不能为我所用,那就只能让他起到点别的用处了……”说着。目光幽幽看了一眼狐女小一,轻声道:“看你眼神这般冷漠,莫非你还想为了这样一个人族修士找我复仇不成?”

    狐女小一摇了摇头,低声道:“我不用,我只知道方大爷对我们很好。而且他很厉害,之前那么多欺负我们的,方大爷都把他们杀了,根本就没有什么能难得倒他!”

    狐仙姬“嗤”的一笑,道:“小儿之言!”

    说罢了便转过了身,心想在狐女小一这等修为的小妖眼里,便是灵动九重的修士,恐怕都算得上是无所不能,更不用说这个好歹也是金丹修为的散修了,根本不必当真。

    “嗖……”

    却在西方。方行自道台上挪移而走,身形遁入虚空,再出现时,赫然已经立身于十三里外的一处山峰最顶端的宫殿屋脊之上,寻常金丹初境的修士,神识有限,肉身不坚,挪移之术最多也就只能只能挪移七八里罢了,但方行根基不凡,轻松便可挪移十里以上。

    不过。狐仙姬杀伐果断,布置森严,诸般人马正快速向道台冲来,便如弥天大网。方行身形甫一出现,便立时被距离他仅有四五里的一队修士发现了,那队修士的金丹首领,目光一扫,便已经发现了,立刻大喝。率着御下九名筑基后期的妖修甲士向这里扑来。

    “祭霜锁,困住他!”

    身形还未扑至,那金丹首领便开口大喝,御下妖修,立时人人祭起了一道白色铁链。

    “嗖”“嗖”“嗖”

    九条白色铁链同时横空袭来,轨迹横穿了方行的上下左右任何一个方位,就像是在一霎之间,便织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铁笼子,恰好将他困在笼心,而最惊人的,则是他们手中的铁锁,竟然是统一制式的冰霜法器,一旦祭出,上面幽寒霜气释放,足以冰冻虚空。

    此时的方行,身边还跟着那吓到了一句话也不敢说的乌桑儿,她虽然也是修行中人,但又不像她的表哥大金乌一样跟着方行走南闯北,见识过无数的大阵仗,此时一见这宛若战场厮杀一般的大场面,几乎吓的一口气上不来昏死过去,便连尖叫一声都忘了。

    而方行看到了这一幕,却只觉胸间豪气一涌,就像一口烈酒直灌进了心窝子里,浑身上下十万两千个毛孔齐齐开放,畅快之极,甚至隐隐想起了当年他的大叔叔单枪匹马,把他从法场上劫下来后,从官府几百名官兵的包围之中冲杀出来的场景,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贱狐狸,今天可是你逼着小爷大开杀戒来着……”

    一声大吼之后,方行将乌桑儿往胳膊下一夹,而后脚踏虚空,身形骤然如炮弹一般,直冲向高空,他速度极快,在那九道霜锁玄链还未交织起来之际,便已经突破了它们的笼罩范围,而后居高临下,看着那正满面杀气冲来的九名筑基妖修与一名金丹统领,翻手取出了一面铜镜,灵力疯狂灌了进去,那铜镜模糊的镜面上,立刻有隐隐的黑色火焰显化。

    “轰……”

    镜面所向,霎那间出现了一片黑色火海,那疾冲过来的九名筑基妖修,刹不住脚,登时冲进了火海之中,那黑色火焰恶毒之急,竟然着肉就燃,往肉壳里钻,便是撑起屏障或是以法术驱逐都做不到,包括那名金丹首领在内,一霎间十人全部变成了火人,惨叫不停。

    太息镜,又名五行宝镜,正是那恨天老祖生前所御使的法器。

    当初在太上道通天古路上,此镜由恨天老祖的残留神念作崇,想要算计方行,结果被方行一剑劈斩在地,后来归途之中,却又捡了回来,铜镜受损,里面五行玄阵坏了两个,只剩了火、金、木三阵可用,更失了五行合一之效,但毕竟是渡劫之修的法宝,神妙难言。

    “人族修士,敢在我妖族地盘撒野?”

    便在此时,忽然间不远处响起一声咆哮,一道森然白骨剑如闪电般飞来。

    却是方行落脚的这一处山峰,也正有一伙妖修在此饮酒作乐,见到方行突兀出现,杀了这千峰苑内的一队侍卫,便欲拔刀不平,顺手替千峰苑收了这个人族的修士。

    而远处,本来从四面八方向道台赶去的青丘山人马以及千峰苑侍卫,见到方行出现在这里,也立刻御空包拢了过来,要将他围在此处,距离最近的,已经来到了二十里开外,对于那些金丹境的首领级人物来说,来到这一处山峰附近,也不过是几个呼息间的事儿。

    这山峰上的妖修,正是想出手留下方行,卖给千峰苑一个顺水人情。

    而方行看到了这白骨剑,却是哈哈一笑,叫道:“还有找死的?”

    身形在空中一踏,已如倒栽葱一般冲了下来,面对那森然冲来的白骨剑,甚至连看也不看,便反掌抓在了掌间,五指一捏,剑身上已经出现了道道裂纹,而后随手丢开,那祭出白骨剑的妖修也有金丹修为,见到这一幕已然吓破了胆子,大叫一声,便要挪移逃走。

    但方行既已起了杀意,又如何容他离开,俯冲之时,背后金光一闪,速度再增,同时收起五行宝镜,却反手取了大黑剑出来,嗖的一声,便已进入了这一处山峰上的众妖修之间,大黑剑一扫,那适才祭出了白骨剑的妖修已经身首分离,手上还捏着要施展挪移术的法印。

    “啊……”

    这座山峰上饮宴的妖修,尽皆吓破了胆,尖声大叫着四下逃窜,也有几个自忖勇武的,已大怒声中齐祭法器,向着方行杀了过来,方行则嘿嘿一笑,大黑剑咬在齿间,反掌取出五行宝镜在空中一扫,却见虚空之中白光道道交织而出,赫然便是这五行宝镜的御金之法。

    “嗤”“嗤”“嗤”

    接连不断的细密声响起伏不定,这一片山峰之上,几乎变成了一片屠宰场,尸横遍野。

    “大胆人修,速速受死!”

    这么血腥的一幕,顿时让远处正赶来的三队妖修愤怒的眼睛都红了,他们这些力量里,除了有一小部分,是随着狐仙姬赶过来的,其他倒有大部分是这千峰苑的力量,只是被狐仙姬借用而已,他们的职责便是保护这千峰苑内的安全,此时见到这一幕如何不恼?

    “哈哈,小爷人头在此,谁拿得走?”

    方行将这山峰上的妖峰一扫而空,便陡然间身形再起,竟然直向着西面冲来的那一队妖修冲了过去,铜镜收起,却又单手取下了咬在齿间的黑色巨剑,放声大笑中,黑色巨剑上赫然闪亮起了几道幽幽符文,深具魔意,在他瘦削身躯驱动,乌光大作,剑斩四方。

    那一队妖修疾冲而来的势头却是太急,被方行这么反向冲来,竟然还来不及祭起统一制式的法器,便已被方行冲到了中间,又惊又怒中,只好各祭法器单独御敌,只可惜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根本就是筑基修为,又如何能在方行的黑色巨剑下逃得性命?

    一时之间,空中鲜血淋漓降下,几如一场血雨,红色血光,黑色剑光,交织了半边天空。

    狐仙姬那胜劵在握的表情,此时则已变得微微震惊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